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兩遭勞教折磨 長春于桂珍又被誣判五年

Print

【圓明網】二零二二年六月份,被非法關押了八個月的長春市法輪功學員于桂珍女士被朝陽區法院冤判五年。

于桂珍因堅持修煉法輪大法、修心向善,在中共對法輪功的持續迫害中,曾分別于二零零零年和二零一二年兩次被長春市黑嘴子女子教養所關押,共計四年多,她遭到毒打、電刑、體罰,她的膽被惡人打壞,前胸、後背身體組織損傷。

于桂珍今年五十六歲,現居住在長春市。她丈夫早逝,那時她居住在吉林市,曾經開了個食雜店維持生活,每天辛辛苦苦掙錢,不但要自己維持生計,還要供兒子上學,母子兩人生活得十分艱苦。因多種疾病纏身,她曾經生命垂危。一九九五年五月十四日,經人介紹,于桂珍開始修煉大法。修煉一個月後,她身心受益,病癥全無。

被秘密構陷判刑五年

二零二一年十月十六日晚九點多,現居長春市的于桂珍,被綠園區西新派出所警察綁架。朱姓警察帶隊,在沒有任何搜查證明下,非法抄家,搶走大法書、電腦、打印機、台歷、身份證和手機等物品,強行把于桂珍帶走。于桂珍被非法關押在派出所一夜一天,二零二一年十月十七日,她被送往葦子溝非法拘留十五天。

二零二一年十一月一日,非法拘留到期後,于桂珍又被警察非法帶回派出所,關押一天一晚。

二零二一年十一月二日,于桂珍被非法關押到長春第四看守所202監室,主管警察李琳。于桂珍被非法關押期間,綠園區西新派出所警察非法阻止律師接見。

之後,于桂珍被綠園區檢察院非法批捕。公安、檢察院人員把從她家里搜出的四十多本書寫成一百多本,幾百張台歷寫成一千多張。

長春市綠園區、朝陽區公安、檢察院、法院暗箱操作,二零二二年六月份,于桂珍被朝陽區法院冤判五年。

被非法勞教兩次 膽被打壞、身體受損傷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法輪功被中共迫害以後,于桂珍三次進京上訪,告訴政府法輪大法是正法,其中一九九九年十二月三十日,被當地派出所押回。

二零零零年一月二十一日,于桂珍被吉林市不法人員強行送往長春黑嘴子女子勞教所,共被非法勞教三年。

長春黑嘴子女子勞教所是一座人間地獄,在那里,于桂珍受了無數的酷刑折磨和精神折磨。

惡警們把于桂珍的雙手綁上,吊在二層鋪上,腳不著地,整個身體像被抻斷了一樣,疼痛難忍。冬天,她們不讓于桂珍穿衣服,把她的胳膊、腿綁上,扔進冰冷的水房,一凍一宿。于桂珍還經受各種姿式的體罰折磨、超長時間的勞動,一天最少被強制干十七、十八個小時的活,惡警們還不滿足,時常強制她們干通宵。

二零零零年十月末的一天,惡警說是給法輪功的迫害升級了,讓于桂珍寫感想。于桂珍不配合邪惡因素,沒按她們的想法寫。大隊長張麗蘭用最大伏的電棍電擊于桂珍,于桂珍被電得渾身無力,大、小便失禁,幾乎失去知覺。之後,警察強同琴叫人把于桂珍弄回寢室,又一頓拳打腳踢,于桂珍被打得眼冒金星。

二零零二年,于桂珍和其他大法弟子還被強行隔離在一個小屋內,天天不讓睡覺,強迫看錄像,讀誣蔑大法的書,用強制洗腦、毒打、灌食等手段進行折磨。由于堅持信仰,于桂珍被惡警甦桂英用電棍電陰部,電得她尿了褲子,好幾個月不能正常生活。其他大法弟子,如劉素芹被打得渾身青一塊紫一塊,獄警在她身上噴水,然後用電棍電;張化雲被打得脊柱錯了位,每走一步都非常困難;王素花被電得精神失常。

中共酷刑示意圖︰多根電棍電擊

此次于桂珍在長春黑嘴子女子勞教所被非法勞教三年中,遭到殘酷迫害,毒打、電刑、體罰,造成膽被惡人打壞、前胸、後背身體組織損傷,到此後十多年中,膽也沒恢復健康。

二零一二年七月二日,于桂珍在長春和兩名法輪功學員被吉林省遼源市公安局國保惡警蹲坑時綁架,于桂珍被非法關押在長春市第三看守所。

于桂珍又被長春南關分局非法勞教一年,二零一二年八月二日,被送至長春黑嘴子女子勞教所一大隊迫害,受到電擊、強迫勞動等迫害,身心受到極大的傷害。

如今,年過半百的于桂珍因為信仰真善忍做好人,再被非法判刑五年。

法輪功是上乘的佛家修煉大法,他以宇宙最高特性真、善、忍為原則指導人修煉,輔以簡單優美的五套功法,可以使修煉人在極短的時間內達到身心淨化,道德回升。

中共江澤民集團迫害法輪功,顛倒了是非善惡,剝奪憲法賦予公民的信仰和言論自由,各級司法機關明目張膽的對法輪功學員不講法律,檢察院、法院捏造罪證、罪名構陷,迫害法輪功學員,給法輪功學員和他們的家庭造成了重大傷害。在未來法制昌明之時,所有參與迫害法輪功學員的人都面臨未來正義法庭審判和終身追責。

* * *

歡迎轉載,轉載請註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