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邪黨二十大期間對法輪功學員的嚴重騷擾

Print

【圓明網】今年九至十月份,中共政法委直接指揮非法組織“610”辦公室和社區、街道、派出所等部門,采取了多樣手段,對上了邪黨黑名單的法輪功學員騷擾迫害,給法輪功學員造成很大壓力,給其家庭生活也帶來許多負面影響。

僅舉幾例如下︰

1、監听手機

幾乎所有曾經被綁架到洗腦班或被非法判刑或被非法關押過的法輪功學員,不論過去是否被強制“轉化”過,他們使用的手機都是一直由公安政保大隊(過去叫國保大隊)監控監听。

有的法輪功學員沒有公開被迫害過,本來並沒有受到監控,因用微信或直接用手機與上了邪惡黑名單的同修經常聯系,也被列為監控對象。派出所警察就以預防參與網絡詐騙的方式敲門了解情況,實際就是告訴你手機被監控了。而這些學員認為自己在手機上沒說什麼,用微信與兒女聯系方便,一直不願下載微信。可事實上法輪功學員在手機上不下載微信,給兒女親情留下了方便,也給邪惡迫害提供了方便渠道。

由于手機被邪黨公安監听,不少法輪功學員不願隨身戴著手機,甚至在家庭生活中也不把手機放在身邊,因為誰也不願自己正常的私生活被人監听!而現在大陸防疫形勢仍很嚴峻,出門不帶手機掃碼也不方便,實際上出門不帶手機就辦不成事了。這種邪惡的監控給作為合法公民的法輪功學員的正常社交和家庭生活帶來諸多不便。

2、在身份證信息上做手腳

曾經被非法刑事拘留或非法判刑的法輪功學員的身份證都是在公安網絡上做了手腳記號的,這個記號並不一定注明是法輪功學員,可以欺騙外界。有位法輪功學員在辦理個人的私家車年審時,明顯看到打印年檢表格的屏幕上顯示的內容是︰“吸毒人員的資料在打印中”。由于在身份證上注的是吸毒人員,這樣學員外出很容易被搜查包。

還有的學員在坐火車或高鐵被車站派出所人員強行搜查隨身攜帶的行李包時,派出所警察看到法輪功學員那個善良的面相就知道不是吸毒人員,直接問︰練過什麼功?得知是煉法輪功的,查包箱時也不那麼仔細了。身份證被做了手腳的法輪功學員在外住賓館時,馬上當地派出所就知道了,總會打電話詢問是去干什麼的。一般人出門住賓館會感到輕松,而被非法監控的法輪功學員住賓館時總是提防有不善意的敲門聲,可見由于邪惡的非法監控,大陸法輪功學員承受的精神壓力多大。可你找到公安部門詢問為什麼給法輪功學員的身份證信息做手腳,沒有一個人會承認的。

3、直接敲門入室脅迫搞所謂的“清零行動”

這些迫害行為往往都是由“610”、街道、社區、派出所四個部門派人一起登門脅迫法輪功學員簽不煉功的所謂“保證”書。搞這個邪惡行動的人往往都說只要簽了字,就不來打攪了。其實這是欺騙的謊言。中共為了欺騙世界,對法輪功的邪惡迫害實行的是內緊外松,對外說沒迫害,實際上邪黨二十多年來迫害和監控法輪功學員從來沒有放松過。有不少學員一時糊涂在邪惡準備好的不煉功保證書上簽了名或家人代簽了字,邪黨一開大會或搞什麼重大活動,這樣的學員同樣被社區和派出所監視、騷擾。

4、采取邪惡的“敲門行動”

用各種間接手段進行查訪騷擾。常見的是派出所警察以送什麼不違法上訪通知書,或送預防網絡詐騙告知書的方式敲門,查看法輪功學員是否在家。只要開了門、見了人,一般都偷偷拍照、錄像,拍的時候是用手機或佩戴微型相機錄像,學員若阻止拍照,都謊騙說沒照,實際都偷著對當事人或現場拍了照,回去好交差。

5、跟蹤或蹲坑監視

“610”非法組織認為活躍的法輪功學員被列為重點監控,在邪黨大會召開之前,當地公安派出所或社區居委會會派人跟蹤或蹲坑監視。有的地方還脅迫被重點監控的學員每天要到所在社區報到,防止上訪。如不去報到,就派人“敲門”騷擾。

6、電話騷擾法輪功學員家人

特別是被非法關押或判刑過的法輪功學員,電話監察不到行蹤,一般都打電話給其家人行騷擾詢問,正念不足的家人會誤解家里的煉功人做了什麼不好的事,造成了許多不必要的家庭紛爭,給法輪功學員本來安靜的家庭生活帶來不安的陰影。究竟是誰干擾了公民的正常生活秩序?!

7、綁架關洗腦班黑窩

參與實施法綁架的社區和“610”人員,怕被法輪功學員的家人追究,都謊言欺騙說是把法輪功學員送去學習學習,實際上是怕法輪功學員上訪,行關押洗腦,強制轉化。

8、以防疫的方式敲門騷擾

有些社區居委會將本社區的法輪功學員列為重點防疫管理對象,特別是因為年紀大不怎麼出遠門而不打防疫針的學員,都是他們重點防疫管理對象,要求每季參加社區安排的體檢一次,平時打電話要接听等。有些被迫害失去工作或養老金的法輪功學員不願配合他們這種不正常的管理,就被列為拒絕管理對象,時不時地敲門騷擾。

9、以監控手機移動情況行騷擾

有些法輪功學員因工作或生活需要坐車到外地去,只要一動身就被當地“610”和派出所知道,坐高鐵、火車,往往還沒上車,就被派出所人員進行無理搜身,搜查隨身帶的箱、包等行李,如發現攜帶大法書或真相資料,就被扣留下來,甚至被迫害判刑。這種情況也有的是因為購買車票時用了身份證,邪惡就知道了行蹤。

10、監視集體學法

邪黨公安以防止非法集會為名,9月份在大陸各地發生多起警察直接闖入法輪功學員的集體學法小組,綁架參與學法的法輪功學員,其中大多數是六十歲以上的法輪功學員。然後就是對被綁架的學員抄家,發現家中有大法資料的就被關進看守所加重迫害。

11、電話監控騷擾親朋好友

有位被手機監控的法輪功學員,她的常人朋友常打電話邀請她去家里玩,社區網格管理人就打電話給這位朋友,問了許多個人信息,最後詢問這位朋友有什麼信仰?明的是打听這位朋友是不是也煉法輪功。這位朋友覺的問得有點多余,就拒絕回答了。後來意識到是經常與法輪功學員通電話帶來的麻煩,這位朋友的家人一下子就改變了本來對法輪功學員的友好態度,遇到法輪功學員時不再象以往那樣打招呼了,好象踫到危險分子一樣不願正眼相對。

因為害怕被騷擾,不少常人朋友一般不會經常主動聯系法輪功學員。這無形中使法輪功學員在社區生活中顯得孤立。


—— 文章內容轉載自明慧網

* * *

歡迎轉載,轉載請註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