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經冤獄二十年 蘭州李文明又被非法關押

Print

【圓明網】二零二二年八月二十三日,蘭州七里河區李文明、劉菊花、何影國、陳雪梅、甦安洲、周巍及周巍妻子七名法輪功學員被綁架、非法抄家。同時,李文明租住的房東也被綁架。目前,李文明仍然被非法關押中,而且下落不明,其他人在之後五天內陸續回家。

李文明,又名李明一,男,現年五十八歲,曾是蘭州機車廠職工,被非法抓捕四次。李文明第四次被非法抓捕後,被非法判重刑二十年。李文明是孤兒,在邪黨監獄的無理規定下(必須是親屬才能探視),一直沒有人能到獄中探視他。歷經邪黨殘酷的高壓迫害,九死一生,在被非法關押的二十一年半後,二零二一年八月下旬才獲得自由,從蘭州監獄回家。

李文明自己表示,修煉大法前,他是一個名利心重的人,廠里的東西經常往家拿。報銷費用時,他盡量能多報就多報,經常夾帶一些本不該報銷的一同報了。身體還患有多種疾病——呼吸系統、消化系統、泌尿系統都患有慢性病,每到秋冬季節咳喘不止,慢性胃腸炎時常困擾著他,經常出現腰部酸痛,四肢乏力,精神萎靡等癥狀,慢性鼻火、咽炎更是一年四季伴著他,他也曾練過其它一些功法,但都不見效,甚至還去過名山大川尋找名師,卻不得而返。

一九九六年,李文明有幸得遇法輪大法,大法師父的高深法理一下就吸引了他,使他明白了做人的真正意義。李文明是含著淚水看完師父的講法錄像的,從此他的人生觀發生了根本的轉變,他堅信這就是他苦苦尋找的師父。從那時起,李文明就認定了我要跟隨師父一修到底。

李文明身上的多種疾病神奇的消失了,精神狀況與以前判若兩人。李文明把以前從廠里拿家的東西又拿回了廠里,把本該報銷的單據也銷毀了,作為他以前多報銷費用的補償。李文明事事處處對照大法,檢點自己的言行,從此走上了一條返本歸真的大道。

二十年的冤獄 非人的折磨

二零零二年八月十七、十八日兩天,李文明參與了法輪大法真相視頻的插播,告訴世人大法被迫害的真相。有線電視網絡成功地插播了法輪大法真相電視片《見證》、《歷史的審判》等內容。真相插播達半小時之久。

真相播出後,一時間驚動了邪黨中央,公安部派出了所謂的專家參與了非法搜捕,僅廣武門一帶就布控了二百多警力。李文明于二零零二年八月三十日再次遭到惡人綁架。惡警魏東等將李文明拳打腳踢後,塞入車內,拉到了雁灘。他們給李文明戴了兩副背銬(一付銬在手腕處,一付銬在胳膊彎處),然後提著背銬,將李文明拎到了七樓蘭州市公安局一處。

(一)酷刑逼供

何波、魏東等惡警把李文明鎖在了“老虎凳”上,把手腳卡在“老虎凳”的卡子里不能動彈,又在李文明的頭上扣上頭盔,上身用皮帶綁在“老虎凳”的靠背上,整個身體不能動彈。他們不斷擰緊卡在李文明手腕處的螺絲扣,就這樣每隔四、五分鐘就再緊一次螺絲,整個夜晚都是在不停地緊螺絲,李文明疼的撕心裂肺,渾身顫抖,大小便失禁,幾近休克。

酷刑演示︰老虎凳

天亮後,他們把李文明送到西果園看守所。沒過多長時間,又從西果園看守所轉到華林坪蘭州市第二看守所。後來,他們又多次非法審訊,李文明都是徹夜在“老虎凳”上度過的。

期間,惡警何波幾近瘋狂,他拼命的緊螺絲,李文明的身體一陣陣的顫栗,牙齒也不停的磕踫,幾近崩潰。之後,李文明的手腕麻木了一年多時間。

(二)多次被關禁閉室

二零零二年十月二十七日,蘭州市城關區法院,以制作並利用有線電視插播法輪功真相光盤為由,對七名法輪功學員非法重判十~二十年有期徒刑,其中李文明、魏俊仁、王鵬雲為二十年,孫照海、強曉宜、劉志榮、甦安洲分別為十~十九年。白銀市白銀區法院也以同樣理由非法重判法輪功學員張廣利十二年、常具斌十一年。

