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南省76名法輪功學員被迫害致死案例綜述

Print

【圓明網】一九九四年八月,法輪大法開始在雲南弘傳,通過人傳人、心傳心,至一九九九年已弘傳覆蓋全省所有的地、州、市、縣,區,甚至邊遠山區村落,同時也弘傳到鄰國緬甸、越南。法輪功學員遍及政府機關、企事業單位、公、檢、法、司系統、學校、廠礦、農村、街道、商店;學員中,上至省(廳)、地(州)、市(縣)級官員,下到普通百姓、個體戶,其中有大量的學者、專家、教授等高學歷、高科技人員,有患絕癥被醫院判“死刑”的病人……大法使他們重新獲得新生。

法輪功不僅祛病健身有奇效,更重要的是修煉者以真、善、忍宇宙特性為標準要求自己,修心為本,不斷提高心性。法輪功修煉者的身心健康對社會的精神文明起到了極大的促進作用,當時社會安定,犯罪率下降,曾經得到有關政府部門、領導和廣大民眾的贊譽與支持。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黨魁江澤民和中共邪黨相互利用發起了對法輪功的迫害。這場迫害的邪惡程度,是古今中外歷史上罕見的,它針對的完全是一群以真、善、忍為標準做好人的民眾,迫害手段集古今中外之大全,使用造謠、誣陷、妖魔化等宣傳,采用一切最邪惡、惡毒的︰洗腦、綁架、關押、勞教、判刑、酷刑、監控、限制自由、開除公職、扣發退休金、搶劫財物等等,其目的企圖改變修煉人對真、善、忍的信仰。

二十三年來,根據明慧網不完全統計,雲南全省有2000多名法輪功學員被綁架洗腦、關押、勞教、判刑。其中判刑666人次,佔33%;勞教473人次,佔24.%;被迫害致死76人,佔4%。

雲南被迫害離世的部份法輪功學員

一、雲南省各地區被迫害離世的法輪功學員

一九九九年“七o二零”中共江澤民流氓集團迫害法輪功開始不久,昆明市海口退休職工陳建忠由于堅持信仰,在一九九九年十一月四日,單位610召開洗腦“轉化揭批會”上突然離世。至今,雲南全省十六個州、市有十個州、市,先後已有75名法輪功學員由于堅持信仰而被迫害離世。其中男性法輪功學員30人,佔39%;女46人,佔61%。最大年齡是雲南體育運動職業技術學院87歲的副教授李治初;最小年齡是普洱市22歲的安徽中國科技大學學生謝宏宇。被迫害離世人數最多的是昆明市38人,佔50%;依次是紅河州15人,佔20%;省外6人,佔8%;玉溪市5人,佔6.5%;大理州3人,佔4 %;昭通市、楚雄彝族自治州、普洱市各2人,佔2.6%;西雙版納傣族自治州、文山壯族苗族自治州、保山市各1人,佔1.3%。

各地離世的法輪功學員名單(75人)

◎昆明地區38人(男10人,女28人)︰

張雲芳、陳建忠、王星、蔡邦花、譚再芝、黃菊美、曾紹蘭、鄔家和、高國祥、呂祖達、包維遠、陳淑秋、桂明芬、史喜芝、張鳳仙、楊甦紅、張桂芳、李雪芬、李健英、王蓮芝、王嵐、佘仁澍、歐日懷、楊明清、丁桂英、普政、和樹樁、朱艷東、李治初、鄧桂英、姚佳麗、王匯真、林天青、車泗坤、張旭、席某某、倪美珍、夏梅仙

◎紅河州哈尼族、彝族自治州15人(男5人,女10人)︰

孔慶黃、朱麗芳、李俊青、張秀英、楊素芬、甦慧瓊、李保義、何美華、朱美英、楊發清、張世寧(丈夫)、張公勤(妻子)梁炳仙、鄭士英、楊之先

◎玉溪地區5人(男2人,女3人)︰付瓊仙、管成才、沈躍萍、李廷貴、黃韜

◎昭通市2人(男2人)︰李郝曉、遲志

◎楚雄彝族自治州2人(女2人)︰孫懷鳳、廖麗清

◎普洱市2人(男1人,女1人)︰謝宏宇、李朝榮

◎西雙版納傣族自治州1人(男)︰蔡鵬順

◎大理白族自治州3人(男2人,女1人)︰楊玉芬、王太山、石建偉

◎文山壯族苗族自治州1人(女)︰楊翠芬

◎保山市1人(男)︰楊開文

◎外省6人(男)︰鄭智陽、方征平、羅江平、張文亮、廖健甫、吳廣成

二、迫害法輪功學員致死的責任單位

迫害致死最多的是被非法判刑,被監獄直接酷刑迫害離世,或監獄迫害出現病狀體質衰弱,出獄後又不斷被不法人員騷擾身體衰弱離世的達30人,佔40%;其次是長期被各級610、公安國保、派出所、司法所、街道辦、社區不法人員的采取的所謂“清零”、“敲門”、“簽字”、敏感日、節假日的不斷違法上門騷擾,在極大精神壓力下含冤離世的20人,佔25%;被610綁架到洗腦班洗腦,或強迫放棄洗腦直接逼死的8人,佔11%;被勞教所迫害離世的8人,佔11%;被公安國保警察直接迫害離世的5人,佔7%;被看守所迫害離世的4人,佔5%;還有被派出所直接迫害離世的1人,佔1%。

