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在正法修煉的基點去執著

Print

【圓明網】最近通過修煉發現自己和一些同修明明已經找到了執著心,而且也在發正念清除著,可是這些執著卻反復出現,好像總也去不掉根兒。就好比修剪的是枝葉,根沒有拔掉,枝葉剪掉了還會不停的長出來,就疲于奔命不停的修剪。通過自己的實修和師父的點化,我明白了這種情況是舊勢力的安排和迫害,這時就應該站在正法修煉的基點,徹底清除執著的根源和機制才能解決根本問題。

一,認清執著的根源

師父在《美國佛羅里達法會講法》中講到︰“正法這件事情,在上一個地球就已經安排好了,都已經試驗過一次了。那麼也就是說,這件事情經過這麼久遠的年代,都在系統的安排。那麼大家想一想,人類的社會,我們所能看到的這一切能是偶然存在的嗎?甚至于每個大法弟子的一舉一動、一言一行,你甚至于思考的一個問題都不是簡單的。將來你們看,都是安排的相當細密,不是我安排的,是這些舊的勢力安排的。”我悟到我們從高層空間下走的時候舊勢力給我們都做了詳細的安排,在我們身上也下了一套舊勢力的機制,包括我們的思想。而執著不就是從思想中來的嗎?所以我理解真我是沒有人心執著的,而是舊勢力給我們強加的。

二,以正法的基點清除執著

我悟到舊勢力看重個人修煉,它們只會盯住修煉人的被它強加的人心,如果修煉人被它干擾到了,就借機迫害。讓你反反復復處于過關中,而無法全力以赴的參與正法,從這一方面來說不就是干擾了正法了嗎?這也是有的修煉人把執著心當成自己的,沒有徹底認清它的來源,也就不會從心底堅決否定跟清除,而因此不能徹底清除的原因所在吧。

一般來說,當我們正在或者準備要做正法的事情而身體出現病業假相的時候,我們都能清晰的分清,知道是舊勢力的干擾和迫害從而毫不猶豫的鏟除它,從而破除了舊勢力的迫害。那麼對于這種反復出現去不掉的執著,卻不能有同樣的認識和做法來對待。其實不管是病業關還是心性關本質上都是一樣的,都是心性關。尤其有的時候當舊勢力強加的執著過來後,感覺到物質非常大,讓同修消沉,不想動,甚至不想發正念或去做講真相的事,這不就是另一種形式的干擾和迫害了嗎?那麼為什麼不和對待病業假相一樣而堅決的否定和清除呢?!所以說“認清”,非常關鍵,因為如果不能認清這種執著其實是舊勢力的安排和操縱,那麼在清除的時候就不會果斷堅決,就會影響效果。

其實以前發正念的時候也在意念中鏟除其背後舊勢力的機制和因素,可是那個時候並沒有深刻的認識透徹執著心和舊勢力機制的關聯以及舊勢力可以利用其迫害我們的險惡用心。所以,那時只是表面知道,而非真正悟到,雖然加了那一念也只是個形式而已。認識模糊的去發正念,就好像不能精準的鎖定目標,而如今當我真正悟到了執著心的根源,並清楚的看清這個法理之後,再發正念是真正的就針對其背後的舊勢力及其機制一並鏟除,銷毀。就好像炮彈一下子打到了敵方的指揮部,感覺邪惡立刻弱了下來。去執著的力度大大的增強了。

三,師父已賦予了正法弟子清除邪惡的能力

師父在《精要旨二》〈弟子的偉大〉中開示︰“大法弟子正法,歷史上從沒有過先例。”。師父在《北美巡回講法》中還說︰“我在一九九九年的“七‧二零”就把“七‧二零”以前的學員全部推到位了,推到了你們最高位置。”。師父在《道法》中也開示給我們︰“作為弟子,當魔難來時,真能達到坦然不動或能把心放到符合不同層次對你的不同要求,就足以過關了。再要是沒完沒了下去,如果不是心性或行為存在其它問題,一定是邪惡的魔在鑽你們放任了的空子。修煉的人畢竟不是常人,那麼本性的一面為什麼不正法呢?”。

我悟到師父已經賦予了我們正法的使命和能力,並且給我們推到了最高位置——神的位置,我理解我們神的一面已具備了正法的能力。我們從法中知道師父賦予了我們正法的能力,又賜予我們發正念的法寶,我們有著歷史上的修煉人從來沒有的榮耀和前所未有的超強能力,而當我們認識不到的時候,這種能力又如何發揮的出來。就好像在正邪大戰的時刻師父給了你一台超精準重型武器你卻不會用,還拿著一個步槍在戰斗,可想而知︰結果不是打不過,就有可能還被打敗,就無法發揮正法的威力。相反,如果我們能夠堅信已具備這樣的能力,就能充分運用佛法神通,發揮正念的威力,清除邪惡,救度眾生。

師父在《北美巡回講法》中說︰“如果你們修的不好,大家也看到了,表面身體的變化相對來講也小。也就是說你所代表的那個龐大的天體和你的身體是一樣的,是對映的。那麼可能就會有眾多的生命因為你修的不好,他們不能得度;就是因為你修的不好,他們不能夠變好;你有很多心不去,干擾著他們,反過來他們也干擾著你。”我悟到我們的身體對映著我們天體大穹的眾生。在我們的天體範圍內我們是應該負責正法的,把天體內沒有歸正的都給歸正,把不想歸正的給清理掉,也是在救度我們世界的眾生,從而達到新宇宙的標準。

以上為所在層次所悟,如有不在法上的地方請慈悲指正。


本文選自正見網

* * *

歡迎轉載,轉載請註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