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冤判六年 李福斌遭蘭州監獄殘酷折磨

Print

【圓明網】二零一八年六月十二日,被非法判刑六年的蘭州市法輪功學員李福斌被劫入蘭州監獄。他遭受毆打、坐小板凳十幾個小時等虐待、侮辱,身體遭受嚴重創傷,長期血壓高至200以上、高血糖,視物不清。二零二二年九月三日,傷痕累累的李福斌結束冤獄,回到家中。

按真、善、忍做好人

李福斌,男,一九五一年四月十五日出生,今年七十一歲,蘭州市東崗食品廠退休職工。一九九七年十一月,李福斌開始修煉法輪大法,三個月後,曾患的多種疾病,如︰胃潰瘍、頸椎炎、椎間盤突出、風濕性多處關節炎、結腸炎、頭痛病等全部不翼而飛。他修大法以後,不但身體結實、輕快,走路生風,而且改掉了暴躁的脾氣,人變的開朗、善良,整天樂呵呵的。

當時他的岳母癱瘓在家無人照顧,他的妻子鄭恕整天上班很忙顧不上,李福斌自覺地承擔了照顧岳母的責任。他照顧岳母就像對待自己的親生母親一樣,穿衣、穿鞋、做飯、喂飯、扶著上廁所,而且還教岳母學法煉功。用妻子的話說,他把一個老太太侍候的精神煥發,拄著的拐棍也扔了。後來,鄭恕也走入法輪大法修煉。

做好人 再被綁架、構陷

二零一六年九月三日中午一點左右,蘭州市城關區國保大隊陳志凱、甦俊東及白銀路派出所、張掖路派出所、團結新村派出所數十名警察,手持鐵錘、鋼 、鑿子等凶器,來到李福斌家。敲門,李福斌沒開,然後,他們就砸門、撬門、擰鎖,用鐵錘撬桿。在門將要被撬開時,李福斌無奈的打開了房門。

幾十個警察一下涌進李福斌的家,李福斌和妻子鄭恕被用手銬銬起來。警察開始翻箱倒櫃,臥室、客廳、廚房及洗手間被翻查,家中狼藉不堪。這幫人員猶如土匪,從李福斌的家中搶走電腦、打印機、塑封機、切紙刀、裝訂機、打印紙上萬張,塑膜、大法書籍若干本,現金七千二百多元,甚至連家中的廚房,面櫃、冰箱、洗衣機也都翻個底朝天。

院子里一進門就布了崗哨,整個從八中校院外牆及樓的周圍都有人監控。家屬院內的人們都緊張的觀望著,一、二小時後,警車發出了緊促的警笛聲,八、九名警察綁架了李福斌和妻子帶到醫院,強迫他們進行DNA血液檢查。李福斌和妻子認為自己沒犯罪,不配合他們的行為。這時警察對他們拳打腳踢,撕衣扯領的殘暴強迫抽血,血液抽不出,他們就換針頭,換血管,一直到抽出血為止。李福斌的妻子氣厥暈倒,他們不管她的死活,仍然拖著她昏迷的身體,做著他們干的壞事。

此後,李福斌和妻子被送到蘭州市城關區團結新村派出所。李福斌被他們關進一間審訊室,里面有電腦監控,給他強加了手銬、腳鐐,整整折騰了一夜。到次日下午,李福斌和妻子被綁架到蘭州市第三看守所。

當時李福斌被他們折騰了二十四小時之多,身體已疲乏無力,血壓190以上。看守所量過血壓後,說不宜收留,原因是血壓過高,超出收押的標準和要求,可是城關國保人員強行將李福斌押入看守所。

由于環境所迫和看守所的虐待,李福斌的血壓不斷升高,經常到220—230,最高的時候,超出測量的表格,無法測出實際的血壓。國保警察在看守所三天兩頭非法提審李福斌,給李福斌羅織罪名,之後,準備和法院串通迫害李福斌。

二零一七年八到九月份,在邪惡人員的操縱安排下,李福斌被非法開庭,當時蘭州市城關區法院就以他們一貫的迫害方式先給李福斌定上一個所謂“破壞法律實施”的罪名,扣上這頂帽子之後,按著他們的程序一一走所謂的程序。當輪到李福斌申辯時,他要念他寫的書面辯護,他們卻不許李福斌辯護,但他們要李福斌把辯護書留給他們交到法庭上,李福斌沒有給他們。

