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牆隔開了相依為命的母女

Print

【圓明網】故事發生在山東東營市——位于黃河入海口的一座城市。

二零二零年十一月十八日晚上,二十八歲的楠楠像往常一樣,下班後回到家里。她驚悚地發現家中被斷電,客廳和兩個臥室一片狼藉。母親不知在哪里,撥打母親電話卻一直無人接听。兒時的一幕幕痛苦的記憶頓時浮現在楠楠腦海中。

伴著淚水和惶恐,楠楠熬過了不安的一夜。直到第二天下午,楠楠才接到警察的電話,告訴她,她母親崔桂芬被拘留了。警察讓她去六戶派出所拿拘留證。崔桂芬被關押構陷,遭東營區法院非法判刑三年三個月。雖經上訴,東營市法院于二零二二年春維持冤判。

艱難歲月里 母女相依為命

二十多年前,崔桂芬還是個俊俏白皙、樸實能干的小媳婦。她遠嫁到煙台招遠,沒料想女兒楠楠才兩歲多,丈夫就遭遇車禍不幸去世。母女倆在村里舉目無親,楠楠的爺爺和叔叔當時就拿走了本該屬于母女倆的事故賠償金。接連的沉重打擊讓崔桂芬幾乎精神崩潰。

但為了女兒,還得謀生。家里條件不好,女兒又沒人照顧,她只好帶著孩子到廠里上班,崔桂芬在一邊干活,楠楠在一邊玩耍。楠楠沒上過幼兒園。崔桂芬有時把女兒放在鄰居家照看。幾年下來,她得了嚴重的胃潰瘍、結腸炎、婦科病、季節性的咳嗽等多種疾病,身心的痛苦折磨的她死去活來。

楠楠五歲時,崔桂芬帶著她走進了一個新的家庭。丈夫有三個孩子,都是十多歲的年齡,還有一個近八十歲的老婆婆。崔桂芬那時才三十來歲,給三個只比自己小十幾歲的孩子當繼母,難度可想而知。再加上婆婆對她有成見,她怎麼付出也得不到他們的認可和滿意。婆婆還經常故意讓三個孩子和她發生矛盾,崔桂芬的性格也很強勢,身體又不好,忍不住就會跟婆婆吵起來。

在楠楠的記憶中,母親崔桂芬常偷偷以淚洗面。

就在崔桂芬心灰意冷對生活失去信心的時候,娘倆兒回老家看望楠楠的姥姥,卻看到出了名的病秧子姥姥因修煉法輪功,變成了一個紅光滿面、精神飽滿的完全健康的人,真是太神奇了。從此,崔桂芬也走上了一條修煉大法的路。

跳出苦海 母女沐浴大法佛光

從那一天開始,楠楠又有了一個幸福安寧的家。母親崔桂芬修煉大法之後,身體健康了,成天干活也不覺累。母親變的愛說愛笑,家里經常充滿了歡聲笑語。對婆母,她恭敬孝順了,精心伺候,听到不好听的也不頂嘴了;對四個孩子一視同仁,都和自己的孩子一樣親,孩子們也從繼母身上找到了母愛。幼小的楠楠在這個老少同堂的家里成長著,性格開朗,活潑可愛。她最高興的是,哥哥姐姐們都愛跟她玩了。

三位哥哥姐姐先後成家、生孩子,母親比親娘還上心,不但親自操辦了每個孩子的婚姻大事,還先後把他們的子女帶大。全家人也從母親身上看到了大法的美好,也都升起了對大法的敬意。在這個重組的大家庭里,充滿了世間可貴的溫馨、和諧。楠楠的繼父對這位無私付出的妻子心懷感激。後來在被迫害時,惡人們逼迫繼父和她離婚,都被他嚴厲拒絕。

