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瀘州地區部份法輪功學員近期遭騷擾情況

Print

【圓明網】2022年“十一”前後及邪黨二十大前,四川瀘州地區出現又一輪對法輪功學員的騷擾迫害。在參與騷擾的中共人員中,有的敷衍了事走過場應付上邊的;有的謂之來“看望”,實為查看、監控;也有的歇斯底里砸門、入室搶劫的。

◆納溪區法輪功女學員羅林容遭綁架、抄家、監視居住。羅林容因農村拆遷,也為照顧外孫,搬到市區與子女居住。原住地的派出所、街道、社區人員,長期打電話給其子女,要他們說出其母親的住所,被其子女拒絕。在2021年中共瘋狂的“清零”騷擾中,羅林容得以避開中共人員逼她簽字“轉化”的騷擾。

後來,羅林容的居所被警察探到,2022年10月23日下午兩點過,十多個警察十多人,直徑闖入羅林容住處,亮牌是江陽區公安局警察劉春,其余的都不報姓名、職務。有人說︰我們都是江陽區公安局的。警察既不告知為何而來,也不出示搜查證,涌進屋就開始一陣亂翻,每間房屋翻遍,角角落落都不放過,屋里屋外細細密密的拍照,他們搶走大法書籍若干本、法輪大法創始人法像、播放器三個、一包真相資料,以及羅林容曾經被非法判刑的判決書。過程中,羅林容竭力保護自己的東西,警察野蠻搶奪。

羅林容被綁架到江陽區南城派出所。警察搞材料搞了兩、三個小時。辦案警察要羅林容在他們搞的所謂材料上簽字,羅林容不簽。他們強迫羅林容做核酸,威脅說,不做就抽血。最後對羅林容實施監視居住,
揚言,要經常來找她。

◆納溪區法輪功學員巫德容遭抄家、騷擾。巫德容現年約71歲,納溪區新樂鎮農村婦女,近年在縣城居住,以拾荒謀生。

2022年3月29日下午三點左右,有人冒充查天然氣的,騙巫德容的老伴打開房門,當時巫德容不在家。五個人直徑闖入,無人報姓名、職務,無人出示身份證明與執法手續。來人中其中一人看著家屬不準動,四個人在廳里、室內肆無忌憚地到處亂翻,凡見與法輪功相關的物品就搶走。巫德容的臥室門是鎖著的,這伙人都把門打開,闖進去大肆行劫,搶走大法師父的法像、大法書籍、對聯、掛飾等。東西搶走後,沒有留下清單。

2022年9月26日,納溪區安富街道辦事處的邪黨干部楊德彬,打電話給巫德容,說派出所的蘭某、李某要來看你。不一會兒,巫德容的家響起了敲門聲。巫德容問,你們來做什麼?是善意的我就開門,是惡意的我就不開門。來人說︰今天只是來看看你。你們夫妻身體好嗎?”巫德容讓他們進屋,對他們說︰以往你們一來就抄家、搶東西,抓人……來人連忙打斷,說︰今天不講那些。希望你們身體好。便慌忙地走了。

中共邪黨迫害法輪功二十余年來,巫德蓉長期遭到邪黨街道辦、社區,及其司法的惡意對待。不僅被非法拘禁洗腦班三年、兩次被非法判刑迫害,還遭到長期的騷擾,惡人進屋抄家、搶劫,如家常便飯。

◆納溪區法輪功學員桂大律遭騷擾情況。桂大律現年78歲,瀘州氣礦退休女工。2022年10月4日,桂大律的女兒听見敲門聲,開門一看,是陌生的一男一女,說是“來看看”。男的身穿警察制服,明顯是派出所的;女的是便衣,可能是社區的。他們提著一听牛奶,表示“來看看”。這是又一起遭野蠻迫害二十余年的老人首次遇到的“關心”。

桂大律因堅持“真善忍”信仰,曾遭中共人員各種迫害︰非法勞教、判刑,拘留關押,洗腦班非法拘禁;騷擾更是長期的、不間斷的。尤其派出所警察、街道辦、社區人員,在中共法制、和諧等等光怪陸離的背景下,對這位獨居老人實施了多次搶劫。

2017年7月11日上午,以查水表為名,桂大律家闖進十來個警察,氣勢洶洶,取下大法師父的法像就往地上摔,翻箱倒櫃搜出大法書籍等個人信仰的物品就搶走,還搶走三個MP3、兩個播放器,有“真善忍”字樣的十字繡也被搶走,老太太非常傷心。幾天後,桂大律拖著不便的身體到藍田派出所去討要被搶走的大法書和私人物品,沒人理睬她。

