趕快救人是大法弟子的任務和責任

Print

【圓明網】我今年六十五歲,一九九七年得法修煉。二十多年的正法修煉,使我深深體悟到︰師父給了我新的生命,大法造就了我生命的一切。作為一個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只有把自己生命的全部投入助師正法救度眾生的具體實踐,才能實現人生的真正意義。
一、惜別服裝店

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江澤民流氓集團迫害法輪功以後,我所經營的服裝店,就逐漸成了講真相救人的場所、同修交流的平台、信息傳遞的樞紐和各種真相資料(真相書籍、冊子、單張、真相幣、不干膠、護身符、各類掛件等)存取的中轉站。

平時我根據顧客的情況,隨機給有緣者講真相、勸三退。緣份大的,不但自己退出了邪黨組織,還把多個家人三退的名單拿來。在我周圍經營服裝的姐妹們,也都明白真相做了三退,而且相處的很好,我有什麼事,她們都鼎力相助。偶遇險情,她們就幫我轉移真相資料;訴江的時候,有上百位同修先後在這里交流、撰寫訴狀初稿,專業同修幫助做成正式訴江狀寄給“兩高”後,對面店鋪的姐妹就上網幫助查詢是否給了回執。

同修配合做的項目、活動,只要需要,我把店門關了就去。比如做傳統對聯、不干膠,幫助被綁架的同修家人轉移物品,為被非法開庭的同修近距離發正念等。更多的是與同修驅車去農村發真相資料、掛條幅、貼不干膠。

因去農村發資料多是晚上,有時夜黑看不見路,摔跤跌跟頭、走到坑里、水里的情況也是常有的。有一次在山莊發資料,往前一步就是懸崖。一輛車開過來,車燈照亮了險情,我立即退回來,感謝慈悲的師父保護了我。

每年的第四季度,都是發放真相年歷的好時節。我常常與同修一起去集市上發真相台歷、掛歷。我們一般都是上午十一點從城里出發,趕到集上時,就快十二點了。這時全世界大法弟子都在發正念,大量的邪惡被銷毀,很多趕集的人也開始往回返。我們在集頭上一站,世人就圍上來,搶著要年歷。這樣我們邊講邊發,幾百份年歷很快就發完了。

我雖然時常關了店去做救人的事,但只要一回來就顧客盈門,生意一點兒也不受影響,我知道這都是師父賜予的。因此同修做資料、買設備需要錢時,我都毫不猶豫的捐助;流離失所的同修需要幫助時,我也慷慨解囊;同修常年在這里換取真相幣,有時忘了歸還或差賬造成的虧欠,我都默默的拿錢補上。

同修們經常來店里交流、存取真相資料及相關物品,慢慢的引起了邪惡的注意,加上有同修被綁架後,說出了資料的來源,我也因此被綁架、抄店、抄家過許多次。但我牢記師父的教誨,拒不承認邪惡的安排,使它們每次想對我加重迫害的企圖都破產了。當然,期間我也不止一次的流離失所過。但每次把空間場里的邪惡因素清理干淨後,我又回到店里,繼續做著大法弟子應該做的事。對因承受不住迫害把我說出來的同修,我也從不怨恨、不嫌棄,一如既往的為她們提供著方便。

二零二零年十一月的一天,我們去一個邊遠鄉鎮發放真相年歷,被邪惡跟蹤錄像。回來的路上,我們的車被四輛警車圍堵,車上五位同修被綁架。緊接著又有六位相關的同修被綁架,我們被分別關押在幾個派出所。

當天晚上邪惡抄了我的家,把師父法像、大法書、播放器、手機、鑰匙、新唐人接收天線等私人物品掠去。我加強發正念,心里說︰誰也動不了我,一切有師父說了算,我必須回家做三件事。面對非法訊問,我一字不答、不動,也不睜眼,而且始終不吃不喝。

被綁架的同修被挾持去醫院做核酸檢測、查體。我一步也不走,那些警察只好用椅子抬著我上下車。他們給上級打電話說︰治不了,不配合。一女警說我︰你這骨頭太難啃了,就像××,太英雄了。我心里說︰我是真修大法弟子。這時我天目里出現了一個大石頭,很清晰。我知道這是師父在鼓勵我︰堅如磐石。他們看我這樣,沒給我做核酸,也沒查體。第三天中午,家人把我接回家,稍事調整,我就離家出走了。邪惡不斷的給我丈夫、兒子、弟弟打電話,警察和社區的人也不斷的去家里、店里找我。

多位同修被構陷到檢察院。國保連續給兒子打電話,叫我去檢察院問情況。我一看,這服裝店實在沒法經營下去了,想把店退了,又難以割舍。二十年來在店里與同修交流切磋、共商救人之事的那一幕幕情景,讓我難以忘懷。我走了,找我拿資料的同修怎麼辦?

