認識和修去負面思維與利益之心

Print

【圓明網】尊敬的師父好!同修們好!

今天跟大家分享近期修煉過程中改變負面思維和去各種人心的心得體會。在上一份工作的期間,尤其後期,長期學法煉功不能保證,很長一段時間疲于應付工作。盡管洪法活動我長期一直參與,表面上踫到問題也知道向內找,但沒有認真審思自己的修煉問題深入向內找,很多心性問題沒有解決從而累積了下來,人變得越來越沉重。直到工作結束後,通過加強學法煉功向內找,不斷加強主意識,修煉上有了一定的突破。

由于過往的失業經歷,我是一個缺乏安全感的人,並形成了厚厚的負面思維。由于有限的瑞典語听說能力以及對自己的能力不自信,我對再就業感覺悲觀迷茫。在上一份工作後期,我開始在網上找工作。找來找去,感覺沒有多少適合的職位,當時只投了幾個大學博士學習的職位。除了一所瑞典本地大學外其他幾所國外大學在截止日期之後很快就了拒絕的郵件,又加強了我的負面思維和悲觀看法。再加上想要安定生活有了買房子的想法後,在失業再就業的過程中一想到工作我就有點焦慮。

那所瑞典本地大學博士職位在投遞申請後不久,和我聯系,某種程度緩解了我的焦慮。很快我得到了新的任務,要求讀論文並錄視頻闡述處理相關課題的想法。經過準備提交了答案後,很快我收到了面試邀請。在面試前準備面試問題的答案時,我最怕觸踫的心性問題浮現了出來,由于感到自己當時的工作沒有做好,所以很多常規的面試問題我對自己的答案沒有信心,找同事推薦我也不好意思張口,對那個職位結果既充滿期待又感到無望讓我心情難以平靜。情緒起伏中我克服想要回避痛苦的思想業力干擾開始向內找,我看到了自己對博士職位的高看加深了我對這個職位的期待,背後掩蓋的是求名的心。

對于我在工作中的表現的不自信,很大程度是因為自卑總感覺無法達到自己想象的標準。而我無法對同事張口要求推薦,很大程度上也是因為由于懶惰安逸心而自我感覺沒有盡到全力,而總是被別人推著走,心里一直感到抱歉卻因虛榮心無法說出口,所以很怕觸踫到自己內心的痛處。當我開始敢于面對問題回顧自己的工作表現時,負面的東西開始剝離,我能從不同角度看問題,也能看到自己工作中的一些閃光點。在分清了想要維護自己面子的虛榮心後,我跟當時工作項目負責人寫了封郵件,簡單坦誠的說了反思後並表達歉意。放下了對博士職位的過分期待,我並沒有要求做推薦人的情況下,在他的回復中,他鼓勵我申請博士學習機會並表達求職過程中他願意做我的推薦人。幾天後的項目會議中,在聊起博士申請時,其他同事也答應做我的推薦人。經過了第一輪面試,很快我又被邀請進行最終的面試。

與此同時,為了盡快找到下一份工作,失業後,通過Af的項目我也申請了一些專業方向的公司實習工作。除了博士職位的面試邀請外,陸陸續續的來了一些面試機會,事情看起來進展的很順利。然而,在博士職位面試後,在被要求提交碩士論文指導老師的推薦時,事情卻不如預期。曾經是我之前工作推薦人的指導老師卻聯系不上,後得知她已提前退休。在感到不安到無望的過程中,知道師父講的是我的不丟,我努力抑制被帶動的心,排斥人的觀念,尤其是2選1的情況下我有相當大的機會,放下得失,卻無法做到平靜如水。直到回顧了之前在大學項目中的疲憊感覺以及缺乏學法煉功的保證後,想到人來世的目的,這顆心慢慢的放下了。隨後收到職位沒有給我的決定,雖然失望,但並不難過。

然而就在同一天,我又收到了4個其他公司的拒信,我的焦慮感又涌現出來。面對眼前剩下的有限的機會,我的得失心也凸顯出來。在準備另一個職位面試時,我做了充分的準備,去的路上心態也很平穩。然而,到了辦公樓進入電梯後,我的心緊張的要蹦了出來,下意識的擔心自己缺乏對面試過程的掌控,怕表現不好,怕不能得到好的結果。好在我的主意識當時比較強,分清了怕,我的心很快的穩了下來,面試過程也很順利。面試過後,我收到了邏輯和性格測試的邀請。由于得失心,我又陷入了人的思維,計劃利用下午時間做練習並在第二天早上發正念煉功完成之後做測驗。由于執著結果,第二天煉完功後,顧慮和擔心讓我遲遲不能開始測驗。而在一狠心按下開始按鈕後,一連幾道題在給定時間內我都無法清晰識別規律並判斷結果。而我在感覺結果達不到預期時,心反倒放下了,就想盡力去做吧。結果提交後,我的分數在最好的10%之內,超出預料。

