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七‧二零”大慶公安綁架百余名法輪功學員

Print

【圓明網】二零二二年七月十二日,大慶市各地公安按名單,沒有出示任何合法手續,直接上門綁架百余名法輪功學員,並非法抄家。目前,仍被非法關押在大慶第二看守所的法輪功學員有杜純香、張林鷹、馮雲娟、馮連霞、蔡秀英、唐增葉、程巧雲、陳淑華等。

據警察說,這是全省統一下的綁架名單,九個月前,就已跟蹤、錄像,一周前,就已對各家布控,七月十二日統一行動。只要翻抄到與法輪功相關物品、資料,即誣陷為“證據”,以此對法輪功學員非法拘留及進一步構陷。

過程中,警察在綁架法輪功學員時,不說自己的真實姓名、不說真實的工作單位、聯系方式等信息。有的警察自我調侃︰這是國家機密,怕給上網泄密(實則怕曝光)!

下面是二零二二年七月十二日,大慶各地公安分局全部出動綁架了百余名法輪功學員的部份事實。

一、 大慶市公安局高新技術開發區分局綁架了二十多名法輪功學員

大慶市公安局高新技術開發區分局綁架了二十多名法輪功學員,其中包括多名七、八十多歲的老人。

1、大慶登峰家園法輪功學員王鳳珍等十余法輪功學員被綁架

七月十二日早上五點半左右,有人敲王鳳珍家的門,是個女孩的聲音,說是防疫站的,開門後闖進來的卻是一群警察。他們進門後就開始翻東西,搶走了師父的法像、還有《轉法輪》等十幾本大法書。並將王鳳珍綁架到高新技術開發區公安分局。

王姓警察讓王鳳珍在拘留證上簽字,她不簽。讓王鳳珍的女兒代簽,她女兒簽了,中午,王鳳珍回家。

同時,大慶井下登峰家園的十名法輪功學員也被綁架,大法書籍等個人物品被警察劫走。一名沒在家的法輪功學員也被抄家;還有一名法輪功學員家中沒人,抄家未遂。被綁架的法輪功學員當天都已回家。

2、七十五、六歲法輪功學員楊桂蘭被綁架

法輪功學員楊桂蘭,現年七十五、六歲,大慶電泵公司退休職工,家住大慶市東風新村百湖小區。七月十二日早晨五點半,高新技術開發區公安分局警察蔣亮亮等三男一女來敲門,進入法輪功學員楊桂蘭家中把她綁架,並把楊桂蘭劫持到高新技術開發區公安分局。

當天下午四點半,楊桂蘭零口供正念回家。

3、八十六、七歲高齡的法輪功學員劉珍蘭險遭綁架

法輪功學員劉珍蘭住在大慶東風新村五區,七月十二日多個警察進入其家騷擾,要求老人寫“保證”,還要把老人綁架走。老人質問︰你們不是說讓在家好好煉嗎?怎麼又來啦?!拒絕簽字,拒絕被帶走。警察搶走了兩個小音箱,並打電話脅迫其女兒去公安局代替母親簽字。

4、被高新技術開發區公安分局綁架的法輪功學員還有︰

◇六十多歲的鄭麗艷,家住東風新村綠色家園被綁架,現已回家。

◇甦遠香被綁架後不配合,她丈夫為了讓她盡快回家,簽了“取保候審”手續,現已回家。

◇龍鳳區乙烯法輪功學員劉麗被綁架,當天正念回家。

◇高新區景程小區李冬菊被綁架到看守所,據了解高新技術開發區公安分局八月十二日左右,已將構陷她的迫害材料移交到檢察院。

◇高新區景程小區的張女士被綁架。

5、被騷擾的法輪功學員

龍鳳四中教師楚佔娟、龍鳳區劉興雲、沃爾瑪附近七十多歲張姓老太太及高新區兩名不知名的學員等。

二、 大慶市公安局龍南分局綁架了二十余名法輪功學員

大慶市公安局龍南分局綁架了二十余名法輪功學員,包括九十八歲的李姓老人。

1、 大慶市讓胡路區紅衛村四名法輪功學員被綁架,家被抄;還有多名法輪功學員被綁架未遂

◇法輪功學員高喜江被綁架,妻子魏拒開門抵制抄家

七月十二日早上不到六點,便衣警察將高喜江以“車被刮了”為借口騙出屋,然後將其綁架。警察遂命令在家里的高喜江的妻子魏開門,遭拒絕後,便找來開鎖大王撬門,撬壞門鎖、鋸斷鋼窗護欄多根,僵持近兩小時。警察入室搶劫未遂。

