幫同修與修好自己

Print

【圓明網】目前,正法程已近結束,法正人間在即。在二十多年的修煉中,師父一直在看護著我們,保護著我們。而同修之間互相的幫助、扶持,也在圓容著法,使我們更好的走正師父安排的正法修煉之路。
那麼,這個“幫同修”應該怎麼幫呢?

本地一個學員在一九九九年中共迫害大法後走入大法修煉的。剛得法時,身體多種疾病很快都好了。但畢竟學法時間短,所以對大法的認識更多還是停留在感恩戴德的狀態中。而跟她接觸的同修都是老大法弟子,在一起學法交流也沒有顧及她的理解與接受能力,經常“幫”這個學員“悟法”。而這個學員得法時間很短,還不能理解的那麼深,但是“不甘落後”,按照其他人告訴她的做法去做,結果造成家人的不理解,自己的身體也越來越不好。于是其他同修就更加努力的“幫”她,經常長時間交流,還出現了不同的意見。今天這個同修說應該這樣,明天那個同修說應該那樣。表面上都是在交流,最後都會說︰“這是我自己悟的,具體怎麼做你自己決定。”但這句話加的已經毫無意義了,因為整個過程都是大家在“循循善誘”的講解“自己證悟的法理”,哪還有她自己思考的余地。說白了,大家剝奪了這個學員自己修煉、自己思考的權利,使她根本就沒法修了,最後掉下去了。

而參與其中的同修每天想的是怎樣更好的“幫”她,還認為這就是在證實法、就是在不承認舊勢力,處于一種向外找、向外看的狀態,脫離了修煉人應有的狀態,普遍被干擾,學法困、迷糊。尤其全身心投入其中的同修,被干擾的很嚴重,自己修煉遇到很大魔難。

其實,真正的“幫”同修應該是同修之間在一起學法、發正念,互相鼓勵,堅定對大法的信念;在三件事上更好的配合,這些才是我們要做的,而且必須要做好的。這不但是最好的“幫”同修,也是在修自己,是在圓容師父所要的。

而對于法的理悟,不同的人有不同的認識,不同的層次有不同的理解,不同的狀態還有不同的體現,怎麼能強求一致呢?

其實,每個人自己當前的認識都是很有限的,甚至不一定是對的,那就更不能把自己的認識強加給別人。說白了,這樣做也是對別人的不尊重,是黨文化的體現。

還有的同修,看到其他同修的“問題”,很替別人著急,恨不得一下說明白,“幫同修”趕快改好。一旦同修不接受,自己就更著急,造成跟同修之間的矛盾、間隔,影響了整體證實法。其實,在修煉過程中,看到同修的“問題”,那首先要找自己,看自己是否有類似的問題。如果沒有,那就再看看自己是否有其它執著,是不是因為自己的執著所以才認為同修有問題的。常人都習慣性的認為自己對,別人不對;而修煉人就應該習慣性的認為自己不對,別人才對。

師父明確指出︰“修煉人 自找過 各種人心去的多 大關小關別想落 對的是他 錯的是我 爭什麼”[1]。

如果這樣找自己之後,確實感覺還是同修有問題,那就再找找自己是不是還有隱藏很深的執著。因為如果自己完全沒有問題,師父就不會讓你遇到同修的事;既然遇到了,就一定有要修的。

當然,把自己的執著都挖出來、找到了之後,可以善意的給同修指出他的不足,但千萬不要執著。其實,經過了深入的向內找之後,同修的“問題”往往突然就自然解決了,也不需要你去提醒什麼了。

而且,在某種成度上說,“找自己、修自己”才是最好的“幫”同修。

就有這樣一位同修,平時嚴格要求自己,總是處于一種“找自己、修自己”的狀態中,跟同修交流時,她總是真誠的找自己的問題,總能看到自己的不足。別人在她身邊會不自覺的被帶動,也會去想自己的問題。這樣就促成了整體向內實修的環境,大家都在“比學比修”[2],共同提高。

還有的同修,自己總是不自信,總是覺的別人修的好、悟的好,總覺的自己不會悟,總是想問問別人怎麼修。有的人甚至因此而招致邪悟者騷擾,不堪其苦。

師父說︰“當然作為我這個師父,我最佩服什麼樣的?其實那些神也這樣想︰一個人的思想很清晰,不是說他非常狡猾、小聰明,不是這個意思,他能夠有自己的正念,他有自己的思想,是自己的思想在思考,他不被外來意識所動,頭腦不是迷迷糊糊的,你說好他就說好,你說不好他也說不好,好象沒有自己。”[3]

其實,有法在,自己對照法,自己悟,別人告訴你的不一定能使你真正提高。不要怕摔跟頭,站在原地不動最安全,但那樣能圓滿嗎?其實,修煉就是成就自己的過程,要在剜心透骨的實修中摔摔打打、磕磕踫踫,跌倒了爬起來,再跌倒了爬起來,最後真正自己修出來。有師在,有法在,一定能行的。


注︰
[1]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三》〈誰是誰非〉
[2]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實修〉
[3]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六》〈亞太地區學員會議講法〉

* * *

歡迎轉載,轉載請註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