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肅蘭州市法輪功學員賈建懷面臨非法開庭

Print

【圓明網】蘭州市法輪功學員賈建懷二零二一年九月八日被蘭州市團結新村派出所警察馬佔賢打電話,要求到派出所以取手機為名再次被綁架,被非法關押在蘭州市第三看守所(西果園)至今,將于二零二二年十月十四日上午九時在蘭州市城關區法院被非法庭審。

二零二一年七月十日下午三點多,賈建懷、肖紅梅夫婦從兒子家出來,到陽光小區發放真相資料時,被受謊言毒害的住戶誣告。派出所從小區、公安監控倒查,查到賈建懷、肖紅梅出行下電梯時的樓層(據說小區電梯也與公安監控聯網)從而確定了他們的身份。七月十二日晚八點多,賈建懷、肖紅梅回家時,被埋伏在樓梯上、下的五個警察控制,強行進入家門。隨後又來了五、六個警察,共三輛車、十多個警察。警察非法抄家,搶走了筆記本電腦一台、台式電腦一台、打印機兩台、手機四個、U盤三個、打印紙六包、大法書籍等。

當天晚上十一點多,賈建懷、肖紅梅夫婦被綁架到嘉峪關路派出所審訊室,被非法關押審訊至十三日下午,被戴著手銬去公安等醫院做了核酸檢測,抽血化驗,做了心電圖、超聲波、X光胸透、CT等檢查。十四日下午一點左右,賈建懷、肖紅梅被非法關押到城關桃樹坪拘留所。四天後,肖紅梅被轉到榆中縣拘留所繼續非法關押。九天後,賈建懷被轉到蘭州市新城拘留所繼續非法關押。

七月二十六日,賈建懷、肖紅梅由戶口所在地的火車站派出所分別接回,派出所、街道辦要求他們在準備好的“四書”上簽字,遭賈建懷、肖紅梅拒絕。當日下午兩點多,賈建懷、肖紅梅回家。下午五點左右,賈建懷、肖紅梅去城關團結新村派出所要被非法抄去的東西,派出所只歸還了肖紅梅的兩個手機、賈建懷的兩個手機。電腦被送到蘭州市公安局復制,其余物品未歸還。

九月八日,賈建懷被蘭州市團結新村派出所警察馬佔賢打電話,要求到派出所以取手機為名再次被綁架、非法關押構陷至今。

賈建懷,一九五五年七月一日生,漢族,甘肅省水利廳工程地質建設公司退休職工。一九九五年底他因愛好氣功及身體健康原因開始修煉法輪功,用“真、善、忍”的標準要求自己時時刻刻做一個好人。所以工作出色,上層領導非常信任他,他擔任本單位財務科長一職。修煉後,他身心獲得了巨大受益,長期纏身的一些疾病得到根治,經常困擾他身體的偏頭痛、風濕性關節炎、胃炎、肩周炎、暈車等疾病不見了。

一九九九年六月十日,江澤民以個人意志成立了凌駕于國家憲法及公檢法司之上的恐怖組織——相當于納粹蓋世太保的 “610辦公室”,是一個在全國範圍執行秘密任務、推行和實施這場血腥迫害的罪惡機構。一九九九年“七‧二零”至今,“六一零辦公室”系統地對堅守信仰“真善忍”的中國法輪功學員實行“名譽上搞臭,經濟上截斷,肉體上消滅”、“打死算自殺、不查身源、直接火化”的滅絕政策,導致法輪功學員廣泛遭受酷刑折磨、被活摘器官、甚至被迫害致死。賈建懷本人及家庭成員遭受了殘酷的迫害,被非法抄家、拘禁勒索,被非法判刑、在看守所、監獄強迫干超強度超時奴工勞動。賈建懷被非法關押期間,天天都被暴力轉化謊言強迫洗腦,侮辱人格。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一日深夜,蘭州火車站派出所多人把賈建懷和妻子劫持到派出所非法關押到二十二日天亮,用警車押送到蘭州市伏龍坪小學校關押在學校教室,城關公安分局領導與“六一零”頭目談話,要求放棄修煉,僵持到當日深夜由街道辦事處接回。此後,街道辦事處、社區、居委會、派出所等機構經常派人騷擾。單位負責人配合610將他調離財務科崗位。