高喜江被劫持到龍南公安分局,下午四點,高喜江被“取保候審”回家。

◇ 七月十二日,法輪功學員徐甫君在單位被綁架,隨後被非法抄家,抄走筆記本電腦一台。警察還打電話哄騙徐甫君的妻子尹鳳芝到分局去一趟,計謀未得逞。

徐甫君被“取保候審”回家。

◇七月十二日,法輪功學員陳靜杰被綁架,後遭非法抄家,大法書籍、電子書等物品被抄走,下午被“取保候審”回家。

◇七月十二日,法輪功學員龐同華遭綁架後被非法抄家,大法書籍被抄走多本,被“取保候審”回家。

◇法輪功學員朱建雲沒給闖上門的警察開門,警察一度威脅撬鎖,未遂。

◇法輪功學員趙秀萍的父母家被警察非法抄家,大法書籍被抄走若干本。趙秀萍當時未在家。當日下午,警察又闖到趙秀萍父母家,讓趙秀萍的弟弟在被“取保候審”的單子上簽了字。

2、大慶采油九廠五名法輪功學員被龍南公安分局綁架

◇七月十二日早上五點多鐘,法輪功學員黨秋娥下樓出門時,被龍南公安分局警察綁架;並入室抄家,劫走大法書籍一本等物品,下午被“取保候審”放回。

◇七月十二日早上六點多,四個警察闖入法輪功學員李業泉的家中,入室抄家,收走手機、筆記本電腦各一台,還有其他物品等,下午被“取保候審”回家。

◇七月十二日早上六點多,四個警察帶著社區人員,以查電為名騙開門,闖入法輪功學員丁桂英家中,入室抄家,劫走大法書籍和真相資料等物品。下午被“取保候審”回家。

同時被綁架的還有張淑雲、程巧雲。

3、八十四歲的法輪功學員李桂蓮被騷擾

七月十二日早上七點多鐘,龍南公安分局警察用鑰匙直接打開八十四歲法輪功學員李桂蓮家的門,進來好幾個警察。警察們各個房間翻東西,把師父法像、大法書、煉功用的播放器都抄走了,要帶老人去公安分局,老人堅決不去。還強迫老人在一疊紙上簽字按手印,一直折騰到下午才走。

4、多名法輪功學員被綁架後被“取保候審”回家,包括︰

◇七月十二日早上六點半左右,龍南公安分局劉劍南領著一伙警察闖入金寶今、朱建麗家搶走了大法書和師父法像,並把金寶今、朱建麗劫持到龍南公安分局,下午被“取保候審”回家。

◇七月十二日下午三點,龍南公安分局警察對王雪梅非法抄家,抄走一本《轉法輪》、法像等。王雪梅被“取保候審”。

◇八百 地區十二區的杜春香夫婦也被綁架,現已回家。

還有一位九十八歲的李姓老人也遭綁架,現已回家。

三、大慶市公安局龍崗分局綁架十二名法輪功學員

大慶市公安局龍崗分局綁架十二名法輪功學員,並非法抄家,包括多位七、八十多歲的老人。

1、讓胡路區樂園小區六名法輪功學員被綁架

七月十二日早八點左右,大慶市讓區樂園小區有6名法輪功學員被龍崗公安分局警察綁架,被綁架的法輪功學員有孫淑芳、李永秀和何家樹夫妻、趙姓夫婦、蔣淑華。

孫淑芳、李永秀和何家樹夫妻于當日回家,趙姓夫婦七月二十五日回家,蔣淑華于七月二十六日晚七點左右回家。

2、讓胡路區創業城小區法輪功學員李月蘭等六人被綁架,並被抄家

七月十二日早上七點多鐘,創業城20區法輪功學員李月蘭準備出門扔垃圾袋,剛一開門,一下子沖進來七、八個人,他們穿著便裝。沖進來之後,有兩個人掏出了警察證。由于事情發生的太突然,李月蘭當時懵了。她老伴剛做完手術,出院沒幾天,更受不了這樣的打擊,當時就心髒、頭都難受,李月蘭趕緊給老伴吃速效救心丸。李月蘭的女兒正好來了,馬上叫救護車上醫院。

這些警察還在屋里亂翻一氣,抄走了師父的法像,幾本大法書,還把李月蘭外孫學習用來答卷子的打印機也抄走了(下午核實後還給了李月蘭女兒)。下午,把李月蘭劫持到龍鳳拘留所,非法拘留五天,還罰款200元。

