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南充市法輪功學員劉思清在迫害中離世

Print

【圓明網】四川南充市法輪功學員劉思清曾經兩次被非法勞教迫害。二零一零年三月她被綁架構陷,被非法判刑四年,在四川省簡陽市養馬河鎮女子監獄遭迫害致命危,二零一四年出冤獄時看不清物體,幾近失明。她于二零二二年五月四日含冤離世,年僅59歲。今年這大半年,中共邪黨人員還去她家騷擾三次。

劉思清一九六三年六月二日生,漢族,家住南充市高坪區白塔市場工商局宿舍樓。在修煉法輪功之前,她經常上夜班,容易感冒、頭暈,身體不適,好想有個健康的身體。一九九七年在上下班的路上,她看見有好多人在煉法輪功,就開始煉法輪功。煉了一段時間,身體非常舒服,再也不感冒了,頭暈病也好了,走路一身輕,每天都很愉快充實。法輪功教人向善,做一個好人,處處為別人考慮。劉思清在家孝順父母,體貼家人,在單位做個好職工,兢兢業業,任勞任怨,干好本職工作,曾被單位評為“五好家庭”。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惡首江澤民瘋狂發起對法輪功的迫害後,劉思清因堅守修煉法輪功,依法進京上訪,而被以莫須有的罪名非法勞教、非法判刑、非法關押洗腦班、被迫流離失所,被南充市北塔派出所、高坪派出所、安平派出所、國保大隊、高坪公安局、單位保衛科用暴力手段入侵住宅非法搜查、綁架,在南充市華鳳看守所、四川省資中楠木寺女子勞教所、簡陽女子監獄、嘉陵區拘留所遭受了不少酷刑折磨。

下面是劉思清女士二零一五年七月在對江澤民的刑事控告書中所陳述的迫害事實︰

在二零零零年四月二十八日,我和父親林克湘,同修某某去北京,就想說句法輪大法好,幾天後順利回家。北塔派出所伙同國保大隊姓田的等多人非法抓捕我與父親,在北塔派出所被非法審問後關到高坪派出所,並被抄家,然後在工廠大門口開我的批判會,叫廠干部、當地大隊邪黨書記甦××、保衛科的人揭批、轉化我,單位的邪黨書記馮體正說︰上級說的降兩級工資,記行政大過,調離原崗位,做清潔工。他們又逼我家人拿一萬元來“取保候審”我與父親,取保候審的收條後被他們騙回。

“取保候審”後,在單位里,他們叫我做清潔工打掃衛生,做最髒最苦的活,每月只有生活費150元,敏感日、節假日都被隔離,白天打掃清潔,晚上由單位保衛科綁架到鹽業公司賓館隔離,和縣招待所隔離,還被他們關到車間半個多月。他們還不讓我丈夫上班,叫他看守我,不給他發工資,挑起家人仇恨我。我只要煉功,丈夫就抓起我的頭發把我撞到牆上去,他把菜刀拍在我肩膀上說︰“我要把你殺了,就說你是煉法輪功煉的,是政府不允許煉,如果政府允許,我也要煉。”他把我的大法書毀了,晚上把我推到門外,把門關上,不許我回家,寒冬臘月我只得在門外凍了一夜,我第二天還要上班,我到了崩潰的邊緣,才提出離婚。其實,丈夫是個老實的書生,過後說國家不允許,指江澤民不允許,才這樣對我的,他害怕被迫害。他被單位領導、610、保衛科威脅後,把他的工作單位由局里調到鎮上工作。他單位的領導把我爸媽從我家里趕出來,不準在我家住,爸媽的房子當時在搬遷,父母無家可歸,到處流浪,他們當時帶著我弟弟的孩子(只有幾個月大的嬰兒),我弟弟在外地打工,只要父母住到哪個親戚家,白塔派出所、610的人就抄家,把親戚朋友都嚇壞了,誰也不敢接納他們,父母只得帶著幾個月大的小孫兒流離失所,受盡了蹂躪,欺負,身心俱傷。

二零零一年一月十八日,我下班後正在家里做飯,他們把我誘騙到高坪看守所迫害,在看守所里,被他們強行脫光衣服搜身,又把我和黃治平等人捆綁到縣招待所大壩場開宣判會,給我們掛上牌捆綁著在主要街道游街侮辱,他們把我和同修雙腳用粗鐵鏈,腳銬銬在一起,還強迫做奴工,選又臭又髒的豬毛。後被非法判勞教一年,在四川省資中楠木寺女子勞教所里受盡了非人的折磨,在里面同樣被強迫脫光衣服強行搜身,每天強迫背監規,做奴工。

示意圖︰中共監獄中的奴工迫害

二零零七年四月十八日,我去朋友家串門,連朋友的面都沒見著,就被北塔派出所、公安局、高坪區610的人無故綁架到華鳳看守所進行迫害,也是被他們強行脫光衣服搜身,冬天洗冷水澡,30多天後被送到嘉陵區拘留所,被非法判勞教一年零三個月。

二零一零年三月一日,在嘉陵區與同修杜秀雲一起發真相資料,被人舉報,被安平派出所的所長王某帶多個警察綁架到派出所,杜秀雲被惡警用拳頭狠打頭部、臉部、全身被他們亂打,多處出血。我也被全身打得青一塊,紫一塊的,眼楮被打得充血,被關在拘留所七天,安平派出所所長王某把我綁架到華鳳看守所迫害,後被嘉陵區人民法院判處有期徒刑四年,在簡陽女子監獄五中隊被迫害。

在這四年里,女獄警黃艷平罵我們是“壞人”,她叫喚著說,這里面只有警官和壞人,你們是壞人,規定每天匯報每走一步都大聲說,自己是壞人,每天背監規,強迫做奴工,洗腦,精神受到極大地摧殘,被迫害的精神恍惚、緊張、大汗淋灕、頭暈眼花、高血壓、糖尿病、心髒病,眼楮視力下降,走路都看不清楚,右眼幾乎失明,飯菜質量極差,還不準吃飽飯,每天都很餓,苦力折磨,身體消瘦……

我的父親林克湘也是法輪功學員,二零零零年四月二十八日與我們去北京上訪回來後,被綁架到高坪看守所受盡了非人的折磨,看到我兩次被勞教,精神受到很大的打擊,含冤去世。我的母親,身體不好,患有胃病、頭暈、腰痛、牙痛等多種疾病,煉功後身體都恢復了健康,在看到我和父親幾次被無故迫害,身心受到了極大的傷害,痛苦無法用語言來描述。

* * *

歡迎轉載,轉載請註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