遭11年冤獄迫害 湖南傅建平被劫持到洗腦班

Print

【圓明網】湖南臨澧縣59歲的法輪功學員傅建平二零零五年、二零一三年兩次被非法判刑入冤獄共11年。二零二二年九月八日,傅建平被綁架到常德洗腦班非法關押。

傅建平二零二一年十月一日給居委會、政法委郵寄《刑事申訴狀》。幾天後,居委會主任打電話給他,說收到了他的申訴狀,有政法委領導要到他家來看看。傅建平當時就拒絕︰“不要到家里來,這樣影響不好,我可以到居委會去。”十月二十五日,傅建平應約來到護城居委會,看到了縣政法委610頭目萬東明,開言直問︰“是為我寄申訴狀的事嗎?”萬東明否定說︰“不是,是明天省市有領導要來我縣,你就當面說句‘我沒煉了就行’。”傅建平當時回答︰“這個事我做不來。”

傅建平一九六三年十二月十五日出生,臨澧縣工商銀行買斷職工,在一九九六年煉法輪功前,他長期患有慢性肝炎,身體狀況極差。經常是不思飲食,頭暈好睡、腹部脹、腰酸腿軟、還有怕冷怕風、全身疲軟無力,後來發展到嚴重失眠。大小醫院多次住院,常年吃中西藥不見好轉。出現這樣的情形,是他幾十年的肝病所造成。在他6歲、9歲時,兩次一個人在長沙163醫院小兒科住院治療。12歲那年,慢性肝炎又一次復發住進了臨澧縣中醫院。高中畢業後,報名體檢去當兵,體檢時身體各項指標基本正常。醫生說我只是肝髒稍許大了一點,也沒說不行。在湖北炮兵連服了兩年兵役之後,他常常感到身體乏力提前一年退役。

復員回家後,傅建平被分配在臨澧縣工商銀行工作。剛上班時,身體就感到疲倦,打不起精神。但自己一直悄悄帶病堅持上班。一年多後身體不僅疲憊無力,還特別的嗜睡,難以正常上班。他母親知情後,便帶著他上醫院找到專治肝病的名醫拿脈診斷,吃了幾個月的中藥和中藥丸子身體有了一些好轉,但不到一年肝病又再次復發。

那時傅建平20多歲,正是朝氣蓬勃的年齡,可卻未老先衰,體質越來越差。冬天,同齡人只需穿毛衣,而他卻穿著軍棉衣還套上軍大衣才能抗寒。一九八五年大年過後,身體出現了不思飲食,肚子整天都是脹鼓鼓的,那種腹脹的痛苦苦不堪言。還有坐著、站著時間稍微長一點,腰就酸脹軟弱無力,只有躺著才稍微好一點。病痛的折磨,不僅使他失去了健康,導致不能正常的工作與生活,心愛的女朋友也不得不與他分手了。

在接下來的日子里,除了四處求醫治療之外,就是在家病休。中藥不知吃了多少,堆起來都成了一座小山。因藥吃的太多又看不到身體好轉,對藥物治療失去了信心。

一九九六年五月,就在他承受病痛折磨生不如死的時刻,傅建平有幸遇到了法輪大法,明白了人為什麼會有苦有難,走上了一條佛法修煉、返本歸真的路,身體一天比一天輕松,厭食、腹脹、腰痛、失眠等癥狀也隨之不治自愈。一九九九年八月,他重返工作崗位。

法輪功在殘酷打壓的20多年里,傅建平被兩次冤判入獄11年,一次勞教一年半,還在縣拘留所被非法超期關押1年半;被縣工商銀行強迫買斷失去工作十多年。妻子朱桂英也多次遭非法拘留與洗腦迫害。在這期間,因不放棄對“真善忍”的信仰,曾遭受非人的酷刑折磨。關于傅建平遭受的迫害,請見明慧網文章《兩次冤判 陷獄十一年 湖南傅建平提出申訴》等。

在此次被綁架到洗腦班之前曾于二零二一年十月十五日依法提交刑事申訴狀,依法要求對二次案件重新審判;撤銷常德市中級法院二零零五年常刑一終字第29號、二零一三年常刑二終字第50號二次刑事裁定書,改判無罪。

每個人都希望我們這個社會人與人之間能夠多一些真誠、善良、忍讓,少一些虛偽、邪惡、暴力。任何一個理智健全的人,在他的心底都有一種對真善忍的追求和渴望,這是發自于人的生存本能的一種良好願望。用法律手段打壓人們對“真善忍”的信仰,就是在毀滅人們心底的這種良好願望,這是對人性的野蠻摧殘。用法律手段打壓這些努力按照真善忍的標準修心向善做好人的法輪功學員,違背天理,違背人的道德良知,也違反中國現行法律,是嚴重的違法犯罪行為。

附參與迫害的公職人員︰
臨澧縣政法委書記︰13875196535
臨澧縣政法委副書記︰15386196716
臨澧縣城關鎮戴主任︰13975602173


—— 文章內容轉載自明慧網

* * *

歡迎轉載,轉載請註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