與此同時,警察還綁架了九區劉炎(音),因高血壓晚上被放回家;林鳳玉晚上被“”取保候審”回家;還有小周、趙姓法輪功學員及孩子均被騷擾,大法書和師父法像被劫走。

還有十區一位八十多歲的老學員也遭騷擾。

3、七十八歲的法輪功學員趙桂芝被非法抄家

七月十二日下午兩點左右,趙桂芝正在和家中的八十高齡的老伴、女兒、兒子弄酒。有三個龍崗公安分局的警察闖了進來,大概他們在走廊蹲了一段時間了。說是有其他法輪功學員舉報她給了一本大法書,趙桂芝說,我沒給過她書,他們開始抄家。

剛走,就又來了四個人,說是喇嘛甸公安局的。又開始非法搜家,翻的非常仔細,抄走了三個小卡,里面有明慧廣播的內容,他們當時听了,說是違法的東西,還有一本台歷。一個警察給趙桂芝做了筆錄,問都跟誰接觸等,趙桂芝說不認識誰。持續一下午,最後讓趙桂芝的兒子簽字,家人承受了巨大的打擊和痛苦。

之後,警察又多次打電話騷擾,要她兒子去辦“取保候審”。

這一年以來,七十八歲的趙桂芝多次遭受綁架和騷擾,在沒有任何理由的情況下,警察還非法侵入民宅騷擾。

四、大慶市公安局東光分局綁架或騷擾九名法輪功學員

1、新村七十九歲的張子涵(音)老夫妻被綁架,並被抄家

七月十二日早六點,大慶新村張子涵(音)男,七十九歲,被龍鳳東光分局警察非法闖入家中並非法抄家。張子涵和老伴被警察綁架到龍鳳東光公安分局,當晚六點張子涵和老伴回家

2、 四名法輪功學員被綁架,家被抄

◇吳玉梅,七月十二日上午十點左右,龍鳳區東光分局齊武等四個警察,兩個穿便衣,到吳玉梅家敲門。在言語威脅、誘騙下吳玉梅開了門。警察劫走了一本大法書。並將吳玉梅劫持到龍鳳區東光公安分局,做了筆錄,吳玉梅于十一點四十五分回家。

◇張秀芬,七月十二日上午近十一點,張秀芬回家用鑰匙開門,從樓上沖下來四個警察,將張秀芬按倒在地,並非法闖入家中,劫走師父法像、小音箱及真相幣若干,並將張秀芬綁架到東光分局非法做了筆錄,張秀芬拒絕簽字。張秀芬于當天回家。

◇大金子,七月十二日上午十點左右,大金子回家開門時,從樓上沖下來四個警察,包括一個女警。搶奪鑰匙開了門,非法劫走一些物品,並將大金子綁架到東光分局,大金子沒有配合,于當晚六點回家。

十三日,警察將大金子二兒子騙到東光分局,在被“取保候審”的單子上簽了字,並非法要求大金子不準離開大慶。

◇七月十二日,警察上法輪功學員賈姨家騷擾,劫走一個葫蘆。賈姨沒被綁架走。

3、龍鳳區法輪功學員徐老師等被綁架或騷擾,家被抄

七月十二日下午兩點左右,龍鳳東光分局馬永剛、王玉昌(音)等警察非法闖入徐老師家,進行抄家。去徐老師家串門的法輪功學員于爽及一女士被控制。

徐老師當時倒在沙發上,身體抽搐,沒有在非法抄家的清單上簽字。警察馬永剛找來社區的一個女的代替簽了字。警察要把徐老師劫持走,徐老師女兒說老人身體不好、曾經摔骨折過、行動不便,有醫院的診斷,沒有讓警察把徐老師劫持走。

去徐老師家串門的法輪功學員于爽被劫持,當晚正念回家。

五、大慶市公安局臥里屯分局綁架十幾名法輪功學員

大慶市公安局臥里屯分局綁架十幾名法輪功學員,包括八十多歲的老人。

七月十二日早七點多,乘新二小區法輪功學員金廟慶、金薇父女倆被大慶臥里屯分局警察入室綁架、非法抄家,門鎖被開鎖大王撬壞。

差不多同一時間,乘新二小區孫姓老太太,乘新四小區八十多歲姚姓老頭被綁架。

被綁架到臥里屯公安分局的法輪功學員至少有十幾人,被“取保候審”後放回,有個別的在被威逼和恐嚇下寫了保證書。

六、大慶市公安局東安公安分局綁架六名法輪功學員

1、大慶市采油三廠三位法輪功學員被綁架,唐增葉被非法批捕

七月十二日早四點多鐘,法輪功學員唐增葉在家被東安公安分局綁架、抄家,並被劫持進看守所至今。在看守所唐增葉一直絕食反迫害,現在,她身體非常虛弱,而他們還強行給她灌濃鹽水;幾次到醫院檢查身體,就是不放人;現唐增葉已被非法批捕,唐增葉一直拒絕簽字。

