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國︰學法修心助神韻

Print

【圓明網】尊敬的師父好!同修們好!

我是英國大法弟子,1995年有幸得法,2009年來到英國。我的太太曾說,我要是沒有學大法,我就是一個十惡不赦的人。因為我以前在國內是一個承包工程的項目經理。為了得到工程,除了送禮之外,有時還得陪客戶出去唱歌,洗澡,按摩。我那時也根本就不相信世上還有神存在,同時我也是一個邪黨黨員,一個地地道道的無神論者。我每天都是醉醺醺回家。太太她要是嘟囔幾句,我要不耐煩,抬手就打,見東西就砸,我們家的盤子和碗不知道換了多少茬了。

在我的家庭幾乎要散伙的情況下,95年7月一天晚上,我太太沒告訴我就出門了,由于不知道她去干什麼,我心里犯嘀咕。于是,她在前邊走,我就在後面偷偷的跟著,跟著跟著,最後就來到了一個地方,我看到大約有上百人在那里煉功,正趕上都在抱輪。我想這是什麼功,我也抱一下。剛模仿著抱上,這時我前額白光一閃,整個身體就像被白光照著,仿佛我就像懷抱一座山一樣,正在我入神的時候,有一個人踫了我一下,叫我把胳膊放下來。當時我真的很生氣,剛想發火,但一看身邊這麼些人,而且我太太還在那邊煉功,不知道我跟著來了,心想還是算了吧,就忍住沒有發火。後來我才知道,原來剛才是輔導員要告訴我該腹前抱輪了,這時我就在想︰這個功怎麼這麼厲害,剛抱輪就有白光閃出。我也看一看這本書,那時還沒有《轉法輪》這本書,我太太請了一本《法輪功》修訂本,我當時帶著好奇心看這本書,我就看進去了,後來請到了《轉法輪》。

看了之後我非常激動,法輪功這麼神奇,通過看書我知道了做人的道理,我也要學法輪功。通過一個階段學法煉功,我的一些不良習慣基本都去掉了,家庭也和睦了, 我們家還成立了學法點,周圍的同修 20多個人,每天晚上都來我家學法,從7點到9點。輔導站還讓我擔任煉功點的負責人。每天早晨4點多就就起床和我太太出去到練功點練功。1999年7‧20,邪黨開始瘋狂鎮壓法輪功,當地派出所,街道,還有單位,經常來我家騷擾,我被迫把我們的戶口轉到弟弟家,可是沒有到一個月,弟妹找到我說讓我把戶口轉走,警察天天來,街道辦事處也來,說你哥哥戶口不轉走,你家低保就不給了。因為弟弟是殘疾人,沒有辦法,我們把戶口又遷出來,因為沒有地方落戶口,從此以後我們開始走上了流離失所這條路。

當時孩子剛高中畢業,考重點大學不可以,想出國但因為煉法輪功不允許,最後沒有辦法把我女兒戶口轉走,借用別人為父母,申請來到英國留學。2008年我和太太是以伯父,伯母的身份來到英國,參加女兒的畢業典禮。之後太太因為修煉法輪功,遭到中共嚴酷迫害,申請政治庇護留在英國。我于2009年底家庭團聚來到英國。來到英國以後學法煉功,積極參加各項法輪功活動。

2018年英國佛學會開始組織網上平台學法,並為神韻找劇場發正念。我每天堅持到平台學法。2019年神韻演出結束後,這個學法小組就沒有人了,這時我就在想不能這麼就解散了,這時我就打電話找同修上來,有時就兩個人,那麼我們一直堅持著每天晚上學法為神韻發正念。一直到現在,為神韻發正念小組還在堅持著。每天都有同修上來學法發正念。後來由于中共病毒影響不能面對面集體學法,各國家都有每天在平台煉功學法。我和太太每天早上 3點50開始煉功發正念,5套功法一步到位,然後和同修每天早上學一講轉法輪,一直堅持到現在。經過一個階段學法煉功,自己的心性有了明顯的變化。

3年多來在平台上學法練功。這使我無論在心性方面還是在身體方面都有很大的提高。自己以前感到根本就不像 95年得法的大法弟子,按照師父要求,做簡直太差了。那麼多執著心沒有放下,感覺太慚愧了,對不起師父對不起大法,自己決心放下一切執著心,做一個真正的大法弟子,就這樣自己堅持著平台上學法,煉功。有一天讀《轉法輪》時,突然看見書中每個字, 包括標點符號都在轉動,當時我是非常激動,知道是師父在鼓勵我,我一定要堅持下去多學法,學好法。

2019年歐洲法會在英國召開,游行需要制作中文《轉法輪》,英文《轉法輪》以及法輪圖形模型。協調人找到了我問我能不能做出來,時間就剩3個星期了,還得給做外罩裝飾配套工程留有一段時間,要想做出來, 一定有困難,當時我都沒有猶豫,馬上說行,一定能做完。我和一個歲數大的老同修一起每天堅持學法煉功,起早貪黑的干活都沒有感覺很累,終于在有限時間內完成。做外罩同修也來到同修家和我們一起開始制作外罩,離游行時間很接近了,我們和往常一樣每天早上起來學法煉功,施工中出現出現問題馬上就解決,每天干到很晚甚至于干到半夜,雖然很辛苦,但是都沒有感覺很累,我們每個同修都知道是師父加持我們。終于在游行當天早上4點完成了。