協調同修得知這個情況後,就開始尋找能夠接替這個位置的人。一位年輕女同修D出現了,她樂意接過這個店。為了讓她盡快的入角色,我帶了她一段時間,使她慢慢的適應了這個環境。時隔不久,我曾給講真相並幫助過的一個年輕人,幾次來店里找我,他見不到我又不認識D,也不便問。對面店鋪的姐妹看到他是來找我的,就給D說了原委。D主動與他搭話,問他有什麼事。他說要請一本《轉法輪》,D就把自己正在看的一本給了他,年輕人如獲至寶,高興而去。

二、全力勸三退

為躲避邪惡的騷擾,我離開了原來的家,和丈夫搬到兒子的另一套房子里居住。邪惡不知道這地方,兒子一家人也很少來。退休多年在家的丈夫又找了個看車的活兒,每天下午一點到夜里十點去上班。這樣一來,我這個環境真是太清靜、太好了。

這些年來,在服裝店里,熙熙攘攘的人流、充耳不斷的噪音,把耳機掛在耳朵里听法,心靜不下來,也很難有連貫性。回家後還得收拾家務,忙了一天再學法時,效果往往不是很好了。所以這些年來,自己在學法上是有很大欠缺的。

我很快入了一個靜心學法、全力救人的狀態。我適時與同修集體學法交流,帶回救人資料,思緒更清晰,目標更明確。大疫洶洶,災禍頻仍,無數被中共邪黨毒害的生命瀕臨淘汰的命運,趕快救人成了大法弟子最迫切的任務和責任。

隨著天象的變化,世人在覺醒,明真相願三退的人越來越多。只要走出去,就能講退幾十人。借著疫情,順著世人的心理講,越講越會講、越講越自信。有時幾句話,就能把人三退了。當然這都有先前同修講真相做的鋪墊在里邊。

有一次在站台上,遇到一個五十多歲的男士。我問道︰兄弟去哪里?他說︰去兒子家,兒子在公安局上班。我說︰你兒子很優秀,是你行善積德得來的福份。他很高興。我又問︰你听說過三退保平安嗎?入過黨團隊嗎?他說入過。我說︰你趕快退了那個組織,抹去獸印保平安;按“真善忍”做好人,大法師父就會保佑你躲過瘟疫災難。法輪功是救人的,你切記九字真言︰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就會遇難呈祥。他很認可,做了三退,說他知道共產黨干了很多壞事。我說︰告訴你兒子不要迫害法輪功,遇到大法弟子一定要善待,對他們放行。他說一定會告訴他。最後他把兒子的名字告訴我,讓給他也退了。

那天晚上,我夢見一位自稱是所長的,領著幾個人來三退。醒來後,悟到是眾生明白的那一面急著等救度,要抓緊時間與邪惡搶人。第二天我去了有很多人聚集的地方,先給夫妻倆講真相勸三退。一個四十多歲的男子,長得高個帥氣,瞪大眼楮對我說︰你敢給人退黨?真大膽,這里有便衣。我說︰便衣他也得保命,也需要躲過瘟疫災難,你要是黨員你也退了吧,給你起個化名。他笑了,說︰你注意安全。我說︰謝謝你。之後,我在那里連續勸退了二十多人。

一天晚飯後,我帶上一包真相冊子、一百三十張不干膠,去了比較遠的地方發放、粘貼,做完後已是深夜了。心想天這麼晚了,丈夫在家一定著急,就求師父幫我。到家一看,丈夫加班去了,師父的安排真是妙不可言。

現在邪惡的攝像頭很多,雖然我們可以正念否定它,讓它不起作用,但是在人的這一面注意安全還是必要的。為此我專門做了一件黑大褂,做事前換裝,做完後換裝,來回儼然兩個人,即使邪惡攝像頭連環跟蹤也無濟于事。這樣做起來心里就更踏實、更順利了。粗算起來,這一年勸退的人數,比過去那些年勸退的總數還要多,此時我也更領悟到師父安排我離開服裝店的意義了。

