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丈夫的表現中修自己

Print

【圓明網】我是二零一四年和丈夫一起得法的學員。得法前,我得了連醫院都治不了的多發性血管瘤,在後頸部位,已經做過三次手術,再復發去醫院時,醫生都不給做手術了,說再做就會有生命危險,只能是保守治療,說好听點叫保守治療,其實就是慢慢等死。血管瘤壓迫神經,左臂不听使喚,還有腎結石、膽結石、子宮瘤、卵巢囊腫、附件炎……我只能在家拖著病重的身子,給孩子們做做飯,一點重活累活都干不了,超市也關了。
婆婆修煉法輪功一身病都沒有了。丈夫看走投無路了,讓我跟婆婆一起煉法輪功,剛開始我不相信,盲目的認為法輪功是反黨反政府,有點抵觸,可身子這樣也沒辦法了,我想活著,就跟婆婆一起煉功,一起看書,結果一看《轉法輪》才知道,法輪功跟電視上、大家平時說的一點也不一樣,根本不參與政治,也不爭權奪利,更沒有什麼反黨反政府,相反的他教人做好人,放棄名利,是真正的佛家高德大法。我有種誤會突然解開,明白了真相的感覺。神奇的是我一身病在看完書後居然好了,丈夫也特別高興,感覺法輪功真神奇,也很感激師父,並和我一起修煉。

大家都說夫妻一起修煉好,互相促,是個小整體,可是事實上也不輕松,我們之間也會互相制造矛盾。我和丈夫結婚三十多年,三天一小吵、五天一大吵。丈夫脾氣暴躁,踫到冤枉或是不公的事,不是擺道理證白自己,而是破口大罵,逮到誰罵誰,我每天在他身邊,是最慘的那個,還常挨他的打。自從我們修大法後,丈夫的脾氣收斂了很多,我也努力的改變自己,只是偶爾還是會控制不住,丈夫也會突然爆發,他發完脾氣也後悔,恨自己修大法了還總是發火。

一、丈夫的表現,那是師父給的考題

有一次大兒子買回來螃蟹,快煮熟的時候說︰“新聞上說了日本海核污染了,再不吃就吃不了了。”丈夫說︰“別听他們瞎說。”兒子說︰“網上這麼說的。”他一下火了,朝著兒子就嚷︰“那都是共產黨胡說的,別听他們那一套。”孩子們看他火了,嚇得螃蟹也不吃了都走了。丈夫一看孩子們都走了,沒人理他,火更大,拿起斧頭就砸門,把門鎖都砸壞了,這還沒完,端起剛煮熟的螃蟹就倒在院子里,我一直在旁邊看著,當時也沒生氣,心想這是幫我提高呢,不動心。我把螃蟹撿起來放到廚房。我表面不和他吵,但心里在埋怨︰“還修大法呢,一點不像修煉人。”我無意的說了句︰“你跟孩子們這是干什麼,至于發這麼大火嗎?”他一听,沖到我跟前就罵︰“你老是護著他們,你給我滾,咱們離婚……”什麼難听刺耳的話都上來了。當時我也忍不住了,不想听了,一氣之下騎電動車就走了,心里想再也不回來了。

可走在路上冷靜下來,想到師父說︰“可是往往矛盾來的時候,不刺激到人的心靈,不算數,不好使,得不到提高。”[1]

我是個修煉人,不能生氣,得忍。我心里不停的背著師父的法,不知不覺到了同修A家。同修A用法理和我交流,我的心才平靜下來。發完正念回家了。

回到家我沒和丈夫吵,但心里還是有一些怨恨,丈夫也沒事了,也知道那樣做不符合法了,當時就是控制不住。第二天吃晚飯時我突然感覺頭暈,惡心,就想在炕上躺一會兒,我剛躺下就覺的不對勁,這是不是被邪惡鑽空子了?不能承認它,我要做我該做的事。我起身騎上電動車到婆婆家把做好的真相資料和不粘貼拿回家,開始貼真相粘貼,可我的手不停的抖,總是把不干膠貼歪了,孫女一看說︰“奶奶,我幫你吧。”孫女把剩下的做完了,我在旁邊發正念。做完後我和丈夫、孫女一起出去發真相資料、貼不粘貼。我們做完回到家,發現我好了,一切正常,我心里不停的說︰謝謝師父!謝謝師父!

