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色列國會議員等政要譴責中共迫害法輪功

Print

【圓明網】二零二二年七月二十日,以色列法輪功學員在中共駐特拉維夫大使館前集會,抗議中共對法輪功長達二十三年的迫害。以色列國會議員莫西‧拉茲(Mossi Raz)等多名政要發來信函或到場聲援,譴責中共對法輪功的迫害。

以色列法輪功學員在中共駐特拉維夫大使館前集會

以色列國會議員莫西‧拉茲(Mossi Raz)特地發來信函,支持法輪功學員反迫害。他在信中說,二十三年來,(中共)對你們的殘酷罪行一直在發生著。全世界都知道,並默許這些暴行繼續發生。這是人類已知的最嚴酷和最殘酷的罪行之一。

“我們要求中共停止活摘器官,停止對法輪功的迫害,釋放所有被關押的法輪功學員,允許言論自由、行動自由、修煉自由、思想和信仰自由。”

他說,感謝你們傳播真善忍。感謝你們不斷追求提升自己和社會進步。感謝你們繼續與難以想象的邪惡和壓迫作抗爭。也許,這是我們反迫害的最後一年。

以色列前國會議員、前政府部長納坦‧沙蘭斯基先生(Natan Sharansky)發來視頻演講。他在視頻中說︰“我們必須提醒自己,獨裁者之所以變得強大,是因為我們有恐懼。當我們揭露這些政權的真實本質,而不是害怕它們時,我們會變得更強大。”

以色列中國事務專家兼評論員諾姆‧奧爾巴赫(Noam Orbach)用希伯來語發言,然後他又用中文向使館工作人員發表講話。

他說︰“就在中共于一九九九年對法輪功修煉者開始迫害的幾個月後,我去了中國。我每天都目睹中共的污蔑宣傳,他們實際上是在煽動人們反對法輪功學員。一名法輪功修煉者走近我,遞給我一張小卡片,上面寫著什麼是法輪功。在以色列,法輪功是合法的,而在中國,法輪功學員要冒著極大的風險。回到以色列後,我開始研究亞洲和中國。”

他說︰“中共在以色列制造恐怖氣氛,讓人們對敏感問題沉默。很慚愧,我也受到了影響,想避免出來參加反迫害示威游行。今晚,我在中共大使館門前打破了自我審查,說出了我的心聲。”

以色列化學家、分子生物學家和專利編輯托馬斯‧古特曼(Thomas Guttmann)博士說︰“在過去的三十年里,中共利用了自由市場,但並沒有放棄其政治恐怖主義和邪惡運動。中共威脅到所有的鄰國,也想接管我們的國家、工廠和重要的戰略項目。中共被抓到在以色列政府辦公室安裝監听設備。中共威脅采訪台灣政要的以色列記者,中共與伊朗簽署了軍事和情報合作的巨額協議,中共可以輕而易舉地傷害九百萬以色列人的自由。中共是以色列主權和安全的最大威脅。”

巴伊蘭大學(Bar-Ilan University)的魏斯教授(Hillel Weiss)將中國的政權定義為“殺人不眨眼政權”,並表示應該抵制中共,直到中共停止謀殺、停止活摘器官。

魏斯教授是復興古代猶太教法庭機構“新公會”的一員。他在集會上的講話中提到,幾年前,新公會成員討論了中共迫害法輪功的話題,並采訪了來自世界各地的研究人員和受害者。裁決內容如下︰新公會在他們的最終決定中說︰“中共必須執行二零零七年春天頒布的中國法律,該法律將停止未經審判的殺戮和未經同意的器官摘取。”

巴伊蘭大學物理學博士拉比邁克爾‧阿夫拉哈姆(Rabbi Michael Avraham)說︰“人們普遍認為,一個國家存在的有效性源于它保護其公民的承諾。當一個國家不這樣做,甚至使用它的權力來傷害它的公民們,這樣的國家有什麼存在的正當性和有效性?我呼吁我們國家的代表停止與中共合作,表達我們的聲音,宣布我們不準備對此保持沉默。我們的總理一直在談論猶太人大屠殺,他必須對中國發生的針對人類的最殘酷罪行表示警惕。它屬于大屠殺的範疇,我希望每個珍視大屠殺記憶的人都(對中共的迫害)表達反對意見。”

“猶太之心”黨的領袖、反對向種族滅絕國家提供軍事援助的活動人士埃利‧約瑟夫(Elie Joseph)先生說︰“為什麼中共不接受法輪功的原則真、善、忍?中共為什麼鎮壓折磨他們,甚至殺人?因為這些美德把我們和我們的靈魂聯系在一起。但共產黨想要我們對自己變得陌生。沒有真、善、忍,我們會變得連自己都不認識自己,把人當作陌生人,變得殘忍。”