2019年3月6日上午八點左右,以藍田鎮派出所孟慶華(女)為首的一伙警察闖進桂大律家,將桂大律的保姆按住不許動,強行抄家,搶走的東西沒有清單。

2019年9月,藍田鎮派出所警察、社區人員一行九人闖到桂大律的家,說是來“看望”、“關心”。桂大律堵住家門不讓他們進屋,並高呼“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這幫警察只好撤退。

◆納溪區法輪功學員黃德書遭騷擾。黃德書是瀘州市天然氣化工廠退休女工,曾多次遭中共迫害,近期又遭騷擾。2022年9月30日,家又響起了敲門聲。來人是三個男子,兩個穿警服,一個便衣。黃德書的老伴開門後站在門口問他們,你們來做什麼?來人說,來看看,來關心。黃的老伴說,你們三天兩頭的來騷擾,這叫“關心”嗎?他們又問,黃德書在家嗎?黃德書听見老伴喊她,就到門口來看有什麼事。來人迅速地拍了照,轉身就走了。臨走時,他們對黃德書的老伴說,叫她不要出去做這樣、做那樣的。

十天後的2022年10月10日,五、六個身著便衣的人非常猛烈地敲打黃德書的家門,大有不把門砸爛不罷休的勢頭。他們邊打門邊大呼黃德書老伴的名字,一遍又一遍地威逼老人開門。因老兩口不在家,這些人敲不開門,便撕下了關心的偽裝,凶相畢露,絲毫沒有想想如此暴烈的行為會使老人受到何等的驚嚇?身心會受到何等的傷害?這是黃德書老兩口今年遇到的第二次“關心”和“看望”。

第一次“看望”是今年四月十四日。當日快中午時分,納溪區永寧派出所和社區的三人,拿著簿子來敲門,說是“核對”。黃德書的老伴站在家門口向他們講述了黃德書修煉法輪大法生命起死回生的事實真相,善勸他們不要迫害法輪功,不要再來騷擾。這些人不听真相,不听勸善,比二十大前的騷擾變本加厲。

另外,與黃德書同一宿舍的另一名法輪功學員蔣永芳經常不在家,來人每次都氣勢洶洶的敲門,發瘋般的敲門,以發瘋般的心態來“關心”“看望”這位獨居老人。

◆江陽區法輪功學員劉克群遭騷擾。劉克群現年70歲,瀘州市江陽區藍田鎮農村婦女。中共邪黨國殤前夕,藍田鎮派出所兩人騷擾劉克群,劉克群不在家,他們就使出株連的招數,打電話找到她兒子,脅迫她兒子為他們找出人來。兒子不得不電話告知母親,說派出所找她。幾天後,又來了幾人,沒找到劉克群,就脅迫劉的前夫幫他們找出人來。

大約10月上旬的一天,邪黨二十大臨近,又來一男兩女便衣,見劉克群在院壩里洗衣服,提出要進屋坐坐,一人還對劉克群偷偷拍照。劉克群拒絕他們進屋,並告戒他們,你們這些人進屋就“拿”人家的東西,象土匪一樣。我們是好人。迫害法輪功,破壞佛法會遭惡報的。本村迫害我的那個人都死了,喪命了。

劉克群本生產隊隊長張世華,長期雇人在她家附近的小賣部里監視她。有次為阻止她到法院為被非法庭審的法輪功學員聲援,監視了三天三夜。近年來 ,張世華還親自出面監視,跟蹤,目的是不準她出去散發資料,救人。他拒絕了解法輪功真相,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越來越烈,最終作惡到頭,于2021年2月初十,在發病極短時間內以癌癥的形式死亡。鄉親們都說是他為保自己生產隊隊長的位置,到處喝酒啦關系,醉死的。修煉人知道,是迫害法輪功遭惡報了。

所以劉克群告戒這三個來騷擾的人不要迫害法輪功,會遭惡報,說的是實話,真話,並不是在嚇唬誰。劉克群還對他們說,你們了解一下法輪功是做什麼的嘛,了解一下對你們一定是有好處的。三人沒吭聲,轉身離去。

納溪區法輪功女學員黎中明,約74歲,2022年“十一”前夕,三個男子敲開黎中明老太太的房門,一個穿制服,自報是龍馬潭區?高壩派出所的,姓徐。另外兩個不知身份。來人不說明他們上門來找誰,有什麼事。黎中明以為是女兒有什麼事情約他們來的。本著大法弟子救人的責任,她抓緊機會給他們講真相,問他們知不知道貴州省平塘縣掌布鄉的藏字石?去看過沒有?上面有中國共產黨亡幾個大字,是天機。所以脫離中共,退出邪黨的黨團隊組織才能夠保平安。又給他們講自己修煉法輪大法身心受益的真相。她說,修煉大法前,自己脾氣暴躁,動不動就打孩子;記恨心很強,親兄弟之間發生矛盾,發誓一輩子不往來。修煉法輪大法後,不打罵兒女了,放棄了怨恨,主動和兄弟搞好了關系,誠信待人。如果不是修煉了大法,這些壞脾氣會左右自己一輩子的,對自己不利,對他人也不好。來人沒說什麼,坐一會兒就走了。