當天被綁架的法輪功學員還有李淑華、李淑英,現已回家。

2、大慶讓胡路區三位法輪功學員被綁架

七月十二日早上五點三十分,法輪功學員馬秀芹的丈夫出門鍛煉身體,被在門口蹲坑的龍鳳東安分局警察強行控制,警察闖進屋來,劫走幾本大法書及少量個人物品。

馬秀芹被綁架到東安公安分局,馬秀芹零口供、零簽字。最後,以拘留三天不執行的形式,當晚回家。

七月十二日,焦春福、張艷芳夫妻被東安公安分局綁架,張艷芳已回家。

七、大慶市公安局紅崗分局綁架多位法輪功學員

1、大慶市采油四廠法輪功學員馮蓮霞被綁架,並抄家

七月十二日,紅崗公安分局警察非法闖進法輪功學員馮蓮霞的家中,將馮蓮霞綁架,並搶走大法書等物品,現馮蓮霞被非法刑事拘留,在大慶看守所被非法關押,不許任何人接見。

在四月二十日,法輪功學員馮蓮霞,粘貼不干膠真相標語,被紅崗公安分局的警察綁架,並非法抄家,搶走私人物品手機、大法書、師父法像、真相小冊子,還有兩千元真相幣,在紅崗公安分局非法關押。到晚上,由家人簽字,被“取保候審”後回家。

2、大慶采油四廠法輪功學員王艷(燕)、劉瓊芳被綁架,並被抄家

七月十二日中午,采油四廠王艷(燕)、劉瓊芳被綁架到大慶看守所,劉瓊芳檢查身體不合格,被放回。七月十二日下午,王艷萍被綁架到派出所,被“取保候審”後,當天回家。

王艷(燕)、劉瓊芳家都被抄,大法書及物品被非法劫走。

3、大慶采油五廠法輪功學員王淑青被警察多次上門騷擾,家被抄

近日,紅崗公安分局四、五個警察多次上門騷擾法輪功學員王淑青,還非法錄像。同時,大慶市公安局來的警察同紅崗分局警察一起到王淑青家抄家,一共去了三、四台車。

八、大慶市公安局林甸縣分局綁架多名法輪功學員

1、大慶市龍鳳區法輪功學員趙麗被綁架,家被抄,且被非法批捕

七月十二日,法輪功學員趙麗在家中被林甸縣公安分局抄家綁架,家中抄走好多東西;現被關押在大慶第一看守所,並被非法批捕。

趙麗被非法批捕後,托常人帶出話給家人,她被綁架時家里有2.5萬元現金;但家人發現,家里只有現金1.6萬元,少了9千元,還有趙麗的金項鏈也沒了。估計是非法抄家時候,那幫警察偷走了。

2、大慶市法輪功學員馮雲娟被綁架,家被抄

七月十二日早晨大約八點多,法輪功學員馮雲娟在龍鳳區湖韻新村家中,被大慶市林甸縣公安局國保大隊胡警察帶領十來人綁架,並被抄家;同時劫走大法經書和師父法像等。

七月十三日早上大約七點多,馮雲娟的兒子到大慶市林甸公安分局找媽媽,胡警察說其母已于凌晨三點多被送到大慶市看守所。

同時,馮雲娟四位親屬也遭綁架,後被放回。

3、大慶市龍鳳區東城領秀小區法輪功學員閆少義被綁架,家被抄

七月十二日早晨七點多,龍鳳區東城領秀小區法輪功學員閆少義準備上班,在自家樓下被警察劫持。十多個警察及物業人員隨即來到閆少義家,用鑰匙沒打開門,就砸壞門鎖進屋抄家。

法輪功學員閆少義被非法行政拘留十五天後,于七月二十八日回家。

另外,七月十二、十三日,龍鳳區法輪功學員吳姐家被警察多次上門騷擾、還騷擾其鄰居。

九、大慶市公安局杜蒙分局綁架六名法輪功學員

1、大慶市杜蒙縣法輪功學員陳亞芝被綁架,家被抄

七月十二日早上七點左右, 杜蒙縣法輪功學員陳亞芝,被當地警察綁架,當時由新上任的副局長倪校民帶領七至八個警察闖進陳亞芝家中非法搜查。警察搶劫走兩套大法書籍和一部手機,陳亞芝一直和他們講真相,他們強行將陳亞芝劫走。

