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慶80歲陳鳳鳴退休金被扣、行蹤被監視

Print

【圓明網】重慶市綦江區原松藻煤電公司80歲的退休職工陳鳳鳴因堅修法輪大法被中共非法抓捕、關押迫害,退管科、家委會、公安科和派出所對他進行多次騷擾,至今礦里都暗地有人看管他的行蹤。

陳鳳鳴,男,一九九六年八月開始修煉法輪大法,按真、善、忍要求向善、做好人後,家庭和睦,鄰里友善,受人稱贊。同時在不知不覺中,折磨他多年的慢性肝炎、疝氣、慢性胃炎和關節疼痛都消失並痊愈了,身體消瘦無力變得強壯了。他認識到法輪功是利國利民,百利而無一害的上乘佛家修煉大法。

一九九九年七月,江澤民發動了一場對法輪功鋪天蓋地的迫害,當地派出所、礦公安科、礦“610辦公室”、礦退管科、家委會、地段段長等組織一班子人不準人們煉法輪功,不準集體學法,更不準黨員介入。當時陳鳳鳴是邪黨黨員,從此他被暗地監視,隨時被組織批評、教訓。陳鳳鳴提出申請退黨,並于二零零二年十月被批準。

二零零四年三月三十日,陳鳳鳴和同修一起去安穩派出所駐松藻煤礦警務值班室,因發現新頒布了才修改過的《憲法》、《刑法》,覺得《憲法》、《刑法》不為老百姓說話,反而還要迫害按真、善、忍做好人的人,于是,他們就找值班員問個究竟,討個說法。沒見到警察,他們反被松藻煤礦黨委書記叫來宣傳科工作人員,拿來攝像機攝了像。事後松藻煤礦和綦江縣公安局按攝像中的人物綁架了陳鳳鳴和雷志華、陳炎秀、何德容(已故)、杜禎容、孫敬芳、鄭雪堯七人。

當時陳鳳鳴是在松礦中心區球場被綁架的,他被直接帶到松藻派出所,接著押送到綦江看守所。在那里,陳鳳鳴被非法關押一個月,後又把陳鳳鳴送到重慶西山坪勞教所迫害。重慶市政府勞教委員會非法勞教陳鳳鳴一年。

在勞教期間,獄警安排宿舍的四個毒販包夾一名法輪功學員,陳鳳鳴的宿舍有兩個法輪功學員,由八個毒販監管,強迫兩名法輪功學員轉化寫“三書”,不轉化的只分一半的飯吃,不給水喝,用一個塑料小凳,面朝牆壁高姿背手坐著,一天坐三次,早七點~九點,午一點~三點,晚十點~十二點,要求頭要正,腰要直,若做不到就被腳踢,還不準洗澡。毒販們是輪換睡覺看管陳鳳鳴。解小便時還要求頭額要頂住牆壁,睡覺不能打鼾,若打鼾就用鞋底打或者手彈額頭。每個星期有兩次放誹謗大法、誹謗師父的錄像片,低頭不看就會被挨打。一切手段的目的就是強行要求放棄對法輪功的信仰。

一年後,陳鳳鳴由松藻煤礦保衛科、退管科、家委會,各派一人到西山坪勞教所接回家(釋放證由來接人員帶回交給了當地派出所)。

二零一八年六月,陳鳳鳴給同修送資料時被重慶市綦江區安穩鎮派出所綁架,當天安穩派出所還非法闖入他家中搶走電腦、打印機、一些大法資料和大法書籍。陳鳳鳴被非法關押在安穩派出所里,期間不準睡覺,一直囚在審訊室,第二天上午十點多被綁架到綦江看守所。過程中只給了他一餐飯吃。

後來,陳鳳鳴被非法判兩年徒刑,還被勒索2000元。他又被綁架到永川監獄。在永川監獄里獄警少于直接出面迫害,多數是安排兩個吸毒犯人做包夾,天天念一些攻擊誹謗大法和大法師父的話,要求寫所謂“五書”,不寫就不準睡覺或很少睡覺,並在購買物品上即使有錢也不讓買或很少準買,更不準打坐和煉功。

出獄後,陳鳳鳴發現在獄中的兩年退休金全被扣發了,兩年應增加的補貼費也沒有。中共邪惡之徒還要求陳鳳鳴電話24小時開機實行定位監控迫害,至今一些不知名的人和部門還時不時的打電話騷擾或找其家屬和子女。

* * *

歡迎轉載,轉載請註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