在看守所非法關押了一年後,二零零三年九月,惡警又將李文明劫持到蘭州監獄。在入監的第一天,由于不配合他們的搜查,制止他們對其他大法學員的打罵,李文明和慶陽學員劉志榮(在天水監獄遭迫害,失去了生命)被關入禁閉室。

禁閉室是一個只有三平方米的小屋,屋外是一個二平方米的全封閉式的小院,禁閉室里有一磚石結構 凹凸不平的石床,床的前槽是一個解大小便的坑。屋內無任何取暖設施,每間屋關三、四人,床上睡 一、二人,側槽睡一人,前槽睡一人。被關禁閉的人都不準帶被褥,只能和衣躺在地上。吃飯不給筷子和勺子,只能用手抓著吃。

他們在搜查李文明攜帶的衣物時,惡警趙之勇將李文明穿的一件夾克衫故意撕破,他是想找里面是否藏有大法資料。李文明穿的褲子也弄的找不見了。惡人給劉志榮戴上六十四斤重的腳鐐,手銬和腳鐐用鐵絲串在了一起。

酷刑演示︰腳鐐

李文明被戴上二十多斤重的新鑄成的腳鐐,手銬和腳鐐也被用鐵絲串在了一起。由于是新鐐,上面還有毛刺沒有打磨掉,一不小心腳腕就被刺破了,疼痛難忍。李文明用新發的他們強行給他們穿上的“囚服”的褲腿將鐐環卷住包起來,這樣毛刺就不會直接刺到腳腕了,也就不那麼痛了。最後,那條褲子的褲腿被掛磨的稀爛。就這樣,他們被非法禁閉了一個月。

第二次禁閉是在一年後的二零零四年十二月臨近冬至前,監獄管理科考核邪惡的“行為規範”時,因為不配合他們的考核,李文明與一副科長發生爭執,管理科原維斌過來拍李文明的頭部,李文明以手擋之,之後,他們又從李文明身上非法搜出大法師父的經文。以此為借口,給李文明加戴上六十四斤重的腳鐐,且用鐵絲與手銬串在一起。

這是一個新建的禁閉室,進入禁閉室的大院,進入走廊,便到了禁閉室。這是一個五平米的小屋,靠牆是一個水泥板床,床的前頭是一個水沖式的便池,便池的上方是一個封閉式的窗戶,窗戶的旁邊是一個小鐵門,門外是個二平方米的全封閉式的放風場。整個禁閉室和放風場安裝的有攝像頭,呈全方位無死角監控。禁閉室有地暖,但凡是有被關進禁閉室的,這個禁閉室的暖氣便停供。每個禁閉室的門外走廊里有一個控制該禁閉室暖氣的閥門。

進入冬至,又下了一場雪,李文明的下身只穿了一條線褲,腳上一雙“回力”牌球鞋,上身穿一件長袖夾襖。每天早上六點,他們便把李文明放在放風場里,由于腳鐐沉重,李文明在原地一坐就是一天,挪不了地方。晚上九點,才收回禁閉室,每天都要在零下七、八度的低溫下挨過,溫度最低時,達到零下十一、二度。寒風凜冽,凍的李文明瑟瑟發抖。

禁閉室有一邪惡的“事務犯”,經常到放風場用手指彈李文明的眼楮。由于手、腳都被固定死,無法回避,所以他往往得逞。晚上九點,把李文明收回禁閉室後,戴的腳鐐,就只能在禁閉室的側槽和衣躺下,由于腳鐐過重,又是和手銬串在一起,身體是蜷在一起的。一晚上只能翻兩次身,天就亮了。

非法審訊時,由兩名包夾犯人架著李文明的胳膊,李文明用雙手抓住腳鐐,他們把李文明抬進審訊室。主管獄警的副監獄長石天佑曾幾次向禁閉室的警察問過李文明的情況,他們想用這種辦法使李文明屈服,最終,氣得石天佑暴跳也未能得逞。他們怕把李文明凍死,禁閉一個月時,把李文明放了出來,卸下腳鐐時,李文明已經不能走路。