當天晚上七點左右,由于陳亞芝身體檢查不合格,被“取保候審”,回家。

2、大慶市杜蒙縣法輪功學員蘭文華家的商店被警察非法闖入

七月十二日上午十點半,杜蒙縣法輪功學員蘭文華家的商店闖進三名派出所警察,其中一人叫朱宇峰說︰我們今天來是對可疑人員進行搜查。他手里拿著幾張紙,最上面一張是搜查證,上面寫著蘭文華的名字。警察上商店二樓翻了兩個抽屜,翻了兩個櫃,翻了一下床底下,最後一無所獲的走了,還說︰我們還要再走幾家

3、大慶市杜蒙縣法輪功學員張志敏被騷擾,家被抄

七月十二日上午,法輪功學員張志敏家被警察敲門騷擾。警察是中心派出所王中革、劉性警察等共四人,他們把師父法像劫走,下午又到張志敏家去要把人帶走,在家人和張志敏的強烈反對下沒能得逞。

4、大慶市杜蒙縣法輪功學員李明秀被騷擾,家被抄

七月十二日上午十點多鐘,法輪功學員李明秀家被闖進的警察抄家,有一個警察叫朱長海,在沒有找到任何東西的情況下,要把李明秀綁架,李明秀不配合,警察又要強行把李明秀抬走;在家人和李明秀的強烈抗議和反對下,沒有得逞。

5、大慶杜蒙縣法輪功學員李鐵英被綁架,已回家

6、大慶杜蒙縣董姓法輪功學員于七月十一日上午八點多,在家被警察敲門騷擾。

十、大慶市公安局大同分局綁架五名法輪功學員

大慶市公安局大同分局綁架五名法輪功學員,其中包括兩名八十多歲的老人。

1、七十多歲的法輪功學員杜國聰被綁架,家被抄

七月十二日下午三點左右,大同區公安分局林源第四中心派出所所長帶領六名男警察、兩名女協警,非法闖入林源家屬區法輪功學員杜國聰家非法搜查、抄家。隨後把杜國聰和他女兒杜娟強行綁架到派出所做筆錄,問平時與誰接觸、來往等。拒絕回答後,他們調檔案,把之前上訪、迫害、拘留、勞教等事從新整理,再把別人的事復制、粘貼一下,就成了份材料,然後匯報給局領導,要求簽字,企圖構陷。

杜國聰問他們為什麼抓人,他們說︰是百日行動,在你家抄出了法輪功有關資料,這就是證據。又拿出三書要求簽字,按手印。被拒簽後,所長就說不簽就送拘留所。但晚間九點多,杜國聰被放回家。

杜國聰家被警察弄的一片髒亂,正在打掃時,又闖入兩個警察說︰所長指示,下午搜查時有地方沒細查,要重新查一遍。接著又重新查了一遍,電話請示所長,說要出警才罷休。兩個警察回去後,晚十點多杜國聰女兒才回家。

2、法輪功學員杜進彥、杜進波被綁架,家被抄

七月十二日法輪功學員杜進彥、杜進波姐妹倆在大慶市大同區采油八廠家中被大同區公安分局警察抄家、綁架,同時劫走大法經書和師父法像等。妹杜進波當天回家,姐杜進彥現被關押在大慶市看守所。

3、八十二歲的王殿文及八十歲的田桂芹被綁架

七月十二日,八十二歲的王殿文和八十歲的田桂芹老夫婦倆在大慶市大同區采油八廠家中被大同區公安分局警察綁架,已于當天回家。

十一、大慶市公安局讓胡路分局綁架兩名法輪功學員

1、杜蒙縣法輪功學員李鐵英在女兒家被綁架

法輪功學員李鐵英在讓胡路區女兒家陪丈夫看病,七月十二日早九點多,讓胡路公安分局張姓警察等四人闖入家中,說有人舉報李鐵英煉法輪功。警察將李鐵英綁架,並抄家,搜查翻出三本大法書,把李鐵英劫持到讓胡路公安分局。

讓胡路公安分局警察又到杜蒙縣李鐵英家翻走幾本書,李鐵英被“取保候審”,現在已回家。

2、法輪功學員崔洪義被非法抄家,大法書被劫走

七月十二日上午九點左右,讓胡路公安分局姓胡的警察帶著五個便衣突然闖入法輪功學員崔洪義家,沒有出示任何證件,不容分說打開櫥櫃就開始翻東西。崔洪義說︰“你們沒有任何手續私闖民宅,進屋就翻東西也太不文明了吧,你們這是違法的。”那個姓胡的警察拿出他的公安證件晃了一下說︰有人舉報你講真相,所以我們才來的。

