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月份獲知八名法輪功學員在迫害中離世

Print

【圓明網】據明慧網報道統計,二零二二年七月份獲知有八名法輪功學員在迫害中離世。至此,今年一至七月份已經有一百名法輪功學員在中共的派出所、看守所、監獄及長期的騷擾迫害中離世,迫害致死最嚴重地區是遼寧省22人,黑龍江省14人,河北省9人,四川省8人,湖北省7人,湖南省7人,內蒙古5人。中共的迫害還在延續。

自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以來,中共迫害法輪功已經二十三年整,據明慧網不完全統計,23年來至少4828位已知姓名的法輪功學員被迫害致死。這只是冰山一角,被活摘器官致死的法輪功學員數字難以確認。

二零二二年七月份法輪功學員被迫害離世的部分案例︰

1、顛沛十九年 河北法輪功學員周樹全在迫害中離世

明慧網二零二二年七月二十一日河北報道,唐山市灤縣安各莊鎮(原樊各莊鄉)赤峰堡周樹全,因修煉法輪功曾被中共鄉政府人員、派出所警察劫持,遭扇耳光、揪頭發、殺繩、煙頭燙等酷刑折磨,被迫顛沛流離十九年,備嘗艱辛,于二零二一年十二月九日含冤離世,年僅55歲。

二零零二年底,周樹全為擺脫鄉政府及警察的監控和騷擾,與妻子離開了家鄉,過上了流離失所的生活,住在人家廢棄的簡易房里,象窯洞一樣,又黑又冷。到城里,沒錢、沒有投靠,干一些苦累的活,延長勞動時間,才賺一點點的錢。

生活上的重壓,極度的苦和累,對于農村出身的他來說不算什麼,最主要的是中共邪黨無處不在的監視,給人造成的精神恐懼。為了躲避迫害,他們經常搬家,居無定所。

二零一二年,唐山市公安局伙同灤縣公安局警察一行七人,闖入周樹全的租住房,綁架了他的妻子,導致周樹全年邁的母親在驚嚇中離世。

2、四川綿陽市法輪功學員孫仁智被迫害離世

綿陽市68歲的法輪功學員孫仁智,多次遭當地公安人員綁架毆打、非法抄家、關押洗腦、騷擾,遭非法勞教、判刑等迫害。二零二零年他出獄時皮包骨,于二零二二年六月二十五日含冤離世。就在他離世的前不久,社區治保主任與派出所警察還到他家騷擾。

孫仁智,原綿陽市新皂信用社主任,家住綿陽市涪城區新皂鎮,在中共迫害法輪功的二十三年中,他長期遭受迫害。二零零三年因散發真相資料,被綿陽市涪城區公安分局非法勞教一年半,在新華勞教所遭受迫害。二零一八年五月二十二日上午,綿陽市安州區法院非法宣判,誣判孫仁智有期徒刑三年,並勒索罰金(預搶劫)一萬元人民幣。

二零一八年八月九日,孫仁智被劫持到嘉州監獄繼續非法關押迫害。九月五日,監獄邵警察上班,在球場將孫仁智叫出隊列背監規,他不背,將他帶到沒有監控攝像頭的地方,坐下就噴辣椒水到孫仁智臉上,馬上整個面部發燙,眼淚、口水、鼻涕向外流。邵威脅說︰我有辦法收拾你。

二零一九年七月三日晚上,不準他睡覺,兩個犯人包夾坐在床邊拉被子,不準他眯一下眼楮,早上、晚上不準他上廁所。七月四日早上,孫仁智絕食反迫害,兩犯人包夾用拳頭打他背部,看他太瘦,就抓起他大腿肌肉用力捏和打。半個小時,兩條大腿被毒打的沒有知覺,兩犯人仍不停的捏打,那些在排隊吃藥的老犯人都不敢看。

犯人大組長康壓雷(音)叫包夾把孫仁智帶過去,他根本就站不起來,兩包夾把他拖到沒有監控攝像頭的死角處,犯人大組長叫他蹲下,他站都站不穩,更蹲不下,兩包夾用力把他按下蹲住,他蹲不穩,兩包夾就提著。康說今天是監區安排的、不是康安排的,只要孫仁智寫四書。孫仁智說法輪功是信仰、是修煉、是以真、善、忍標準做好人,憲法賦予公民信仰自由,包夾打人是違法犯罪。康起身用680毫升的杯子打開水,順手倒了一部份在他頭上,康問認不認罪,他沒有回答,康將杯里的開水全部倒在他的頸部,痛得他瞬間倒地上,兩包夾拉都拉不住。

