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峰市岳淑霞生前在看守、監獄所遭受的迫害

Print

【圓明網】赤峰市元寶山區太平地七旬法輪功學員岳淑霞兩次被非法判刑,刑期累計七年。岳淑霞于二零二二年三月三十一日與女兒同時被非法抄家、綁架,身體出現嚴重病狀,幾乎失明,六月六日含冤離世,終年七十三歲。

岳淑霞是赤峰市元寶山區太平地人,她曾患有眼底炎、氣管炎、胃炎、結腸炎、關節炎等幾種疾病,自從二十多歲起,幾乎沒有離開過藥。她家庭也很不幸,大兒子患有精神分裂癥,因而兒媳辦了離婚手續,給她扔下一個孫子揚長而去。一九九六年岳淑霞修煉大法後,她身體健康了,嚴格用“真善忍”的標準要求自己,做一個好人。家人也跟著受益,大兒子的病也好了,也能出去打工賺錢了。

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江澤民流氓集團發動了這場人類歷史上最大的人權迫害,一夜之間,全部媒體鋪天蓋地的抹黑法輪功,整個國家機器開足馬力的打壓法輪功。岳淑霞僅僅因為堅持和捍衛自己的信仰,被非法監視、跟蹤、竊听、抄家、拘捕、關押、轉化、兩次被非法判刑,刑期累計七年多。她就是因為說真話,遭到慘無人道的迫害,精神與肉體受到了極大的摧殘痛苦與傷害。

一九九九年七月法輪大法被誹謗誣陷,為使世人明白真相,岳淑霞堅持向世人廣傳真相,二零一二年四月十五日大早,元寶山區公安局國保大隊王賀然等一幫惡徒,闖入岳淑霞的家中,開始打砸搶,王賀然摔壞大法師父法像,惡徒們搶走大法書籍、《明慧周刊》等。

二零一二年四月十四日晚,岳淑霞的女兒李秀榮(四十歲,元寶山區平莊臥佛寺)在散發大法真相資料時,被邪黨謊言毒害的惡人誣告,西露天派出所出動警察開始跟蹤李秀榮。西露天派出所警察又打電話給元寶山區公安國保大隊,四月十四日晚,警察非法對李秀榮抄家、綁架一起進行。那些警察暴力審訊李秀榮一無所獲,開始威脅李秀榮上初中的孩子,逼供孩子交代她媽媽的資料是誰給的。在警察的恐嚇下,年幼的孩子說出真相資料來源于她的姥姥,十五日大早警察綁架了李秀榮的母親岳淑霞。又把岳淑霞和她的女兒綁架到平莊看守所。

一、在平莊看守所遭受的迫害

在看守所,岳淑霞不听警察一切要求與指使,不穿號服、不背監規,她煉功,遭到警察恐嚇和辱罵,看守所有一個惡警叫張世民,每次看見岳淑霞煉功,就破口大罵,又敲窗戶又踢門。岳淑霞不為所動,始終堅持背法、煉功。岳淑霞和看守所所有監號的犯人都和睦相處,處處為別人著想,累活髒活搶著干,在法輪功學員沒進監號之前,每天犯人輪著擦地打掃衛生,自從岳淑霞進去以後,天天幫助其他人擦地打掃衛生。犯人都特別感動。岳淑霞把自己當做修煉人,不忘救人的使命,給每個犯人講真相勸三退。每進去一個新犯人她都不會錯過機會,給犯人講大法真相,大多數人都明白了真相做了三退。