最後,李福斌還是被非法判刑六年,參與的有審判長汪海斌、代理審判員高宗敏、陪審員魏雪琴。

蘭州監獄九監區︰關小屋、一天坐小板凳十幾個小時

二零一八年六月十二日,蘭州市第三看守所獄警,將李福斌和法輪功學員楊學貴、周巍一起綁架到一輛警車上,將他們劫入蘭州監獄,李福斌被關押到九監區。

蘭州監獄九監區多年來一直是殘酷迫害法輪功學員的地方。李福斌被綁架到九大隊之後,給他安排了六個包夾罪犯。當李福斌作了一個結印姿勢後,他們六個膀大腰圓者把李福斌強行穿上緊束衣,六個人同時拉緊衣繩,使李福斌喘不上氣來,身體動不了,並且越勒越緊,一直到他動不了,他們才達到目的。

但這手段都沒使李福斌屈服。教導員杜建國又下令拖李福斌到衛生隊,說是“檢查身體”。在李福斌無法反抗的情況下,被強行量血壓、又抽血。獄警發現李福斌的血壓很高,達200以上,又按住李福斌的頭,撬開他的嘴,強行給他灌藥,之後將李福斌扔到地上,沒人管了。

李福斌已近七旬的人,在地上躺了五、六個小時之後,他們拿來一床破舊褥子和一床骯髒不堪的被子,將李福斌扔到上鋪高床上。就這樣,李福斌在昏昏沉沉中迷糊了一夜。

酷刑演示︰罰坐小凳子

第二天早上,獄警還要李福斌和其他犯人一起報數點名,然後就到車間出工。獄警找了一間陰暗潮濕的房間,把李福斌關在里面,六個人換班監督他,上廁所還得打報告。中午在車間用飯。從早上七點一直到晚上的八、九點,李福斌被迫坐在小板凳上十幾個小時。每天如此,不讓說話,不讓活動,還要逼迫背監規,李福斌不背,他們不是罵,就是打,這樣整整關了李福斌半年。

在蘭州監獄一監區被“轉化”迫害

半年以後,由于監區轉產調換,一名監獄的得力整人的惡警王國臣到九監區升任大隊長,其人提出了留五十五歲以下的人重組車間監區,改造人員隊伍,李福斌被新任的大隊長王國臣推到一監區去受迫害。

二零一八年十二月十日,李福斌被一監區的迫害大法弟子的四名惡警馬嘯詠(大隊長)、張小偉(教導員)、王偉(副教導)、許坤(副大隊長)所接管。到了該監區之後,由一監區一大隊邪黨支部安排人員偽善的對李福斌“轉化”迫害,他就是“轉化”迫害法輪功學員的主管王偉。

王偉找了一個蘭州監獄最殘暴的殺人犯馬志剛當李福斌的包夾人。馬志剛,獄中一殺人未遂並加刑七年的人,是監獄很多獄警都管不了的老大難,頑固分子,一身匪氣十足。在王偉的指使下,馬志剛用種種流氓式的方式迫害李福斌。

除此之外,獄警還安排監室長及其協助馬志剛的包夾監視人員,以流氓、特務的方式,對李福斌采取二十四小時管控包夾。二十四小時不允許李福斌與任何人說話,限制李福斌的一切行為,無論在號室或生產區域,都把李福斌限制在小板凳上,吃飯、喝水都受限制,一天只能喝三小杯水,總量也就是一百五十克,做什麼事情,都得給包夾人打報告。監獄法有明文規定,可他們不斷違法、打人、罵人、虐待人、侮辱人。

有一次,李福斌與其他人說了一句話,王偉的打手馬志剛抓住李福斌的頭,在他的嘴上就咬了一口。當時李福斌的嘴就鮮血直流,血肉模糊。有人叫警察來給李福斌處理傷口,姓何的警察不但不處理,反而怪李福斌沒有把咬傷的血跡洗干淨,並大聲叫其他人離開,不許別人指證評論。李福斌嘴上的被咬傷的傷口,過了兩個多月才長好,但留下傷痕,期間沒人過問。當李福斌要說出原因時,他們卻漠不關心、不耐煩的說了一句︰誰讓你說話呢。

在這里,大法弟子沒有說話的權利。蘭州監獄一監區的獄警,在事實面前,不去處理打人、罵人、侮辱人的流氓土匪式的人,反而放縱他們行凶作惡,在這種殘酷的環境下,李福斌不僅一次次的受到他們的毆打、虐待、受刑以致更殘暴的迫害。

