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西九江市劉惠萍被入室綁架、非法批捕

Print

【圓明網】江西省九江市法輪功學員劉惠萍女士二零二二年九月二十六日被濂溪區國保大隊警察非法入室綁架,被非法關押在九江虞家河拘留所15天,借口是教正在上小學六年級的繼子學煉法輪功。二零二二年十月十二日,她被非法轉為刑事拘留。十月二十一日,她被濂溪區檢察院非法批捕。現劉惠萍被非法關押在九江市看守所。

劉惠萍一九六三年十月九日出生,湖南常德人,二零二一年和江西省九江市法輪功學員鐘慶淼結婚,于二零二二年五月她來到丈夫居住的城市九江市濂溪區,和丈夫及讀小學六年級的繼子生活在一起。

二零二二年九月二十六日大約九、十點左右,九江市濂溪區國保警察未著警服的情況下,拍打劉惠萍的家門,由于未著警服,又都是陌生面孔,劉惠萍沒有開門。警察翻窗進入劉惠萍的家中。進門後,警察竟然以破壞他人家庭為由侮辱劉惠萍,結果看到劉惠萍和丈夫的結婚證,是夫妻關系,才作罷。警察綁架了劉惠萍,又非法抄家,搶走她為小孩打印學習資料的打印機和私人手機等。

劉惠萍的丈夫鐘慶淼當時正在外面出差。濂溪區國保大隊負責人余良打電話給鐘慶淼問他在哪里,鐘說在外面出差要過幾天回來。鐘慶淼問余良帶走他老婆有沒有傳喚證?以哪條法律實施的?余說︰有,是利用邪教組織……鐘慶淼反問他,國務院和公安部認定的14個邪教組織沒有法輪功,你以這條法律傳喚抄家合理嗎?余說電話里面說不清楚,你回來再說。

後來,警察又到學校,在沒有監護人在場的情況下,對劉惠萍的繼子(鐘慶淼兒子)誘供,錄制影像,說是劉惠萍教繼子煉法輪功,企圖以此作為證據,構陷劉惠萍。劉惠萍在做筆錄時予以否認。

劉惠萍盡心在生活上照顧繼子

據劉惠萍的丈夫介紹說,小孩說話很晚,快到六歲時,才非常勉強的四個字叫爸爸媽媽,更很難說出一句連貫的話。到上學年齡,帶他去學校報名,學校沒有收,建議到特殊學校去上學或要求過一年再說。後來到市婦幼保健醫院智力檢查,說只有三歲小孩智力,屬于先天發育遲緩。孩子經過一年的康復訓練,測試,還是三歲左右的智力。又到了學校報名時間,學校還是不收,後來求情說好話,並說小孩成績差不怪老師和學校,才勉強被收下。

二零二二年五月,劉惠萍到九江來後對孩子如親生的一樣,給孩子做好吃的,勤勞的操持家務,連孩子的生母都說,這幾個月兒子臉比以前圓了一點,胖了一點,臉色也比以前好看多了。

而且劉惠萍還盡心照顧其丈夫的八十三歲的老父親。二零二二年八月份的一天,外面溫度有三十八、九度,老父親突然全身發冷,躺在床上不能動了,而她丈夫當時在外面跑車,她及時給老父親找被子蓋,燒開水,找藥給他吃,老父親才緩過勁來。據她丈夫說,老父親年紀大了,每年偶爾有那麼一兩次這種現象,如果家里沒人的話,老父親的生命隨時都可能出現危險。

“親親相隱”是傳統中華法律體系中一項規定,指“禁止親屬之間互相控訴或者作證,以保護傳統的倫理秩序”的規定。《刑事訴訟法》二零一二年修改時將這一原則做了引用,即“經法院通知,證人沒有正當理由不出庭作證的,法院可以強制其到庭,但是被告人的配偶、父母、子女除外”(《刑事訴訟法》二零一八年第一百九十三條)。這表明,法律不但不允許嫌疑人自證其罪,也不允許司法機關強制家屬旁證其罪。但是,濂溪區國保警察在沒有監護人在場,對未成年且智力尚存缺陷的小孩誘供、做筆錄、錄制影像等作為構陷親屬的證據使用。

現在公務員法實行“終身追責”的規定,一個公務員執行上級錯誤的命令,終身須對事情的對錯負責。今天迫害法輪功的“功勞”,將是明天被清算的證據,時間會證明一切。

相關信息︰

九江市濂溪區公安局
地址︰江西省九江市前進東路158號
郵政編碼︰332000
國保大隊指導員余良︰13807929634、0792-8278999
局長胡宏毅︰13907926566、0792-8279001
副局長鄧明華︰13907929656
副局長劉仁清︰13907921635、0792-8279010

九江市濂溪區檢察院
檢察院電話︰0792-8251759、8256702
檢察院負責此案檢察官連真(女),辦公電話︰0792-826110
舉報電話︰0792-8262110

第二檢察部電話︰0792-8255746
地址︰九江市濂溪區前進東路172號,郵編︰332005
九江市濂溪區政法委書記朱立峰、副書記嚴子龍、嚴盛平
辦公電話︰0792-8121910
區委第一巡察組,舉報電話︰18979223708(接听時間︰8︰00—18︰00)
區委第二巡察組,舉報電話︰18979220378(接听時間︰8︰00—18︰00)
區委第三巡察組,舉報電話︰18979220078(接听時間︰8︰00—18︰00)
濂溪區公安分局副局長鄧明華︰13907929656
九江看守所電話︰0792-2157110


—— 文章內容轉載自明慧網

* * *

歡迎轉載,轉載請註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