楠楠的二嫂懷孕的時候,楠楠的繼父不幸患上肝癌,撒手而別。母親崔桂芬感念丈夫去世前的掛牽,在家里又多待了三年,把老二的孩子也帶到三歲能上幼兒園。

楠楠的繼父去世後,母親料理完喪事,把孩子們叫到一起,當著大家的面把賬放在桌面上,父親看病的花銷,喪葬費,以及父親留下的住宅和存款一一核對,讓三個孩子加上娘倆五個人平均分。事後,楠楠的姑姑跟母親說︰“你傻呀,他們都成家了,你還有個孩子要上大學,您不為你想也得為孩子想想啊!人家都是多分一點是一點,你還平均分?你是學法輪功傻了嗎?”母親笑著說︰“他姑,謝謝你為我考慮,不管成沒成家,他們都是你哥哥的孩子不是麼,他們叫我一聲姨,那也是我的孩子呀。我們師父教導我們做人不應為私為我,應該處處為別人著想。”

母女兩人回到東營老家,母親獨自打工,租房,供楠楠上完大學,找工作。同時用大法的法理教導楠楠,做一個好人,按照真、善、忍做事。楠楠在大法的佛光普照下,成長的落落大方、美麗善良。

紅色恐怖下 母女情深義重

作為一名九零後,楠楠和小伙伴們一樣對生活充滿憧憬。她還有著超越年齡的堅強性格。這是因為她有一位歷經殘酷迫害、仍然堅定信仰的母親,她從小經歷過的磨難,是同齡人想都不曾想過的。

楠楠剛上小學的時候,母親崔桂芬為給大法說句公道話,去北京上訪。那一段時間家里天天來人,惡狠狠的讓繼父交出母親。繼父天天提心吊膽,家里陰沉沉的喘不過氣來。派出所居然還指使楠楠的老師跟蹤楠楠,使楠楠幼小的心靈蒙受了極大的傷害。

崔桂芬上訪回來後被警察關到派出所,村書記把七歲的楠楠也一同關了去。于是派出所里出現了這樣匪夷所思的一幕︰每天早上一個小女孩從派出所出來走到學校去上學,放學後背著書包回派出所,晚上跟媽媽一起睡在派出所的冰冷的水泥地上。這幕人間悲劇持續上演了兩個多月,楠楠的繼父交上三千元錢才放回家。

小小的楠楠不明白,為什麼心目中那些可敬的警察叔叔要讓她們睡在水泥地上,警察不是管壞人的嗎?難道自己也是壞孩子嗎?學校的老師為什麼也對自己不好了呢?睡在水泥地上時,媽媽盡量用自己的身體溫暖著楠楠的瘦小的身子,但時隔二十多年,楠楠還是無法抹去那冰冷堅硬的印記。

楠楠九歲的時候,母親崔桂芬受到威脅,要被送去洗腦班強制轉化。在躲避抓捕過程中,母親脊椎摔斷了兩處。在身受重傷的情況下,警察把她雙手銬住固定了一夜,又幾次連拖帶拽導致傷情加重。

楠楠十四歲時,家里闖進一幫警察,把家里翻得亂七八糟,抄完家後把母親綁走了,這一別就是一年五個多月。崔桂芬先被關洗腦班,被國保在極為恐怖的氣氛中審訊七次;在洗腦班關押三個月後判一年勞教。在勞教所,崔桂芬受到了難以言說的人格侮辱、體罰、虐待、限制上廁所和洗澡、抽血、嚴管一個多月以及高強度奴役勞動;一年到期後因不放棄信仰又延期17天,出來後不讓回家,接著又被關進洗腦班;在黑窩里又關了兩個月後,家人來要人,被逼交了三千多元錢才放人。

那一次楠楠來到洗腦班,見到了母親。為了讓崔桂芬屈服,惡人們把楠楠和母親崔桂芬鎖在那個小屋里一天一夜。但是楠楠反倒感到無比幸福。一年多來,楠楠天天想念媽媽,不知道媽媽什麼時候能回家。楠楠知道,媽媽是因為信仰才被迫害的,只要和媽媽在一起,心中永遠是快樂的。

楠楠十六歲那年,一個寒冷的冬天,直到晚上了也不見媽媽回家,急得家人們頂著寒風到處去找。一直找到第二天傍晚,找到洗腦班,才知道她講真相救人又被抓到了洗腦班,但是國保和洗腦班卻故意不通知家里。