二十三年間雲南省被迫害致死的法輪功學員

三、雲南省歷年被迫害離世的法輪功學員

自一九九九年“七o二零”迫害開始,當年十一月四日昆明海口退休職工陳建忠在洗腦“轉化揭批會”上突然離世至二零二二年八月二十五日出獄不到三個月的原河南開封市房屋經營總公司負責人吳廣成離世,已知有76名法輪功學員被迫害離世。最多的是二零二一年,有8名法輪功學員被迫害離世;除二零一八年沒有法輪功學員離世外,其它年份,最少每年都有1至5名法輪功學員被迫害離世的。

雲南省歷年被迫害離世的法輪功學員名單

1999年︰陳建忠
2000年︰王星、蔡邦花、孔慶黃、楊玉芬
2001年︰譚再芝、李郝曉、朱麗芳、謝宏宇
2002年︰黃菊美、曾紹蘭、陳淑秋、李俊青
2003年︰鄔家和、高國祥、呂祖達、楊發清
2004年︰包維遠、付瓊仙、朱美英、李朝榮、王太山
2005年︰桂明芬、史喜芝、張鳳仙、楊甦紅
2006年︰管成才
2007年︰李雪芬、楊素芬、張秀英、楊開文
2008年︰李健英、孫懷鳳、甦慧瓊、蔡鵬順、張文亮
2009年︰王蓮芝、沈躍萍、遲志、李保義
2010年︰李廷貴、鄭智陽
2011年︰黃韜
2012年︰王嵐
2013年︰歐日懷、楊翠芬、羅江平、方征平、席某某
2014年︰梁炳仙
2015年︰佘仁澍、鄭士英、倪美珍
2016年︰楊之先
2017年︰張世寧、普政
2019年︰廖健甫、和樹樁、楊明清、朱艷東、夏梅仙
2020年︰李治初、鄧桂英、張旭
2021年︰丁桂英、姚佳麗、王匯真、廖麗清、林天青、張公勤、石建偉、車泗坤
2022年︰吳廣成
年代不詳︰何美華、張雲芳、張桂芳

四、部份法輪功學員被迫害離世的事實

在這場邪惡的迫害中,許多法輪功學員就僅僅是為了堅持信仰,抵制所謂的轉化,被綁架進洗腦班、到勞教所,被判刑,被610、國保警察、派出所警察、社區、司法所不法人員無休止的騷擾,用開除公職、停發養老金、不得低保,影響子女升學、工作等進行恐嚇,其目的妄圖動搖修煉意志,使其放棄修煉,達到毀滅人類的邪惡目的。在被迫害致死的大法弟子中有被610、公安國保“轉化”中被迫害致死的;有在抄家、恐嚇、不斷騷擾中離世的;有在勞教所被迫害致死或迫害身體出現病狀出勞教所離世的,有在監獄里遭受酷刑迫害致死或迫害出現病狀出獄後離世的,有的是被610、國保警察直接迫害致死。

(一)被610洗腦迫害致死的法輪功學員

案例1、昆明海口退休職工陳建忠在洗腦“轉化揭批會”上突然離世

陳建忠,男,六十五歲,雲南光學儀器廠退休職工。迫害開始後由于不放棄修煉法輪功,一九九九年十一月四日在單位610組織召開洗腦轉化揭批會上,不法人員滿口胡言,不斷攻擊、誹謗大法及法輪功創始人李洪志大師,恐嚇逼迫參加洗腦轉化會的陳建忠等法輪功學員放棄修煉法輪大法,逼寫“三書”,不給作任何申辯發言,陳建忠精神上受到強烈刺激,當場從座椅上翻落在地,口吐白沫,半邊身體不會動,隨即送本廠醫院搶救無效,于當晚含冤離世。