孫仁智的頸部全部被燙起大泡,兩小時後頸部的水泡都爛完,頭皮不敢摸,頸部燒痛難忍,兩條腿不能動,坐下起不來,沒人拉不能走。晚上睡覺腿翻不動,頸不能沾枕頭。上廁所解大手就更難,怎麼也蹲不下,兩腿無力不得勁,只能用兩手反到背後撐在地上,整個身體向上才能解。解完起來也難,要試幾次才能把身體翻過來,前面朝地撐著慢慢起來,每天吃飯少吃些減少上廁所次數,包夾把信箱守著,孫仁智無法投控告信。

七月二十七日,孫仁智不勞動,犯人組長告了警察,把孫仁智帶到辦公室朝眼楮噴辣椒水,噴不著就帶走嚴管。中午給他打一點飯叫他吃秒飯,他說不加飯不吃,就給他加了飯。到嚴管區不到一小時,因他不吃秒飯,田副教導員又將他帶到辦公室噴辣椒水。二十八日、二十九日,田副教導員都把他帶到辦公室噴辣椒水,氣恨地說︰“看把你炖得耙還是炖不耙。”後來田副教導員休息就沒人管了。三天噴了他四次辣椒水,不準洗,他下巴皮膚都爛了。

四川嘉州監獄,由原四川省五馬坪勞改農場和樂山沙灣監獄合並,是迫害法輪功學員的黑窩,眾多的法輪功學員被獄警和獄警指使的犯人酷刑折磨。

孫仁智二零二零年出冤獄時,身體已經遭受到很大傷害,整個人瘦得皮包骨,全身沒力氣。但是繼續遭到當地派出所警察、社區人員多次騷擾,于二零二二年六月二十五日早上四點多鐘含冤離世。

3、四川彭州市李吉慧被迫害致死

四川省彭州市隆豐鎮法輪功學員李吉慧女士,于二零二二年一月二十日被成都市看守所(成都郫縣安靖看守所)迫害致死,終年61歲。

多年來,中共的監獄、勞教所、看守所等黑監獄,經常采用的一個邪惡手段就是,故意把法輪功學員迫害致最後一口氣,然後推給家屬,黑監獄就以此為借口不承擔對法輪功學員之死的責任。

成都市看守所就是這樣,在李吉慧生命危急時,故意推延她保外就醫;在李吉慧命懸一線時,又拒絕出錢讓她保外就醫;這是導致李吉慧被迫害致死的主要原因之一。然而,李吉慧遺體被火化時,成都看守所承擔了所有喪葬費用,不管此舉是主動還是被動,等于承認了看守所對李吉慧之死負有罪責。

李吉慧女士被迫害致死經過

李吉慧出生于一九六一年,家住四川省彭州市隆豐鎮九隴村六組。二零二一年三月一日,李吉慧在彭州市永定場鎮給民眾講法輪功真相,告訴世人在大瘟疫中自救的辦法。她將一份真相資料遞給一個便衣警察後,遂被丹景山派出所警察綁架。

之後,警察將李吉慧轉移到位于郫縣安靖鎮的成都市看守所關押,意圖對她實施司法迫害。李吉慧認為自己講法輪功真相是在救人,告訴世人災難中如何自救是做大好事,不應該被非法關押,因此她一直絕食反迫害。

二零二一年十月,李吉慧出現嚴重貧血癥狀,家人提出保外就醫,看守所拒絕。二零二二年一月上旬,看守所通知李吉慧的女兒說她母親病危,她女兒再次提出保外就醫,看守所再次拒絕。

二零二二年一月中旬,看守所通知李吉慧的女兒去辦理保外就醫。她女兒認為母親是在看守所被迫害成奄奄一息,自己也沒有錢讓母親住院,提出應該看守所出錢讓母親保外就醫,又遭看守所拒絕。幾天後的一月二十日,李吉慧在成都疾病防控醫院十醫院去世,時年六十一歲。

三天後的一月二十三日,李吉慧的遺體被火化。火化費、安葬費、骨灰盒及其車輛費用,全部由成都市看守所支付。火化時,丹景山派出所警察不知以何身份,隨同李吉慧的女兒、李吉慧的弟弟、妹妹參與火化儀式。

據明慧網資料,自中共迫害法輪功後,李吉慧多次遭迫害,曾被非法勞教,二零零九年三月十八日,李吉慧被彭州市法院非法判刑十年,被劫持到四川女子監獄迫害。她于二零一八年六月三日出獄。

