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兩口修大法 心里裝的是眾生

Print

【圓明網】老伴今年八十二歲,我今年八十歲,我們夫妻住在一個縣城,都修煉法輪大法。我們同是一九九七年喜得大法的。
修煉前,我身體非常虛弱,胃炎、十二指腸炎、血壓低、膽囊炎、有時暈倒在地,四肢無力,中西醫、偏方都治過,也沒治好。單位同事告訴我,他自從煉了法輪功後,眼底出血的毛病煉好了。就這樣,他領我到煉功點,早上到公園煉功,晚上學法,不到半個月,師父給我淨化了身體,我無病一身輕,什麼活都能干了。

丈夫看我吃了二十多年的藥沒治好的病,煉功十多天後,病就好了,親眼見證了師父的偉大。因此,丈夫也走入了大法修煉。我們把這麼好的功法告訴有緣人,不長時間,我們家就成立了煉功點,最多時煉功人數超過三十多人,他們都受益匪淺。

一九九九年七月,迫害剛開始,家里的煉功點也沒人來了,我和丈夫同修到附近的村莊去看看他們怎麼樣,到同修家還沒五分鐘,派出所的兩個警察就跟來了,問你們是不是煉法輪功的?我們說︰是。他們就把我們帶到派出所。我們每人被關一間屋,警察打我們,丈夫的眼被打出血了,他們用帶水泥的三合板把我的臉打變形了。在派出所,我們被關了一宿。第二天,商業局保安王局長和我們單位的人把我們拉回到單位的傳達室里,關了一個星期,罰款五千元,才放我們回家。盡管這樣,也沒改變我們堅修大法、堅信師父的信心,因為我們深知,師父沒有錯,師父是世界上最好的人。

為了救度被謊言毒害的百姓,特別是中共上演的“天安門自焚”偽案欺騙了很多人。我和老伴天天出去講真相,發資料。為的是能讓世人早日明白真相,在大災大難中,能躲過劫難。我們無論刮風下雨,還是冰天雪地,一路風風雨雨,自行車就報廢了兩輛,大小車禍共四次。

最嚴重的一次車禍發生在二零零六年七月份,我在騎自行車回家的路上,被一輛大三輪車撞飛,自行車報廢,穿的鞋撞飛到草叢里;按當地的說法,在這樣的情況下,人早就沒了。幾次車禍,在師父的保護下,我都安然無恙。

迫害剛開始,我就在牆上、電線桿上寫“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和“還師父清白”,掛條幅、貼不干膠等。有一天早上三點多鐘,我自己去貼不干膠,有三條大狗擋著我的去路,我非常害怕,不自覺的喊;“師父救我!”三條大狗立刻就跪下了。師父每時每刻都在我們身邊保護著我們。

有了大法真相資料後,我們就利用中午和晚上八、九點鐘發資料,打語音電話講真相。無論城里、農村集市都去發。在大集市發資料,很多賣菜的商販都認識我們,有的就直接要哪一期的資料,他們也都知道修煉法輪功的都是好人,買菜不挑不揀,也給世人留下了很好的印象。

近兩年,中共還搞了大面積的“清零”騷擾,由當地六一零帶著派出所的兩個人和商務局兩個人,共五個人到我家。我從大集回家,踫到有從我們家抄走大法書的、有拿師父的法像、有拿法輪圖的,我看到後,馬上奪下師父的法像,抱在懷里,說︰“有我在,就有師父法像在。”

他們問我,還煉不煉法輪功?我們說,煉。我說,我一身病,煉法輪功煉好了,是師父給了我第二次生命。在單位,誰都知道我是個病秧子,沒有人關心我,煉法輪功後煉好了,你們卻來阻擋我不讓我煉。他們搶走了我三本《轉法輪》。

第二天,派出所又來兩個人,叫我們寫檢查,和不煉功的簽字,我就給他們講真相,並告訴他們,我們煉法輪功的人都是按真、善、忍做好人的,電視上說的都是假的,你們不要听信謊言,昨天你們搶走我的三本書,你們也應該簽字和寫檢查。不多時間,他們可能明白了一些,就走了。

二零二零年七月十六日,我和丈夫中午到山區發真相資料,到後,我們就各發各的發了十本左右。那時我已七十八歲,我過一個小溝,沒站穩,就從三米左右高的溝壩上掉到下面一個空屋里。屋里有張床,我暈在床上,醒來後,看見有個包,里邊有真相資料,這才想起是我和丈夫來發真相資料的。這是什麼地方?我也不知道。

到院子里一看,到處都是草。我的腳腫了,只能爬行。我爬到南邊那里,沒有門。我又向另一個方向爬,看到草叢里一顆桃樹,上有三個桃,我把三個桃都吃了。我悟到,是師父叫我快逃出去。

爬到西面是兩扇舊式的木門,外面是鎖著的。那時,我一點力氣也沒有了,就求師父把門摘下來。我坐著向上抬門,兩扇門就錯開一條縫,我就爬了出來。

那時已是下午五點多鐘,爬也爬不動了。來了一對年輕夫婦,我求他們幫我送到城里,他們不送,男的打了110電話。一會兒,車就來了,問我們來干什麼?我說我到山區游玩,掉下來了,要求他們送我回家。他們說,等我們先吃點飯,再回來。

我身上還有沒發完的真相資料,身邊來了三個小孩,我就求他們把真相資料藏起來。他們說︰行。

一會兒,110的人來了,就要我的包,說把你包里的身份證拿出來看看。我說,沒拿身份證。他們看了看,什麼也沒有,才打了120救護車,把我送到城里中心醫院。老伴根本找不到我,沒辦法,他自己回家了。

到了醫院,大夫叫我拍片檢查,我告訴他們,我的腳骨頭沒壞,不用拍片。我也沒有錢,找車把我送回家,再給錢。我堅決不拍片子,他們沒辦法,只好打了110,送我回家,

回家後,胸部、腳、腿卻腫了。第二天吐血,在床上躺不下,坐不起來,大約一個月後,才能下床,沒上醫院。在修煉的這條路上,每次發生重大的事,相信師父就在我身邊,我是在危難中救人,是在做宇宙最正的事,我堅信師父,堅信大法,終于闖過來了。

再說說我老伴,在前年,感覺身體不好,一個多月不願吃飯,整天迷迷糊糊的樣子,很難受。看他那個樣,我都掉淚了,我說,你上醫院吧。老伴堅決不去,拖著疲憊的身子,去給師父敬香,師父看到了他這顆堅信師父的心,師父對他笑了。他的身體慢慢恢復好了。我們家又一次見證了大法的神奇。

現在,我和老伴除了在家學法、煉功、到學法小組學法外,每天都是開著小三輪車出去講真相,發真相資料,救度眾生,心里裝的是眾生,只要所有的生命都能得救,我們吃多少苦也感到很愉快,心情開朗。

總之,在師父的洪恩浩蕩下,今世能當師父的大法弟子,我感到很自豪,我們雖然八十多歲了,從沒感覺有這麼大的歲數,身體很好,心性也得到提高,遇事不和別人爭吵,天天生活的精力充沛。

請師父放心,我們一定听您的話,學好法,多救人,努力做好您交給的三件事。

* * *

歡迎轉載,轉載請註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