第三次禁閉是二零零五年九月,蘭州監獄要求強行轉化所有的法輪功學員,為此,他們給李文明加戴手銬,李文明不從,丁輝等警察把李文明壓倒在沙發上,強行給李文明戴手銬,李文明的頭撞在了暖氣片上,血流如注,縫了九針,才止住了傷口。

他們把李文明關了一段時間禁閉之後,又由監區接回,把李文明鎖在三監區的小號室里,由王國華、薛玉生等犯人四人包夾,二十四小時燈火通明,各種邪惡的襲擾不斷。後來,李文明听從新橋監獄(對外叫“康泰”醫院)回來的病犯講,王國華得了一種怪病,死在了新橋監獄。

(三)多次被關小號

在蘭州監獄的十幾年,惡警為了不使李文明和其他大法學員接觸,大部份時間把李文明和其他同修隔開,單獨關在一個監區。二零零六年三監區轉來的大法學員多了,又把李文明轉到了十監區,在十監區惡警又開始了對李文明新一輪的迫害。

蘭州監獄有十大惡警,十監區就佔了兩個,教導員戴學義,大隊長高振東。尤其是戴學義一肚子壞水,壞點子層出不窮。二零零八年“五月一日”剛過,惡警戴學義把李文明關進了小號,由殺人犯牛明泉、搶劫犯谷寧寧等四個包夾,將李文明吊起,掛在高鋪的床架子上兩個星期,不準睡覺,致使李文明全身浮腫,雙腳,腿腕處呈黑紫色,失去了知覺,尿液呈紅色,意識處于半昏迷狀態。一次,李文明要小解,讓他們打開手銬將他放下,李文明竟一頭栽倒,把馬桶踫翻,尿液灑了一地。

還有一次,殺人犯牛明泉用拳頭猛擊李文明的腹部,致使李文明疼痛難忍,額頭上的汗都滲出來了。就這樣,李文明在小號室度過了漫長艱難的三個月。

戴學義迫害過許多大法弟子,事隔不久便得了肺癌死了,遭了報應。高振東也迫害過許多大法弟子,平涼大法弟子曹璽就曾被他吊在鐵絲上,腳尖幾乎離地,听說高振東也得了癌癥。

(四)戴黑頭套,坐“老虎凳”

惡人每隔不長時間便要制造出一些事端,借此來打壓迫害大法學員。有次收工,惡警借口李文明沒有按照他的口令要求做,把李文明叫出來要單獨訓練,李文明不配合他的要求,站著不動。

這時副教導員張玉泉過來,再次把李文明關入了小號,他和監區長王子卓兩個沆瀣一氣,把李文明銬在了上鋪的床架子上,晚上不讓李文明睡覺。出工時,給套上黑頭套,到了生產車間便鎖在“老虎凳”上,同時還準備了束縛袋(監獄自制的,用編織袋的料,縫以粘貼的粘條,束縛人的胳膊,腿、手、腳用的)、透明膠帶(他們怕李文明叫喊,而準備纏嘴用的)、擔架之類的刑具,由吳國華、張正舉等四人包夾。

中共酷刑示意圖︰吊掛

由于長時間的吊掛,使李文明的意識出現模糊,身體也出現水腫,昏迷中,李文明想起師尊的教誨,堅定自己的意志,終于從險惡的迫害中走過來了。

疫情期間,獄警分為兩班,一個星期一輪班,警力明顯不足,又到了下半年,生產上他們想要沖刺一下,拿個第一,多發點年終獎,所以不願投入更多的人力,便把李文明從床架子上放了下來,緊接著又發生了職務犯冉鴻舉病死在蘭州監獄,冉鴻舉的死,又牽出一件獄內重新犯罪的案子。王子卓急于“滅火”,便放松了對李文明的迫害,李文明又從小號回到了監舍。