在二零一九年七月的一天,李福斌從號室出門倒暖瓶里剩下的水,惡人馬志剛從李福斌身後用裝滿東西的塑料箱猛撞李福斌的後背,結果將李福斌連人帶壺重重的撞倒在水房,趴在地上,好長時間起不來。馬志剛卻悄悄的躲在後面看熱鬧,還不準別人扶李福斌起來。他自以為很聰明,很機靈,害了人沒人知道。可事後,就有人揭發他的惡行。因為他是典型的牢頭獄霸,所以沒有獄警敢去處理他。像他這樣背地里行凶作惡的事數不勝數。他還經常在背後對很多的弱勢的老人及老實人作惡。

一次,在監區收工時,李福斌在排隊。教導員看到李福斌一個人,沒有馬志剛在場包夾(他去做他的私事了),就找他。馬志剛過來後,反而賴李福斌,就開始打他的臉,李福斌沒理他。到了監室後,馬志剛像瘋狗似的撲到李福斌身上,又抓又打,拳打腳踢。李福斌站在床前,他從床架上把李福斌翻過去,拉著李福斌的衣領,按在李福斌的身上,又是打、又是踢。李延江(副號室長)還一起幫忙打,此時,他們的惡行被值勤看到後,才制止了他們,把李福斌叫到教導員張小偉辦公室。張小偉不但沒有處理此事,還責怪李福斌沒把滿臉的血洗淨。這就是一大隊從獄警到犯人迫害李福斌的真實情況。

李福斌不僅被馬志剛打的不能搬箱子,也不能提水壺,甚至連飯碗也端不動,長時間因胳膊受傷,不能洗衣服,身上都髒了,也不能換洗,每天被包夾人員侮辱、欺負,關在號室里不能出門,也不許活動,只能端正的坐在小板凳上,直到收號時,才上床休息。由于打人的事情被大家所議論,才引起監區獄警的注意,才把包夾李福斌的犯人馬志剛調換。

雖然包夾被換掉,但迫害是依然在繼續,邪黨支部書記張小偉決定從新安排一個做事比較隱藏一點的人,是一個販毒被判死緩的外國人(原甦聯人),名叫維塔利。他是一個一米九的高個子,長著一幅凶相。他自稱是心理專家,做李福斌的包夾人員。

開始時,維塔利也自稱明白大法真相,因為他也接觸過大法弟子。那幾天,李福斌確實感到有點正常的氣氛,可沒過幾天,獄警們就催維塔利要做李福斌“轉化”。這時候,維塔利就原形畢露了,每天就開始打罵李福斌,找茬欺負李福斌,還誹謗大法和大法弟子,逼他抄寫警察做的欺騙世人的造謠文件、資料及所謂的學習材料。李福斌不寫,他就開始罵人、罵大法,用體罰的形式虐待、毆打他。李福斌要上廁所,他就借故不許他去,使盡一切迫害手段,致使李福斌血壓時時上升,最低時都在230,最高時達到280,他們知道李福斌血壓遠遠超出正常人,仍故意刺激、折騰李福斌。

時間一天天的過去,李福斌的身體越來越不行了,他們除了每天折磨李福斌之外,還要讓他干活。由于李福斌血糖不斷的增高,眼楮也越來越看不清,致使干數據線上的制作時,眼楮不好,當然干的活也不好,手腳也不靈活,所以干出的活又慢又差。他們就借故讓李福斌加班,每天都要加到晚上八、九點鐘。尤其是冬天,車間連暖氣都沒有,又冷又饑餓,加上血壓又高,血糖也高,坐了十幾個小時後,李福斌的兩腿腫的象缸一樣,又脹又疼。到了收工的時候,李福斌兩腿發軟,行走遲鈍,他們還要拖著李福斌快速的跟著大隊走,走幾步,李福斌的心就更慌,並且疼痛難忍,由于劇烈的行動引起血壓高漲,幾乎每天血壓至少都要達到250—260,三天兩頭,李福斌的血壓高的不可想象,有時高到280。他們不但不讓他歇息,反而要加快腳步。

專職“轉化”迫害法輪功學員的隊長藺惕恆和包夾人員合伙整治李福斌,在他的指示下,沒人敢同情李福斌,連一句正義的話語都不敢說。藺惕恆罵人,其他人也跟著罵,罵出的話不堪入耳。有時當李福斌暈倒時,他們不但不扶李福斌,反而上來強行給李福斌灌藥。並且在這種情況下,晚上還要安排李福斌值夜間班。李福斌常常因血壓高,頭疼的在地上爬不起來時,他們依然讓他繼續值班。