案例2、年僅二十二歲的科技大學學生謝宏宇在不斷被洗腦迫害中不幸離世

謝宏宇,男,一九七八年十一月生,雲南省普洱市墨江哈尼族自治縣新撫鄉新塘村人。一九九一年七月,他從墨江新撫完小畢業,以全鄉第一名的優異成績考入墨江一中讀書,一九九八年他考入安徽中國科技大學。入校不久他就開始修煉法輪功,他按照真、善、忍標準嚴格要求自己,成為學校的優秀學生,深受學校老師和同學們的好評。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以後,謝宏宇三次到北京上訪,遭到校方610和當地公安的迫害,被強制退學。謝宏宇回到雲南家鄉後,在遭到從省、地區、縣、鄉、村各級610、公安等不法分子長期無休止逼寫“三書”、強制到昆明洗腦班洗腦的迫害下,精神受到極度摧殘,不法人員以“法輪功導致精神障礙”為由強制他住院“治療”。二零零一年八月九日謝宏宇出院後,由于繼續受到各種恐嚇迫害,特別是親人在惡人的威脅下極力反對和阻撓他學法煉功,使他身心備受摧殘,神情恍惚,二零零一年八月二十三日在馬路上被汽車撞擊,含冤而去,年僅二十二歲。

(二)被警察迫害離世的法輪功學員

案例1、晉寧縣昆陽磷礦職工包維遠被政保科警察圍毆致傷十多天後離世

包維遠,男,昆明晉寧縣昆陽磷礦職工。包維遠的妻子李慧萍為雲南省晉寧縣昆陽磷礦子弟小學教師,因修煉法輪功,二零零二年被下崗(失業),被非法勞教兩年。回來後,二零零四年二月十七日李慧萍在家中又被單位保衛科以談話為由騙去非法拘留,第二天通知包維遠到晉寧縣公安局政保科簽“傳訊通知書”。包說︰“你們無故亂抓人、扣留人,侵犯了公民人身基本權利,違反了《憲法》。”拒絕簽字,在與不法人員發生爭執中,被多個政保科警察圍毆致傷。十多天後,包維遠被發現死于家中,臉上還留有被毆打的傷痕。

案例2、通海縣四街鎮村民八十五歲的李廷貴死在縣公安局

李廷貴,八十五歲,家住通海縣四街鎮者灣二組。二零一零年四月十日,李廷貴、解寶芬夫妻倆到通海縣七街市場向有緣人發真相資料,被便衣惡警將所有真相資料強行搜走;四月十二日通海縣公安局黃成順、木艷萍等五人到李廷貴家非法抄家,搶走所有的大法真相資料;三天後他們又來到李廷貴家勒索現金,逼迫兩位老人交一千五百元,並且揚言要拘留十天、半個月,同時追問資料的來源。

二零一零年四月十七日,李廷貴老人遭縣公安局“610”黃成順一伙人的綁架、威脅、恐嚇,于當日早上九時死在縣公安局,死因不明。

(三)被派出所警察迫害致死的法輪功學員

案例1、通海縣農民管成才在派出所被打罵、恐嚇、關狗圈,送回家第二天離世

管成才,男,一九四九年生,單身,雲南省通海縣四街鎮四街鄉人。二零零四年七月份和同修畢朝清到當地公安局講明法輪功真相,說明法輪大法好,希望警察不要繼續參與迫害法輪功。後被綁架勞教二年。二零零六年管成才出獄回家後多次被鎮領導、派出所叫去打罵,恐嚇,還揚言其沒子沒女打了也不會有人去告發。一天在派出所遭警察打罵把他關進派出所的狗圈內,送回家二天後死亡,但對外誣蔑管成才是自殺。

案例2、原新華社雲南分社下屬職員王匯真,遭多次冤獄又被東陸派出所不斷騷擾中離世

王匯真,女,六十三歲,原新華社雲南分社下屬新華廣告公司職員。王匯真因堅持信仰真、善、忍,向民眾講真相,曾經多次被綁架,被非法抄家、關押、勞教,並且被非法判刑三次,遭冤獄累計達十五年。

王匯真第三次被非法關押在雲南省第二女子監獄期間,遭關禁閉、嚴管、坐小凳子、強行洗腦等迫害,出現腹部浮腫等病癥。

二零一七年五月,王匯真出獄回家後,西山區東陸橋派出所警察不顧王匯真腹水日漸加重(如懷胎十個月),經常上門恐嚇、騷擾。

二零一九年十月一日前,東陸橋派出所西壩北社區警察夏黔山突然闖進王匯真家騷擾。當時王匯真家中,有六位法輪功學員正在學法。隨後被東陸橋派出所警察綁架、抄家,由于王匯真腹水嚴重,看守所拒收。由于派出所警察的不斷騷擾,導致王匯真病況加劇,于二零二一年五月在家中含冤離世。

(四)被看守所迫害離世的法輪功學員

案例1、建水縣臨安鎮副鎮長孔慶黃上訪被綁架在看守所野蠻灌食致死

孔慶黃

孔慶黃,男,一九六六年生,曾任建水縣副縣長秘書,一九九五年起任建水縣臨安鎮副鎮長。二零零零年四月七日,孔慶黃在全鎮數十人參加的計劃生育工作會結束時,在會議上向參加會議的人講真相,被縣委書記白發堂、副書記盧應光指使單位書記李自恆及惡警張野草、曾保和、彭連益、郭躍等十余人綁架、抄家,非法關押在建水縣看守所。同時被開除黨籍、撤銷副鎮長職務。其父听到兒子被抓後,當場氣絕身亡。