一段時間,我在反思自己。師父說︰“我給大家講這樣的理,常人不能夠認識到的理︰你看你啥都行,你命中沒有;他啥都不行,可是他命中有,他就當了干部了。”(《轉法輪》)知道自己的路師父都有安排,而人的一生是按照人的業力安排的,為什麼我的心會被帶動。表面上,我知道我沒有做到100%信師信法,但似乎背後總還有點什麼東西障礙著我。為什麼感知到的機會的多少對讓我對面試的不安和對結果的看重會凸顯出來?我意識到當機會變少時我對未來的不安是受到無神論眼見為實的觀念影響。而在求職過程中,面對我看重的機會,我似乎都要花費相當的時間和力氣去準備,思想負擔很重,想要通過人的努力達到期望的結果,想要人為的自己安排自己的路,卻是在迷中趨利避害減少痛苦,並沒有完全相信人的一生是按照業力安排的。在向內找的過程中,障礙我真正在法上認識法的因素在消除,而這些後天形成的觀念和人心一出現我也漸漸的能夠立即識別分清他們。慢慢的我能用更平靜的心面對找工作的問題了,能夠不被現實的假象牽動了,不糾結于結果了。而我的心態的轉變讓我在面試過程中跟人的溝通互動也變得更流暢,我的緊張不安感也漸漸變淡了。原來沒有期待的機會也出現了。

這一期間,另一個更沖擊我的心性的事情是失業保險的問題。失業後我申請補助,然而一段時間後我收到了拒絕的決定。想到按道理是我該得的卻得不到,心里憤憤不平,怨恨心也起來了。明白是沖擊到我的利益心了,卻無論如何放不下,在人念與神念的掙扎中,無法完全跳脫出來,一會明白一會又陷入人的理中。明白是我的不丟,但是想到賬戶上只出不進,心里就堵的慌。如同師父在《精要旨》〈悟〉中說的“混世難悟之人,為錢而生,為勢而斃,為蠅頭小利而樂而憂。”

那段時間我加強學法,跟同修背法,才明白自己悟性不好,把現實的利益看的太重了。而繼續挖下去,對利益的看重背後掩蓋的是負面思維,對就業前景的悲觀和對舊勢力經濟迫害的無可奈何的承認,從而想要用人的方式讓自己獲得安全感,根子上還是缺乏對師父對法的正信。期間的向內找的過程也掩蓋著對利益的執著,不想放棄,在看似無望得到應得的利益後,延伸出來的又是在那種狀況下如何最小化自己的損失。在識別了這些人心後,我開始歸正自己,慢慢的想到得與失的關系,這顆心漸漸的放談了。不久我又收到了活動補助決定更改的通知。而對我的利益心的考驗沒有完結。在波蘭法會結束後回瑞典的過程中,我又遇到了考驗,行李托運和坐SL小火車都支付了雙重的費用,我清楚這是對我的考驗。隨後處理這些雙重付費的過程中,我也一直檢視自己的思想念頭,不讓觀念和人心主導我的行為。

師父在《精要旨》<何為忍>中說︰“忍是提高心性的關鍵。”這一段時間,我學會在忍中修,我的正念在增強。面對各種強烈人心和觀念的撞擊,我不斷加強主意識,改變人的觀念,把壞事當作好事,明明白白的“吃苦”。在不斷堅定自己分清排斥人心觀念的過程中,我真切的感受到自身的敗物在消除,我的忍耐力在加強,在一點一點的找回真我。回顧這段時間的經歷,期間被觀念人心帶動的不清醒、陷在人的理中出不來的時候真的是剜心透骨,但是在分清假我的過程中,切切實實體會到好事壞事都是好事。走過來之後,深切的認識到去除後天形成的假我,如同師父在《洪吟二-去執》中說的“割舍非自己,都是迷中痴”。而在心性的提高過程中,隨著人心和物質的削弱去除,沉重的我開始變得輕松起來,在打坐中突破了腿疼靠意志力完成靜功的狀態,在講真相中也變得更樂觀開朗,我深切的體會到了“物質和精神是一性的”(《轉法輪》)。

以上是自己的一些修煉點滴體會。如有不在法上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2022年北歐法會發言稿)

* * *

歡迎轉載,轉載請註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