在看守所,不管冬天夏天每天都是兩頓飯,那里的條件極其堅苦,每個人一頓給一塊玉米干糧,早上給一點咸菜,中午是菜湯,一個人只給一快玉米面干糧,如果家里沒人管的、不給存錢的,根本就吃不飽。那真是三根腸子閑兩根半,讓你餓不死、活受罪。如果犯人家庭條件好的都不吃那里的飯,都用高價訂餐。看守所半個月讓人定一次貨,可以買洗漱用品、買吃的用的,價錢特別的貴。岳淑霞把買來的好吃的、還有咸菜自己都舍不得吃,拿出來讓沒有錢的人吃。有一次警察告訴各個監號,有人要來參觀,要每個人都要坐好。不一會听見很多人走了過來,岳淑霞兩腿雙盤單手立于胸前,有的同修也兩腿雙盤單手立于胸前,發正念除惡。每個監號的門和窗戶全部打開只有鐵欄桿,不知道是哪個部門哪個單位的來了很多人。還有人扛著錄像機的,走到岳淑霞監號門前,她們看見有幾個法輪功在那里發正念,听見有問︰這幾個人在干什麼呢?听警察說她們是煉法輪功的,有人說到這里她們還敢煉功呢?膽子真大。

還有一次看守所逼迫每個監號都學一種什麼氣功,亂七八糟好幾種和在一起的氣功,逼迫每個人必須得學、必須得練,每個監號打開電視從電視上統一學,一個監十幾人,警察讓每個人站在地上,排兩行隊。岳淑霞和其她三個法輪功學員不但沒有下地,反而雙盤打坐,單手立于胸前發正念除惡。來了幾個警察又喊又罵逼迫她們學,無論警察怎麼罵、怎麼喊,每個法輪功學員都不為所動。法輪功學員們都清楚的知道,學這種附體功是在害人、在毀人,惡徒想用這種附體功來毀法輪功學員,絕不讓他們的陰謀得逞。警察連喊帶罵一陣子,一看也沒有什麼效果,也都散去了。連續幾天,看守所的警察一看沒有一個法輪學員學,他們的陰謀沒有得逞,從那以後看守的警察再也不放附體氣功錄像了,也不逼迫人們學附體功了。

二、在內蒙古女子監獄遭受的迫害

岳淑霞在平莊看守所被非法關押七個多月,在沒有任何程序的情況下,法院對岳淑霞非法判刑三年半,二零一二年十一月下旬的某一天,岳淑霞和兩個同修,被戴上手銬腳鐐被劫持到內蒙古女子監獄。逼迫體檢,體檢完以後送到了監獄,把岳淑霞她們送進攻堅組。

攻堅組是迫害大法弟子的魔窟,慘無人道。法輪功學員每個人被關進一個房間里,有兩個包夾、挑選的包夾都是心狠手辣、打人敢下手的。岳淑霞被關到一個房間,有兩個包夾一個罪犯叫趙清、一個罪犯叫李曉蘭,是最邪惡、打人最敢下手的。一進去就逼迫背監規,逼迫量血壓吃藥的罪犯叫劉曉紅,極其邪惡。用這種手段逼迫法輪功學員吃不明藥物,不吃就拳打腳踢,幾個罪犯抓著往嘴里灌。早上吃完飯,逼迫所有法輪功學員看誹謗誣陷大法的錄像。看完錄像後,攻堅組獄警康建偉迫害法輪功學員極其殘忍,張口就罵舉手就打,有一個六七十歲的法輪功老太太一腳被他踢出去撞在門上,把門都撞碎了,他問每個法輪功學員對法輪功的認識。如果法輪功學員證實大法,就遭辱罵或拳打腳踢,讓包夾看著體罰。

有一天康建偉到關押岳淑霞的屋里,問岳淑霞對法輪功的認識,岳淑霞證實大法,遭到康建偉的拳打腳踢辱罵。兩個包夾也一擁而上對岳淑霞大打出手,兩個包夾一會扇耳光一會拳打腳踢。康建偉告訴兩個包夾,只要她不轉化就讓她成天成宿的站著體罰。如果不好好站著你們就給我打,遭到兩個包夾無休止施暴的迫害,腿腳都腫起來了,身體承受到了極限,強迫岳淑霞吃不明藥物。馬上要過年了,把岳淑霞分到二監區。

