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神的正念走好最後的路

Print

【圓明網】我是修煉二十四個年頭,七十七歲的女農村大法弟子,一直沐浴在師父的佛恩浩蕩中。沒有師父的慈悲救度,就沒有我們今天的安康幸福與榮耀。今生能在這高德大法中修煉,並能助師正法救度眾生乃萬分有幸,我決不辜負師尊無量慈悲苦度。
通過學法認識到,在修煉中就堅信師父、堅信法,只要心中有法什麼關都能過去。下面舉幾個例子︰

一、遇事別忘喊師父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二十三日,我排除了各種干擾,來到哈爾濱火車站,買完車票等著上車去北京上訪。這時家里和鎮政府的人知道我走了,就發動親朋好友及鎮政府干部共二十多人到哈市找我,各路口和車站都派去了人找,象翻了天一樣。

下午一點四十分左右,開始檢票了,正排隊往前走,這時我往前一看,這行隊的左前方我的妹夫站在那里,當時我什麼都沒來得及想,就想起喊師父了︰師父快幫我,別讓他看見我。我立刻把臉轉向右邊。一看我小女兒的丈夫在這邊的前面站著呢,這時我又把臉轉向前邊,心里喊著︰師父這邊還有一個呢,千萬不要讓他倆看見我。他們倆在前面仔細的看著每一個人,這時我也到了跟前,他倆就象沒看見我一樣,我也順利的檢完了票。

那時,我根本就不懂什麼叫發正念,甚至什麼叫舊勢力與它的安排,我都不明白,我只知道什麼時候師父都在我身邊看護著我,在對師父給予正念的加持下,才順利的踏上了去北京證實法的列車。

二、了卻人心堂堂正正走出了魔窟

我本著對政府的信任和憲法賦予人民信仰自由、上訪自由的權利,于二零零零年十二月二十三日終于來到天安門,告訴人們“法輪大法好”。到那一看,戒備森嚴;天安門三步一崗,五步一哨,到處是便衣和警察,根本就不去。他們不放過任何一個人。我剛到跟前,就被一個便衣給抓了,讓我罵師父與法輪大法,我不罵,我問他︰你們是干什麼的?為什麼叫人罵人?他們不容分說就把我拽上警車,送到天安門派出所,把我鎖到鐵籠子里。在鐵籠子里我一直喊著“法輪大法好”等我要喊的心里話。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二十九日,鎮派出所把我接回送到縣看守所,一個月後因我絕食,二零零一年一月二十九日我被送到縣大獄,這里陰森恐怖,天天听到的是打罵聲,縣政保科的還有縣政法委書記,天天找我們談話強迫寫“三書”與“轉化”。

有一天他們又來找我說︰你明天就可以回家了,你寫的保證書很好,我們都看了。我心想這是誰寫的?是真的還是假的?但不管誰寫的,都不能承認,承認就是在害他們。我說︰我沒寫,不是我寫的。他們說︰你承認了不就回家了嗎?我說︰根本就不是我寫的承認什麼哪?

這時,我想起上次也有人給寫個保證,我也是不知道,有個獄警拿著這張保證書說︰有人給你寫的保證,你同不同意?你同意明天就回家。當時我很清醒的悟到︰為什麼別人替寫完了,還得讓你自己表態呢?這不就是讓你自己選擇走哪條路嗎?是听邪惡的,還是跟師父走,誰說了都不算!我明白了!在關鍵時刻得自己說了算呀!所以我說︰都不是我寫的,我不會承認的。修大法做好人往哪轉化?惡人說︰不轉化就不放你。我說︰我就不信你能關我一輩子?告訴你們,我不往大了說,就說咱們縣誰都不煉了,就剩一個人煉那就是我。我現在覺的那時爭斗心、好勝心、自以為是的心那麼強啊,真的對不起師父的慈悲苦度。

我一直向他們洪法,由于名利他們仍做他們要做的事。四月九日又把我帶到預審室,縣政法委書記給拿來了紙和筆讓我快寫保證書。說︰“寫完好回家,要不寫保證書,上北京的都勞教了。寫四條就行,多好寫呀!我跟你師父說說,這不是你寫的,是我讓你寫的,你師父不會怪你的。”我心想︰“你還不拿著我寫的這東西,去問我師父說,看你的弟子寫的。”想到這兒,我眼前一亮,為何不利用這次機會寫我該寫的呢?另外空間的邪惡因素一定會被鏟除的,我毫不猶豫的拿起筆來也寫了四條。上面中間寫兩個大字“聲明”,下面寫︰1、法輪大法是正法。2、法正乾坤。3、我從心底高呼法輪大法好。4、我修大法永不回頭。聲明人︰某某某,2001年4月9日聲明。

從這以後,他們再也不找我寫什麼保證書了,五月十四日那天我堂堂正正走出了魔窟。從那時到現在我一直做大法弟子應該做的事。

三、我體驗到了正念的威力無窮

做好三件事是大法弟子的責任,也是自己的使命,所以自身修煉、證實法、救眾生是每天必須做到的。

有一次下屯往路兩旁的大樹上和電線桿子上噴永久性的大法標語,噴完字後順這條路騎自行車剛往回走(沒有第二條路)。一抬頭看見前面不遠,我鎮派出所的警車開過來了,車里坐著都是我鎮派出所的三個人,我一點也沒想起來害怕,立刻想到請師父加持弟子的正念。不能讓他們造業趕快往回開車,事還沒干呢,現在可不能讓他們看見,要都給我抹下去怎麼救人哪?!就這一念師父就讓他們的車馬上減速了,調頭往回開走了。我體驗到了用神的正念威力無窮。

