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好自己 不明真相的家人轉變了

Print

【圓明網】一九八三年十二月,膠東半島下了一場三天三夜的大雪,溫度急劇下降到零下幾度,在我沒有心理準備的情況下,兒子凌晨一點多鐘出生在冰冷的鄉村醫院里。
第二天,我們就回到了僅在暑假時住過了十幾天的家。那時的家沒有頂棚,沒有任何取暖設備,棉被是一抓一個窟窿的破棉絮。時節的寒冷,環境的惡劣,孩子不大健康。而我七歲就得了嚴重的痔瘡的身體,這時病的更加嚴重,一下子身心跌入了低谷。不到孩子滿月,我就右肩腫痛、後背酸痛,晝夜難眠,整個人消瘦了十七斤。我公公說,人家坐起月子都很胖,咱怎麼就很瘦呢?我心里的委屈、身體的痛苦,無法言表。為了治病,我吃過了上萬元的中西藥,無數的偏方。最後的結論是,月科的病治不了。

一九九七年,我娘家三人先後修煉了法輪大法,在我臥床不能上班時,妹妹教我打坐學法,因那時她也上班,沒有多時間教我煉動功,可沒想到的是第三天我就能下地了,一周後我就又回到了單位上班。我本想再學學動功,沒想到江氏集團就開始了對大法的迫害。

丈夫在邪惡的控使下,發現了我學大法、煉功,就對我大打出手。他不在家時,我就抓緊時間,能看書就看書,能打坐就打坐,後來他不但不讓我到婆家及其婆家的親戚家走動,而且聯合我娘家及婆家所有不明真相的親戚對我圍攻、監視,讓家人對我保持距離,沒收我的工資,切斷我的日常花銷。他撕毀過大法書,詆毀過師尊,杜絕同修到我家,甚至對我的修煉大法的哥、妹,只要見到就驅趕。

家里的環境實在不行,我就到辦公室學法、煉功,後來又因為我在單位講真相、在校園牆外寫真相內容,丈夫發現後主動告發給領導和公安局。

面對舊勢力的迫害,我心力交瘁,對丈夫產生了強烈的怨恨心、仇恨心,甚至時常發正念讓他遭惡報,可是他的迫害也越來越升級,離婚不成就分居,不讓我搬到樓上住,我自己租房住了六年。

師尊說︰“有一些人有這種情況,家里人反對。那還是看你自己,反正是走入修煉就會有考驗。”[1]

通過靜心學法,與同修交流,我明白了,我是剛得法的學員肩負著個人修煉與證實法救眾生的雙重使命,修煉要還業債,要證實法,要救度眾生。但我沒做到呀。我得法時是瞞著他的,因為我考大學時他一次次不讓我考成,當我讀大學時,他又搞婚外戀,幾乎毀了我和這個家,覺的他人品太差不配得法。所以只要是他一走家,正在听法的我馬上關閉收錄機,他此時就神情大變,說︰你听的什麼,為什麼怕著我?我認識到,這是我的不善不慈悲,導致了邪惡的生命對我和丈夫及眾生的迫害,不但導致他身體每況愈下——糖尿病綜合癥,眼楮失明做多次手術,腿腳腫脹嚴重,行動不便。而且也導致家庭不和,給大法抹了黑。

為挽回給大法造成的損失,為救度丈夫和世人,我必須放下對丈夫的怨恨,當自己放下了對丈夫的仇恨心、爭斗心、看不起他的心,主動陪他醫治時,叫他誠心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他不吭聲了,以前他是大叫大嚷的叫我閉嘴,不然就趕我走。在家我當著他的面煉功也不干擾了,默默的看著。

為了挽救我娘家及婆家不明真相的親戚們,我想盡辦法接近他們幫助他們三退。首先在修好自己上下功夫,每天學法煉功,身體健康精神飽滿,體現出修煉人的風貌來,其次,在利益面前不爭,隨其自然。在單位,我盡心盡職干好自己的工作,年終的業務考核我創下了五連冠的佳績,但每次評優秀、晉職稱,我從不主動報名、不爭搶。

在家庭里,由于我母親兒子多,到最後把老住房給了小兒子結婚用,自己沒地方住,是我和妹妹出錢買了一棟舊房給二老住下。我母親九十三歲離世,在她生前的五年中,眼楮雙目失明,又是裹小腳的,她的吃喝拉撒幾乎全是我一個人照顧。我父親八十五歲去世,生前癱瘓在床,平時的洗澡翻身,特別是夏天,臭氣燻天,兒、孫、媳婦誰也不願意到他家看看,全是我和母親照顧。我的嫂子們逢人就說,我家她二姑可不賴,兩個老人多虧她照顧,使我們省了心。我的七個佷女說︰姑姑,你給我們樹立了榜樣,我們有你這樣的好姑姑而驕傲。我對她們說︰是大法給我們家族帶來的幸福,你們只有同化大法才是真正的自豪驕傲。她們都答應著說︰好啊,知道了。

我的小哥和三哥由于受邪黨宣傳欺騙,對我們很有偏見,多次配合村委、派出所騷擾過我們。他們十幾年中除了大年初一早晨外,再從不到我父母家,更談不上到我家了。父母去世後,他們私自套上鎖強佔我們買的房,其他親屬知道了忿忿不平,叫我把房子要回來,我沒動心。我想等他自己給我說明緣由。沒想到幾天後,我三嫂理直氣壯的向我要房產證,我問她︰為什麼要給你呢?她說父母去世了就應該給她。我什麼也沒說就給了她。

今年春天,我听說她姑娘得了甲狀腺癌,我主動跟他們聯系,一同去看望了,他們很是感動,見面後我再一次給他們講大法真相,三嫂當場表示學法煉功,一直與我保持“距離”的佷女也表示看書學法。接著我給他們放師尊的教功錄像,我三哥覺的很不好意思,連聲說︰對不起,大妹,我以前上當了,真不知這個功是真的、是這麼好。

我公婆生前盡管他們明真相做了三退,但是為了自保,還是助紂為虐,認可了我丈夫與有夫之婦的婚外情。歷年過年過節,盡管不讓我他們的家,我仍然按時拜訪,給他們添置衣物。二零一七年我公公去世,出殯那天,我婆婆對我說︰我誰都對得起,就對不起你呀!

目前,我娘家和婆家六十多人全部明白了真相,並做了三退,其中九人開始修煉大法,原來中途不煉的大嫂又走回到大法修煉中來了。

二十多年的修煉,憑著對大法對師尊的堅信,師尊保護我走出了爭斗心、怨恨心、妒嫉心、做事心、向外找的道道漩渦。在最後的時刻,我要努力做好三件事,跨越顯示心、求安逸心和親情的關卡,隨師把家還。

注︰
[1] 李洪志師父著作︰《休斯頓法會講法》

* * *

歡迎轉載,轉載請註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