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身邊同修被迫害後想到的

Print

【圓明網】近兩年來和我經常接觸的同修幾乎都受到不同程度的病業迫害,有兩位同修因病業迫害離世。下面就從幾個方面來反思一下自己在修煉中存在的問題。
一、“被人依賴”的心

來我家的同修很多,經常不間斷的來。有一次不常來的A同修來我家,我們正在學法,這個同修按門鈴,人不在可視屏幕的視線里,我就沒給開門。這時,我家樓下一樓鄰居(我家住二樓)把門打開,他說你是不是去小強(弟弟化名)家,同修問你怎麼知道的,鄰居說他家天天來人。

A同修和我們說這事時,我想能在我家遇到這件事也不是偶然的,是師父在點化我什麼,和大家一起交流後,認識到同修們大事小事都來我家是不符合法的,我家即是資料點又是學法點,也出現不安全因素。我對大家說︰“沒有什麼整體配合的事大家就不要來了。”從這以後來我家的同修真就少多了。

有一天晚上十一點,B同修急匆匆的來我家。我問發生什麼事了這麼急。她說︰“警察把我家的電閘給拉下來了,我要在你家住一段時間,我知道只有你能幫助我。”我欣然接受。同修有難嘛!不過我感覺電閘的事很奇怪。我又與B同修交流了鄰居知道我家總來人的事。她說︰“你有一個被人依賴的心。”這句話一下子點醒了我。我馬上悟到是師父借同修的嘴在點化我。緊接著,我又詢問她家電閘的事,她不懂用電常識,原來是誤會。第二天她高興的回家了。我悟到,她來我家的目地就是告訴我這個事。

師父的點化,讓我驚醒,多年來自己一直沒有找到這顆隱藏多年的執著,師父看我實在不悟點化我的。我那時就那種狀態,同修們都認為我修的好,什麼事都來找我交流,所謂的交流還不如說問我怎麼辦,所以我經常給同修開藥方,不是他們自己悟的,遇到同樣的問題他們還會再找你問。不是自己悟到的,你就修不出來,而且很容易讓同修產生依賴心,學人不學法。害人害己。

C同修依賴心很強,而且就依賴我,不管大事小事都找我,晨煉起不來就經常晚上來我家住,早上好叫醒她,和我一起煉功。有什麼風吹草動,就到我家躲避幾日。病業嚴重時也來我家調整,一呆很長時間。

二、學人不學法

從被人依賴的心中看到同修還有一個學人不學法的現象。尤其是近期兩個同修在同一個月離世的,她們都是經常在我家住過的。

B同修被迫害後保外就醫出來的。為了不配合邪惡,她這幾年流離失所,而且病業迫害很嚴重,一個乳房已經爛沒了。我們偶然相識,她在我家住過幾次。

D同修從外地搬到我地的,我們相識兩年,她經常來我家住︰心性過不去、被邪惡監視、家里裝修、病業調整(心髒病的假相喘不上來氣)等。

B、D同修每次分別與我交流心性時她們都感到很受益,她們說,我說什麼她們能听懂,漸漸的她們遇到什麼問題就來找我交流。時間長了,就有學人不學法的傾向。我給她們指出來,她們也認識不上去。她們學人不學法的原因在我這個層次悟︰學法不入心,有依賴心,法理不清,不知道修心性,用常人心看待修煉,主意識不強等等。

三、反思自己

身邊同修陸續被迫害後,我反思自己,為什麼同修會出現這些問題,雖然她們有執著,有要修的。那為什麼在我身邊出現呢?這是沖著我什麼心來的呢?要去我什麼心呢?

向內找自己我發現是我的各種執著心促成的,為什麼同修都依賴我,學人不學法呢!同修有難來找我時,問我怎麼辦,我就直接把在我這個層次悟到的理,告訴她怎麼做。即使是修心的事也是告訴她這件事是什麼心促成的,她們願意听我就願意說。這不是求名的心、顯示心、自以為是的心、好為人師的心、證實自己的心,這不是一言堂嗎!與演講亂法有什麼區別,離道甚遠,還美其名曰在法上修。你看我比你們都強,你們幾乎都是“七‧二零”前得法的老大法弟子,修了二十多年了,還不知道怎麼修。這其中還隱藏一個瞧不起人的妒嫉心。我這不也是用常人心看待修煉嗎!不也是法理不清的表現嗎!

資料也是,你們不敢做我做,什麼做真相冊子、刻錄光盤、打印真相幣、排版、學做電腦程序、學用手機講真相等等,我都學,做事不依賴別人。看似好事,實際有一顆大包大攬的心,唯我獨尊、爭強好勝的心,表里不如一,干事心,好大喜功,都是黨文化的表現。自己在膨脹還不自知,老讓邪惡控制。我們都上了舊勢力的當了。這對應著自己的不就是主意識不強嗎!我按照舊勢力安排的路走。沒有按照法的要求修自己。這不也是變相對應著自己也在學人不學法嗎!不依賴別人,什麼都自己學會,這樣爭強好勝、大包大攬,不就容易被同修依賴嗎!

C同修你怎麼幫她,她不但沒有感恩,反而覺的是我應該的,還說我從來就沒有對她好過。我體會到︰從修煉一開始師父就把C同修安排在我身邊,就是幫我修煉提高的。剛開始我以為我們不是善緣來的,我一定是哪世欠她的,在還這個業的過程中提高上來。隨著不斷的背法,我悟到︰人類社會的理是反理,是不是我沒有在法上幫她,而都是用人心幫啊!我反思自己這麼多年與她接觸的過程中,都是用人心幫她,真正為她好是在法上幫她。她依賴我,我就應該指出來,她不听,是我的語氣善心不夠。怕她不高興,這不是在維護自己的面子心,求名的心嗎?用黨文化(偉、光、正)來偽裝自己,她能說我對她好嗎?她不就是幫我修煉來的嗎?她的一切表現不是我的一面鏡子嗎?

當我找到自己的不足後,不再讓她依賴我的時候。漸漸的她也變了,病業也越來越向好的方向發展,也知道修心了。當然還有種種原因都歸正了,才走過來的。所以,修煉就是修自己別看別人。

我現在在歸正自己,一般沒事家里不來同修了,我一個人能靜下心來學法,做我該做的事。不久前同修說我有黨文化行為,我悟到是師父點悟我︰我該听一听《九評共產黨》、《解體黨文化》、《共產主義終極目的》了。我先听的是《去除黨文化匯編》和《修心斷欲匯編》的文章,現已听完,發現都在說我呢!我的思維中都是黨文化,不去除怎麼修?

在此,謝謝師尊慈悲點化!謝謝同修幫助!

不在法上的地方,敬請同修慈悲指正。


* * *

歡迎轉載,轉載請註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