到了二監區逼迫岳淑霞出工干活,搓圍巾的穗,定任務一天搓幾塊,定的任務非常高,如果在車間到收工時還搓不完,就逼迫帶回監舍在監舍里半宿半夜的搓。二監區管法輪功的隊長叫王愛春,

王愛春讓犯人看著岳淑霞,等她收工回來,不讓她隨便走動不讓她出屋。天天逼迫她吃不明藥物,岳淑霞拒絕吃不明藥物。遭到王愛春的辱罵與毆打,逼迫她站著體罰。後來又把她轉到六監區,到了六監區還是逼迫她出工。包組警察隊長還逼迫六十多歲的老太太岳淑霞住宿上上鋪。上床還得爬梯子上。一個監區三四百人,沒有一個六十多歲逼迫上上鋪去住。根本就不把人當人看,這也是一種無形的迫害。

三、持續的迫害

二零一五年七月十二日岳淑霞刑滿出獄,但在赤峰610的脅迫下,前進路派出所警察、村委會的協同,岳淑霞未能回家就被劫持到赤峰洗腦班繼續迫害。

岳淑霞、楊翠玲、王艷昕,于二零一七年十一月五日到喀喇沁旗所管轄的鄉鎮村落傳播法輪功真相時,被不明真相的人誣告,而被喀喇沁旗公安局國保警察綁架。二零一八年三月二十七日下午臨近四點時,赤峰喀喇沁旗法院對岳淑霞等三位法輪功學員非法開庭。楊翠玲被非法判刑四年,岳淑霞被非法判刑三年半,王艷昕被非法判刑三年。二零一八年七月中旬,岳淑霞、楊翠玲、王艷昕被劫持到內蒙古女子監獄繼續迫害。在內蒙古女子監獄岳淑霞遭到康健偉等獄警的非人虐待,不讓睡覺、體罰、被打被罵等。二零二一年五月四日,岳淑霞結束了三年半的冤獄,走出內蒙古女子監獄回到家中。

二零二二年三月三十一日下午,岳淑霞老人在家中被警察綁架。岳淑霞不配合前去綁架抄家的警察,多名警察強行把她放到被子上,四個警察每人拽著被子的一角,用被子抬著岳淑霞,把她綁架到警車上,拉到平莊派出所,非法審訊。此次被綁架起因是,岳淑霞的女兒在發放資料時被不明真相的人惡意舉報,平莊派出所用監控錄像去綁架她女兒李秀榮。李秀榮正好回娘家,被警察監控跟蹤著去綁架,母親岳淑霞同時被綁架。

在平莊派出所,岳淑霞被非法審訊,被威脅恐嚇。此次被迫害岳淑霞沒有配合警察們的無理要求,但是身心受到極大的刺激,被釋放回家後,岳淑霞的雙眼視力急劇下降,幾乎失明,身體其它方面也出現了病業狀態,于二零二二年六月六日含冤離世。岳淑霞的離世,給她老伴兒留下了無盡的悲傷,她的子女們處于極度的痛苦中。

在中共統治下,冤獄遍地,社會已經被當局變成一座黑監獄。天理昭彰。希望參與迫害法輪功學員的警察、檢察官、法官,或者當過迫害法輪功學員幫凶的人們,趕快停止作惡,不要繼續跟中共邪黨迫害善良。天滅中共的大難已懸在眼前,就是要淘汰所有的中共邪黨分子。希望你們守住心中的良知,立即停止參與迫害,真心希望你們有個好的未來,良知善念下,為你們自己和你們的家人留一條逃生的退路。保護好人,懲惡揚善,那才是公檢法人員應盡的職責。如果您還覺得自己是個警察、檢察官、法官,讓自己的言行對得起這個稱號,那就盡快從中共江澤民流氓集團的操縱中解脫出來,抵制邪惡的指使,找回公檢法人員應有的尊嚴,給子孫後代開創一個公平、正義的生活環境。


—— 文章內容轉載自明慧網

* * *

歡迎轉載,轉載請註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