遭十四年半牢獄迫害 吳廣成出獄不久離世

Print

【圓明網】昆明市法輪功學員吳廣成先生被非法判刑5年,在雲南省第一監獄遭受迫害,長期被嚴管。二零二二年四月六日他出獄時身體衰弱,于七月二十七日下午上衛生間時跌倒後不省人事,經120急救人員搶救無效,不幸含冤去世,終年63歲。

吳廣成

吳廣成,一九五九年十一月七日出生,原是河南省開封市房屋經營總公司負責人(書記),修大法後,經歷了人生脫胎換骨的轉變。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江澤民集團瘋狂迫害法輪功後,他因為堅持真、善、忍信仰,因為修煉法輪功,曾經兩次被非法勞教共3年,兩次被非法判刑共11年半,合計遭非法關押迫害14年半。

吳廣成二零一二年出獄後,為了避開國保警察騷擾,與妻兒移居到昆明。妻子王德平,也由于堅持修煉法輪功,在河南省開封市曾經因為兩次上訪被非法關押,兩次被非法勞教累計冤獄5年;移居昆明後,由于向世人講真相被綁架、抄家、關押、騷擾。兒子因為父母被關押,受驚嚇,喪失了父母之愛,導致精神失常,無法工作,一直患病在家。

一、修煉大法獲新生

吳廣成從部隊轉業到河南省開封市房屋經營總公司,曾經擔任邪黨書記。由于受中共數十年的黨文化毒害,中共體制腐敗,無官不貪,他也免不了隨波逐流,吃喝玩樂,收受賄賂,那時來家送禮之人也是絡繹不絕。

吳廣成在部隊服役期間就患上“乙型肝炎”,多年來,從部隊到地方他多次住院,到地方後又幾次出現病危。吳廣成受盡病痛的折磨,一年的醫療費要花去幾萬元,給家里帶來了沉重的經濟負擔。就是這樣,吳廣成的病情仍沒有得到根本好轉,反而越來越重。一九九五年吳廣成由于疾病的折磨已無法正常工作,到一九九七年他幾乎臥床不起。

妻子王德平一九九三年也患上了“雙腎結石”,多方求醫也沒能徹底治愈。

一九九七年九月,吳廣成和王德平夫婦開始修煉法輪功,僅僅幾個月吳廣成的病情就出現了明顯好轉,當時就連給吳廣成治病的專家都感到不可思議;王德平的“雙腎結石”也不治而愈。

修大法後,吳廣成按照真、善、忍的要求從做好人開始,做一個真正的好官,他嚴格要求自己,不再接受賄賂,同時杜絕單位的不正之風,以修煉人的標準,遇到矛盾向內找,做事情首先為別人考慮,被民眾稱為一個好官。

二、堅持修煉遭非人迫害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中共江澤民團伙開始迫害法輪功後,吳廣成一家人平靜安穩的生活被打亂了,吳廣成夫婦由于表示堅持修煉法輪功,在河南省開封市10多年間,屢遭派出所、居委會、單位頻繁騷擾,搞得家無寧日。吳廣成先後被非法行政拘留15天,被綁架勞教兩次累計3年,關押在開封市勞教所;被綁架、判刑6年半;吳廣成移居昆明後又被綁架判刑5年,吳廣成累計被關押將近15年,在勞教所和監獄吳廣成受盡非人的酷刑折磨。

1、因為上訪被關押期間遭“毆打”、坐“噴氣式”、洗“冷水澡”、門縫夾掉手(指)、腳(趾)甲……

二零零一年元旦吳廣成去北京上訪,在天安門廣場被公安警察綁架、毆打,後被非法關押在“北京市東城區看守所”(號稱東南亞最大,全國“設施”最全、“待遇”最好的看守所)。

在看守所期間,警察驅使羈押人員毆打吳廣成,強逼其洗“冷水澡”,坐“噴氣式”,將吳廣成的手(指)腳(趾)甲用鐵門縫夾掉;腳趾、手指被幾個人摁在地板上用腳跺爛,鼻梁及小腿迎面骨被用塑料鞋底砍得鮮血淋灕……號里羈押人員說︰“這都是警察讓搞的,你們來之前所長專門給號長開了會”。吳廣成被毆打後,臉上、手上、雙腿都是傷,腰被打得無法躺臥站起。

二零零一年一月九日吳廣成被劫持回開封後,北書店派出所所長孫學江又讓人用兩把手銬將吳的兩胳膊分開銬在鐵床上,第二天,吳廣成被送到看守所後,監號警察看到吳廣成滿身傷痕,怕承擔意外死亡責任,還讓吳廣成專門寫了一份“證明”,證明不是他的監號打的,是在北京被警察打的。關押一個月後,吳廣成被非法勞教兩年。

2、兩次勞教遭酷刑︰冬天“澆冷水”、夏天“裹棉被”、口中被“吐口痰”……

二零零一年一月至二零零三年一月,吳廣成在開封市勞教所被非法勞教期間,勞教所政委指使犯人排隊吐痰在吳廣成口中;冬天,指使犯人把吳廣成衣服扒光,用冷水澆;夏天,指使犯人用棉被裹在吳廣成身上,並用電風扇吹;勞教所警察還將吃剩的饅頭塊用腳踩後強逼吳廣成吞咽,還進行無端辱罵。吳廣成受盡非人的折磨。

二零零三年三月至二零零四年三月,吳廣成第二次被非法關押在開封市勞教所,在這一年中,吳廣成被勞教所警察張勇打耳光,致使吳廣成的右耳鼓膜被打穿孔。勞教所政委還指使警察讓吳廣成坐“約束椅”長達10小時以上。在吳廣成的解教日期接近時,開封市勞教所所長、政委、警察威脅說︰“如果還不‘轉化’,不寫保證書,就永遠不放你出去!”當時吳廣成正視中共打手們說︰“(我)就是不轉化!就是要修煉!”無奈之下,最後他們還是將吳廣成釋放。

3、被秘密非法判刑六年半

二零零五年七月九日午夜,吳廣成再次被野蠻綁架後,開封市公安局龍亭分局到吳廣成的單位威脅、恐嚇其單位領導,勒索錢財。幾天後,吳廣成被綁架到“洗腦班”,吳廣成曾絕食一天後走脫。在這期間,吳廣成流離失所,有家不能回,(開封市國安警察在其家附近蹲坑)。但是沒過幾天,吳廣成就被國安警察綁架至開封市看守所關押長達一年零三個月,在此期間,看守所不讓家屬探望見面,公安警察也不給任何說法。

二零零六年十月,吳廣成被法院秘密判刑六年半,關押在鄭州市密縣監獄。二零零八年,家屬去密縣監獄探望過吳廣成一次,見他十分消瘦了,之後密縣監獄就拒絕其家屬探望。

4、再次被枉判五年、含冤離世

二零一七年四月七日,吳廣成在向世人講真相、發真相資料時,被昆明棕樹營派出所警察劉建文綁架、非法抄家、關押構陷。十一月二十七日上午,昆明市西山區法院非法對吳廣成開庭,之後非法判他5年。

吳廣成被劫持到雲南省第一監獄。關押在五監區期間,吳廣成堅持對真、善、忍的信仰,拒絕干奴活,而長期被嚴管,身心受到極大傷害。二零二二年四月六日出獄時吳廣成被折磨的身體非常衰弱,一直沒有恢復,又出現身體不適病狀,最終于七月二十七日含冤去世。

* * *

歡迎轉載,轉載請註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