崔桂芬被關在一個沒有窗戶、不通風透氣的小黑屋里,每天吃的是很小量的玉米窩頭和咸菜。有一次,崔桂芬走到院里,結果幾個男人揪住她的頭發狠狠地向大鐵門撞、拳打腳踢,惡人們打累了又將她拖到了屋里打。鐵門外,有幾個路人目睹了打人的過程,嚇得他們目瞪口呆,這一回,對楠楠的繼父是又一次致命的打擊。

多年來他在妻子多次被迫害、家里經常被騷擾的情況下經常愁眉苦臉、擔驚受怕,最終患上了肝病,年前妻子又被抓走,對他的打擊太大了,他根本沒有心情過年,整日躺在炕上閉門不出,不吃不喝、也不說話,隨之病情加重惡化。這次崔桂芬被關了五個月才放出來。她出來後,僅僅過了四個月,丈夫就永遠的離開了人世。

楠楠又一次成了沒爹的孩子,家里只剩下了自己和母親。這麼多年來,楠楠遭受了外人太多的歧視和白眼,崔桂芬決心給女兒換一個好一些的環境。等到把丈夫的二兒子的孩子撫養到三歲後,崔桂芬母女回到了東營老家。

這是母親的故鄉,對楠楠來說是一個全新的環境。雖然離開了從小長大的地方,但是楠楠有了新的朋友,有了完全正常的生活,一份安定的工作。母親崔桂芬打工之余,還在為講真相忙碌著。在崔桂芬看來,家鄉的人們也有很多人對法輪功有誤解,也有很多當地學員被迫害的消息不斷傳來,她不能沉迷于安逸的生活。

楠楠理解母親,同時她內心里希望著這平靜的時光不要再被打破。八年的時光在美麗的黃河入海口悠悠流過,楠楠的內心里似乎抹去了當年的陰影,直到那個二零二零年十一月十八日那個恐怖的日子突如其來。

母親崔桂芬又一次被抓,兩個舅舅、舅媽們不理解母親,“胳膊擰不過大腿”,五十多歲了還折騰自個兒不說,把閨女的終身大事耽誤了可別後悔。一家子人感嘆一陣,沒有人覺得為這事跑腿有什麼用。

淚水中,楠楠仿佛看到了母親的眼神,充滿著慈愛,充滿著堅毅。當年的小女孩已經成了一個內心堅強的年輕姑娘。楠楠要去營救母親。她要為母親說句公道話。

磨難中的錘煉與堅守

二零二零年十二月二十九日,楠楠借來親戚的舊車,去東營分局詢問母親崔桂芬的情況。國保辦公室有四、五個人。她向辦案警官詢問︰“我母親觸犯了哪一條法律?”警官說觸犯了刑法第三百條“利用×教組織破壞法律實施”。她又問“那我母親是破壞了哪一部哪一條法律的實施?”警官說就是破壞了刑法第三百條的法律。

對這個邏輯極為荒唐的回答,楠楠一時沒有反應過來,但是楠楠接著說︰國家政府、公安部認定和明確的14個邪教組織,沒有法輪功,為什麼抓我母親?警官說︰你別管有沒有法輪功,現在國家集中整治,煉就不行。她讓警官把整治的文件給她看,警察拿不出來,就說具體的法律條文解釋去找檢察院。四、五個警察象黑塔一樣圍在這個手無寸鐵的姑娘面前,厲聲喝道︰“你再說也把你抓起來!”恐怖的氣氛密布在周圍,凝聚的空氣似乎要爆發。

楠楠按捺著砰砰亂跳的心,鎮定了一下說︰“我就是因不懂法律,才想問問你們啊!請你們解釋一下還不行嗎?”警察的氣焰塌了下去,又擺出一副公事公辦的態度,催促她離開了。

決心為母親聘請正義律師

經過一番咨詢,楠楠選定了兩名律師。接待律師、送律師去看守所會見、去檢察院、法院、閱卷等等,一個女孩子獨自一人承擔著這一切,還要上班維持生活。好在律師對法輪功的肯定,對法輪功學員的正面評價,在法律層面對煉功合法、迫害違法的專業分析,都讓她充滿了信心。