(五)見證其他大法弟子被迫害

大法弟子金吉林在第一次被劫持到蘭州監獄時,在九監區遭到原副教導員張海軍的殘酷迫害。他暗使包夾犯人用開水燙金吉林,起水泡後又用大頭針刺破灑上食鹽,不準金吉林睡覺。持續的迫害致使金吉林痛苦難忍,最後他以熱水瓶內膽的碎片將自己的動脈割斷(編者注︰這是在中共殘酷迫害下,承受不住的極端行為,不是法輪大法的原則真、善、忍所倡導的,是法輪大法法理禁止的),險些失去人的生命。在第二次被劫持到蘭州監獄後,金吉林遭到來自七監區大隊長魏周江的迫害,二零二一年八月李文明出獄時,金吉林還在小號室遭受迫害。

大法弟子王有江,在五監區遭到原大隊長張海軍,原教導員王國臣的殘酷迫害,致使王有江中風後出現偏癱,失去了人的生命。

黑龍江佳木斯市大法弟子孫照海,在一監區遭到原大隊長王國臣,原教導員孔繁平的持續迫害。惡警把孫照海關進小號,綁在“死人床”上,給孫照海上“老虎凳”,惡人把孫照海的牙齒打落的所剩無幾。在經歷了半年多絕食、絕水反迫害後,經過了近一年小號室的迫害,才解除了關小號。

酷刑演示︰死人床

二監區劫持一白銀市平川區大法弟子,年已七十,李文明走出蘭州監獄時,被關進小號,已經四個多月沒讓他睡覺了。

(六)監獄里外的善良人

李文明在蘭州監獄非法關押的十幾年里,也一直都有善良人幫助他、資助他,他們和李文明一起吃飯,資助李文明日常生活中所需的日用品,曾有幾個被教導員叫去,以不減刑相要挾,強行拆散。也有不懼邪惡的,和教導員說︰李文明在一起只是吃個飯。甚至在李文明的頭被撞破後,他公開指責邪警的粗魯、野蠻。就是在邪惡對大法弟子打壓最嚴重時,邪惡規定任何人不得和李文明說話、接觸。還有一些善良人在家人來餐見時,將打包帶回的菜各樣給李文明撥一份,放在飯盒里,放到暖氣上,然後以身體踫李文明,以手指暖氣上的飯盒後,迅速走開。這樣的善良人在三監區、十監區都有。

有一次,在十監區李文明和教導員發生了爭執,圍觀的犯人很多,但沒有一個借機對李文明動手的,若在一般情況下,早有犯人為討好教導員,從背後就下了手了。也有善良的警察從獄外給李文明帶進來烤紅薯、酸奶等,他們的善舉也在時時感動著李文明,鼓勵著他。還有的警察與李文明談到他出獄後的生活打算,也在時時關心著李文明。

更有來自港、澳、台、海外及大陸同修對李文明的加持和鼓勵。各地法輪功學員給李文明寄來的各種郵件,有明信片,有信件,還有匯款,裝了滿滿一塑料筐。由于邪惡的封鎖,李文明雖未見到過一封,但他知道這些郵件是各地法輪功學員對他的鼓勵和加持,同時也在震懾著惡人,使惡警不敢對他肆意妄為。還有獄中的法輪功學員,通過各種方式,在生活上接濟他,在言行上鼓勵著他。

二零二一年八月,李文明終于從險惡的迫害中走過來了,走出冤獄。

如今,李文明回家僅一年,又被非法關押,目前下落不明。

甘肅省婦幼保健院(蘭州電話區號︰0931)
地址︰蘭州市七里河北街151號,郵編︰730050
傳真︰2332246
院長辦公室︰2346699
院辦︰2336818
黨辦︰2341146
保衛科︰2341149

蘭州機車廠
地址︰蘭州市武威路49號
郵編︰730050
廠長辦公室︰2863772
書記辦公室︰2863864
長部辦公室︰2863490

甘肅省政法委
地址︰蘭州市城關區南昌路1648號,郵編︰730030
值班電話︰0931-8288272,傳真︰0931-8811802
政法委常務副書記︰李韻東、政法委副書記︰華風
金祥明︰省委政法委副書記、省610(防邪辦)主任︰0931-8476681、8425525、13993146669
李曉林︰省委政法委副書記、省綜治辦主任

