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洲圓明網
地方法會

俄羅斯舉辦法輪大法修煉心得交流會

【圓明網】二零二二年九月十七日,俄羅斯學員在莫斯科市舉辦了法輪大法修煉心得交流會。十五位來自不同城市的學員交流了自己在證實法、在給世人傳播真相等過程中的修煉體會。

在組成西人腰鼓隊過程中修心性

來自莫斯科的米哈伊爾‧葉雷明(Mikhail Yeremin),在二零零三年從一位中國學員那兒開始學習打中國腰鼓。後來自己學會後坐飛機到了伊爾庫茨克市和克拉斯諾亞爾斯克市教會了當地的俄羅斯學員,在參加當地城市日大游行等活動中起到了很好的展現法輪功學員風貌的作用。

在這過程中,他同時修煉自己的心性︰“幾年前在莫斯科菲利奧夫斯基公園舉行活動期間,我們鼓手在游行隊伍中行進。當時我心里認為自己很了不起,覺得自己把鼓手們教得多好。游行結束後,鼓手們要脫下鼓,迅速上台演示功法。沒想到,我跑向舞台時被絆倒了,摔了一跤,伸出右臂以減輕沖擊,但是我右臂的關節從肩膀上彈出,劇烈的疼痛刺傷了我。因此,我無法參加功法演示了。”
葉雷明繼續交流到︰“我開始向內找,思考為什麼會發生這種情況。我想起了我是如何表揚自己教學員打鼓的,我意識到我做錯了,為此我得到了懲罰。在這時奇跡發生了,關節回到了原位。我全心全意地感謝我的師父為我所做的一切,同時也在心中請求同修們的寬恕。然後我們再一次列隊走在路上時,我的胳膊很疼,但可以忍受了。”

青年學員修去情 理智救人

來自伊爾庫茨克的薩沙在自己的交流稿中談到︰“從去年冬天結束後,我開始逐漸放松對自己的修煉,沉迷于看愛情小說和看電影,並逐漸不再出來講真相,即使出來也是非常不情願的。與此同時,一場嚴重的磨難降臨到我身上。之後,我開始思考自己的缺點,發現了妒嫉心、色欲心、想要顯示自己的欲望、競爭和斗爭的欲望。”

“然而,在參加了一次講真相的活動過後,我又開始讀小說,我發現自己很難控制自己,一直在頭腦中想︰我要讀完這本書,然後就不再讀了。然後我就會又拿起下一本。我沒有在自己的疏漏上下功夫,所以煩躁的情緒並沒有消失,我經常生氣。”

但是她認識到講真相救人的事需要做。她和母親同修一起去新西伯利亞市向當地執法機關講真相。這過程中也是一個修心性的過程。

她交流到︰“在我出發的前一天,同修向我提供了一整摞必要的文件,讓我打印出來,加上我自己的真相信共有大約四十頁。需要拜訪包括以下組織︰聯邦安全局、內政部、西伯利亞聯邦區檢察長辦公室部門和地區檢察官辦公室,以及人權監察員辦公室。事實證明,打印文件的過程也是對心性的一種檢驗。幾乎所有的都必須用彩色打印機打印,我不得不多次補充墨水,打印機經常出現條紋或不能打印某些顏色。我保持冷靜,發正念並與打印機交談,鼓勵它。直到五個小時後,所有文件才準備好。”

她並交流了她到新西伯利亞市,去聯邦安全局、總檢察院的部門和地區檢察院,三個部門講真相的經歷,以及過程中修心的體會。在講真相過程中,有接受的,也遇到不屑一顧,心里感到受到傷害而難過。想起同修的交流和啟發,她收拾心情,繼續去傳播真相。

她說︰“周末,我去了批發零售市場,向中國商販發放中文的《共產主義的終極目的》書籍和印有新聞網站的宣傳單。那里也出現了一個心性的檢驗。”

她回顧︰“當時一個女人開始大聲說她不想要這些材料,我試圖解釋,但她什麼都不听。然後我走到另一個女人面前,但第一個女人從她那里拿走了報紙,並把它還給了我。”“在附近的一個亭子里,另一個女人也開始憤憤不平地大聲談論這些材料,然後我走到她面前,堅定地告訴她,中國共產黨和中國人沒有關系。她平靜了一些,不再那麼憤憤不平。我走到了那一排的最後,但幾乎沒有人拿我的材料。當我意識到我所做的是錯誤時,我靜靜地站了一會兒,冷靜下來,然後我又走到了過道上,又開始有人拿材料了。”

組織“五‧一三”活動的過程中提高心性

來自莫斯科的斯威特蘭娜分享了自己在組織協調今年“五‧一三”活動的過程中提高心性的過程。

她在交流中說︰“二零一九年瘟疫發生之後,所有活動都被禁止了。二零二二年四月,我們和一群同修一起申請時,有些公園回復說他們還不允許舉辦活動,但有些公園回復說五月份有很多活動,都被訂滿了。當我給一個部門發信時,他們審查了申請,並轉給十一個公園的主管部門,其中一個邀請了我們舉辦世界法輪大法日慶祝活動。我們在慶典前一周收到了回復,並開始緊張地準備。”

她說︰在這個過程中她發現和盡量消除自己煩躁、焦慮的念頭,信任同修,但不要事事依賴其他人。而且找到了自己的怨恨心,學會冷靜地接受批評,消除人的思想和觀念。

她還交流到︰“在活動的前幾天,我們接到了安全局警察電話,問我們是否要舉行活動,如果是,在哪個場地。我們的一位同修與他們交談,並與另一位同修商量後決定讓他們知道地點。因此,在活動過程中安全局的警察來到了現場,他們既在觀察我們,也在觀察觀眾。而在活動結束後,他們說他們很喜歡這一切,並感受到強烈的能量場。

向內找去掉人心後眾生也變了

來自五山城的拉里薩‧波佳切娃(Larissa Podjacheva)每周日在公園里集體煉功並分發信息材料。她通常分發材料並與人交談︰“我曾經被那些拒絕信息資料並稱我們為某教的人的負面評論所傷害。我開始審視自己的內心,為什麼我害怕听到這些?甚至在我還是個孩子的時候,我就害怕被人嘲笑。‘某教’這個詞被當作一個標簽,它是來自共產黨的黨文化。如果我還想為自己辯解和辯護,那麼就是我對師父和大法的信不夠了。”

她並說︰“我也看到,我身上沒有足夠的善心來向這些人講真相。我不斷地重復說︰法輪大法好!真、善、忍是正理!當我用眼神和微笑向人們打招呼,和送他們離開時,即使他們沒有拿真相報紙,我也會對他們說這些神聖的話。”

她並交流到︰“現在情況發生了變化。我不再听到負面的評論,人們都在拿材料,詢問功法。我不可能來得及告訴每個人關于迫害的真相,但是當你發自內心地給一份真相傳單,那個人肯定會把它讀完,並在了解到真相後做出正確的結論。”

九月十七日、十八日兩天清晨在公園里集體煉功,向當地民眾發放資料。在法會當天,剛剛結束後,學員們走到外面時看到天空上美麗的彩虹。

歡迎轉載,轉載請註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