二零零零年六月九日,孔慶黃到北京天安門為大法鳴冤,六月二十八日被公安帶回建水後,被再次關押在建水縣看守所,一進看守所孔慶黃就以絕食來抗議邪惡迫害,十多天後,惡警開始強行灌食、灌鹽水,導致孔慶黃喉管血管破裂出血,八月二十五日出現生命危險,惡警才將其送入建水縣人民醫院,最終搶救無效離世。

案例2、昆明病退工人黃菊美被看守所迫害致高血壓心髒病離世

黃菊美,女,一九五四年生,昆明市政公司工人。黃菊美修煉法輪功前,身患高血壓等二十多種疾病,是單位有名的老病號,二十六歲她就病退了。由于長年受疾病的折磨,變得性情暴躁,婆媳之間長期不和,家庭關系也很緊張。一九九七年修煉法輪功後,其疾病不治而愈,身體越來越好,從此待人和氣,處處事事都為別人著想,婆媳關系、家庭關系越來越和睦。二零零二年被盤龍區國保警察綁架關押在盤龍區第一看守所,期間受盡折磨,致使血壓增高至280/120mmHg,導致心髒病突發,看守所警察將其送入醫院才通知家人,不久黃菊美不幸離世。

(五)被勞教所迫害離世的法輪功學員

案例1、昆明殘疾人楊甦紅在勞教所遭虐待致皮包骨頭,奄奄一息,回家一月含冤離世

楊甦紅

楊甦紅,女,二十四歲,昆明西山區馬街辦事處積善社區法輪功學員,是一個身高僅有一米二、體重二十三公斤的肢體殘疾人。楊甦紅從小命運坎坷,八歲開始就病魔纏身,先後患上“結核性腹膜炎”、“白血病”等癥,父母帶著她四處尋醫問藥,走遍了昆明的大醫院,一九九八年更是雪上加霜,被昆明腫瘤醫院確診為“骨癌晚期”,並說她最多只能再活幾個月了。

在生命的最後關頭,楊甦紅于一九九八年二月有幸開始修煉法輪大法,她按照“真、善、忍”的要求修煉自己,身心發生了很大的變化,漸漸的她身上的各種病癥消失了,她丟掉了十多年的藥罐子,擺脫了病魔,重獲生活樂趣與生命真意。曾為她診斷過的醫生再見到楊甦紅時,驚嘆道︰“想不到你還活著!”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後,楊甦紅堅持信仰、堅持真理,多次遭到邪惡之徒的非法抄家、審訊、關押等等騷擾迫害。

二零零四年十一月三十日,她被非法送雲南省女子勞教所勞教,在勞教期間楊甦紅堅決拒絕在勞教書上簽字,堅決拒絕所謂的“轉化”。因此被強迫參加與正常人一樣每天十多個小時的超強的奴役勞動,不到半年她就被折磨得皮包骨頭,奄奄一息,于二零零五年五月被送回家後僅一個多月的時間,于二零零五年六月十一日端午節下午含冤離世。

案例2、陳淑秋在女子勞教所二大隊被折磨的血壓升高保外治療不久含冤離世

陳淑秋,女,五十六歲,外地來昆明的退休工人。二零零一年被關押在省女子勞教所二大隊。因陳淑秋抵制“轉化”,警察就從精神上折磨她,強迫她看打人的場面。使陳淑秋精神受到嚴重刺激,從而導致小便經常失禁,血壓高達230/120mmHg.陳淑秋已經躺在床上不能動了,警察還強逼她出工,直到醫生看後說病情嚴重,怕出問題,才打電話通知其兒子,將她保外治療,回去後不久含冤離世。

案例3、鐵路退休職工楊素芬在勞教所被洗腦、奴役折磨,回家不久含冤離世

楊素芬,女,五十三歲,個舊市雞街火車站鐵路退休職工。二零零五年三月二十一日,在雞街鎮三道溝農村講真相、發資料時,被惡人誣告,遭到雞街公安分局惡警的綁架,被個舊市“610”、公安局非法勞教兩年半。在昆明大板橋雲南省女子勞教所,楊素芬在邪惡的各種高壓洗腦與奴役下,身心受到極大的傷害,二零零七年六月釋放回家時,身體極度虛弱,于十一月十一日早九時在開遠鐵路醫院含冤離世。

案例4、開遠小龍潭發電總廠保衛科干部李俊青飲馬河勞教被迫害突然離世

李俊青,男,一九四七年生,開遠市法輪功學員,雲南省開遠市滇南小龍潭發電總廠保衛科干部。李俊青于二零零二年五月外出旅游,因身上攜帶法輪功真相資料在延吉被綁架,後被非法關押在長春飲馬河勞教所,同年十二月十七日剛從雲南省女子勞教所回家的李俊青之妻法輪功學員陸薈屹突然接到該勞教所電話,告知李俊青因病四天送醫院搶救無效死亡。