黎中明的女兒回來後,她才知道今天登門來的三男子是沖著她來的。既然是這樣,幾天後,她便親自到派出所找到上門來的那位警察,借機繼續給他講真相。派出所警察說忙得很,推脫一番。

◆納溪區法輪功學員楊太珍被騷擾。2022年10月邪黨二十大前夕的一天下午四、五點鐘左右,兩個穿制服的警察,一個便衣,三個男子敲開楊太珍的家門,一人舉起手機就拍照。楊太珍說,不準照相,照相違法,我也把你的相照下來。一個說,沒有照,只是來看看。楊太珍的兒子上前擋在母親前面,對警察說︰“這是我媽。我媽坐牢十多年,養老保險都被扣了,現在走正道去討還。我們都是受害者,大家都是受害者。”幾天前,楊太珍的老伴就接到騷擾電話,對方叫他告訴妻子不要到處走。

◆江陽區法輪功學員李全英、唐世奎夫婦被騷擾。2022年9月24日,瀘州市江陽區藍田鎮東升街道及派出所警察闖到法輪功學員李全英打工的餐館,說“來看看你”,接著用手機拍照,把打工餐館的招牌,電話也拍去了。兩、三天後,江陽區茜草派出所警察又來到李全英在藍田居住的新房子里,當時房門沒關,他們直接就闖了進去,追問李全英的丈夫唐世奎的去處。

2022年4月中旬,茜草派出所警察曾打電話通知唐世奎說︰你們原來是由我們納溪棉花坡管的,現在的事務已轉到現在的新地址茜草社區。

◆江陽區法輪功學員劉宗珍被騷擾。2022年10月1日前夕,藍田鎮梨子園社區人員未經本人允許就對劉宗珍拍照,劉宗珍阻止,說,不準照,轉身就走,他們就照背影。劉宗珍問他們,你們照了有什麼用,照去也無用。我不承認你那些行為,作廢。

2022年4、5月份,社區一男性人員就曾打電話給劉宗珍,叫她不要出去發資料。劉宗珍說,你不要說這些。請記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他說︰記住了。

◆納溪區法輪功學員劉雲芳被騷擾。2022年10月24日,納溪區派出所人員打電話追問劉雲芳的現在居住地址,又向其兒子核實劉雲芳是否不在以前的老地址。說要來找她。

◆納溪區法輪功學員羅林明被騷擾。羅林明近九十高齡。2022年9月6日,羅林明的女兒接到派出所的電話,問,你媽在嗎?叫她去做核酸。

◆江陽區法輪功學員董國珍、劉宗芬、宋德貴被騷擾。村長楊朝華、會計曾紅多次領著鎮政府人員葛良、鎮派出所警察等,分期、分批來騷擾泰安鎮老年法輪功學員董國珍、劉宗芬、宋德貴,來人避談法輪功遭迫害,東拉西扯拉家常,然後照像、錄音後就匆匆離開。有人問劉宗芬︰你出去沒有?劉宗芬的老伴說︰你們一來我就反感。偷、搶、干壞事的犯人關押回來你們還不管,管法輪功你們管得比犯人還厲害。她出去了。怎麼不出去?家里要買東西就要出去,今天就出去趕了場。

綜上,2022年“十一”、二十大前後發生的騷擾,看似咋咋呼呼,其實僅是中共邪黨滅亡前的最後掙扎。不管騷擾以什麼名目、什麼形式出現,都改變不了邪黨的邪惡本性。但在這個過程中,從參與迫害的人對待騷擾的態度與表現看,有來“看望”“關心”真的就放棄了迫害惡念的,有敷衍了事走過場應付上邊的。比起2021年的所謂“清零”,邪惡的勢頭明顯有所減弱。這種細微的反轉,或許就是法輪功學員長期講真相勸善,在真相感召下人心發生的微妙變化。哪怕在那一瞬間,人心作出了善的選擇,都是生命得救的希望。

至于那些仍心懷惡念的,失去理性瘋狂砸門的,入室搶劫繼續違法犯罪、一條道走到黑的,不管表現得如何囂張,如何癲狂,也不過是邪黨強弩之末的末日心態。在法輪功學員正念反迫害二十余年的堅持下,邪黨再瘋狂也是到了灰飛煙滅之時。只是可憐的這些還在賣力參與迫害法輪功的人啊,邪黨的末日到來還為其充當陪葬而不醒悟。


—— 文章內容轉載自明慧網

* * *

歡迎轉載,轉載請註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