屢遭迫害 吉林白山市尹君女士又被枉判

Print

【圓明網】吉林省白山市法輪功學員尹君女士二零二零年六月十八日被綁架,非法關押在長春市第四看守所迫害。二零二一年五月二十四日、七月二十日,她兩次被長春市朝陽區法院非法庭審。近日獲悉,尹君被長春市朝陽區法院非法判刑兩年十個月,她已提出上訴。

尹君四十一歲,吉林省白山市撫松縣人。一九九七年年底,當時十七歲的尹君開始修煉法輪功,按照真、善、忍標準修煉自己,身心得到了前所未有的升華。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邪黨開始瘋狂迫害法輪功後,正讀高三的尹君面臨高考,被迫輟學。她曾多次被綁架、非法關押,兩次被非法勞教、一次被非法判刑。

以下是尹君女士被中共邪黨迫害的部份事實︰

一、高三面臨高考,被迫輟學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邪黨開始瘋狂迫害法輪功,當時正讀高三的尹君面臨高考,當地警察知道她修煉法輪功,就到學校找她。學校校長、“黨支部”、“團支部”、班主任全都找她訓話,以不給畢業證要挾她放棄修煉,同時要她在政治考卷上答題(當時政治題有誣蔑大法的考題)。尹君被迫輟學、不能參加高考。

二、進京和平請願,被非法關押

二零零零年十一月,尹君獨自一人來到北京郵寄了上訪信後,來到北京天安門講述法輪功真相,被警察綁架;在遭到謾罵、毒打後,被關在鐵籠子里。後來,她被劫持到北京郊區不知名的地方非法關押,在一個小屋里被十二個警察輪流看管,進行體罰(蹲馬步)不讓睡覺,讓她說出家庭住址。

酷刑示意圖︰關鐵籠子

兩天一夜後,警察看她還不說,就偽善地對她好。警察欺騙她說︰看你年紀小把你送回家。警察知道了住址後,把她劫持到北京市豐台區看守所繼續非法關押。在通知當地警察前來接人後,把她從豐台區看守所劫往白山駐北京辦事處。

在白山駐北京辦事處,尹君白天晚上被銬在桌子上。多天後,當地警察和尹君的父母來到北京接她。回到當地,尹君被直接關押到撫松縣看守所。當時東北天氣很冷,看守所沒有暖氣,睡覺的鋪位也沒有,尹君晚上只能站在地上,又冷又困又餓。看守所警察為了逼迫法輪功學員放棄修煉,就把法輪功學員推到外面雪地里凍。在沒有棉襖、棉鞋,當時下的雪很厚,滴水成冰的情況下,尹君等法輪功學員沒吃飯被凍了六個小時。過完年後,她才被放回家。

中共酷刑︰冷凍

因尹君在看守所未放棄信仰,回家後警察又用欺騙的方式說找她談話,說談完就回來。尹君被騙到洗腦班關押迫害,同時被騙去的還有其他法輪功學員。在洗腦班被關押期間,每天須交三十元“伙食費”,最後不交錢就不放人。在關押了十多天後,尹君被勒索了“伙食費”才回家。

三、在看守所被迫害致嚴重心髒病、勞教所拒收

二零零一年六月,一天晚上九點多,尹君在姥姥家被二十多個警察綁架,把大法書和不干膠全部搶走。由于驚嚇,尹君的姥姥和母親一夜都沒睡。

尹君被綁架後,警察張愛民和劉興財把她戴上背銬(把胳膊扭到後邊一上一下,抻銬在一起)折磨一個多小時。尹君被抻銬得滿身是汗,放下銬子時,胳膊已經完全動不了,之後骨節總是疼痛,扭動時有聲響。尹君問一位看守警察是怎麼回事,警察說是被扭的軟組織受傷了。尹君被秘密上報非法勞教,等她知道消息時要被劫往勞教所了。在被劫往長春勞教所那天,勞教所在檢查身體時,發現她有嚴重的心肌缺血,被勞教所拒收。

酷刑演示︰背銬

尹君在看守所被關押迫害期間,只能天天喝沒有幾根菜葉的湯,吃發霉的窩窩頭,晚上更不讓睡覺;多日迫害,身體出現了嚴重的不適。她被勞教所拒收後,看守所繼續關押她,說二十歲怎麼能有心髒病?後來又到幾家醫院檢查幾次,還是嚴重的心肌缺血,尹君這才被放回家。