李俊青離世之前身體一直好好的,沒有什麼病,而且在李俊青離世前,單位書記王勇、保衛科科長余朝滿及“610”主任何愛娟等三人于十月中旬曾去飲馬河勞教所見過李俊青,並告訴家人李俊青好好的。李俊青怎麼會突然患病呢?具體他是怎麼死的,死前發生過什麼?這一切我們現在不得而知,但是我們相信真相終會大白于天下。

(六)被監獄迫害致死的法輪功學員

案例1、主治醫師沈躍萍在女二監被三年“禁閉”、用不明藥物迫害致死

沈躍萍遭迫害後

沈躍萍,女,當年四十九歲,玉溪市婦幼保健站主治醫師。二零零四年十二月沈躍萍夫婦被綁架非法判刑五年。關押在女二監集訓監區五年期間,因拒絕所謂的“轉化”,被關了三年“禁閉”。整天面對獄警的輪番轟炸(強迫洗腦)、辱罵及喇叭放到最大音量的洗腦錄音。每天十六個小時被強迫坐在光床板上,沒有站立、行走的自由,不得洗澡、洗衣服,來例假也不允許用衛生巾,還隨時被“包夾”打罵或用針扎、用手擰、掐,每天強逼她吃或者在食物中投放不明藥物,身心遭到巨大的摧殘,受盡了非人的折磨,致使沈躍萍咳嗽不止達八個多月,最後導致昏迷,于二零零九年五月十一日將她送進昆明醫學院第二附屬醫院搶救。家人接到監獄“沈躍萍病危”的通知趕到醫院時,沈躍萍的肺已穿孔,奄奄一息,連睜眼、說話都非常困難了。在病情沒有得到控制的情況下,監獄又強行將沈躍萍轉到條件極差的監獄管理局醫院。在家屬強烈要求下,監獄才辦理了“保外就醫”手續,家人將她送到昆明市第三醫院,終因搶救無效含冤離世。

案例2、昆明市史喜芝在女二監遭高壓電棒電擊後離世

史喜芝

史喜芝,女,當年六十多歲。在女二監集訓監區被關“禁閉”、坐小凳子“嚴管”,被長期使用破壞中樞神經類藥物,多種折磨導致史喜芝血壓增高。有一天晚上監獄突然打電話給其女兒說史喜芝病危,據知情犯人透露史喜芝是被獄警用電棒電擊後出現生命危險才送醫院搶救,史喜芝于二零零五年三月十七日凌晨搶救無效含冤離世(監獄對外稱患病死亡)。

案例3、昆明市七十三歲的王蓮芝在女二監被注射不明藥物後突然“精神失常”離世

王蓮芝

王蓮芝,女,當年七十三歲,昆明市退休工人。二零零八年八月七日被劫持到女二監就被關進禁閉室,王蓮芝每天十六個小時被強迫端坐在光床板或小木凳上,不準動,不準閉眼,身體稍有移動,就會被“包夾”謾罵、毆打,不準洗臉、刷牙,不準衛生用水、洗澡,不得換洗衣服等等。經過三個多月折騰,十一月十日,兒子終于見到母親,此時王蓮芝雖然憔悴,但精神正常。之後女二監對王蓮芝施以不明藥物,導致其“精神失常”,身體狀況日漸惡化,整口牙齒松動脫落,持續劇烈頭痛,最後幾乎成了植物人。

二零零八年十一月二十七日,監獄通知兒子去監獄,兒子看到母親情況說︰“十幾天前母親還好好的。”警方告之市精神病院鑒定得“精神分裂癥”,並說︰“你母親不吃高血壓的藥就拌在飯里”,兒子怒責︰“另外還拌有什麼藥?”獄方不敢回答。二零零九年一月七日,家人費盡周折,將體質非常虛弱、幾乎成了植物人的王蓮芝“保外就醫”接回送到昆明市第一人民醫院搶救,期間老人一直處于昏睡狀態,因救治無效含冤離世。

案例4、昆明76歲的丁桂英被秘密判刑、在女二監被迫害致死

丁桂英

丁桂英,女,七十六歲,昆明法輪功學員。二零二零年,丁桂英被國保警察綁架,在家人不知情的情況下,被昆明市五華區法院秘密判刑四年,關押到雲南省第二女子監獄。二零二一年一月中旬,家人突然接到監獄電話,聲稱丁桂英在監獄患“急病”送監獄醫院救治無效離世,監獄獄警將丁桂英遺體直接送到火葬場火化。

