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東省高州市俞濤被綁架 家屬控告警察

Print

【圓明網】廣東省茂名高州市法輪功學員、優秀教師俞濤被綁架關押構陷大半年,他母親和妻子多次向有關部門對綁架俞濤執法犯法的公安人員控告,最終控告材料都轉到了高州市檢察院。高州市檢察院多次拖延,家屬聘請律師維權。

二零二一年八月十二日上午十點多鐘,高州市大井鎮法輪功學員、天堂小學教師俞濤外出,接到兒子電話說城南派出所人員要他回家了解情況。 俞濤回家後遭到高州市國保、城南派出所等七、八個人,以擾亂社會秩序傳喚“問話”為由,強行將俞濤劫持。 辦案人員當時騙家屬說24小時放人。

八月十三日,俞濤被劫持至石鼓拘留所非法拘留15天。八月二十八日,家屬被通知接人,當趕到拘留所接人時,卻被告知俞濤已被大井派出所接走了。 在大井派出所,俞濤再次被警察逼迫簽名放棄修煉法輪功的“三書”。 俞濤不配合邪惡的無理要求後,當即被轉為刑事拘留,後送高州市看守所非法關押,二零二一年九月十日被非法逮捕。

從八月十二日俞濤遭非法傳喚,高州國保搶走了他妻子的工作用的電腦,15天拘留到刑事拘留,整個過程都是違法的。除了28日拿刑事拘留證給俞濤妻子簽名之外,整個過程沒有給家屬有任何法律手續,包括傳喚證、物品扣押清單、行政拘留證等。在拘留期間,家屬多次要求高州國保放人,但都遭到無理拒絕。

二零二一年十月十九日,高州公安局國保把俞濤構陷到高州市檢察院之後,十月二十二日,所謂的“案子”由茂名市高州市檢察院移送到茂名市茂南區檢察院起訴。

茂南區檢察院分別在二零二一年十一月二十二日、二零二二年一月十七日將所謂“案件”退回高州市國保辦案單位。高州市國保不撤案,反而分別在二零二一年十二月十七日、二零二二年二月十五日重新構陷“新罪證”,移送到茂南區檢察院。二零二二年三月十六日,茂南區檢察院余華丹把俞濤構陷茂南區法院。目前,俞濤被非法關押在高州市看守所已經九個多月,面臨被非法庭審。

自從二零二一年八月十二日俞濤被高州市公安局綁架、非法關押後,他家庭經濟陷入困境,兩個小孩要上學,房貸、車貸等生活費用,壓得俞濤的妻子喘不過氣來。加上,高州公安局國保把俞濤妻子梁文燕的電腦搶走,害得梁文燕不能按時給聘用單位出賬,失去了兩份工作。為了兒女的生活,梁文燕一人打了三份工,非常辛苦。

自從俞濤被綁架後,俞濤的妻子每天早上五點半起床至晚上十一點十五分,這段時間照顧孩子們,接送小孩上下課、學習檢查、買菜做飯等等生活事項,並且又要上班。一天休息的時間只有六個多小時,生活把俞濤妻子的身體逼得透支了,周末又要帶孩子上班。漆黑的夜里俞濤妻子心坎的淚水有誰知曉?她對天說︰“老天啊,有一天我倒下了,我的孩子誰來照顧?……”她上班忙,有時把上小學一年級的女兒一個人反鎖在家里一整天,有兩次她想辦法溜出去了,她找了半天找不到人,差點都要報警了。晚上9點多才自己回家,問她去哪里了,她又不說。孩子小需要爸爸在身邊照顧。

自俞濤被高州公安局綁架後,家屬多次去要人,都被騙回家,家屬被逼無奈,俞濤的母親和妻子多次向有關部門對綁架俞濤執法犯法的公安人員控告,最終,控告材料都轉到了高州市檢察院。

二零二二年四月十四日,俞濤妻子收到廣東省茂名市人民檢察院群眾來信回復函告知︰您的控告資料已轉入高州市人民檢察院申控科,並于高州市人民檢察院四月十八日收到資料起在七個工作日之內,對您應有明確的答復。按工作日計,七個工作日之內及之後,俞濤妻子並沒有收到任何的答復,在電話上反而受到高州市檢察院盧海霞的拖延、拒絕回答掛機或不接電話等。

五月十一日上午,家屬和聘請的維權律師來到高州市人民檢察院,掃健康碼進入,因疫情門衛保安拒絕家屬與律師到辦案部門,只能在門口側邊的接待室會見。高州市人民檢察院盧海霞檢查了律師和家屬證件,問︰有什麼事呢?俞濤案件不在我院,不屬于我院管轄,他屬于茂南區檢察院管轄起訴的。律師拿著來信回復函說︰俞濤案件不在這,這個是你院回復的,你作為一個公職人員你要尊守檢察官的道德,做起檢察監督的作用。盧海霞看著家屬有點氣大聲說︰這個不是在電話上口頭已回復了嘛,你可以問你的當事人呀,我在電話上已經說的很清楚了,你沒必要再寄控告材料過來了,你也寄了很多材料過來。

律師和氣地說︰沒有口頭回復的,都是紙質件書面回復的,哪里有檢察院口頭回復的,是不對的。盧海霞不奈煩地對律師說︰我說了俞濤案件很特殊不在我院。律師指著回復函說︰什麼案件都要依法依規辦事,你對這個該回復就得回復。盧海霞為這個回復不停地作出反駁和解釋。家屬听了就來氣,激動地反問︰盧海霞,你說,在電話上給我回復了,你有回復嗎?你說以你收到資料起為七個工作日,又說要向上領導請示再回復,之後听都不听了,直接掛我電話,我給你電話你為什麼不接?你為什麼掛我電話?為什麼不接電話?你就是在拖延時間,你作為公職人員你怎麼為人民服務的?家屬看見盧海霞身後寫著︰高州市人民檢察院接待室,家屬指著說︰你那都寫著是人民檢察院,你就是這樣為人民服務的嗎?你作為一個公職人員,這樣服務態度?你是官,我是民,你們就可以這樣欺負老百姓嗎?

律師勸說︰好了,不要激動。家屬消消氣說︰我能不氣嗎?她沒有回復,還說回復了(二零二二年四月二十四日下午5︰08,家屬與盧海霞通話說明︰她說她是二零二二年四月十八日才收到茂名市人民檢察院郵遞上來的控告材料,在七個工作日之內才回復。四月二十八日下午4︰44家屬分與盧海霞通話說明︰是有七個工作日了,但她要向領導請示才可以回復。五月七日下午4︰43分,與盧海霞通話說明︰她知道是俞濤家屬的來電,什麼也沒有說,直接把電話掛斷。之後家屬連續打了二個電話,盧海霞拒絕接听。)家屬又說︰高州市公安局的人員沒有任何法律手續抄我家、搶走我的電腦,他們的行為就是合法的嗎?你們就是在包庇他們。家屬把事實說完,盧海霞自知理虧,坐在那一聲不響。最後她收下律師的三證證件後說︰我回去與領導請示,再回復你們。家屬問盧海霞︰什麼時候可以回復給我們?盧海霞說︰七個工作日之內(即二零二二年五月十一日至十九日)回復。

一個優秀的教師,只因信仰真、善、忍,讓人們知道法輪功被迫害的真相,福益社會和民眾,而被非法綁架、關押、誣陷到法院,這是一個法治的社會嗎?

* * *

歡迎轉載,轉載請註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