秘魯召開2022法輪大法修煉心得交流會

Print

【圓明網】二零二二年七月十日,秘魯法輪功學員在首都利馬市舉行了法輪大法修煉心得交流會,十六名學員上台發言,交流了在法輪大法修煉中,如何向內找,放下執著,救度眾生的修煉體會。

法會現場 發言學員

法會後的第二個周末,二零二二年七月十六日,在法輪功反迫害二十三周年之際,秘魯法輪功學員在首都利馬中共駐秘魯領館前舉行了集體煉功、講真相和燭光夜悼等活動。

修大法 內心變得非常平靜

朱莉婭‧康德納(Julia Conde?a)是一名小學老師,她在交流中談到,二零一七年通過朋友的介紹開始走入大法修煉,第一次听煉功音樂開始煉功時,她就感到一股能量通透全身。修煉前因為身體不好,她總是感到沮喪、焦慮、恐慌、緊張、疲憊和不安,常常抱怨,這不僅影響她的工作,也影響了她的家庭。

剛開始修煉時,她對法輪大法了解不多;但隨著讀大法書越來越多,她開始明白許多人生許多不解的問題,例如︰人為什麼要來這個世界?活著的目的是什麼?通過每天堅持不懈學法,她發現自己內心變得非常平靜,每天都生活在喜悅之中。所有的負面情緒已經離她而去,遇到問題每次都能向內找,言行之間更加自覺糾正自己。

作為一名小學教師,她有很多機會跟孩子們在一起,她開始跟學生說,什麼是法輪大法,“真、善、忍”是什麼,為什麼要提高道德觀念做一個好人,以及做好人的重要性。她還教孩子們學煉五套功法。

最後朱莉婭對著師父的法像雙手合十,感謝師父一路以來的保護,指引著她修煉的道路,鼓勵她繼續前行。

法輪大法救了她的命

卡爾拉‧尼基丁(Karla Nikitin)從十歲開始,因為家里出現的很多問題,開始變得非常叛逆。在許多場合,當她的父親打她或家人不理解她時,她都想離家出走。她在十五歲的時候,開始吸食大麻,並且以一種可怕的方式撒謊。當她十七歲的時候,偶然發現了其它類型毒品的存在,于是開始吸食,因為吸毒有一次她處于死亡的邊緣。

在一次旅行中偶然的機會認識了一個男子,也就是她現在的丈夫,告訴她所遇到的問題,向她介紹法輪大法,他還把《法輪功》這本書借給她,當她第一次讀這本書的時候,覺得非常的震撼,同時內心又感到異常的平靜;但她仍然無法放下對毒品的依戀。

之後她開始學《轉法輪》,當她讀到〈第七講〉,師父講到關于吸煙這部分法時,從那天起她的生活發生了變化,她戒掉了毒品;但那個惡魔不想離開她,她還是遇到了許多考驗,再次跌倒…… 但在每一次考驗中,她都從法中獲得啟迪,終于有一天她徹底戒毒,再也沒有服用過毒品。

四年來,卡爾拉和同修丈夫一起修煉,共同提高。過程中也在過心性關,每次跟她丈夫發生矛盾時,當時沒有守住心性;但是過後她都會看自己的內心,做錯了什麼,不等對方道歉就會先跟他道歉,並且一起交流,去掉執著。在每一次考驗中,她都非常努力地保持理性,保持寬容,盡量為他人著想。

卡爾拉從內心深處感恩師尊救了她的命,給了她新的人生。

學會遇事找自己

路易斯‧佛朗克(Luis Franco)兩年前開始真正修煉法輪大法,其實早在很多年前,他經朋友介紹就已經知道法輪功;但是由于強烈的人的觀念和執著,以及繁忙的工作讓他疲于奔命,浪費了寶貴的時間。直到二零一九年底,他覺得這種情況必須改變。于是他在明慧網把師父的講法錄音下載到手機上,每天在上班和下班的路上都會听。從那以後,法真正入了他的心,他開始精,開始讀更多的大法書。

在開始修煉後不久,和妻子在家里的矛盾就反復出現,妻子變得反復無常,每次他看書或煉功時,妻子都會生氣。而他的兒子,一個十七歲的少年也開始在他面前與母親發生爭執。通過學法他明白問題出在自己身上,他開始用更多仁慈的態度對待家人。每次出現沖突時,他都會微笑著問他們︰”我還能幫你做什麼?”他給兒子講解“神韻”弘揚的中華傳統文化,帶他們去看“真善忍美展”。一段時間後,家里的一切都變平靜了

在工作中,他的要求一直很高,總是喜歡把自己的想法強加于人,借口是公司會得到更多的利潤,他認識到這是內心深處對個人利益和名聲的執著。有一次他和同事發生矛盾,他意識到內心深處自私的想法,于是對自己說,必須做出真誠的道歉,才能徹底消除這個自私的執著。事後,他的同事感到非常驚訝,並接受了道歉。他感到內心平靜了下來。

罹患癌癥 修大法獲得新生

珀西‧拉諾斯(Percy Llanos)是從二零二零年開始修煉的新學員。二零一八年,他被診斷為三度癌癥,右腎被手術切除。八個月後癌癥擴散,醫生告訴他沒有任何辦法能挽救他的生命,只能靠昂貴的藥物減輕痛苦,而這種藥也需要保險公司批準。

就在他的人生走入最低谷的時候,一個偶然的機會通過朋友的介紹,他開始修煉法輪功。當他翻開《轉法輪》這本書時,內心感到一種從未有過的激動和喜悅。通過閱讀師父的講法,他開始明白修煉不是為了治病的道理,他下定決心,要做一個真正的修煉者。

這時,保險公司電話告知他幸運的獲得了那種昂貴的藥物,面對這一些,珀西內心開始激烈的斗爭,吃藥還是不吃藥,最後他決定“不”。面對他的決定家人都不理解,只有他的母親是唯一支持他的人,她流著淚說,做你心里想做的事。

就這樣珀西已經有將近一年沒有服用任何藥物,卻感覺很好,他沒有病了。現在他參加每天的集體學法和弘法的活動,他從內心感恩師父救了他,很慶幸自己是一個修煉的人,在修煉的路上會更加精。

* * *

歡迎轉載,轉載請註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