案例5、四川攀枝花市羅江平在省一監被注射不明藥物、毆打、野蠻灌食含冤離世

羅江平,男,當年五十一歲。四川攀枝花市米易縣撒蓮鎮人。二零一二年一月,在雲南省楚雄州南華縣被綁架,被非法判刑四年半,關押在省一監。由于羅江平拒絕“轉化”,被戴腳鐐手銬,被獄警和犯人腳踢手打、注射不明藥物、每天十幾個小時的超負荷勞動,完不成任務不準睡覺、單獨關小號等摧殘,被野蠻灌食等酷刑折磨,羅江平的下牙被全部撬掉,只剩幾顆松動的上牙。撬牙導致口腔大量出血,嘴里面都是爛肉。關押在省一監短短的三個月就出現生命垂危。二零一三年十二月二十三日保外就醫回家,僅五天就含冤離世。

羅江平離世前在家里的照片

案例6、四川省西昌市方征平在省一監遭關小號等多種酷刑迫害致死

方征平,男,當年五十六歲,四川省西昌市人。二零零七年底到雲南綏江縣發放真相資料,被綏江縣惡警綁架非法判刑六年。二零零七年十二月二十七日,方征平被送往省一監途經雲南曲靖時,押送方征平的惡警將方征平羈押在曲靖監獄一夜。曲靖監獄的惡警點名時,由于方征平年紀大,耳有點背,沒能及時回答,曲靖監獄的三名惡警一擁而上,一頓拳打腳踢。方征平被打倒在地又掙扎著站起來,又被打倒。然後這三名惡警用穿著皮鞋的腳向方征平的臉上、身上狠狠踩踏。方征平每站起一次,都被惡警踢倒再打,這樣反復三次,直到方征平不能站立。遍體鱗傷的方征平被抬到省一監四十五天後才基本能站立行走。

方征平被關押在省一監十監區三中隊,因拒寫“保證書”而遭到關小號等多種酷刑折磨,被迫害致生命垂危,下了病危通知書。他的父母希望方征平能取保回家,未得監獄同意。二零一三年四月一日方征平在省一監離世。

案例7、施甸縣原輔導站站長楊開文被監獄迫害致精神失常,回家不久離世

楊開文,男,年齡不詳,保山施甸縣油望鄉永福村農民。楊開文和妹妹楊光菊由于向當地民眾郵寄真相資料講真相,二零零四年十月二十七日被保山地區610及公安局綁架並各判刑三年,楊開文被非法關押在省一監。楊開文冤獄三年釋放,被迫害致精神失常,回家時間不長就離世了。

案例8、人已命危獄方拒放,廖健甫終被迫害致死

四川省攀枝花市法輪功學員廖健甫,二零一六年十月十二日被華坪縣公安局國保大隊警察綁架,非法判刑四年。二零一八年八月被劫持到省一監十一分監區關押。家屬曾兩次探視,得知他血壓高到240,又出現了腦梗癥狀,生命垂危。家屬多次申請保外就醫,監獄拒絕放人。廖健甫于二零一九年三月十九日晚上九點被迫害致死,終年六十五歲。

案例9、個舊市張世寧、張公勤夫婦遭冤獄迫害離世

張世寧,男,六十多歲,個舊市百貨公司退休職工。二零一二年五月四日與妻子張公勤(六十多歲)、女兒張藝瑩一起在家中被綁架,隨後張世寧與妻子被判刑七年。張世寧被關押在省一監,二零一七年被迫害出現了高血壓心髒病、糖尿病,病危狀況,但是拒絕家人探視,後來張世寧病情加重,監獄怕承擔責任于是將張世寧直接送回個舊家中,不久離世。妻子張公勤關押在女二監,迫害中出現糖尿病癥狀,身心受到極大摧殘。出獄後身體狀況日下,導致失明。于二零二一年在家中離世。

五、被迫害離世的社會精英

雲南省被迫害離世的社會精英法輪功學員

孔慶黃,男,40,建水縣臨安鎮副鎮長,2000年被看守所野蠻灌食迫害離世。
王星,女 30,昆明市鐵路局中學教師,2000年到北京上訪被公安押回,跳車時離世。
沈躍萍,女,49,玉溪婦幼保健院主治醫師,2009年被女二監迫害離世。
王嵐,女,56,昆明市總工會主治醫師,2012年被女二監摧殘,被騷擾中離世。
佘仁澍,女,70,省文聯從事宗教文化教授,2015年遭勞教迫害身患重病離世。
席某某,男,80,享受國務院津貼林業專家,2013年到北京上訪,被騷擾中離世。
楊之先,男,80,個舊市教育局長、高級教師,2016年被不斷騷擾中離世。
呂祖達,男,68,昆明林規劃院高級工程師,2003年不斷騷擾中離世。
歐日懷,男,75,昆明三中特級教師,2013年不斷騷擾中離世。
孫懷鳳,女,56,大姚縣中心學校病休教師,2008年被非法勞教、判刑迫害,“保外”後離世。
楊明清,女,68,省林業培中心辦公室主任,2019年被非法勞教、判刑迫害,在家突然離世。
朱艷東,男,51,昆明珠寶商,2019年被省一監迫害離世。
吳廣成,男,63,開封房屋經營公司負責人,2022年被多次關押、判刑,出獄三月離世。
李治初,女,87,體育職業技術學院副教授,2020年被多次抄家、騷擾中離世。
和樹樁,男,55,雲南大學教授,2019年被不斷騷擾中離世。
蔡邦花,女,30,居委會副主委,2000年被610不斷騷擾中離世。
鄔家和,男,60,省技監督局測試院書書記,2001年被勞教回來後突然離世。
李郝曉,男,73,昭通市離休干部,2001年被不斷騷擾中離世。
李俊青,男,55,小龍潭發電廠保衛科干部,2002年勞教所迫害突然離世。
蔡鵬順,男,74, 海縣史志辦主任,2008年被不斷騷擾中離世。
石建偉,男,55,賓川縣縣一中英語老師,2021年被省一監迫害離世。