他們翻出四十五本大法書,崔洪義姑娘不讓他們拿走,說︰“這書你們不能拿走,這是我爸學習做好人的書,這些書對他來說是非常重要的。”姓胡的警察恐嚇崔洪義姑娘說︰你不讓拿書我們就把你爸帶走。 他們執法犯法,搶走大法書四十五本。

十二、大慶市公安局會站分局綁架並騷擾陳志龍、盛麗雲等多名法輪功學員

七月十二日早八點左右,薩爾圖會站分局一行人(有兩個女人),闖進龍南遠望小區陳志龍、盛麗雲夫婦家里,實施抄家。與此同時,還綁架了小兒子陳磊,女兒陳蓉,而且又抄了女兒陳蓉家,並劫走了大法書。晚上陳磊和陳蓉平安回家。

听警察說同一天遠望還有四、五家被抄。

十三、大慶市公安局鐵人分局綁架三名法輪功學員

七月十二日早上,鐵人公安分局警察綁架了劉風蘭、趙玉華、聶老太,搶走了大法書、法像,劉風蘭“取保候審”。趙玉華家人簽字後當日回家,聶老太也于當日回家。

十四、大慶市公安局喇嘛甸分局綁架法輪功學員曲生芝

七月十二日,大慶方曉法輪功學員曲生芝被喇嘛甸公安分局警察綁架,並被抄家。曲生芝的打印機、電腦及私人物品全被劫走。曲生芝也被綁架,曲生芝現已回家,被“取保候審”。

參與綁架、抄家的有片警何景貴

十五、大慶市公安局東湖分局綁架年近七十的法輪功學員史淑環,並抄家

七月十二日下午,東湖法輪功學員史淑環在家被東湖公安分局張廣鵬等多個警察綁架,並非法抄家,劫走幾本大法經書、牆上的多個掛件及牆畫。

法輪功學員史淑環年近七十,被劫持到東湖公安分局後逼寫保證,直到次日兩點,才放回家。

十六、還有眾多的法輪功學員被綁架及騷擾主要案例

1、乘新一小區八十三歲老人吳順子等四名法輪功學員被綁架或騷擾

乘新一小區八十三歲朝鮮族獨居老人吳順子被預謀綁架未遂。 據悉,有一女人敲門,說是社區的,老人一開門,看見幾個警察在門外,趕緊關門,那女人拽住不讓關,最後拽不過老 人,門關上了。過了一會兒,老人看見門鎖在轉動,知道警察找了開鎖大王欲強行破門,老人急了,大聲質問他們︰“什麼人民警察……”老人據理力爭,僵持好一 會兒,警察才無理退去 。