2021年8月英國舉辦法會。法會結束後就開始推廣神韻,迎接2022年神韻演出。首先開始是派送傳單協調人問我可不可以留在倫敦神韻推廣基地一段時間。我們家住在其他城市,開車來也得3個半小時。當時我女兒已經是3個孩子的媽媽,小的才一歲,在生她的時候出現醫療失誤,至今還在恢復中。我和太太承擔一切家務,因為我長期做飯,之然而然做飯我就全包下來了。同修都知道我這個人情比較重,通過平台上的學法,我知道我是一個大法弟子,不能因為這些小事我就不出來了。所以我就留下來了,人多的時候我就留在推廣基地做飯,同修們辛苦一天回來,看見這可口的飯菜很開心,一天的疲憊也不翼而飛。人少的時候我就跟著出去在選定住宅區發傳單。直到家里有急事。才回去看一看,有時兩個星期回家一次。在集體的環境中我們都能每天學法煉功,個個同修都在提高。現在我的女兒也開始學法了,病情有了極大的好轉,這是慈悲的師父救了她。

下面是我進入神韻後台廚房的一些心得體會︰

我是2010年開始進入廚房,當時只能做一些洗碗等一些打雜工作,以前自己在家里也不做飯,都是太太做。這時我想,自己是個東北人,連個東北菜都炒不了,有些說不過去。這時我下決心在網上開始學習炒東北菜,以及拌涼菜,通過勤學苦練,自己的廚藝有了很大的提高,我們家每天,甚至每頓都有我做的東北菜,女兒說我們家不用去飯店吃飯了,家里天天都有。

2017年和2018期間由于廚房規定,需要2005年以前出國的進廚房,我是2009年來的,不符合規定就被拿下來了,當時心情特別不開心。做了這麼多年,任勞任怨的做廚房都沒有事。你們就這樣不用了,當時真的想不通,一些負面的因素全都反應出來了。通過學法和同修們的交流後才認識到,我還有許多常人心沒有去,比如妒忌心,顯示心等各種執著心都有。我逐漸意識到︰不用我,是因為我還有這麼的執著心。我堅信只要多學法,放棄各種執著,一定能夠順其自然回到廚房。在這兩年間我還是堅持在網上學習做東北菜以及涼菜。

2019年負責神韻廚房協調人找到我讓我回到廚房,我暗下決心一定要和同修配合好一起做好後廚工作。神韻結束後,廚房得到神韻演員的好評。之後由于中共病毒的干擾,神韻將近2年沒有來英國。2021年英國佛學會宣布2022年神韻來英國,我的心情和同修一樣非常激動。由于平時我堅持在網上學習做東北菜,並且在同修的嚴格要求下使我的廚藝有了明顯的提高,2022年1月神韻來到了英國,我們每個人就是一個信念讓神韻演員吃好。

我們每天3點50起來煉功,天還沒有亮我們就來到廚房,每天晚上我們堅持學法,我們做出來菜使神韻演員吃的非常可口,在師父加持下我們沒有感覺累,演出期間師父來了,我見到了師父,我雙手合十說師父好,師父說︰“你們辛苦了”。我說不辛苦,看見師父是那麼慈祥的笑容,我的心情很激動,眼淚在眼圈含著,我告訴同修說我看見師父了,師父說我們很辛苦,同修們個個都很激動。一個星期後,師父從國外回來,我又看見了師父。我雙手合十說師父好,師父說︰“你們真用心”。我想︰我們做的師父全知道;一個多月的廚房工作,我們每個人都是在用心做好每一道菜。演出結束後,神韻演員給予英國的廚房很高的評價。

神韻演出在英國結束以後,英國負責神韻廚房的協調人又問我們,誰有時間到意大利給神韻演員做飯,時間大約6個星期,希望大家回家考慮一下。時間是5月23號去,7月1號回來。我是第一個報名準備全程到意大利做飯,由于各種原因以及干擾,我只去了15天。在這15天,我們幾乎都是早上3點半起床開始煉功,發完正念協調人接我們去廚房,晚上我們學法把白天出現的問題拿出來交流,大家共同在法上提高,把一切問題當天晚上就解決了。最後同修達成一致︰在任何情況下只要神韻演員吃好,就是我們來的目的。在這期間我們大廚調整菜單,盡量做出許多神韻演員愛吃的菜。雖然休息時間很短,但是人人都不覺得累,我們知道是師父在加持我們。我們英國的團隊在克服很多困難的情況下,終于完成這次餐飲服務。神韻演員給了我們英國餐飲團隊很高的評價。

回想自己得法修煉的過程,我覺得堅持學法是自己不斷提高的關鍵。在學法中,對師父的法的理解會不斷加深,也會逐漸更加意識到自己的情和各種執著心,並不斷去掉它們。因為有了學法的基礎,在參與神韻推廣和廚房服務時,才能保持著良好的狀態,用心為神韻演員提供最好的服務,為神韻的演出成功和救人演出獻上一份自己的綿薄之力。最後我願用師父《洪吟》中“真修”一詩與同修們共勉︰

真修

心存真善忍
法輪大法成
時時修心性
圓滿妙無窮

謝謝師父!謝謝同修!


(2022年華沙歐洲法會發言稿)

* * *

歡迎轉載,轉載請註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