四、在松江河林業局看守所遭受迫害

尹君在看守所被關押迫害了三個多月,回家後發現總被監控,被迫流離失所。

在松江河鎮,尹君做真相資料又被綁架,在松江河林業局看守所遭多種酷刑折磨。尹君訴述︰在提審階段,警察把我和椅子用繩子從身上綁到身下,綁的象個粽子似的,扇耳光,用毛巾抽臉,手上戴著手銬,很緊很緊,還用電棍電手銬,電的兩只胳膊刺痛。還有一次提審被一位有二百斤的男惡警打的暈了過去,後被兩個犯人抬到小號,抬的過程中扔在了室外的地上好久,當時她還有些意識,當時是三月份,很冷很冷,那兩個犯人把她象“蕩秋千”似的扔到了床上,身體和腦袋都很痛。開始沒有被褥的時候,坐在涼板床上凍的瑟瑟發抖,凍的睡不著覺。

尹君在一個人的小號里開始絕食,他們就開始給她強行灌食,幾個男警和犯人把她的頭、手、腳按住給她插鼻管,因為不會插食管插的尹君鼻子全是血,灌的是玉米面摻大量食鹽,灌食完吐出的都是綠水。胃里面脹痛,口渴無比,嘴唇上起了厚厚的干皮,絕食幾天的一次灌食後,尹君覺的眼前發黑,呼吸困難,心髒跳動的很慢很慢,最後睜不開眼楮,呼吸不動。

酷刑示意圖︰野蠻灌食

二零零二年,尹君被非法判勞教三年。

五、第一次在黑嘴子女子勞教所遭受迫害

尹君被非法判勞教三年,被劫持到長春黑嘴子女子勞教所繼續關押迫害。尹君堅持信仰,拒絕“轉化”,又被多種酷刑折磨。尹君訴述︰我被關押在二大隊勞動奴役,住在五樓,扛書頁子紙,很重,每天干十六個小時的活,從早五點到晚九點,中間沒有休息,吃飯只有五分鐘,吃不完就要挨餓,經常加班到晚上十二點,每天干活累的全身都疼,夏天加班干活忙時不讓洗澡,冬天也只能用剛接出的涼水洗澡,只給十五分鐘的時間,互相不準說話,都由刑事犯看管我們法輪功學員,去廁所是有時間的,不到時間不能去,晚上去廁所也得叫上“包夾”、和“整個互包小組”。

我剛到勞教所的時候,警察和包夾對我進行“幫教轉化”期間不能睡覺,白天依然干活,體罰、罰站、拳打腳踢、灌食、用高壓電警棍,有一次我寫思想匯報,寫證實大法的文字,署名“正法時期大法弟子”,我的身上被打得青一塊、紫一塊,腿被踢的走路一瘸一拐的,獄警在辦公室對我用高壓電警棍電擊我,電到的地方紅腫,嚴重的地方紫黑,劇痛無比,然後繼續逼迫勞動。

尹君說,我絕食抗議好幾次,每次都給我強行灌食,幾個人把我按在地上,有的人坐在我的身上,給我帶開口器把嘴撐大,灌入玉米面糊,如果不咽下去就捏住鼻子不讓呼吸,或者惡警使勁的踢我的腿,有時被嗆的又吐又咳嗽,腿腫的又粗又亮,一按一個坑,又麻又酸,脫不下褲子。我深深的知道那些被灌食迫害死的大法弟子都是怎麼被折磨死的,當時我一米七的個頭被迫害的不到一百斤,到醫務室檢查是心力衰竭,血壓極低,之後我被一天兩次量血壓,還迫害我吃藥,不吃就要電我。

不只是我,所有的大法弟子都遭受了太多非人的虐待,甚至有的迫害致死。兩年後我被迫害到天天發高燒,我不干活,獄警讓我坐最矮的小板凳,他們給我打退燒針也不好使,我依然發高燒,送到長春公安醫院檢查是嚴重的膽結石、膽囊炎之後被“保外”就醫。

六、在撫松縣看守所遭受迫害

尹君從勞教所回到家,繼續做真相資料,被撫松縣公安局警察綁架。那天她從居住的二樓跳下,在逃離過程中被警察綁架到公安局,警察打電話要求勞教所繼續關押她。勞教所以她“有病”拒收。

尹君被劫持到撫松縣看守所關押迫害,她以絕食的方式抵制迫害,手腳全部被用鐵鏈鎖上,綁在“死人床”上,從鼻孔插入管子灌食。灌食管子天天插著,貼在腦門上不能洗漱、不能去廁所、大小便和來例假都得別人給接。十多天被放下時,胳膊和腿都不好使了。

酷刑示意圖︰死人床

尹君被非法判刑三年,二零零四年五月被秘密劫往長春黑嘴子女子監獄迫害。

七、在黑嘴子女子監獄遭受迫害

尹君被劫持到黑嘴子女子監獄,身體十分虛弱,不符合入監標準。當地警察特意給獄醫送了禮,監獄才把她收下。尹君入獄後就被送到監獄醫院天天輸液,後來又被送到入監隊迫害了半年。