三、福伴有緣人

有一次我陪人住院查體。病房里有四個床位。五十多歲的A女士有嚴重的心髒病,行動不便,因疫情家人都不願靠近她,我就幫她干一些提水、倒洗腳水的活兒。這不過是舉手之勞,可是她卻很感動,說︰大姐你真好,都六十多歲了還這麼幫我,看上去你就像四十歲,走路飄飄的有精神。我告訴她︰我以前也是個病秧子,因為煉了法輪功,渾身的病都好了,二十五年沒吃一粒藥。法輪功教人按照“真善忍”做好人,祛病健身有奇效。電視上播的“天安門自焚”是假的,是為了煽動民眾仇視法輪功,為他們加大迫害制造借口。你只要誠心敬念九字真言“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就會好起來。她說︰“姐,我相信你,我念。”我給了她護身符,她不停的念起來。到了下午,她親切的握著我的手說︰“姐姐你救了我,我身體輕松多了,心里可亮堂了,真管用,我以後天天念。”我說︰“是師父管你了。”然後她做了三退。原說要觀察一個星期的,可她提前四天就出院了。她說要和我交朋友,回家叫親朋好友都煉法輪功。

四十多歲的B女士與大法更有緣,說她嬸子煉法輪功,對她可好了,多次勸她煉,只因農活多,沒有時間煉。我說︰“你趕快回家找你嬸子學煉法輪功吧,你緣份到了,該門了,師父不想落下你。”我給了她幾個護身符,也給她做了三退。她說︰“我算親眼見證了煉法輪功的都是好人,個個助人為樂,比雷鋒都好,現在像你們這樣的人太少了;我回去一定好好煉法輪功,可不當人了,當人太受罪了,來住院的前一天,我在地上爬了幾個小時都沒起來。”她握著我的手說︰謝謝。那一刻,她真象接通了電源,冥冥中喚醒了久遠的記憶。

C女士說︰我知道法輪功好,但不知道三退是咋回事。我說︰“××黨為了維護竊取的政權,通過一連串的運動害死了八千萬中國人,是真正的民族罪人;它戰天斗地,反人類,讓人不信神、背離神,致使整個社會道德敗壞、各種災禍頻發。現在天要滅它,不退出中共邪惡的黨團隊,就會成為它的陪葬品,退出它的邪惡組織,就會遠離災難。”我給她做了三退,又送給她護身符。她高興的說︰“謝謝你讓我知道這麼多,我回家也要告訴親朋好友煉法輪功,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讓他們知道法輪功是救人的,是防疫的靈丹妙藥。”

四十多歲的男士J,是一個具有黑社會背景、擁有幾千萬資產的個體老板。在做生意時與我兒子相識,兩人很投緣。我兒子在一個小區買了房子居住,他也在這里買了一套二手房,靠近我兒子居住。其實對他來說,買一套高檔別墅都是輕而易舉的事。兒媳嫌他有黑社會背景,還不太願意和他來往,可他對我家的事卻很熱心。

一天,我丈夫突然暈厥倒地,呼之不應,持續幾分鐘。緩解後,送去醫院做全面檢查,結果是頸左右兩側總動脈堵塞百分之九十五,需要做手術放支架。J長的五大三粗,身體健壯,此前出現過與我丈夫類似的病癥,放了支架,有經驗。因此這次丈夫從住院到出院,都是他幫忙。檢查時,我和兒子都抱不動丈夫,他卻能輕松的抱起來就走。我勸丈夫不要做手術,也不要放支架,趕快學法煉功,咱有師父管。這樣丈夫白天在醫院听師父講法,晚上回家學法煉功。第四天準備做手術,一檢查,醫生說︰好了,不用做手術了,真是奇跡。第六天丈夫就出院了,而且他把四十多年喝酒吸煙的陋習也戒掉了。

J親眼見證了這一過程,很後悔,覺得自己當時不該放支架,受罪又花錢,想找醫生理論,已經晚了。他知道是我煉法輪功,並堅持讓丈夫學法煉功,不放支架出現的奇跡,對我兒媳說︰“你婆婆煉的這個功一定很好,把書給我看看。”兒媳跟我說了,我也很高興,心想這社會上什麼身份的人都有,干什麼工作那只是他在人中扮演的一個角色,只要他不反對大法,認可大法,就有得救的希望。何況現在世上的人都曾經是師父的親人,都是要救度的生命呢?我把《轉法輪》包好,加上護身符,給他送了去。他高興極了,象得了天寶一樣。我說︰“你先好好看書,過後我再教你煉功。”他滿口答應,做了三退。

在講真相勸三退的過程中,我清楚的看到,那些明白真相、相信大法、走大法的有緣人,已經得到並正在繼續得到福報。

隨著正法洪勢的推,越來越多的世人開始覺醒,在疫情四起,到處封城堵區的現實中,他們更渴望免于被淘汰的命運。救人的機遇處處都有,留給我們的時間卻越來越少。在今後所剩不多的正法歲月里,我要精不怠,學好法、修好自己,傾盡全力救度有緣人,兌現誓約,完成使命,隨師尊返回自己真正的家園。

* * *

歡迎轉載,轉載請註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