乘新一區還有盧守和(音)、張姓、郭姓法輪功學員被電話騷擾。

2、還有三十名法輪功學員被綁架或者騷擾,其中不乏80歲以上的老人

◇法輪功學員鄒鳳春被綁架

七月十二日早上七點左右,家住大慶市讓胡路的法輪功學員鄒鳳春被警察綁架,她家里的物品被非法劫走。鄒鳳春下午平安回家。

◇李姓老年法輪功學員被綁架

七月十二日早晨十點左右,家住大慶市讓胡路區乘風莊的法輪功學員李姓老太太,被警察綁架並抄家。

◇法輪功學員婁艷霞被騷擾

七月十二日,大慶市銀藝小區法輪功學員婁艷霞被警察上門騷擾,婁艷霞當時不在家。警察還給婁艷霞兒子打電話騷擾,說移交社區了等。

◇法輪功學員謝正勇、謝淑珍夫妻被綁架

七月十二日上午,大慶市法輪功學員謝正勇、謝淑珍夫妻被警察綁架,同時被非法抄家。

◇法輪功學員張桂蘭被騷擾

七月十日,大慶方曉片警何景貴騷擾法輪功學員張桂蘭,要給張桂蘭照像,張桂蘭不照。張桂蘭堅決不配合,他才走。

又給法輪功學員付清芝打電話,問在不在家,片警何景貴不斷騷擾法輪功學員。

◇法輪功學員王金蘭被綁架,家被抄

七月十二日,大慶市龍鳳區法輪功學員王金蘭被警察綁架,家被抄,所有大法書籍和師父法像都被劫走。王金蘭當天被親屬接回家。

◇ 八十歲的殷秀蘭老人等四名法輪功學員被綁架及騷擾

七月十二日,大慶市龍鳳區廠西法輪功學員殷秀蘭老人(女,約八十歲)被警察非法闖入,家被查抄,劫走大法書、筆記本等。殷秀蘭老人及女兒徐穎(音)被綁架,後被放回。

另外,當天還有兩名女性法輪功學員被警察上門騷擾。

◇七月十二日晚九時,多個警察闖入大慶市讓胡路區法輪功學員張旭光家,在屋里到處翻騰,隨後將一家三口綁架。當晚張旭光妻子及孩子被放回,張旭光依然被劫持。

◇法輪功學員陳曉輝遭綁架、鄭玉蘭被騷擾

七月十二日上午,大慶市讓胡路區乘風十區法輪功學員鄭玉蘭的兒媳給她送飯。開門時,從樓下上來二十來個警察闖入鄭玉蘭家,把她兒媳摁倒,手被弄傷。陳曉輝在監控看到,以為是搶劫犯來搶劫了,也去了,但被綁架,現被非法拘留。

◇七月十二日,大慶市讓胡路區紅旗二小區李新立(音)被警察綁架。

◇七月十二日上午,警察去大慶市讓胡路乘風法輪功學員王秀玲家騷擾,當時王秀玲不在家。

◇七月十二日,大慶市讓胡路八百 地區多名法輪功學員被抄家綁架,听說只有兩名法輪功學員沒有被騷擾。

◇ 七月十二日,大慶市讓胡路區八十多歲法輪功學員楊桂英被綁架,家被抄,被“取保候審”回家。

◇讓胡路區創業城十區八十多歲劉老太太遭綁架

七月十二日,大慶市讓胡路區創業城十區法輪功學員、八十多歲劉老太太遭綁架,家被抄,大法書、電腦等被搶奪;劉老太太當天回家。

◇ 讓胡路法輪功學員苑麗雪遭騷擾

七月十四日,有兩個警察敲法輪功學員苑麗雪家門,苑麗雪從陽台看有個警車停在那,苑麗雪沒開門。據鄰居說︰有二警察開著警車下車到你家去了。

七月二十六日,社區有兩個女的敲門,按門鈴,沒開門走了;又上來一個女的,問啥時搬來的,要看戶口;下去時候又上來四個女的和一個片警,到家一個女的問,身體挺好的啊,苑麗雪說煉法輪功煉的,那女的說身體好就別煉了唄,苑麗雪說一百個煉,一千個煉,一萬個煉。他們就都走了。

◇ 大慶市龍鳳區東城領秀小區法輪功學員麗麗(音)七月十二日被警察綁架 。

◇ 七月十二日,法輪功學員趙玉芝被警察綁架,大法書、小喇叭被劫走。

◇七月十二日,法輪功學員李淑蘭被警察綁架,大法書、法像被劫走,當日回家。

◇七月十二日早上,警察去小彌家敲門沒給開門,搶劫未遂。

十七、仍被非法關押的法輪功學員

現在仍被大慶第二看守所非法關押的法輪功學員有︰杜純香、張林鷹、馮雲娟、馮連霞、蔡秀英(哈市,被騙到大慶遭綁架的)、唐增葉、程巧雲、陳淑華等。

十八、大慶薩區法輪功學員孟凡曾被劫入洗腦班迫害

八月十一日、十二日,大慶薩區法輪功學員孟凡曾被大慶東安公安分局劫持到中林街里一個“活動中心”的洗腦班。據說,該洗腦班是由省政法委組織的,由山東“洗腦迫害專家”和北京“洗腦迫害專家”參與。他們在黑龍江全省範圍內考察所謂各地“轉化”情況,再各地找一些法輪功學員進行“轉化”。他們都願意來大慶,有的“專家”直言︰大慶有錢,食宿條件好,要不干這事(指迫害法輪功)誰來呀?!而且,大慶疫情一直控制得好,在這能待消停。

孟凡曾未被“轉化”,其中一人欺騙的讓他在一張白紙上寫幾個字看看,什麼都行,孟凡曾沒有承諾和寫下任何文字,孟凡曾被“取保候審”,並通知單位嚴肅處理,參與迫害。

十九、迫害法輪功 大慶公安遭惡報的實例

從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以來,截止二零二二年九月二十日,黑龍江省被迫害致死626名法輪功學員,佔全國被迫害致死總人數4849名的12.9%;大慶被迫害致死110名,佔黑龍江被迫害致死總人數的17.57%,佔全國被迫害致死總人數的2.27%。黑龍江省經濟發展指標年年墊底,但迫害法輪功卻走在全國的前列;大慶這座兩百多萬人口的小城,經濟發展在全國被甩到百城之後,但迫害法輪功的嚴重程度及邪惡程度,卻在百城之首。

