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省女子監獄十四監區獄警曹海燕的罪行

Print

【圓明網】河北省女子監獄的十四監區,即出入監,在全獄是臭名昭著的“扒皮監區”。十四監區一直針對法輪功學員實施暴力洗腦,自二零一一年開始,所有法輪功學員堅定不妥協者不準下監區,什麼時候“轉化”(放棄了大法修煉)了,什麼時候分到各個監區。副監區長曹海燕是十四監區主要迫害法輪功學員的直接責任人之一。

曹海燕她直接參與和指使包夾、犯人及邪悟者采取體罰、毆打、電擊、剝奪睡眠、強行灌藥等手段迫害法輪功學員。特別是采取長時間熬鷹折磨法輪功學員,晝夜不讓睡覺,什麼時候寫了所謂的“轉化書”才允許回監舍。每個在十四監區呆過的法輪功學員都受到過此種迫害。對所有法輪功學員所造成的嚴重迫害,曹海燕都負有不可推卸的罪責。

下面僅舉兩例曹海燕迫害法輪功學員的犯罪事實︰

1、郎淑英,女,年齡未知,秦皇島市昌黎縣法輪功學員,被盧龍縣法院枉判三年,于二零一六年六月二日劫持到河北省女子監獄十四監區。以下是郎淑英自述一些在那里時的經歷。

進入十四監區,我盤腿坐下,一個叫何穎的獄醫叫我把腿拿下來,我沒動。她們幾個把我腳拎起來大頭朝下,我喊︰“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迫害有罪,信仰合法。”她們把我脫下來的衣服塞到我嘴里,用勁大得致使我的牙被弄掉了,吐了不少血。邪悟者谷有文和李芮響整日整夜的看著我,不讓我閉眼。有時一閉眼,他們就用濕毛巾擦我的臉,後來站著我都能睡著了。這樣的迫害大約有五、六個月的時間。三年間我沒到過外邊(室外),幾乎沒見過太陽。

有一次見到警官要喊報告,我沒喊,帶班的犯人打我。組長們按著我的手寫污蔑法輪功和師父的話,我掙扎,他們就打我,還咬我。她們不讓我睡覺,並強迫站立七天七夜,腿腳都浮腫了,腦子不清醒,昏昏沉沉的,眼前發黑,她們就說我有高血壓,讓我吃藥。我不吃,曹海燕和犯人們就強行灌藥,我喊︰“曹海燕執法犯法,信仰合法,迫害有罪。”她們把抹布塞到我嘴里,把我的門牙弄活動了,沒幾天就掉了。我被迫害的精神恍惚,拿啥掉啥。

實施轉化迫害的獄警曹海燕,灌輸歪理邪說,問我法輪功是不是宗教,我說不是,法輪大法是正法,是叫人向善的,她用電棍電擊我的胸部,把我電倒我就站起來,電倒就再站起來,電擊很長時間,胸口有一塊灼傷,上面是電擊留下的黑點。

酷刑演示︰用電棍電擊

一次,警察讓同住監室的人陪我一起站著,她們出一天的工,晚上也不讓睡覺。站到半夜兩點鐘,有人說︰我們干了一天的活很累還跟著你受罪,你快寫吧!監獄用株連的辦法給我施加壓力,迫于壓力違心寫了。

二零一七年十月一日包餃子,組長苗麗麗問我好不好吃,我說好吃。她說這是共產黨給的。我站起來說︰謝謝姐妹們的辛勤勞動,都是你們辛苦勞動得來的。組長苗麗麗過來拽我的頭發,智障的宗東榮拽我的頭發,當時我按了報警器。智障的宗東榮出監室後,獄警曹海燕給她月餅吃,組長苗麗麗也給她吃的,鼓勵她打我,她就更來勁了,監室的人都氣不過,讓我也打她,我說︰學法輪功的人是“打不還手,罵不還口”。

在大廳的地上睡了八、九個月,曹海燕安排智障的犯人宗東榮睡在我身邊,夜里打我,拽我的頭發,把我手給弄破了。打完我,曹海燕就給她吃的獎勵她。白天黑夜的這樣的折磨,使我精神緊張,造成現在尿頻尿急等癥狀。

2、高春蓮,女,五十多歲,保定地區涿州市法輪功學員。以下是她自述在那里的一些經歷。

二零一五年八月十八日,我被第二次非法判刑五年,劫持到河北省女子監獄十四監區。副監區長曹海燕與監區長王野密謀策劃,指使包夾犯人和幫教每天熬著我不讓睡覺,以達到摧毀我的意志,放棄信仰的目的,第一次是八天八夜,第二次是六天六夜,第三次從二零一五年十二月十九日至二零一六年元月六日整整十八天十八夜的時間,包夾犯人和幫教兩小時一換班,一分一秒都不讓睡,眼楮都不讓眨,她們在我左右緊挨我坐著,剛一合眼,她們就用花露水瓶灌上涼水往臉上噴,或使勁搖晃。直至我被迫害的意識不清,站著也往地上栽,坐在小凳上也往地上栽。並出現幻覺,看地板磚本來是平的,卻看到兩塊高低相差一米的高度,看到轉化法輪功學員的談話室,不像白天看到的那樣。這種超負荷的殘忍折磨給受害者造成嚴重的身心創傷。

一次我出現感冒癥狀,過幾天也就好了,曹海燕故意刁難我,問我吃藥嗎?我說過幾天就好了,她卻指使四、五名犯人,強行給我灌藥,有按頭的,按胳膊和腿的,曹海燕使勁掐住我的兩腮,連著灌了幾次。至今我兩腮還留有兩個疙瘩。

因我拒絕轉化,曹海燕還時常強迫那些組長晚上陪著我不讓睡覺,制造仇恨,因她們在車間干一天活了,怨氣都撒在我身上,難听的話不堪入耳。

河北省女子監獄
地址︰河北省石家莊市鹿泉區石銅路永壁村南500米處
郵政編碼︰050222
聯系電話︰0311-83939604

* * *

歡迎轉載,轉載請註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