這樣的事情每天都在重復,這種非人的折磨使李福斌精神恍惚,記憶力急劇下降,做什麼事情顛三倒四的神智不清。可是,獄警仍然沒有放松對李福斌的迫害。二零二零年七、八月間,監獄方面加緊了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要盡快的“轉化”大法弟子。由各個監區的主要負責人及監區的包夾人員從嚴了他們看管的制度,加重了他們的談話任務,增加了對被迫害人的談話次數。采取了多種形式的所謂“措施”,動員了監區的所有人員,給李福斌和其他法輪功學員施加壓力,全員敵對式的監控、監督。互相監視的小組也都寸步不離的加重迫害。

為了加重對李福斌的迫害,一監區主要負責人張小偉、王偉、馬嘯詠、陳亮及藺惕恆,分別跟李福斌談話,施加壓力,談話時,每個人都惡狠狠的,像要吃人一樣,經過長時間的談話和威脅之後,見沒有多大的效果,他們群起而攻之,四、五個人一齊上陣,說的說、打的打、罵的罵,象一群瘋狗似的撲向李福斌,有的還揚言,將李福斌吊起來打個皮開肉綻。

經過幾年的謾罵、虐待、毆打、體罰,李福斌的身體越來越差,血壓一直在280左右,血糖高的也無法測量,心肺也疼痛,又是咳嗽,又是眩暈,兩腿也腫的無法走路。在這種情況下,李福斌艱難的苦熬著,獄警還挑撥監舍的犯人一起折磨李福斌。在這種折磨下,李福斌整整熬過了四年多,直到李福斌出獄的前一天,獄警替李福斌辦手續,不讓家里人見人。四年多里,李福斌沒有見過家人一面,只是中間打過二、三次簡短的電話,並且他們也不讓家里人給李福斌送衣服。

在最後在釋放證上簽字時,李福斌寫了一句受害人,並告訴他們他要以被迫害人的身份,出去舉報他們的違法事實。他們四、五個警察撲向李福斌,把他拉扯到辦公室,並且打電話給防暴隊,又是錄音,又是錄像,將李福斌訓斥了兩個多小時,才罷休。他們威脅李福斌不許出獄後舉報和控告他們。

李福斌于二零一六年九月三日被蘭州市城關區國保警察綁架後,在蘭州市第三看守所被非法關押兩年,二零一八年一月二十五日,被非法庭審,二零一八年二月二日,被城關法院非法判刑六年。二零一八年六月十二日,被劫入蘭州監獄,整整被蘭州監獄迫害四年有余,二零二二年九月三日,被迫害的傷痕累累的李福斌回到家中。

此前,在一九九九年七月法輪功遭中共迫害後,李福斌先後兩次上北京為法輪功說公道話,屢遭中共迫害,二零零三年,被非法判刑八年,在看守所、蘭州監獄也同樣遭受了獄警與殺人犯、搶劫犯等服刑人員的種種迫害,包括毆打、謾罵、侮辱、刁難、精神摧殘等,被經常出現身體不適,血壓升高。


甘肅省蘭州監獄
地址︰蘭州市佛慈大街298號
郵寄地址︰蘭州市城關區大沙坪28號信箱,郵編︰730046
電話︰0931-8364911-2015
監獄長張永維︰15193056688
副監獄長呂勇︰13993152236
伏國義︰13919136816、王宏、李培錄︰15293123888
高振東︰13919033899
李德學︰13919889490
副監獄長︰洪武杰、黨宗、彭曉斌
張全民︰13919248606
政委羅維鑫︰13919794710
紀委書記司朝陽︰13919999358、張禎君
政治處主任牛江暉
生活衛生科科長甦東海︰13893657691
馬嘯詠,男,1976/ 5/3,13993158591,甘肅省蘭州監獄一監區
張小偉,男,1978/1/9,18693057171,甘肅省蘭州監獄一監區
王國臣,男,1975/6/21,13893606320,甘肅省蘭州監獄一監區
王偉,男,1980/2/7,18919979403,甘肅省蘭州監獄一監區
陳亮,男,1987/11/8,18693110546,甘肅省蘭州監獄一監區
藺惕恆,男,1990/1/14,18693153190,甘肅省蘭州監獄一監區
高學鋒,男,1962/10/6,13893468810,甘肅省蘭州監獄反邪教科
池會友,男,1964/7/4,13919903266,甘肅省蘭州監獄反邪教科
李吉德,男,1968/6/24,13809319596,甘肅省蘭州監獄反邪教科
任紅俊,男,1969/3/5,13919796543,甘肅省蘭州監獄反邪教科


—— 文章內容轉載自明慧網

* * *

歡迎轉載,轉載請註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