中共在這場對法輪功學員的中,雲南迫害被迫害離世的76名法輪功學員中,有20名(佔迫害離世的27%)是社會精英,他們中有大學教授,有特級、高級教師,有高級工程師,有主治醫師,有享受國務院津貼的專家;有政府部門官員,還有珠寶商人(見表3)。大法使他們明白了人生的真諦,做人清正廉潔,這些被社會公認的好人,卻因為堅持對真善忍的信仰,被綁架關押、洗腦、勞教、判刑、長期騷擾,直至被迫害失去生命。法輪功學員被迫害離世的部份事實︰

案例1、昆明鐵路局中學教師王星到北京上訪被迫害致死

王星

王星,女,三十歲,雲南省昆明市鐵路局中學教師。一九九九年“七o二零”江氏集團迫害法輪功開始,面對邪惡之徒對大法、對師父的惡意中傷,二零零零年五月左右獨自一人到北京上訪,遭北京警察綁架後送到雲南省駐京辦事處關押。昆明鐵路局公安處和單位接通知後到北京帶人,一行數人非法押送王星乘火車回昆明,當火車在北京至石家莊行進途中,王星為了擺脫邪惡迫害,利用上廁所的時機從窗戶跳車時不幸身亡。昆明鐵路公安和單位為了推脫罪責,統一口徑造謠說︰王星是因為夫妻之間不和跳車自殺的。

案例2、高級工程師呂祖達被迫害中含冤離世

呂祖達,男,六十八歲,雲南省昆明市雲林規劃院高級工程師。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一日到昆明市政府上訪,被單位多次進行批斗,並逼迫他寫所謂的揭批“保證書”。

二零零零年呂祖達因室外煉功,被綁架非法拘留一個月,回家後,作為“重點”人物,被單位伙同昆明市盤龍公安分局、“610”人員以及長春派出所的片警監控,並經常上門騷擾其老伴賀桂珍,致使賀桂珍不得不經常離家出走、在外躲避。單位不法人員、惡警經常上門恐嚇騷擾,呂祖達長期處于精神恐慌和擔憂老伴的狀態,心理壓力極大,身體也每況愈下,于二零零三年十二月四日含冤離世。

案例3、從事民族、宗教文化研究的老教授佘仁澍被勞教、不斷騷擾中含冤離世

佘仁澍在萬人心得交流會上發言

佘仁澍,女,七十歲左右,雲南省文聯從事民族、宗教文化研究的老教授。佘仁澍是當地頗有成就的學者,曾皈依佛教,後放棄佛教,專修法輪功。迫害法輪功開始受到各方施壓,仍然堅持修煉。二零零零年四月四日,佘仁澍與昆明六十四名法輪功學員依法到雲南省委上訪,全部被綁架關押,隨後佘仁澍以組織者罪名被非法勞教兩年。在勞教所佘仁澍被迫害致舊疾復發,生命垂危而“保外就醫”。由于長期被610、國保警察、社區騷擾,精神受到摧殘,出現“腫瘤”癥狀,于二零一五年含冤離世。

案例4、林業培訓中心辦公室主任楊明清被“禁閉”、“嚴管”致血壓增高、臀部潰爛流血、听力下降,後離世

楊明清

楊明清,女,六十七歲,原雲南林業培訓中心辦公室主任。楊明清自九六年修煉法輪功後,用真、善、忍標準嚴格要求自己,拒受賄賂,是單位公認最好的人。迫害開始,二零零零年四月四日與丈夫到雲南省委上訪,被關押一個月後又被單位監視居住;由于堅持信仰,二零零一年與丈夫、女兒同時被勞教二年,二零零五年、二零一二年,與丈夫、女兒一起被綁架後判刑三年和四年,二零一七年再次被綁架關押二十多天,累計冤獄九年多。楊明清關押在女二監期間因不轉化被關禁閉室近四個月,禁閉期間不準洗漱、不準洗澡、不準婦女衛生用水、不準換洗衣服,雙手放在膝蓋上,不得移動,除此之外每天還要強迫听侮辱法輪功的有關錄音,聲音放到最大。四個月後又在監房被“嚴管”長時間坐小凳子直到出獄,被迫害的血壓增高達200/120mmHg,雙下肢一直浮腫、臀部潰爛流血、耳朵听力明顯下降、身體衰弱。

