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下情實修 和孩子共同提高

Print

【圓明網】我在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前得法,已走過來二十多年的正法修煉歷程。那是二零二一年的一段時間,我自己被孩子的工作所牽掛,親情沒有放下,人心不去,影響了孩子情緒,自己也陷入其中。
孩子從小就與我們一同修煉,很小的時候,就會背誦《洪吟》等師父的經文。一路走過來,大法的真、善、忍法理已深深的扎根在孩子的心里。在師尊的慈悲保護下,健康、快樂的成長,直至在海外研究生畢業。疫情期間,孩子在海外找到了專業對口的工作。孩子工作努力、用心、善良無私,短時間內,就熟練掌握了公司的業務,與同事相處溶洽,得到了老板的認可、同事的贊揚,很快被提升經理助理。

當孩子向我們說起工作中的事情時,不時的流露出驕傲的心理,我們也從心底為他高興,並不知不覺的產生了歡喜心。那段時間,我和丈夫經常議論起孩子多麼的優秀,一路走過來多麼的順暢,經常陷入親情中。可是修煉是嚴肅的,修煉人不能夠理性的看待發生的一切事情,就會被情干擾,產生了執著心,隨即事情發生了意想不到的變化。

由于國外那段時間疫情變化莫測,出現了嚴重的變種病毒,孩子所在公司下面的工廠出現了疫情,工廠停工半個月,這樣公司的經濟效益受到嚴重影響,老板也因眼前的利益損失而煩躁。這期間,孩子所在的公司總部經常安排加班,安排會議,每天工作十多個小時,開始還給付加班費,逐漸的就不再給加班費,而且周末也連續加班,不休息。這時孩子情緒受到影響,還經常發短信,發牢騷,嫌工資少,工作累,抱怨老板時常辱罵他們,並稱沒法再干了,辭職信都寫好了。我們听了很震驚,覺得不太合常理,覺得有點不可思議,怎麼會突然變化反差這麼大呢?

開始時,我建議孩子要忍,知道都是好事,是提高心性的機會來了,孩子也認可。可是老板開始變本加厲,當孩子手下的工作人員出現錯誤時,老板竟然扣發孩子當月的近百分之八十的工資。

我們的利益心都被觸及了,我開始建議兒子和老板談談,孩子說,你一邊要我忍,一邊要我談,到底怎樣呢?我也被孩子問住了。是啊,我們是修煉人,師尊讓我們遇到矛盾首先找自己啊,修煉人應該在修煉上找啊,還找常人談什麼呢?

我漸漸的冷靜下來,發生這麼大的變化,絕不是偶然的,有孩子修煉的因素,有沒修去的人心的干擾,我們也在其中,更應該好好找找自己。我們開始向內找自己,發現了對孩子的情、顯示心和歡喜心,師尊在《轉法輪》中把顯示心和歡喜心都是拿出來單獨講的,並指出︰“在修煉的其它方面和過程中也要注意不生歡喜心,這種心很容易被魔利用。”[1]

這期間,孩子也沒有時間學法,每天下班很晚,吃完飯,就累的睡下了。可我們每天還是焦慮的關注著孩子,幾乎每天都要發短信,問問他的工作和生活情況,被親情干擾了,陷在其中。

慈悲的師父看到了我們深陷矛盾還不悟,就點悟我們看明慧網上同修寫的交流文章,正好是和孩子同樣的修煉故事,同樣的經歷。看到同修在大法的法理指導下實修自己,放下名、利、情,信師信法的修煉體會,自己真是慚愧。

我們對照自己,反觀自己,並讓孩子在那邊也上網去看看,我們也找到了這段時間學法少,學法不入心,發正念和救度眾生走形式,沒有把自己當作修煉人,遇到事情,只看到常人的不是,沒有替別人著想。孩子公司的老板也不容易,那麼大的公司,上千名員工,跨國貿易,各種意想不到的事情經常要處理。而且現在疫情期間,人的生命都無法保證,全球經濟都在走下坡路,常人難免產生焦躁,不安的情緒。

我們是修煉人,師父要我們應該事事都替別人著想,按照大法真、善、忍的法理,多看人家的優點,理解老板的難處,同時也認識到這也是師父利用這次矛盾安排了一次讓我們共同提高心性的機會。

認識到了,我們都及時的歸正自己,加強學法,發正念,放下親情,做好三件事。我們這邊有了變化,孩子那邊的環境也逐漸的有了新的變化。大法的法理讓孩子慢慢的冷靜下來,在很繁忙的情況下,自己抽出時間學法,漸漸的,變得平靜。公司加班也少多了。

這期間,我還找到了一個埋藏很深的執著心,我們一直都希望孩子能在國外發展的很好,把孩子送出去,認為那邊比國內各方面條件都好,有人權,講道理。其實這都是人的觀念,求安逸的人心,想讓孩子過得好,對孩子有情。師尊讓我們看到了這次前後極大的反差,讓我們找到了人心,看到了修煉中的不足。

其實末後的人類社會,哪里也都不是淨土。作為修煉人,到哪里,只有實修自己,才是師尊所要的。修煉是嚴肅的,每一關,每一難來時,我們都應該首先想到自己是修煉人,沒有偶然的事情。師尊慈悲,在修煉的路上每時每刻都看護著弟子,指引著弟子走正修煉的路。作為弟子,只有實修、精,以報師恩!

注︰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 * *

歡迎轉載,轉載請註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