已經遭惡報成為階下囚的原政法委書記周永康十一次流竄到大慶,為迫害法輪功的人員、單位撐腰打氣;已經遭遇惡報的大慶高官,如甦樹林(福建省省長,原大慶油田黨委書記兼總經理)、王詠春(中石油副總經理,原大慶油田黨委書記兼總經理)、蓋如銀(黑龍江省常委,原大慶市委書記)、韓學健(黑龍江省常委,原大慶市委書記)、王志斌(原大慶市委書記)等都是其馬仔,他們表面上是因貪腐等原因而落馬,實質上是因為迫害法輪功而遭到惡報。

大慶公安跟隨中共邪惡迫害政策,給法輪功學員及其家庭帶來的災難是空前的。大慶公安遭惡報的實例也比比皆是,下面僅舉幾例。

◇原大慶市國保支隊政委彭志利遭惡報並殃及家人。

二零一九年五月一日長假期間,大慶市公安局原國保支隊政委彭志利猝死在大慶家中;兩天後,他妻子也在山東家中突然死亡。

彭志利在二零一五年退休前,任大慶市公安局國保支隊政委。彭在任期間,大慶地區眾多法輪功學員遭受了極為殘酷的迫害,妻離子散,家破人亡的悲劇不斷上演。大慶六中教師、法輪功學員楊玉華女士,五十歲;大慶市法輪功學員姜湃,女,大學文化,未婚,大慶石油化工總廠熱電廠職工;大慶市四十九中學教師、法輪功學員徐春梅,女,五十五歲;大慶市采油二廠技校教師、法輪功學員白霜,男,五十多歲等都是彭志利在位期間被迫害致死的。作為政委的彭志利對法輪功學員遭遇的迫害難辭其咎,不僅本人遭受天譴不得善終,其妻也受其牽連在家死亡。

◇小區片警李權善惡不辨遭惡報並殃及女兒

大慶市讓胡路區公安分局龍北小區片警李權,積極迫害轄區內的法輪功學員,他不听真相;二零二一年十月突發心梗,死于家中,終年五十六歲。

李權的惡行還殃及其女兒遭車禍慘死。李權初期參與迫害法輪功時,法輪功學員勸善他不听,正當他為中共盡力賣命之時,因受他牽連的家庭突遭橫禍。其十五歲的女兒李明月,受中共謊言毒害及其父的惡劣影響,仇視法輪功。二零零五年六月十八日上午,李明月經過讓胡路車站鐵道時被飛馳而過的火車碾壓成三段,頭顱被火車切飛一半,血肉模糊慘不忍睹。

◇仇視法輪佛法 “六一零”副主任袁炳軍遭遇惡報

大慶油田力神泵業公司“六一零”副主任袁炳軍,仇視法輪佛法,迫害法輪功學員。二零零零年九月三十日,袁到法輪功學員家強迫學員寫 “保證”,否則不但不退,還非法扣押的五千元錢,同時還要停發工資,而且不允許學員另找其它工作,斷絕學員的生活來源。袁炳軍多次編造批判法輪功的稿子向上級匯報、在單位組織念,辦洗腦班,強迫法輪功學員寫“保證書”、“揭批”罵人等等,還扣押每人五千元錢。他還指使法輪功學員家屬毆打學員,挑撥親人之間的關系。更讓人難以理解的是,他拿鋼筆尖在法輪功創始人的法像上隨意勾畫,行為變態惡毒。法輪功學員知道他這樣下去的下場,苦口婆心的善言相勸,他不但不听,還污言穢語相對。

二零零二年十月十七日下午,袁炳軍開車到大慶銀浪,過火車道(大慶防腐管廠附近的火車道)時,汽車自動熄火,車上共兩個人,下來推車,但推不動,這時火車過來了,他們便閃了到旁邊。火車刮到了汽車,使汽車翻了一百八十度,車只刮傷一點;但汽車把袁炳軍卷起來後,又摔在火車上,然後彈起又摔到地上,肉都摔爛了,袁炳軍當場死亡。他遭惡報實屬必然。

實際上,舉遭遇惡報的例子,作為法輪功學員來講,心情是非常不好的。法輪功教人修心向善、做好人,法輪功學員沒有仇人,希望每個人天天都有一張笑臉,人人都能遇難呈祥,幸福平安!真心希望芸芸眾生包括公檢法司人員,能靜下心來听听真相、明真相、選擇向善,遠離給人類帶來災禍的邪黨魔鬼,擺脫它的控制;在這天災人禍肆意橫行的時代選擇希望,三退(退黨退團退隊)保平安!

留給人們明白真相的時間不多了,機不可失,轉瞬即逝,珍惜神的慈悲吧!


—— 文章內容轉載自明慧網

* * *

歡迎轉載,轉載請註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