改變人的觀念真正向內找

Print

【圓明網】去年六月二十三日晚,我突然發現小腹處有個大碗大的硬包,很快大腦反映出較熟悉的一位同修︰身體消瘦,肚子和腹部脹的很大,最後以癌癥的形式被拖走肉身。近一段時間,同事都說我瘦了很多,都覺得是工作壓力大,吃不好、睡不好造成的。接著一些想法也出現了︰都說癌癥一旦發現就是晚期,我可能很快就要死了,我死了我媽媽怎麼辦?單位同事怎麼看?同事以及局里都知道我學大法,這不給大法抹黑嗎?我不但沒能救度他們,反而因為我的死讓他們對大法產生負面影響,這不是毀了他們嗎?不行,我不能死啊!我就起來發正念。
我也知道,師父說修煉人沒有病,這都是假相。那假相為什麼會出現?我開始向內找︰自己的求名心很強,非常自我,同學科的人誰都不如我,每次考試平均分、單科最高分都得是我的學生,否則心里不舒服,成績沒達到我的預期,偶爾也會和學生發火,這里還暴露出妒嫉心、爭斗心,覺得在單位這些年證實自我的心就沒怎麼修,很慚愧!

以為找到了根本執著,一天後隱隱覺得好像還不是根。突然想起,當我認為自己要死的時候,首先想到的是我的媽媽怎麼辦?一提到我的媽媽,真是一言難盡。從我記事起,由于家里的生活環境,使我對媽媽產生了一種“只要有我,絕不讓媽媽吃苦受累”的想法。二零一八年,媽媽親眼看到我被邪惡入室綁架,在精神上對媽媽的傷害很大,她不得不離開我,選擇和姐姐生活。曾經幾度一提起媽媽,我的眼淚就放線似的流啊,直至呼吸困難,總覺得自己虧欠媽媽,晚年沒能給她個安穩的生活環境。這次又是先想到媽媽,我知道我對媽媽的情太深了,以前也修過幾次對媽媽的情,但沒想到還這麼重,這次一定放下。

向內找歸找,心里還是有點沉沉的,就和個別同修交流了自己的狀況,還是希望能得到同修的幫助(不好意思求師父)。但當同修的表現沒有達到自己的預期時,意識到還得向內找︰為什麼和同修提自己的情況?為何又有些失望?前者是對自己不太自信、有依賴、外求的心,後者認為同修沒有把同修的事當成自己的事,有點自私。可這也恰恰暴露出自己的私心——同修處于魔難中時,我往往很冷漠,覺得是他自己的問題,別人起不了決定作用。(後來有個同修說,三年前當我們給一個同修發正念後,我說︰來多少人都不起作用,關鍵是靠同修自己。三年了,同修還記著這句話,因為當時她听到這句話後心里很難受,覺得我自私。三年後的今天,當我出現假相,同修終于指出了,而且還加了一句︰你太自私了。在此,真心的謝謝同修指出我的不足!)

找到自己的一個不足,心里輕松一點,但心里還是沒有完全放下。我知道向內找是修煉,是在歸正自己,不是為了解決腹部硬包的問題,但難免還會偶爾關注硬包的變化。

終于熬到放假了,我先在媽媽那住幾天,家里人都說我太瘦了,但都沒發現我身體的異常,我也沒說,只是說話時有意無意象交待後事一樣。然後見了一位引我入門修煉的同修,我說了很多,過程中同修說︰感覺到你的真我和法被阻隔著,有些話听起來是在法上,但很飄,沒有法的力量。我被同修的話驚訝倒了︰什麼將真我和法阻隔了?同修說眼前呈現的是一個大鐵蛋,我被鐵蛋包裹著(同修不是開著修的)。怎麼能讓真我釋放出來?同修引用師父的法︰“有熔化鋼鐵的慈悲就能做好。”[1]而我缺的恰恰就是慈悲!慈悲是修出來的!修去了情,取而代之的是慈悲!而我的親情、名利,都很重,怎麼會有慈悲呢!

同修還指出我存在怨恨心,我在講述父親生前的片段時是“咬牙切齒”。這是我這些年根本就沒意識到的,我對媽媽的情重,也是源自父親;我的自私——我自以為對家人的付出,是為他的,其實是想換取家人對我的重視、對我的認可,一旦沒得到,心里會出現不平衡,並不是因為按照大法的指導,一切付出都是不求回報,就是為他的;我有利用大法的心——看到身邊的同事你這個毛病、他那個毛病,心里有一種竊喜︰我學大法了,就沒這些事;學了大法就象上了保險一樣;同修希望我通過這個假相的出現,冷靜下來,好好剖析一下自己修煉的過程,理順理順。我非常感激同修無私的指出這些我沒有意識到的問題。

在同修那里,心里也出現過波動,對是否去醫院的問題,心里有兩個人在對話︰“你為什麼不去醫院?堅持的是什麼?”“修煉人沒有病,都是假相,是自己修煉出了問題,那就在法中歸正自己。”“你的歸正速度沒有硬包變化的快怎麼辦?”“大法不是用來治病的。我歸正的速度沒有包變化的快,那我就交給師父了,去留由師父說了算,我知道大法是修煉,不是用來治病的。”當我堅定了不去醫院,做出“是我的關就過,強加給我的堅決不要”這個選擇後,心里輕松了很多。

回到自己家後,看了兩遍師父廣州講法錄像,知道自己有一個很強的觀念需要破除——眼見為實,因為這個硬包實實在在就在這,而且“還長了”。明白法理後,真的覺得這個包和我沒啥關系呀,為什麼還是在意呢?誰在意?這一問,知道了是後天的觀念支配我的大腦,不是真我,那就滅掉。

二十多天的調整,自己也不那麼瘦了。開學的第一天又出現了波動。骨子里不想開學,希望在家上網課,怕同事發現我身體的異樣。這又暴露出自己還有怕自己沒面子、要維護自己形像的心。任何一顆心都會像一堵牆,阻擋修煉的路,意識到了就解體掉。

九月六日,我在心里求師父︰請師父幫幫愚鈍的弟子吧!幾天來,上班時沒什麼感覺,下班後身體會出現痛點,有時是點痛,有時是局部痛,在身體的不同部位,但都是可以承受不會影響表情的痛,我心里是很開心的,因為師父在管我並沒有放棄我,這回心真的踏實了。

回頭看看,修煉二十三年了,法每天也在學,功也在煉,正念也在發,力所能及的也在做著救人的事,一切看起來都是在按部就班的修煉,其實自己一直在修煉的門外徘徊,真的很悲哀!二十三年的修煉,本該早就修掉的執著沒去,積攢形成了今天的“大包”,這對自己真的是“棒喝”!

在此非常感謝同修們在法理上的交流和指出我的不足!更感謝師父為我的承受和付出!我會在法中堅定的走好剩下的路!


注︰
[1]李洪志師父著作︰《二零零三年元宵節講法》

* * *

歡迎轉載,轉載請註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