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多變的世界中 我的修煉體會

Print

【圓明網】
首先,向尊敬的師父和所有大法弟子問好!

一九九八年我開始修煉法輪功,今天想在這里分享我近期的一些修煉體會。對我來說,偶爾靜下心來回顧和反思從九十年代末到現在所發生的事情是很重要的。最近發生了這麼多事,雖然一路很顛簸,但我一直看到前方的光明。

在這些年里,我走遍了世界各地,去過北歐和瑞典許多地方,甚至到了北歐國家,有幸傳播大法,澄清真相。當中共的病毒來臨時,我首先想起了二零零三年非典時期,我為所有那些還沒得救的中國人感到擔憂。同時,我也覺得這是一個非常好的機會,可以揭露邪惡的中共,讓更多人了解真相。

在修煉的過程中,我越來越清楚的認識到什麼是真正的修煉。初期我把其理解為做一個好人的開始。當我讀到師父曾有過評語的一篇文章“好人”中提到“師父一直要求我們按照法的標準成為好人,而不簡單是常人所認為的好人︰老好人”時,我很受觸動。

修煉並不意味著成為一個善于取悅他人的人。在這方面,我有時也走錯了路來避免不必要的麻煩和損失。我有時給人們的印象好像我是一個容易被利用的好人。那篇文章中還提到︰“這‘好欺負’的觀念如果我們不去掉,那邪惡可不就找到借助‘考驗’而毀滅我們的最大借口和保障了嗎?!”這各執著導致我增加了不必要的工作量,致使我失去了寶貴的時間。

對我來說,承擔責任一項是一個巨大的挑戰。責任這個詞對我來說分量很重,因為我把它與人的勞累、壓力、緊張、怕失敗、丟面子及忍受批評等方面聯在一起。責任也意味著必須做出更大的犧牲。

例如,如果我組織一個講真話的活動,我需要成為第一個到場的人和最後一個離開的人。其實這是一種榮幸。一切都與我如何對待它有關。我還體會到,承擔責任不一定是一件沉重的事,而是作為大法弟子應該珍惜的美好禮物。

我現在明白師父在看我們的心如何動。我的理解是最好是去做事,盡管可能會在過程中犯錯,但與因為害怕而被動的不做任何事情相比,這要好得多。實際上,承擔責任意味著有非常好的機會來修煉提高自己。

在我的修煉之路,我在各種項目中承擔了責任,也參與了瑞典佛學會的工作。

有一段時期,我感到好像被封閉住了,舊勢力試圖攻擊我,我感到一種壓力。這很難描述,就象被關在監獄里一樣,很難獲得能量,並在某種程度上感到悲傷,但我沒有在表面上表現出來。

一天早上,當我參加一個集體煉功時,就像有什麼東西去掉了,那種被封閉的感覺完全消失了。學法、背法和正念幫助了我。

在中共病毒大流行期間,我開始听說人們可以在網上開辦學煉法輪功研討班。當然,我認為那是非常好的。我在這個項目中扮演的角色是“幕後”支持,做技術和推廣方面的工作。一開始有很多技術問題需要解決。假如我當時沒有把這些困難看得那麼重,也許展會更快些。

我們在去年秋天舉行了第一次網絡學煉法輪功,效果很令人鼓舞。有這麼多人報名參加,令我感到驚喜。迫害之初時,當我們行講真相的活動時,不明真相的瑞典人對我們冷眼相看和冷嘲的情景記憶猶新。我感覺情況發生了很大的變化,人們開始覺醒,我們現在正入法正人間的階段。此外,那麼多的人想學功和了解大法。我覺得我有義務洪法和講真相。我們網絡教功小團隊中,大家相互配合的很好,每個人都在盡職盡責。

瑞典的其他同修也都非常支持我們的項目,通過各種渠道幫助推廣網絡教功,這使得網絡教功救人的力度很大。唯一令我感到遺憾的是我未能在瘟疫大流行期間更積極的參與這個項目。如果期間更早的舉辦網絡教功,我們會救度更多的人。

去年年初的一個早晨,我看到明慧網編輯部的一篇文章,說︰一些國家的大法弟子最近組織了播放師父九講班的活動,並在網上教功。結果很突出,師父很高興看到這一點。我們希望更多來自不同國家和語言的同修能夠根據自己的情況積極參與到這個項目中來。如果在北歐國家,我們每周都有一種語言行的網絡教功,那該多好。

今年春季,在丹麥有多場神韻的演出。我從內心覺得,應該去除對一個國家的觀念,而是要作為己任的去支持神韻在北歐國家的演出。事實上,到北歐鄰國的旅途並不比去瑞典的城市長。

我在演出前,幾次去丹麥推廣神韻。在演出期間,我也擔任保安和後台工作。然而,票賣的並不好。我自語道,我們發了那麼多的傳單,也在不懈的努力,但我用心夠嗎?我意識到,我有時學法思想不集中,學法也不精。

師父說︰“但是能不能達到開光呢?那得看他怎麼去念經。釋迦牟尼講正念,得一心不亂的念經,真正的能夠使他修的那一法門的世界產生震動,才能招來覺者。那個覺者的法身上去一個,才能達到開光的目地。”[1]

我對此的理解是,我的確要全心全意的做事情,只有用心去做和保持正念,才能達到效果。

去年在限制放松後,我們終于舉辦了瑞典法會。準備過程中,我經歷了很多心性考驗。首先,向同修征稿就是一個挑戰。我給周圍的同修打電話,鼓勵他們寫修煉體會,但我有一種人的心態,感覺更像一個電話推銷員,所以效果並不好。

我擔心修煉體會稿件不夠,向一位同修表達了我的擔心。得到的反饋是︰“你的擔心會影響著他人。”我想了想,對自己的心態和態度行了審視,想到師父說的話︰“大法弟子的心要不穩,會使你周圍的環境也發生變化。你害怕的時候,你發現眾生都不對勁了。你變的神情清朗的時候,心胸寬廣、樂觀的時候,你發現周圍環境也不一樣了。在講真相中、在證實法中、在你們做的事情中發生難度的時候,調整調整自己,用正念來思考問題,可能會相當管用。”[2]我提醒自己注意這一點。

此外,限制規定也在變化,一直存在著不確定性。我提醒自己要有一顆平靜的心,情況就改變了。臨近法會的幾周我們收上來一些很好的修煉體會稿件,其中來自一些沒有打算寫體會的同修。最後,我們的瑞典法會開的非常成功。在疫情過後,同修們能聚在一起,我感到是一個重要的步驟。

有時我踫到突然來的講真相的機會。有一天,我開車把要丟棄的舊物送到一個回收站。我看到一對看起來像來自中國的老年夫婦正在撿破爛,可能是為了撿回收的瓶罐。我覺得他們生活困難,我身上有一些現金,所以我走到那位男人面前,給了他一張鈔票。他看起來非常高興,我用我知道的有限的普通話問他是否來自中國。他對我說普通話感到非常驚訝。我問他從哪里來的。他是遼寧人。我告訴他我煉法輪功,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他微笑回應我。

近幾個月來,世界上發生了很多事情。我感到干淨世界網站和神韻作品等新的救人項目是師父洪大的慈悲,以便讓更多的人受益。這是給我們救人用的珍貴工具。作為一個修煉人,我要做的就是讓自己修得更好,來完成使命,並成為大法中一個粒子。

謝謝師父!謝謝大家!

* * *

歡迎轉載,轉載請註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