蘭州市七里河區政法委
地址︰ 蘭州 七里河區 甘肅省西津東路498號
蘭州市七里河區政法委書記︰強生輝
蘭州市七里河區610主任︰藺主任
蘭州市七里河分局國保大隊副隊長︰孫某(女)
蘭州市七里河西湖街道辦事處書記王建中︰13519316648
蘭州市七里河西湖街道辦事處書記︰王寧
蘭州市七里河西湖街道辦事處綜治辦主任楊斌︰13893310618

蘭州市七里河區公安分局小西湖派出所
所長王繼飛︰13399313977
所長劉蘭香︰13399315317,警號︰016418
所長湯繼平︰18893843389,警號︰016490
教導員王芳雄︰13399312018,警號︰012437
片警陳大洪︰13399311496,警號︰01611
片警馮宇晨︰18393752190,警號︰016263

楊俊浩,男,1964/6/11,13028709821,大學專科
王傳利,男,1966/12/21,13399315113,大學專科
劉光輝,男,1968/4/1,13399315311,大學本科
孫常瑞,男,1968/4/13,13399311838,大學本科
張俊杰,男,1968/10/9,15693111888,大學專科
徐濤,男,1969/1/23,13399311781,大學本科
鄭仰東,男,1969/6/27,13399311048,大學專科
石光林,男,1969/7/16,13399315382,大學本科
安林,男,1969/9/21,13399311748,大學專科
馮宏,男,1969/10/7,13399314613,大學本科
連剛,男,1969/12/18,13399315319,大學專科
陳大洪,男,1970/7/16,13399311496,大學專科
彭維唐,男,1971/5/1,13399315257,大學本科
劉曉衛,男,1971/9/6,13399318547,大學本科
郭勇,男,1972/3/6,13399315321,大學本科
李育,女,1972/5/1,15593190896,大學本科
黎國勝,男,1972/5/1,13399318544,大學專科
劉蘭香,女,1973/5/10,13399315317,大學本科
湯繼平,男,1975/3/29,13399315020,大學本科
趙海瑞,男,1976/11/24,13399311562,大學本科
雷娟,女,1978/12/24,13399318534,大學本科
王繼飛,男,1980/8/23,13399313977,碩士研究生
馬海濤,男,1984/9/23,13893696616,大學本科
趙立娟,女,1986/7/6,13399315283,大學本科
張杰,女,1986/9/13,13919265918,大學本科
白廣利,男,1986/11/26,18793141669,大學本科
馬騁,男,1988/1/10,13399319549,大學本科
高燕鵬,男,1988/2/28,13399317966,大學專科
王瓊,女,1988/11/26,13399317941,大學專科
馬少博,男,1990/7/2,13893306153,中專
韓君,女,1990/11/15,15101206537,大學本科
丁雅雯,女,1993/1/4,13639302556,大學本科
王哲,女,1993/7/25,13609338558,大學本科
毛添宇,女,1994/5/9,18298345641,大學本科

甘肅省蘭州監獄
地址︰蘭州市佛慈大街298號
郵寄地址︰蘭州市城關區大沙坪28號信箱,郵編︰730046
電話︰0931-8364911-2015
監獄長張永維︰15193056688
副監獄長呂勇︰13993152236
伏國義、王宏、李培錄︰15293123888
高振東︰13919033899
李德學︰13919889490
副監獄長︰洪武杰
姜紅基︰13919812969、黨宗、彭曉斌
張全民︰13919248606
政委羅維鑫︰13919794710
紀委書記司朝陽︰13919999358、張禎君
政治處主任牛江暉
生活衛生科科長甦東海︰13893657691

趙之勇,男,1968/4/21,13919456576,大學專科,獄政管理科
原維斌,男,1969/8/1,13893415772,大學本科,蘭州監獄獄政管理科
張海軍,男,1974/1/20,13609344958,大學本科,蘭州監獄獄政管理科
孔繁平,男,1973/7/7,13659420573,大學本科,蘭州監獄一監區
王國臣,男,1975/6/21,13893606320,大學本科,蘭州監獄一監區
王子卓,男,1978/6/26,13639349607,大學本科,蘭州監獄十監區


—— 文章內容轉載自明慧網

* * *

歡迎轉載,轉載請註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