還有一次是下屯講真相,在街上遇見一個人給他講真相,他一邊听一邊拿手機錄像,說這是證據還要給610打電話報警,並說些對大法不好听的話。當時我想不能讓你舉報,你會造業的,趕緊向內找,自己哪里有漏不符合法的要求了,心不為所動。這都是假相,同時發正念清除他背後的邪惡因素。這時他把手機往兜里一放,說︰你在我們屯不許說法輪功的事。給自己找個台階走了。

我悟到是因為在危急關頭先想到了別人,放棄了為私為我的念頭。明知道後果的嚴重,這純善的一念符合了大法的法理,發出的念是善良的、大法的法理是為他的,不是自私所起的作用。我真的感受到師父時刻在身邊保護。

有一次被派出所抄家時,派出所所長領五、六個人,鎮政府黨委書記也來了。在師父的保護下,我跑了三次終于擺脫了他們的綁架。

四、擺正基點然後選擇在法上修

師父說︰“我在一九九九年的“七o二零”就把“七o二零”以前的學員全部推到位了,推到了你們最高位置。”[1]

我在想師父把我們都推那麼高了,正法已到了最後的最後了,就應時刻保持神的正念清醒的頭腦,遇事時首先站正基點,然後再選擇怎麼在法上去做。時刻想著自己是正法時期大法弟子。是有使命、有救度眾生的責任的,時刻不能忘自己是誰,因為心中有法,這樣就不會走錯路。宇宙中那些能夠間隔我們的微觀因素在正法中師父都已經解決了,再遇到問題時,真正的我、主元神就能站在法上思考問題了。

舉個例子︰

上個月,有個同修來我家要處理修煉上的一些事情。我們辦完了事,該說的話都說完了。突然他兜里的手機響了。當時我很鎮靜,第一念想的是他的安全問題,跟他說︰到我這來你怎麼帶手機呀,你知道我和公安局是在一個小區內的。我家是暴露的,二零一八年大型綁架也有我,在獄中以前擔任過國保大隊長那個人把我舉報了。公安局來我家核實他舉報的事是否屬實。公安局來好幾次了。這才過去幾個月的事啊,帶手機對你是不安全的。

這時我想到了師父的一段法︰“釋迦牟尼要洗澡,在森林里頭叫他的弟子給他打掃浴缸。他的弟子到那一看,浴缸里邊爬滿了蟲子,要打掃浴缸就得弄死蟲子。弟子回來告訴釋迦牟尼說︰浴缸里爬滿了蟲子。釋迦牟尼沒瞅他,就說了一句︰你去把浴缸打掃干淨。這個弟子到浴缸那一看無從下手,一動手蟲子就得死,他轉了一圈又回來問釋迦牟尼︰師尊,浴缸里爬滿了蟲子,如果一動手就要把蟲子弄死了。釋迦牟尼瞅瞅他說︰我叫你打掃的是浴缸。”[2]

我悟到,師父為什麼把釋迦牟尼那時的弟子修煉狀態講給我們呢?更高的法理我悟不到,只悟道這段法有信師信法的法理。我們是否百分之百的信師信法了?是否能真听師父的話?師父關于手機安全問題已經講了好幾次法了。那麼反過來再看看我們像不像那個釋迦牟尼的弟子的行為呢?我知道現在有同修還使用微信與手機。通過這件事我也找到了很多執著心。

隔幾天同修再次來時,我首先問︰你帶手機了嗎?這是對同修的不信任、猜疑、疑心等人心。

修煉是嚴肅的,我覺的修煉就是無論遇什麼事都應在法上對照,是否符合法,及時的找出那顆心,修掉它。不斷的向內找,不斷的修才能跟上正法程,才能證實法救更多的眾生。

有一天到物業去做全民核酸檢測,女兒的同事問︰你家姨怎麼沒來做核酸呢?女兒回家跟我說這事,我想都沒想就告訴女兒︰你咋不問她這事啥時歸你管了?話一出口我就知道說錯了,解體這句話馬上用法歸正自己。這不只是爭斗心,覺的我好象師父在《轉法輪》第七講妒嫉心里說的申公豹。怨恨、妒嫉、爭斗、為私為我等人心,揪出了這些人心就得在思想上轉變觀念,用神的正念在行為上要做到無私無我,修去各種人心而達到大法弟子的標準,才能證實法救度眾生。

五、得救的人感激大法

這些年我也不知道救了多少眾生,從來沒統計過。僅舉兩例來證實眾生那種從內心的感激師父與大法救度。

1、我在街上講真相,一個人樂呵呵的向我走來問,你還認識我嗎?我說︰想不起來了。他說︰有一年我們往煙站送煙,我們十多個人都到你家避雨,你給我們講真相、講法輪功是怎麼回事。我天天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不但病好了,花不少錢也沒治好身上這些年的附體,我誠心敬念九字真言那麼幾天就把它嚇跑了,還一分錢沒花。我真感謝大法師父救了我,給我和我家人也三退了。我說︰得你家人同意才行啊!他說︰我家人都明真相,並且都跟我念“法輪大法好”,我們知道大法弟子都是好人,我回去後告訴我的親朋好友,“法輪大法好,”大法太正了。法輪大法才是真正的救人呢!(是他的原話)。

2、明真相的司機說︰大法師父真了不起!教出來的弟子都那麼善良。他雙手舉過頭頂,大聲的喊“法輪大法好、法輪大法萬歲、法輪功師父萬歲。”這激勵人心的場景,真是回味無窮!

不在法上的地方,敬請同修慈悲指正!

注︰
[1] 李洪志師父著作︰《北美巡回講法》
[2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 * *

歡迎轉載,轉載請註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