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邵東市法輪功學員寧鐵橋遭迫害離世

Print

【圓明網】湖南省邵東市53歲的法輪功學員寧鐵橋曾經被非法勞教一年,非法判刑四年,不斷受到邵東610的騷擾與威脅,于二零二二年六月七日含冤離世。

寧鐵橋,一九六九年生,家住邵東縣簡家隴鄉建成村。他自幼喪母,身居山村,家境貧寒,十來歲就出外謀生。一九九七年在沈陽開始修煉法輪功。修煉後,以前的胃炎等疾病不治而愈。他在沈陽時以蹬三輪車為生,性格豪爽、真誠、善良。

二零零零年十月一日,寧鐵橋在北京天安門被抓,後在邵東拘留所關押15天,差點被犯人打死,釋放後去沈陽謀生。邵東簡家壟派出所警察為了抓他,在長沙錢包被扒。簡家壟鄉是一個窮鄉,據說,花了兩、三萬元錢從沈陽把他非法抓捕。

寧鐵橋被非法關押在邵陽市看守所,非法勞教一年後,于二零零二年二月七日被劫持至湖南長沙新開鋪勞教所。他的父親70多歲了,沒能力去看他;給他寄的一百元,都被吸毒犯花了。當時寧鐵橋被迫害患病,日日夜夜難以入眠,二零零三年一月三十一日出勞教所。

二零零四年三月十三日,寧鐵橋、楊玉滿、胡丑改三位法輪功學員去辰溪縣王安坪鄉(鎮)散發真相資料,遭王安坪鄉政府不法之徒綁架,寧鐵橋與胡丑改在鄉政府遭到鄉政府七、八個惡人的毆打。之後,鄉政府惡人給縣國安大隊打電話。國安惡警于當晚伙同610不法人員將這三名法輪功學員劫持至縣拘留所關押。

被非法關押在拘留所的數天中,國安惡警余慶長(當年40多歲),謝開基(當年30來歲)非法將這三名法輪功學員輪流帶到縣公安局國安大隊辦公室嚴刑逼供。寧鐵橋大白天就被余慶長和謝開基將雙手銬在門窗欄桿上,僅腳尖沾地,吊銬了好幾個小時。兩惡警還毒打他。惡徒余慶長用一個鐵夾夾住楊玉滿的下嘴唇,再把鐵手銬吊在鐵夾上,並把楊玉滿吊在窗戶上1個多小時;胡丑改被折磨得眼圈發黑,小便失禁。

寧鐵橋在三月十八日被轉移至縣看守所繼續構陷迫害。楊玉滿和胡丑改被辰溪公安局非法勞教,後被分別從湖南株洲白馬壟女子勞教所、長沙新開鋪勞教所押回辰溪看守所圖謀判刑。

二零零四年九月八日遭非法庭審時,寧鐵橋利用為自己辯護的機會,高聲朗讀自己寫好的法輪大法修煉心得體會,他說︰“我沒學法輪功之前有賭博、抽煙、喝酒等很多惡習,學法輪功之後全部改掉了。法輪功讓我永遠都不會再去做壞事……”非法公訴人和非法審判者們交涉了一下,他們說這和本案無關。寧鐵橋說︰“你們今天就是針對我講法輪功真相這個問題,你們不讓我講法輪功,其實我們講法輪功真相和散發真相資料就是最關鍵的地方。你們不讓我講,那這個問題就無法說清。比如一把菜刀,即可切菜,又可殺人,如果一個人拿著菜刀在街上走,他沒殺人,你能說他殺人了嗎?”非法審判者們無言以對,只好草草收庭。

寧鐵橋被非法判刑四年,在辰溪縣看守所被非法關押一年後,二零零五年春天寧鐵橋被送去常德市的縣級市市調遣處,被剃頭。寧鐵橋不從,被毒打。後在他身上搜出一本新經文,他又被毒打。不到兩個月,二零零五年夏初,他被送去湖南省郴州監獄。當時郴州監獄那里有剛從湖南省赤山監獄轉過來的法輪功學員,最多時候13名法輪功學員。對一名法輪功學員,監獄安排有兩名夾控(犯人)控制,三四十人關在單獨一棟樓的第五層,窗戶早就加固了,空氣等環境是比較惡劣。夾控們是從全監獄幾千人里細選的,目的是圖謀轉化法輪功學員。所謂的“教育科”科長姓彭,還有副手老李科長,獄警干部黃水清,還有一個姓劉,十分陰毒,他定期開夾控人員會議。寧鐵橋一進去拒絕穿囚衣,過了幾天,劉姓獄警命令幾個夾控人員將他打倒,強行穿上。還有幾次夾控們打寧鐵橋,他就喊法輪大法好。

二零零七年春天邪惡洗腦轉化班失敗後,把法輪功學員下到小隊做苦役,寧鐵橋被送到湖南省常德監獄七大隊。那里同樣有夾控,十分邪惡,有一次還強行對他拍照,配在它們邪惡的宣傳畫中,說他“轉化”了,作假欺騙世人。

寧鐵橋二零零八年三月從監獄出來後,繼續受到邵東610的直接嚴重騷擾。二零零八年因開奧運會,邵東縣610連哄帶騙,嚇寧鐵橋快80歲的老爸,在縣城到處找他。後來他爸爸去世,他也沒有能夠回家送終。

二零一八年十一月,寧鐵橋租住在邵東縣龍橋路的房子又被邵東縣610、國保非法抄家。十一月二十一日寧鐵橋被送進邵東人民醫院,二十三日晚當地派出所和國保大隊非法抄家,當時在場還有法輪功學員李飛燕和彭文賓被劫持到邵東公安局。

二零二二年三月底,寧鐵橋突發腦出血,被在廉橋鎮南國藥都上班的領導打120,送到邵東市人民醫院,在神經科十樓重癥監護室。寧鐵橋從四月十四日出院回家後,身體不能走路,也不能說話,還躺在床上,還不斷受到邵東610的騷擾與威脅。寧鐵橋于六月七日含冤離世。

* * *

歡迎轉載,轉載請註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