妻子再次被綁架迫害 北京王連義含冤離世

Print

【圓明網】二零二二年四月二十五日,北京延慶區法輪功學員王連義一個人在家倒在院子里,離開了人世,他身邊沒有一個人,他哥哥給他連續打了兩天電話,無人接听,于第二天翻牆進入院子,看到倒在地上的王連義,已不能進行任何救治,終年56歲,親人不勝悲痛。

此前一天,王連義還在為獄中被非法關押的妻子郎東月聯系律師,在律所前看到停放著兩輛警車,王連義一下頹然地坐在路邊鋪戶的台階上,直到朋友回來叫他,他才站起來往前走。連續多年遭受迫害,進律所他都恐慌緊張,他對律師說︰“我家經濟條件也不好,就是個農民,但砸鍋賣鐵也救她,我先給您表個態。”

妻子郎東月(郎冬月)再次被迫流離失所,二零二一年十二月十四日與河北省張家口懷來縣法輪功學員李滿英在租住處遭河北省懷來縣公安局及沙城南派出所警察、抄家搶劫,非法關押張家口市拘留所,十二月三十日被警察強行帶去檢查身體,李滿英被非法關押在大黃莊關愛之家洗腦班;郎東月被刑事拘留在張家口看守所,被非法批捕,構陷她的所謂“案子”由懷來縣檢察院移交宣化檢察院。

郎東月曾經四次被非法勞教(共七年半)迫害,三次都是在北京女子勞教所遭迫害;第四次被送遼寧馬三家勞教所,被加期一個月。她在勞教所被非法關押了七年。在幾次的非法勞教迫害中,她受到多種酷刑迫害。被吸毒犯猛擊胸部,幾乎窒息。她被按在床上,用蒼蠅拍桿使勁捅她的陰部,打擊小腹,使她下身紅腫,很長時間不能行走。她被扒光衣服,拳打腳踢,棍棒交加,用牙刷對郎東月進行性摧殘,把牙刷捅進陰道。惡警們還吃著餅干把渣滓吐在郎東月身上,焦學先穿著高跟鞋拼命的跺郎東月;惡徒們還在郎東月的身上寫滿了辱罵法輪功學員的髒話。惡警付文奇,指使吸毒犯把她的衣服扒光,地上灑上水,把她按到水泥地上踩胳膊、踩腿,用擦地布蒙上眼楮,用牙刷把撬開她的嘴,把一碗雞蛋湯泡包子往她嘴里灌。惡警就給她灌涼水,她肚子撐得鼓鼓的,直往外流。逼迫她穿比腳小兩號的鞋,再把她拉起來走。前面一個人拉著踢她的肚子,後邊一個犯人踩她的身體。惡警付文奇指使兩個吸毒犯薛梅、馬強,不讓她吃飯、喝水、上廁所、不準睡覺。只要發現她睡覺就往她身上潑冷水,拳打腳踢。警察往她嘴里塞她自己用過的衛生巾,嫌一塊不夠,又去廁所找兩塊一起塞進她嘴里。血水從她嘴往外流,警察抓住她的頭往後拽不讓往外流。還不讓她穿衣服,往她身上潑冷水,凍得她全身發紫起大泡。

自從郎冬月二零二一年再次被綁架,被非法關押在河北張家口後,王連義一直就有很大的壓力,一方面是經濟有限,一方面又無奈和無力,但無論怎樣掂量他都知道大法是對的,這個底線不會變。

在王連義離世的第二天,四月的北京本來是春意盎然的天氣,卻寒氣逼人,天空變得非常灰暗,雨中夾雜著雪花,氣溫驟降,自古以來我們的祖先相信善惡有報,天呈異象是人間有冤情。

王連義本人也多次遭受非法關押迫害,他于二零零二年被非法勞教。二零一六年五月五日,王連義和妻子郎冬月被延慶國保綁架14天。二零一六年十月二十一日,王連義被延慶國保和大榆樹派出所綁架至洗腦班非法拘禁7天。

二零一七年五月十九日,王連義在自家門口被三個穿便衣的人綁架到洗腦班,非法拘禁15天。在妻子努力之下六月四日回家。六月二十日,國保警察和派出所的又來到家里騷擾,王連義沒有開門,到南房上拿出法律條款給派出所副所長楊建清和國保警察多人,他們不看,隨後離開,王連義也離開了家,沒想到一會兒楊建清他們隨後搬梯子跳到院子里,綁架了郎冬月,並詢問王連義的去向。

到七月十九日,王連義去大榆樹派出所要求釋放他妻子,反被他們扣押拘留。妻子被非法關押一個月後又被關洗腦班3天,才回到家,知道丈夫又被非法拘留,到八月十八日整整一個月,王連義又被強行囚禁在馬坊洗腦班14天,才放人。

二零一七年在所謂的邪黨十九大之前,大榆樹派出所警察多次騷擾他們夫婦,便衣跟蹤他們,甚至在郎冬月上班期間明目張膽的監視,他們夫婦有家不能回,工作和生活受到嚴重影響。

二零一八年三月二十二日,王連義的女兒舉行婚禮,不速之客的國保警察突然闖到婚禮現場綁架了王連義,說他參與清除過邪黨宣傳品。王連義當天回家。

王連義表面看起來粗壯,其實做的都是細致細膩的活,雕刻打磨木質小葫蘆、桌上的擺件和核桃,很有耐心。二十年來持續不輟的邪黨罪惡使他蒙冤涉難,家無寧日,動蕩不安,最後含冤去世。

目前河北盡管不是疫情重災區,但實施極端的防疫管控措施。不管嚴不嚴重,全域保持靜默狀態,外不進,里不出,內不動,足不出戶,不顧民生。第一,王連義是北京人去河北很不方便,會先被隔離14天。其次花錢請的律師在廣東也到不了河北,因為疫情過不去。不得已,王連義考慮其他律師,這就增加了一份費用,這位律師雖然在河北境內,居然看守所也不允許律師會見,而且案子還都被中止了,看守所也禁止給在押人員存生活費,這真的是為了防疫肆無忌憚無所顧忌了,處處行不通。類似這樣的極端防疫中,到處都是人民絕望的呻吟、勞碌奔波,被阻斷一切出路。

中共邪黨的暴力威脅加利益誘惑,摧毀了人最後的一絲善良本性,人性惡的一面迅速發酵膨脹。這種惡的公然展示,在世界流通,這是世界的淪陷,造成了今天世界大瘟疫的局面。大瘟疫降臨,這是來自上天的懲戒,是上天高高揚起的鞭子。最後的善與惡的對決已然開始,所有人都得做出最後的抉擇。

* * *

歡迎轉載,轉載請註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