“自由人民”黨主席、人權活動人士亞當‧阿提亞斯(Adam Attias)說︰中共政權對世界上每一個民主國家來說都是一個明顯而直接的危險。對于那些支持主權的人,對于那些主張獨立和人權的人來說,這是一個明顯而直接的危險。

以色列法輪大法學會主席瓦迪姆‧別列斯特斯基先生(Vadim Berestetsky)說︰“在所有來自中國的報道中,最讓我震驚的是關于六十多歲、七十多歲和八十多歲老年婦女的消息。他們被警察折磨殺害。任何正常人都無法理解你怎麼能對一個年長的婦女動手。但在共產主義中國,折磨甚至殺死一名年長的婦女的警察從政權那里得到金錢和好處。”共產主義政權擁有世界上最大的軍隊、警察、巨大的經濟資源和宣傳產業,它們害怕信奉真、善、忍的人。”

“我遇到了從中國勞教所被釋放後來到西方的法輪功學員。我本以為會看到一些落魄、充滿憤怒的人,想著報復的人。但令我驚訝的是,我遇到的這些人他們善良,熱愛生活,充滿慈悲心,他們堅信真、善、忍。他們還幫助其他被關押的人,甚至幫助獄卒了解做一個好人的重要性。他們幫助獄卒從中共的謊言中清醒過來,遠離邪惡。”

他說,正是因為有這樣的人,中共對法輪功的迫害不僅是一個苦難和犧牲的悲慘故事。這是一個充滿希望的偉大故事,一個給我力量和靈感的故事。對我來說,這是一個關于“真、善、忍”真正力量的故事。中國被迫害的大法弟子選擇付出如此巨大的代價換取他們做一個好人、一個誠實的人、一個有同情心的人。或許迫害持續這麼久,是為了給我們每個人一個清醒的機會,在善惡之間做出選擇,清醒的認識到沉默的代價總是更沉重。

猶太學院“Ateret Yerushalayim”的負責人拉比什洛莫‧阿文納(Rabbi Shlomo Aviner)發表了視頻演講。他說︰“你們抗議(中共)對無辜的法輪功學員造成的嚴重傷害,你們有福了。一個國家需要政治基礎,經濟基礎,但最重要的是道德基礎。因此,我們必須抗議。如果有精神和道德的人點頭表示贊同地球上的任何不公正,我們的土地就會消失。”

心理學家奧茲‧古特曼博士(Dr. Oz Guterman)說︰“誰選擇對中共針對維吾爾人、法輪功修煉者或任何持有不同意見的人犯下的反人類罪行保持沉默,誰就會讓世界變得更加危險。如果人們對此無所作為,無視人類面臨的最大危險,就會像納粹黨上台時大多數人所做的那樣。”

前政府顧問邁克爾‧福阿(Michael Foa)表示︰“中共病毒(武漢肺炎)讓我們有機會看到,當我們允許一個殘暴的政權成為國際大家庭的一員時會產生什麼後果。漠視人類生命以及缺乏透明度,不僅傷害了中國公民,也迅速演變成威脅全世界的大瘟疫。中共政權必須被制止行惡,停止對中國公民的酷刑、壓迫和謀殺。”

拉比邁克爾‧夏基(Michael Sharkey)表示︰“(活摘器官)違反了人類基本準則。這些準則要求我們不要把人體當作器官來使用,不要讓人死于無法忍受的痛苦。每個誠實的人都應該知道如何在這些行為面前表達厭惡,而不應該袖手旁觀。”

撒馬利亞定居點的拉比阿茲里爾‧阿里爾(Rabbi Azriel Ariel)表示︰“八十年前,猶太人經歷了一場可怕的大屠殺,而世界卻保持沉默。不僅是那些不知道的人,或者那些知道但無權做任何事情的人保持沉默。那些有權可以做事的人也是沉默的,他們也無視這些可怕的行為。現在,可怕的事情發生在中國。我們是被大敵包圍的小國。我們沒有太多的能力。但我們絕不能保持沉默!!!”

拉比斯皮茨(Rabbi Spitz)表示︰“在許多國家中,在遠離聚光燈和公共信息的情況下發動著戰爭。這就是現在遙遠的中國每天都在發生的事情。在那里,法輪功修煉者和其他尋求自由的人在監獄里受盡折磨,被用作器官移植庫。”

我與站在世界各地中共大使館前的人一起,感謝那些站在中共大使館前的人︰“我與你們一起,在此呼吁釋放所有的良心犯。”

* * *

歡迎轉載,轉載請註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