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年同修警惕手機和游戲的危害

Print

【圓明網】我是青年大法弟子,從我第一次接觸大法已過去二十多年了。回憶自己的修煉也是五味雜陳,有幸運、有收獲,也有許多遺憾。通過寫交流文章,也要曝光自己的很多執著和觀念,通過學法我知道那不是我,而只有徹底認清它們、拋棄它們才能走好最後的修煉路。
我一歲多時,奶奶得法了,那時奶奶經常背誦《論語》、《洪吟》、《精要旨》等經文,我經常听,所以很小的時候就會背誦《洪吟》中的很多經文。我四歲時奶奶因進京護法被非法勞教,那時我還太小,對法也沒什麼認識。

上中學,我就開始跟同學去游戲廳玩游戲,且深陷其中。在不被家人知道的前提下,有時間就想去網吧玩游戲,最後嚴重到午休的時間也要去網吧玩一會兒。在網絡世界中,我招上了色魔,在色欲心的帶動下有了不好的行為習慣,並且開始主動查找含有色情信息的東西,有時甚至想法十分不好。媽媽曾經望子成龍,非常嚴厲的管教我的學習,可是我被游戲勾引著,根本無心學習,那時我們母子總是因為學習吵架、生氣。

二零零五年,媽媽在機緣之下走入大法修煉。媽媽修煉後,改變了對我的態度,不願意學習就不學,但她要求我每天放學後,必須看十頁至二十頁《轉法輪》。在應試教育下,雖然我不愛學習,也不得不早出晚歸的跟著學校的作息時間,高三時晚上九點才放學,但是每天讀十幾頁《轉法輪》。

那時的我也只是有點意識到自己與普通人不一樣,對法理與師父講的法幾乎沒什麼概念,也很少用大法的標準來要求自己,有時間依然偷偷去網吧。有一天中午從網吧回學校後,我突然感覺心髒部位劇痛,幾乎都無法走路,老師通知了爸爸,並叫來了救護車,當場的檢查結果卻是一切正常。當時媽媽在外地培訓,爸爸不修煉,但知道媽媽不會讓我去醫院的,就把我背回家。我只能臥床,很長時間幾乎沒下過床,每天听師父講法錄音。我知道自己是大法弟子,我知道自己錯了,作為一個修煉人沉迷于去網吧打游戲到那種程度,比常人的癮都大,我向師父認錯,表示自己以後不去網吧了,求師父救救弟子吧。然而現在回想起來自己豈是只有去網吧做的不對嗎,我的色欲心和其它的問題也很多,但意識到了也不願深挖下去了。

那時的我發生了這麼大的事卻連找自己都不怎麼會找,與師父要求的差的不知道有多遠了。慈悲的師父並沒有放棄我,在師父的保護與同修們的幫助下,我闖過了這一關,身體逐漸好轉到了正常的狀態。在那之後我確實沒再去過網吧了,但是對游戲等人心的執著並沒完全去掉,有些執著只是暫時不表現出來了而已。

上了大學後,媽媽為了方便我修煉,在學校附近租了房子,讓我有了學法、煉功的條件。我每天學一講法,但看書基本就是走馬觀花的看,也不入心。周六日休息,媽媽就帶我去參加集體學法,我也是到自己讀了就讀,別人讀就溜號想別的去了,有時還犯困。師父的其他講法幾乎沒看過多少。由于修煉的不精,執著手機游戲、看動漫,我再次招致舊勢力的迫害。在一次實踐課上,表面上是因我抬汽車發動機用力過猛,感覺就是胸部和腰部劇烈疼痛,實際上是舊勢力對我執著心不去的迫害。那種疼痛幾乎就是一刻不停的,無法呼吸,站不住、坐不下、躺不下,發高燒,每天疼的睡不著覺,只能靠在別人身上勉強打個盹。媽媽知道是我的執著心不去,沉迷于手機,但具體我執著到什麼程度,她不知道,只是幫我發正念,給我听師父講法和同修闖病業關的交流。但因為我心里沒裝多少法,不會過這種關,只知道不去醫院、不吃藥,有時寄希望于同修幫發正念。在難中我再次求師父救救弟子,表示好了之後一定精。有一次,因為長時間的劇痛且求師父也沒有好轉,導致我竟懷疑師父有沒有管我,因為那痛苦是很長時間並不減輕的。後來清醒時我倍感自責,在師父用巨大的承受來給我改過自新的機會時,我竟然懷疑師父沒管我,我知道如果師父不管我,不為我承受,我恐怕早就被舊勢力拖走肉身了。在我這幾次過關時,很多同修也都在幫我發正念,在此萬分感謝慈悲偉大的師尊救度與同修們的無私幫助。

然而我自己一次又一次的好了傷疤忘了疼,我曾多次因為病業關、色欲方面沒做好、令我後怕的夢境等原因痛下決心去掉執著心,向師父承認錯誤,並表示以後一定要做好,但老是精一段時間,努力要求克制自己一點不該看的都不看,按大法要求做好自己該做的,好好修煉。但過段時間又回到之前很不精執著心很強的狀態中了,甚至有時是關還沒過完,只是有好轉就又不嚴格要求自己了。這些迫害全都是因為我自己長時間不精,執著心不去造成的。最主要的原因就是執著于看手機的心和色欲心。執著于看手機放松對自己的要求招來了諸多不好的東西,執著于看動漫、看漫畫、看游戲等自己感興趣的視頻、听常人的音樂等,後來游戲雖然幾乎不玩了,但是只是表面放下了,內心還是很執著,願意看游戲視頻,也多次在做夢中玩游戲。這些執著的反復和加重往往是在自己不嚴格要求自己中一步一步變大的,有時覺的無聊想偶爾听听音樂應該沒什麼的,看看音樂的評論,看看音樂軟件中的視頻,什麼什麼好久沒看了,更新成什麼樣了。看這些常人中的東西很容易招來色魔的干擾,平常本沒有動這方面的念,但是看到某個圖片或視頻中帶有這方面的東西,就勾起並放大色欲心。如果在這個心表現出來的初期沒有意識到,沒有及時正念制止它清除它,那麼之後就很難過這一關了。