楠楠知道,東營區檢察院、法院對法輪功學員做的如何,決定著他們將來的命運。她所做的一切,不止是為了營救母親,還為了這些工作人員,不要因對大法犯罪而失去未來。甚至他們明白了真相,可能不會再去迫害其他的法輪功叔叔阿姨們。

在律師的幫助下,楠楠發出了對國保、檢察院相關責任人的控告信。控告的信件發往市檢察院、紀委、市公安局、市局紀檢監察組、信訪辦等等,控告公安機關立案程序違法、刑事偵查違法、刑事強制措施違法,同時被控告人的野蠻執法行為涉嫌“非法拘禁罪”、“非法搜查罪”、“搶劫罪”,包括檢察院、法院涉嫌“濫用職權罪”及“徇私枉法罪”。

控告不是目的,對他們立案也不是目的。楠楠認為,借助控告這種形式,讓他們知道迫害是違法的,已經觸犯了法律。畢竟這些公檢法的眾多人員都認為抓法輪功是“理所當然”的,從來沒有理智的用法律衡量一下(實際上很多執法人員並不懂法律);或者抱著僥幸心理,認為天塌下來有上面撐著,從而無所顧忌。

如果有一天,迫害法輪功的事情需要有人承擔,那他怎麼辦?“上面”會為他承擔一切嗎?在這個世間,做了惡事,即使今天沒事,明天可能也沒事,但誰也保證不了未來不被追究,作惡終究要受到正義的制裁。

發出控告信之後的一天,楠楠做了一個夢。她夢見母親被迫害的那天,當時楠楠自己也在家里,其中的兩個警察把家里的一本《轉法輪》幫她藏在被子下面,然後一幫人就走了。楠楠知道,已經有人從信中明白了真相,不想再參與迫害了。

楠楠相信,能讓更多的人去了解真相、遠離邪惡,自己就沒有白白努力。

二零二一年底,在一個寒冬凜冽的日子里,楠楠接到了通知。母親崔桂芬被東營區法院非法判刑三年三個月。母親上訴後,東營市法院于二零二二年春維持原判。二審結果沒有人通知律師和家屬。幾個月後,楠楠去法院才查詢到結果。

在區法院的視頻庭審上,楠楠被法官剝奪了旁听的權利。但是在一個空檔里,楠楠見到了久別的母親︰她雖然身陷囹圄,但是表情堅毅又祥和,臉上泛著柔和的光澤,像寒冬的梅花,傲雪經霜,清香沁飄天外。

高牆隔開了母女,卻隔不開血肉相連,心心相印。楠楠堅信,總有一天,高牆會解體坍塌,母女會永遠相聚在一起。“一院奇花春有主,連宵風雨不須愁。”千千萬萬的法輪功學員一定會迎來團聚的那一天。


相關責任單位及人員︰

(東營市東營區鐘山路909號 )
東營區法院法官閆曉輝︰0546-7035198
東營區法院刑庭庭長紀鵬輝︰0546-8265069、0546-8265152
東營區檢察院案管中心任耀海

東營市公安局東營分局
東營市東營區寧陽路99號
東營市公安局東營分局黨委書記、局長張紅軍
東營分局副局長牛慶榮
東營分局國保大隊︰0546-8926043

東營分局國保大隊警察扈美華、徐廣煥、王廠、任文濤、孫峰、李忠華、馬丁;東營市開發區公安分局刑警大隊警察成明、馮營軍、楊希、楊敏;東營分局新區派出所王青濤、謝玉洪、趙廣義;東營公安分局紀寧、岳義棟、孫岩強、薛新東;東營市公安局陳佔明、孫峰;電子檢查人員市局網安支隊崔崇、王智勇


—— 文章內容轉載自明慧網

* * *

歡迎轉載,轉載請註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