楊明清出獄後一直被公安、司法所、社區不法人員不斷騷擾。楊明清二于零一九年三月八日在家中突然含冤離世。

案例5、石建偉被省一監迫害致死、強制火化

石建偉

石建偉,男,一九六五年五月二十五日生,大理賓川縣縣一中英語老師。石建偉是學生及學生家長愛戴的優秀教師。石建偉由于堅持修煉法輪功,二零零一年一月被綁架勞教三年。二零一五年石建偉與妻子因為控訴江澤民迫害法輪功被綁架判刑六年半。關押在省一監十監區,後又轉到一監區,長期被嚴管,二零二一年九月二十六日上午,省一監獄警打電話通知石建偉家屬︰石建偉已經病危,出現生命危險,正在“搶救”。家屬提出要見面,監獄以“新冠疫情”為借口,繼續剝奪家屬的探視權。三個小時之後,家屬再次接到電話,稱石建偉已經停止呼吸,要求家屬到監獄簽字辦理火化手續。家屬在殯儀館看到石建偉的遺體背部出現淤青,有腹水,要求監獄出示石建偉生前的病歷本,不同意簽字火化。但是石建偉的遺體還是被監獄強行火化。

案例6、重獲新生的珠寶商人被省一監迫害含冤離世

朱艷東,男,五十一歲,昆明市經營翡翠、賭石的商人。朱艷東曾經在經營珠寶生意上是一個佼佼者,賺了不少錢。他的生活除了做生意外,就是賭博、喝酒、上夜總會,生活很奢靡,每年光花費在吃喝嫖賭上的錢就達兩百萬之多。二零一一年二月朱艷東開始修煉法輪功後,明白了人生的真實意義,戒掉了一切不良嗜好,心性提高了,所患的疾病全好了。

二零一三年九月,才得法兩年多的朱艷東因向世人講真相遭綁架後被秘密判刑三年。朱艷東被關押省一監期間,由于不放棄對法輪功信仰,遭打毒針等酷刑迫害,出現血糖增高,導致視力模糊,因為朱艷東不配合獄警無理安排,遭穿“緊束衣”折磨,身心受到極大傷害,出獄時身體衰弱,釋放回家後又不斷遭派出所警察、司法所、社區不法人員騷擾,出獄兩年多于二零一九年八月二十五日含冤離世,年僅五十一歲。

案例7、原開封市房屋經營總公司負責人吳廣成遭多次冤獄含冤離世

吳廣成

吳廣成,男,六十三歲,原開封市房屋經營總公司負責人(邪黨書記)。吳廣成在部隊期間患“肝硬化”,到地方工作後病情發作失去工作能力,修煉法輪功後恢復了健康,是民眾公認的好官。

一九九九年七o二零迫害法輪功開始,吳廣成因為到北京上訪,在天安門廣場被公安警察綁架、毆打;關押在看守所期間遭“毆打”、坐“噴氣式”、洗“冷水澡”、門縫夾掉手(指)、腳(趾)甲……

二零零五年吳廣成再次被野蠻綁架後,判刑六年半。二零零八年,家屬去密縣監獄探望過吳廣成一次,見他十分消瘦了,之後密縣監獄就拒絕其家屬探望。

二零一七年四月七日,吳廣成移居昆明,向世人講真相、發真相資料時,被昆明棕樹營派出所警察劉建文綁架非法判刑五年。吳廣成被劫持到雲南省第一監獄。關押在五監區期間,吳廣成因堅持對真、善、忍的信仰,拒絕干奴活,而長期被嚴管,身心受到極大傷害。二零二二年四月六日出獄時吳廣成被折磨的身體非常衰弱,一直沒有恢復,又出現身體不適病狀,最終于七月二十七日含冤離世。

六、結語

我們懷著沉痛的心情,記下中共對雲南省法輪功學員欠下的一筆筆血債,這還只是冰山一角。這些法輪功學員雖然早早離我們而去,但是他們是為了堅持信仰,那份勇氣令邪惡膽寒,讓世人覺悟欽佩。

歷史告訴我們,迫害修煉人是絕沒有好下場的,迫害他們的惡人有的已經遭到了惡報,雖然有的還在逍遙法外,但善惡到頭終有報,無論時日長短,一定會被清算,真相一定會大白于天下,惡人也一定會被送上正義的審判台。我們善勸那些還在僥幸作惡的人,趕快清醒吧!“天滅中共”在即,停止迫害,為自己的明天留一條生路。


—— 文章內容轉載自明慧網

* * *

歡迎轉載,轉載請註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