每次做了錯事之後都無比的痛悔,跪在師父法像前認錯,求師父再給弟子機會,有時覺的自己太差勁了,沒臉見師父。這都是由于對自己的放松、不嚴格要求被舊勢力及邪惡生命鑽了空子。

以前因為法學的太少,而且只是看書,很多時候並沒有真正的去理解法,那時也是自己很差勁,很多法理也不點給我,很多在《轉法輪》中提到的相對基本的法理和修煉中的功法機制的演化形式,我都是在這幾年才明白的。回想起來,都不知道以前自己在看到這些法的時候在看什麼、想什麼,那時也確實基本上只讀表面,都沒有用心想一下這句話或這段話講的是什麼意思。

上大學時,有段時間表面做的比較精,嚴格要求自己,手機上沒用的東西幾乎一點都不看。白天在沒課的時間段,有點時間就學法煉功,有時也講真相。但是由于學法只流于表面形式,很多並不真正理解,很多時候在學校與同學相處上並不注意,並很在意別人耽誤、佔用自己的時間,認為自己有這時間不如回家學法煉功,造成我在與要好的同學勸三退時他們不理解,都不順利,最後是在我多次勸說下才勉強答應或是退了也沒壞處的心理下同意三退的。

在工作中,我很多時候也沒把自己當作修煉人,平時的工作中有時並沒有體現出大法弟子應有的風貌。疫情來了,我體會到了救人的緊迫。開始與同事講真相,講了二十幾個人的時候,被人舉報給領導,我被單位領導威脅並勸我離職。我想這應該與我自己平時沒做好,執著心不去有很大關系。我很失落。我和媽媽上網發送郵件時,在郵箱頁面上顯示“華麗的跌倒,勝過無謂的徘徊。”我知道是師父在鼓勵我,我一定要轉變觀念,實修自己。兩個月多後,我又找到了一個比較輕松,又能雙休的工作,感恩師尊的保護,一直沒有放棄我這個不爭氣的弟子。

這幾年在家人同修的鼓勵下,我開始背誦《轉法輪》。我深刻感覺到法的力量,即使很多時候我背下來的只是表面的文字,沒有真正理解內涵,但是我感到自己在發生變化。我感到自己比以前明白的法理多了很多,也變的更清醒了,正念更強了。

疫情在家休息的一段時間里,我連續好幾天每天能背十頁法,幾乎一天時間就是背法,那段時間狀態很好。現在我已經背過三遍多《轉法輪》了,基本就是一段一段的背,對師父在書中講的很多法理都有了新的認識。而且現在每天抽時間背一遍《論語》、《真修》、《道法》等我認為對自己很有幫助的經文,現在正在背《佛性》。

通過認真的學習和背誦這幾篇經文,我明白了我所有執著的這些東西,都不是真正的我想的,不是先天的我想要的,而是那些個後天形成的觀念與執著形成的假我,一定得分清真我與後天的觀念。真我、本性的一面是不會變的,是不會被污染的,但是會被觀念與執著封閉起來,顯露不出來,而這些觀念和執著放不下是無法回到天上的家的。

雖然去除長期形成的後天觀念真的是不容易的,但是師父也講了︰“大法徒修不難 重重凡心處處攔 上士聞難一笑解 中士遇關不坦然 下士人心去不完 大法傳世不非凡 度人度己圓滿還 幾人能行幾人空談”[1]。

我不想成為空談的人,我知道自己不是上士,但是既然我的目標是要圓滿隨師還,那麼我就應該向上士的方向去努力。

大法弟子不是隨便選擇的,一般人想當也是當不了的,既然我能是其中的一員,那就證明至少真正的我配得上這令眾神都無比羨慕的稱號,雖然我看不到另外空間真實的情況,但是我知道真我可以做好。我要放下執著,分清並拋棄那些後天的觀念與執著,真正的純淨自己,放棄人間這些骯髒不好的東西,在最後的時間里完成我作為大法弟子的使命,跟師父回家。

我初次寫心得交流稿還有很多不完善的地方,但是寫的過程對我還是受益匪淺,使我回想起了很多之前沒什麼印象的事情,而且經過整理,使我對法理的認識更加清晰明確了。雖然暫時我還是與師父要求差的太遠,但我有決心對色欲心、執著手機、游戲、動漫的心、懶惰、安逸等嚴重的執著心,從內心挖根,去掉它們。

希望有類似執著的同修吸取我的教訓,從本質上改變自己,在所剩不多的修煉時間內勇猛精,能在最後的時間盡量完成好自己的使命,帶領更多眾生跟師尊回家!

個人體會,有不當之處,敬請同修指正。

注︰
[1]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六》〈度人度己難〉

* * *

歡迎轉載,轉載請註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