二零零四年底至二零零五年三月夜間,蘭州市公安局26處便衣經常守候在賈建懷家住宅樓下一輛掛有民用車牌的面包車里,一次白天26處四個便衣硬行闖入家中,借口是走訪,給賈建懷和家人形成巨大心理壓力。

二零零五年三月十五日早上10點多,賈建懷接財務科負責人電話到單位財務科辦事,一進財務科辦公室就遭到蘭州市公安局26處魏東等人綁架。妻子肖紅梅早上一上班在辦公室就遭到蘭州市公安局26處綁架。警察從賈建懷身上搜去住宅門上鑰匙,到住宅非法搜查,把家里翻了個底朝天,搶劫掠走筆記本電腦、mp3、隨身听等。

中午12點前,不法警察用掛有民用牌子的面包車拉賈建懷到蘭州市公安局非法審訊逼供,魏東等人將賈建懷固定在特制的鐵椅子上,與此椅子連在一起的小桌上,有兩個固定的象手銬似能松能緊的刑具,將兩手腕分別套在這樣的刑具里,隨後擰緊螺絲,只見兩手發紫,汗毛孔都滲出了血。這還不罷休,把戴上腳鐐的雙腿朝身體右側掛起來,把固定雙手的刑具轉向左側,上半身都隨刑具轉向左側,再用手銬卡住,將整個人被擰成麻花形狀似的,這時賈建懷身體已經痛苦的渾身大汗淋灕,魏東拿過一個紙杯說等汗流滿這個紙杯再放下他。人體哪能承受這樣殘忍的酷刑,賈建懷身體承受到了極限,開始嘔吐,他們用了好長時間才把卡住的手銬打開,吊的腳鐐放下,把手銬上的螺絲松了松,這樣在鐵椅上熬了近三十個小時的刑訊逼供後,于第二天下午五點多非法把賈建懷關押到蘭州市第二看守所繼續迫害。

在蘭州市第二看守所,賈建懷遭受了非人的迫害折磨,早上六點起床到晚上九點以前強迫干奴工,完不成規定的活兒,就遭受犯人的暴打,上牙被打掉了三顆,吃飯非常困難。身上被打的青一塊紫一塊,還不讓吃飯,身體瘦的皮包骨頭,身體狀況極差。

示意圖︰中共監獄中的奴工迫害

賈建懷被法院誣判三年後,于二零零六年六月從蘭州市第二看守所轉到蘭州監獄繼續迫害,在入監隊獄警對身體狀況極差的賈建懷強迫干超強度奴工活,最髒、最重、最苦、最累的活由煉法輪功的人干,五十多歲的賈建懷每天都要扛著裝滿大蒜的縴維袋往五六層高的樓上多次搬運,速度慢就挨牢頭打罵,剝大蒜剝的兩手潰爛,牢室倒馬桶活兒專叫他干,後來賈建懷被迫害得路也走不動,咳嗽又非常厲害,胸腔嚴重積水。就這樣監獄為了加強迫害又把賈建懷轉到七監區,強迫看誣陷法輪功的造謠謊言電視,侮辱人格,長期洗腦。賈建懷身體在支持不住的情況下送蘭州市勞改醫院住院,診斷結果是結核性胸膜炎、腹水、乙型肝炎等,住院一月多被要求出院,監獄仍不放手迫害,繼續強迫洗腦,帶病干手工操作織地毯的奴工。

煎熬到二零零八年三月十七日出獄後,賈建懷多次找單位,相關人員推托不給安排工作,二零零五年六月至二零零九年十二月社保基金被停繳,最後只繳本人二零一零年以後社保基金。為了生活,賈建懷只有外出打工度日。就這樣街道辦事處、派出所、社區經常以回訪為借口監視他們。

賈建懷和妻子被非法關押期間,上大學的孩子無人提供經濟支持,給孩子日常生活造成極大的困難,心理上也造成很大的傷害。


—— 文章內容轉載自明慧網

* * *

歡迎轉載,轉載請註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