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應城市程想苟被綁架至洗腦班的過程

Print

【圓明網】近一個月來,應城市七旬法輪功學員程想苟多次被四里棚派出所和社區人員騷擾。二零二二年六月三十日,四里棚派出所趙姓所長及街道綜治辦主任雷曉濤等一伙人暴力劫持身材瘦小的程想苟到天鵝洗腦班。程想苟嚴厲指責這幫不法人員,絕食抗議,第二天回家。

二零二二年六月二十四日上午,四里棚派出所和鹽礦社區的人到程想苟家,要他到洗腦班去,程想苟嚴詞拒絕。

二零二二年六月二十七日上午,這近一個月來,應城市七旬法輪功學員程想苟多次被四里棚派出所和社區人員騷擾。二零二二年六月三十日,四里棚派出所趙姓所長及街道綜治辦主任雷曉濤等一伙人暴力劫持身材瘦小的程想苟到天鵝洗腦班。程想苟嚴厲指責這幫不法人員,絕食抗議,第二天回家。幫不法人員打電話給程想苟,說要來他家,將他帶到洗腦班去,程想苟又義正詞嚴地拒絕。

二零二二年六月三十日上午十點,應城市四里棚派出所趙姓所長、四里棚街道辦事處綜治辦主任雷曉濤、綜治辦副主任陳軍紅,帶著一幫人,開著一輛警車、一輛小轎車,再一次闖進程想苟家中。他們沒有出示個人身份證件以及國家工作人員登門執法確認書,將程想苟從他一樓的家中逼到他家外面的樓前,企圖綁架他。

程想苟嚴厲指責這幫不法人員︰你們無法無天,光天化日私闖民宅、非法剝奪公民人身自由,你們不配穿這身警服,不配國家工作人員稱號。

姓趙的大個子所長不由分說,帶頭下手,綁架程想苟,他用右手臂膀夾住程想苟的脖子,不讓程想苟呼吸和喊話。其他人一看所長下手了,也都跟著上來動手動腳了。

程想苟拼盡全力反抗,但終因寡不敵眾,還是被綁架到警車里去了,綁架過程有幾分鐘的時間。

這伙暴徒暴力綁架身材瘦小、七十多歲的程想苟,將他的脖子勒得紅腫,身上多處流血、腫脹、青紫。

整個綁架過程,被院子周圍四棟樓房的居民都看見了,他們見證了這幫所謂的國家工作人員,拿著納稅人的血汗錢,打著執行公務的幌子,光天化日之下,干著綁架善良百姓的土匪行徑。

程想苟被綁架到天鵝洗腦班,他體弱多病的妻子一人在家,生活無法自理。

應城市天鵝洗腦班里有兩個惡人,是湖北省隨州市的一對夫妻,男的叫梁守龍,約五十九歲,女的叫廖志偉,約五十七歲。他們助紂為虐,幫六一零干犯罪的“轉化”勾當。六一零給他們的黑心錢是每人每天二百元。據說,從二零零五年至今,他們一直在干“轉化”迫害法輪功學員的勾當。

二零二二年六月三十日,程想苟被綁架到洗腦班後,一直絕食絕水,抗議邪惡的迫害,不配合邪惡的“轉化”要求。

第二天下午,程想苟被釋放,回到他女兒家。

湖北省孝感市今年在應城市、孝昌縣、安陸市、雲夢縣、漢川縣等地大規模地辦邪惡的洗腦班,迫害了幾十位法輪功修煉人,有些縣市還按指標抓人。

這與孝感市今年新上任的孝感市委副書記、政法委書記隋春龍參與迫害是有很大關系的。孝感市政法委、六一零撥款給每個縣市辦洗腦班,每個縣市的洗腦班都是縣市的政法委書記在幕後指使縣市的六一零主任干的。而且每個縣市的六一零主任都是政法委書記或者副書記兼任的。

隋春龍,男,漢族,內蒙古赤峰人,一九七零年九月生,一九九四年六月開始工作,一九九六年七月加入中共邪黨。二零一八年七月,隋春龍任湖北省政府駐北京辦事處主任、黨組書記,現任湖北省孝感市委副書記、政法委書記。

中共江澤民集團迫害法輪功,顛倒了是非善惡,各級政法委、六一零、司法機關對法輪功學員不講法律,警察抓捕、入室搶劫、勒索錢財、關看守所、洗腦班,給廣大法輪功學員和家庭造成了重大傷害,而且也給國家和人民造成了巨大的災難。

法輪功學員堅持正信、講清真相,不僅是作為受害者討還公道,也是在匡扶社會正義,維護社會良知,也是應當受到憲法與法律保護的。在未來法制昌明之時,所有參與迫害法輪功學員的人都面臨未來正義法庭審判和終身追責。

* * *

歡迎轉載,轉載請註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