4、哈爾濱市雙城區閆金霞被迫害含冤離世

哈爾濱市雙城區法輪功學員閆金霞二零二零年九月二十二日被綁架,後被非法判刑半年,在哈爾濱市第二看守所,因為不肯放棄信仰,她被強制長時間坐涼板,出現下體流血不止,于二零二二年一月十七日含冤離世,時年59歲。

閆金霞,生于一九六三年三月十二日,哈爾濱市雙城(原為縣後改市,現在為哈爾濱市一個區)農村人。大法自長春傳出,雙城眾多民眾走入大法修煉,一九九八年人數達萬,閆金霞是其中之一。未修煉前,她有鼻炎、胃潰瘍、低血壓、好感冒等,自從一九九六年初修煉大法後,所有的病都好了,無病一身輕。閆金霞勤勞樸實,和丈夫勤儉持家,育有一兒一女,兩人靠打工將兒女供上大學,培養成人。

自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迫害法輪功後,閆金霞屢遭迫害。在看守所遭被打耳光、用腳踹;在前進勞教所,警察、包夾隨時隨地對法輪功學員謾罵,拳腳相加。迫害形式包括電棍電擊、剝奪睡眠、長時間罰蹲罰站、冬天澆冷水、坐鐵椅子、坐小板凳、剝奪洗漱、限制上廁所等等。

二零二零年中共在全國範圍內,對法輪功修煉者進行所謂“清零”迫害,大量法輪功修煉者被騷擾、抓捕。九月二十二日,黑龍江省政法委指揮,據說副書記郝偉夫親自參與,按名單抓人,跨區抓捕。二十多位法輪功學員被綁架,當晚晚八點,閆金霞在打工的地方,再次被南崗區郵政派出所綁架,時任哈爾濱市南崗區公安分局局長為姜大勇;郵政派出所所長鮑立偉。

閆金霞先被非法關押在哈爾濱市第四看守所,看守所強迫法輪功修煉者背監規、寫三書,被閆金霞等人拒絕。後關入哈爾濱市第二看守所,因為不肯放棄信仰,她被強制長時間坐涼板,出現下體流血不止。看守所要求家屬交錢體檢,醫院診斷為子宮癌晚期。看守所加緊逼迫閆金霞寫“三書”,閆金霞拒絕後,流血止住。因在疫情期間,最後,閆金霞在看守所被非法視頻開庭、判刑六個月,在看守所待至刑期結束才回到家中。

回家一段時間後,又出現流血狀況,家人要求醫院檢查,醫院無法治愈。盡管家人悉心照料,閆金霞仍遺憾的于二零二二年一月十七日離世,時年59歲。

5、北京法輪功學員徐彥秋遭誣判 母親悲憤離世

明慧網二零二二年七月五日北京報道,北京房山區法輪功學員康淑玲老人,因女兒徐彥秋近年多次遭綁架、關押,並被非法判刑一年半,已是病重的她備受打擊,于二零二一年九月十六日悲憤離世。

康淑玲家住北京房山區城關街道顧冊村,一九九七年開始修煉法輪大法。自一九九九年法輪大法遭受迫害以來,她多次上訪為法輪功鳴冤,狀告江澤民迫害法輪功,曾經被中共人員劫持到房山戒毒所洗腦班迫害,二零零零年一月一日她被判非法勞教一年六個月。

二零一九年,她老伴去世後,她一直由大女兒徐彥秋照顧、陪護。由于徐彥秋二零二零年以來,兩次被綁架,並被非法判刑,加上城關派出所警察多次上門騷擾、監視居住,在她病重期間也從未間斷,至使康淑玲老人長期精神恐慌,心情憂慮、悲憤,于二零二一年九月十六日早七時許含冤離世。

據明慧網不完全統計,23年來至少4828 位已知姓名的法輪功學員被迫害致死。這只是冰山一角,被活摘器官致死的法輪功學員數字難以確認。

發生在中國長達23年的對億萬修心向善的法輪功學員的血腥迫害,是中國人民的大不幸,是人類歷史上的一個巨大恥辱!人類要想結束這段奇恥大辱,就必須解體中共,結束迫害,還人類應有的尊嚴!

注︰2022年法輪功學員遭迫害離世統計表 (22KB)
https://package.minghui.org/mh/2022/8/6/2022-1-7-death-statistics.xlsx

* * *

歡迎轉載,轉載請註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