我知道我不對的地方很多,沒有和他講道理,沒有用慈悲對待他,感化他,反而一味的埋怨,語氣還那麼生硬,那一刻根本不像個修煉人。對丈夫的怨恨修煉前就有,嫌棄他脾氣火爆,埋怨他性格太沖,說爆發就爆發。修煉之後師父給我改變了人生道路,可怨恨心太重,要我自己面對。丈夫的表現就是我怨恨心引發的,根子在我這里,師父把它推出來要給我去掉,我還不明其意的怨恨丈夫,差點讓邪惡鑽了迫害我身體的空子。我反思,為什麼在他發脾氣的第一時間沒有看透這是師父借他的表現在給我出考題,沒有向內找,相反的卻向外看,眼光一直放在丈夫身上,沒想到他也是修煉人,他也要修掉自己火爆的脾氣,師父正好利用他的脾氣去掉我三十多年積攢的怨恨,這不正是在過關、在提高的當口上嗎?其實是他把我帶大法,幫助我提高,幫助我修,我要謝謝他才對,怎麼能埋怨他呢。這是師父安排的考試,只要考好了,就可以升年級,怎麼還會有氣恨,有委屈呢?!高興都來不及了。

二、看到對方不足時,是在修我

今年過年前,孩子們都回來了,大孫子要玩撲克,丈夫覺的孫子難得回來,就陪他玩,玩著玩著不知怎麼惹著他了,就和孫子發火,孫子哭了,我一看很生氣,瞪了他一眼,丈夫一下就火了,上來就打我罵我,兒媳把我拽到她院里。過了一會兒,兒子過來說︰“我爸把鍋砸了。”我一听心里這個氣呀,他脾氣再大,也不能把鍋砸了啊,大過年的,這不讓人看笑話嗎?突然又意識到,這是沖我來的,我不該去怨恨他,這是在去我的怨恨心,愛面子心。算了,是我沒做好,動了情,心疼孩子,又怨恨丈夫。當我認識到自己的不足把心放下後,他跟什麼事都沒發生似的,過後再問他,他自己也說不出為什麼要發那麼大火。我就更覺的是師父指物化物在考驗我。

過年後,有一天同修B來我家說讓丈夫幫他找點活干,我就和同修B說起修煉中的事,也談到了和丈夫的問題。

同修B听後舉了兩個例子。有一次他和另外一位同修C去石家莊買耗材,結果那天下大雪,剛出門同修C說︰“今天不會有車了,別去了。”同修B沒動心,繼續走,到公路上等了好長時間也沒車,同修C又說︰“不會有車來了,回去吧。”同修B還是沒動心,繼續等,結果不一會兒,班車來了。到了石家莊下車時,有個人路過,同修B就問同修C︰“你剛才想什麼了?”同修C說︰“我看她長得又黑又胖,像個狗熊。你怎麼知道我想事了?”同修B說︰“我看到一塊黑色物質落到了那人身上。咱們是修煉人,你不能那樣看對方,咱們修煉人的一思一念都非常重要。你想他不好,那黑色物質就打過去,咱們會造業。”同修B和C趕緊發正念清理自己,同時清理那人身上不好的東西。還有一次他去參加交流會,有同修就提到其他同修的不足,然後有同修就問︰“當看到對方不足時,是他修還是你修?”同修B又和我說,不要總看別人,當你想他不好時,那不好的物質就會打過去,是你的心促成的,他才那樣,你只管不動心。我說︰“你今天不是來找活的,是師父看弟子不悟,借你的嘴來點醒我。”

我總是看丈夫的不足,一直在給他加觀念加物質,反過來還埋怨人家,是我修的不足啊。我以後要把目光回旋到自己身上。丈夫在沒修煉以前就是重情重義、心地善良的人,只是有個火爆脾氣,現在修煉了,他也在克制自己,雖然偶爾還是會爆發,但他能在事後想到自己的不足,努力改變著。我還要學著多站在對方的角度思考,他天天出車挺辛苦的,有時好多天都回不了家,回到家還擠時間學法煉功,做三件事,只要是大法的事,他從來沒有懈怠過,他一直都在修,這些年的改變也挺大的,就是我要求他太高了。人的修煉狀態不同,他有他要修的,我有我要修的,而我們互相的表現正是師父給我們互相出的考題,為什麼我們總是看著考題而不答題呢。希望丈夫以後也多多指出我的不足,我們二人的小組就會很祥和,我也會學著冷靜下來和丈夫在法理上交流,認識人心,去掉它,比學比修,共同精。

結語

看到別人的不足要修自己,當時我的眼淚差點流出來,我修煉的晚,總希望能彌補之前錯過的時間,抓住修煉的中心,勇猛精,現在明白了,謝謝師父的點悟和開示。我的心開朗了許多。

在這末世能聚在一起做夫妻,做同修,也是法緣促成的,我以後會好好珍惜師父給安排的修煉環境,多多找自己的不足,和丈夫共同提高。

個人層次有限,有不符合法的地方請同修們慈悲指正。合十。

注︰
[1]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 * *

歡迎轉載,轉載請註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