喚回昔日的同修

Print

【圓明網】我以前似修非修,一九九九年前幾乎沒有去過煉功點,甚至《轉法輪》都沒有完整的看過兩遍。
迫害剛剛開始的時候,因為我沒有參加過集體活動,大多數同修一開始都把我忽略了,我自己也覺的早將法拋在了腦後。相當長的一段時間,我與同修沒有任何聯系。走在大街上,每每看到牆上電線桿上大法真相標語時,我都心頭一熱,說不出的親切與激動,看著那醒目的標語我熱淚盈眶。好多次我都撿起被人扔掉的真相小冊子,心疼的撢去上面的灰塵,輕輕放在自己的手包里。每當發現電線桿上的傳單換新了的時候,我都久久駐足一遍一遍的看著。我曾心底問過自己無數遍︰“你是大法弟子嗎?”內心深處那個我立馬說道︰“我是一個大法弟子,我必須要走出去,我也要和其他同修一樣。”那時的我因為學法少,還不知道證實法,只知道內心深處堅信法,堅信師尊。

慈悲偉大的師尊沒有放棄我。很快,同修們接二連三到家找我,邀我參加集體學法、煉功。每次同修來我內心都很激動,我也知道這是師尊的慈悲,我當時信心滿滿,一定要走出去,不能再這樣渾渾噩噩沉迷在常人社會了。但是過幾天就又開始痴迷其它事情了,忘記了學法,忘記了大法弟子的責任。正法路上,這麼多年來,難能可貴周圍的同修一直幫助我。我跌跌撞撞,走走停停,執著于情,執著于私。同修們鍥而不舍,耐心規勸,無私幫助,默默付出。

前幾天,我正在喝茶,听見敲門聲,我立馬反應︰“同修來了。”果然是同修又來邀我集體學法,期間同修說到,每次見到你都希望你能發表一下你自己的見解,可惜你很少說話。同修走後,我問自己︰“你相信大法嗎?”“信,堅信!”每次我都這麼問自己,每次我都如此回答。既然信,為什麼走不出來呢?深挖自己,因為有各種人心,要想去除人心,就必須多學法,發正念。現在我已重回大法,做證實法的事情。

感謝慈悲的師尊沒有放棄我,一次次點化盼我覺醒;感謝同修們沒有放棄我,一次次登門喚我回歸。

感謝之余還有一點感悟,我這樣的弟子師尊都沒有落下,我們有什麼權利放棄九九年前曾經學法、煉功的昔日同修們。九九年前,學法煉功的人數有多少?將近一億人啊。現在能走出來的又有多少?這之間的差額相信同修們心中都有筆賬。我們大陸人口有十四億,一億人是什麼概念,就是十四個人中就有一個大法弟子。一個單元十二戶,每戶四個人,一個單元就得有三名左右大法弟子。一個小村莊兩千人,就得有一百名左右大法弟子。我們用心看一看、數一數、算一算,假如現在正法結束,得有多少有緣人痛失這萬古機緣呀!

一同修曾說,她家人對她干擾很大。我說︰“你看,他以前一直學法煉功,你應該勸他回到大法。”同修立馬反駁︰“他不行,一有風吹草動,他就嚇的不行,他不算大法弟子,也做不了正法的事。”我回道︰“我也是這麼多年不學法,也曾經走不出來,你為什麼就三番五次幫助我,叫我呢?”“你不一樣,我知道你行。”同修不假思索脫口而出。

我為什麼能重回大法,除了師尊的慈悲外,離不開同修的幫助和正念的加持,同修們堅信我可以重回大法,可以做好。我能重回大法,可以從新做證實大法的事情。其他昔日的同修為什麼不可以?師尊都要定了,我們有什麼資格什麼權利放棄他們呢?都是師尊的弟子,我們一定要堅信同修能回歸,給同修加正念,而不是給同修定性,他修不了,你的一念可能會障礙住他。

我們好多同修當初是發過誓約一起助師正法,下世後互相喚醒對方,手拉手一起下來的,現在邪惡想讓他迷在常人中,要毀了他,我們怎麼忍心不伸手去拉一把。不要看表面他怎麼不悟,他明白的一面早就迫切的盼著你來喚醒他。

希望同修們都留意一下,多多幫助這些走不出來的同修們,讓他們盡早也走上助師正法之路!

* * *

歡迎轉載,轉載請註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