尹君身體剛恢復好,又被調到了所謂“教育”監區迫害。她被強迫看污蔑大法的錄像、晚上很晚才讓睡覺、長期坐小板凳。

二零零六年十一月,尹君等法輪功學員在傳看經文時,被發現後,監獄開始實施嚴酷的迫害。有的學員被弄到單獨房間,把人綁在床上“抻”,就是四肢固定,身體騰空不能接觸床板,所有的重力都在四肢上,其疼痛感撕心裂肺;還有的學員被面壁罰站、強迫坐小板凳。尹君被罰站後虛脫昏迷。

酷刑折磨示意圖︰“抻刑”(“五馬分尸”)

二零零七年,尹君出獄前,每天從早到晚被強制坐著“學習”、記錄,致使她全身浮腫,不能彎腰洗漱,不能彎腰去廁所,稍一彎腰就痛的不得了,最後連同腿的骨骼都十分疼痛。

八、第二次在黑嘴子女子勞教所遭受迫害

尹君從黑嘴子女子監獄出獄後,身體恢復很久才找到一份工作。二零一零年三月五日,長春市南關區公安分局南嶺派出所警察將長春錦江印刷廠法輪功學員尹君、張鳳琴、商曉東、姚美玲綁架,三月六日被關押到長春市第三看守所迫害。一個月後,尹君、張鳳琴被非法判勞教一年半,劫往黑嘴子女子勞教所迫害;商曉東被非法勞教一年,劫往長春市朝陽溝勞教所迫害。

在黑嘴子女子勞教所,張鳳琴因一直拒寫所謂的“五書”和思想匯報,勞教所二大隊大隊長劉蓮英以此為由,對所有在二大隊被關押人員進行嚴管。尹君因寫聲明否定前期在不理智下寫的五書,遭劉蓮英用電棍電擊。非法勞教期滿,尹君又被加期迫害了二十天。

九、控告迫害元凶,在白山市看守所被非法關押

二零一一年九月,尹君從黑嘴子女子勞教所回家後,當地警察經常上門騷擾。尹君被迫離開了家鄉,孤身一人在外打工、生活。三年多,她沒有回家,在所謂“敏感日”,當地警察還經常到她家騷擾。

二零一五年七月十八日,尹君應邀回家與同學相聚,七月二十一日準備坐十一點多的客車離開,十點多她回家取一些生活用品。兩個警察突然闖入,把她從樓上拖到樓下;又叫來防暴警察,兩次把她強制按跪在地上,膝蓋被磕破了皮。

尹君被綁架到公安局後,尹君的母親在公安局和警察交涉過程中,警察問尹君的母親︰你說法輪功好不好?尹君的母親說︰好啊。警察問︰哪兒好?尹君的母親說︰對身體好,我支持我女兒煉。結果,尹君的母親也遭非法關押。

尹君的父親在家等了整整一夜未見娘倆回家,心里焦急萬分。七月二十二日,警察找尹君的父親到公安局去簽字,這才知道尹君被非法拘留二十天,尹君的母親也被以“妨礙公務”非法拘留了十天。母女倆被非法關押在白山市看守所。當尹君的父親問警察為什麼綁架女兒時,警察回答︰是因為控告江澤民。

十、又被枉判兩年十個月

二零二零年六月十八日上午八點多,尹君剛要出門,被蹲坑守在門外的長春市公安局朝陽區分局紅旗街派出所警察綁架,家里的大法書籍、筆記本電腦、手機等私人物品被搶走。經家屬多方打听,才得知尹君被非法關押在長春市第四看守所。

尹君母親請了律師到看守所要求會見女兒,被告知疫情期間不能會見,想了解女兒的身體情況,也被推脫。之後,家人又到紅旗街派出所,也被阻攔在外。

二零二一年五月二十四日,長春市朝陽區法院在不通知家屬和律師、不接律師手續、不允許律師上庭辯護的情況下,非法對四名法輪功學員尹君、李桂玲、于春波和李鳳霞夫婦視頻開庭(主審法官︰王亞南)。

二零二一年七月二十日上午,尹君再次被長春市朝陽區法院非法開庭(主審法官︰刑事庭庭長陳曉靜)。

近日獲悉,尹君被長春市朝陽區法院非法判刑兩年十個月。尹君已提出上訴。

長春市朝陽區法院
地址︰吉林省長春市朝陽區衛星路7755號
郵編︰130012
院長劉春梅︰0431-88559227、17643109189
副院長陳鳳英︰17643109111、董艷︰17643109000、包曉勇︰17643109199、高源(兼執行局長)︰13251740603
庭長陳曉靜︰0431-88558278、13844197778、17643109068
庭長閆欣︰0431-88559341、17643109107、王貴甫︰0431-88559346、15904412675、張丹︰0431-88559303、趙若愚︰0431-88559210、18604450313
法官王亞南︰0431-88559354、曲棟︰0431-88559231、13596166414、17643109105、姜輝︰0431-88559354、0431-88559352

* * *

歡迎轉載,轉載請註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