整理 、 搬 家和參與大紀元項目

Print

【圓明網】

兩年前的一天,我坐在家里想︰我已經七十多歲了,我有一個房子和一個大花園需要照顧。我的孩子和孫輩住在附近,對他們我有很多的責任。這種情況下我能做好師父要求三件事嗎?特別是做好大法的項目,我真的有時間嗎?

當我在家中走動時,我意識到我在每個房間里都有很多東西,包括儲藏室和閣樓。有許多東西是我幾乎不用的,有些我甚至都不知道它們的存在。要是能把這些東西舍棄掉不是很好嗎?如果我搬到一個小公寓去那整理起來不就簡單多了嗎?

有三個因素使我不能采取行動︰

其中一點是我喜歡所有我擁有的東西。

讓我望而止步的另一個因素是,我住在我曾祖父1896年買下的一快土地上的最後一塊土地,這塊土地已經在家族中承傳了一百多年。我在那里也住了三十多年。

第三個因素是我喜歡所有的隻果樹、漿果叢、即遮蔭又陽光充足的花園和我腳下柔軟的草坪。

但是,所有這一切都需要時間來維護,而且隨著年齡的增加,花費的時間就越多!當我坐在那里時,我感到有些沉重,我的花園也顯得越來越大。

我知道這一切都是我必須擺脫的執著,但要去掉它們還是有點不舍。師父在<<轉法輪>>第一講中說︰“告訴你一個真理︰整個人的修煉過程就是不斷的去人的執著心的過程。”師父還說︰“怎麼要求呢?你就得向內去修,不能向外去找。多少人都在向外去求,今天求這個,明天求那個,”

為此我求師父點化我,為我指路;告訴我作為一名法輪功修煉者,應該如何做才是好的。

之後,一個偶然的機緣,我看到一個新的開發項目,那是一個由四位建築師設計的街區。那是一個我幾乎不知道的街區。第一棟樓的地基剛剛完成。我能看到的關于該項目的信息只有在圖紙或網站上。不過,我覺得我應該住在這里!這將是我未來的家,我買下了公寓。

一切進行的很順利,我簽了合同。我買了一套75平方米的公寓。15個月後我可以住進去,這樣我有了足夠的時間清理我的各種家什。

清理的過程

這個過程已經持續了一年多。我一個房間一個房間的過,一個儲藏室一個儲藏室的過,一點一點的清理。孩子和他們的孩子拿走了一些他們要的。其它家具、餐具、花瓶、書籍等都送到二手店或通過網絡送出去。

但我還是有很多東西很難舍棄。一天我女兒和我一起整理。她問︰“廚房里的兩把紅椅子,你要嗎?”我回答“要的”。“你有地方放嗎?”“沒有!”我回答,我真的沒地方放它們。但那兩把椅子有許多他們充滿了美好,溫馨的回憶。我做煎餅時,我的孫輩們坐在紅色的椅子上。最後,椅子有了新家。當我意識到是我的執著和和情讓我想要保留椅子時,擺脫它們變得更容易了。許多其它與情有關連的物品也這樣處理掉了。我時常想起師父的講法︰“作為一個修煉人,就得在常人的環境中修煉自己,魔煉自己,逐漸的把執著心、各種欲望去掉。”(<<轉法輪>>第一講)

處理的越多,我的感覺越好,也就越容易清理掉與情相關的物品!我學會了舍棄,學會了放手!現在我沒有留戀那些被整理的東西!

住到新公寓的第一個晚上,我坐下來想︰住在這里真好。我從第一刻就有回到家的感覺!在這里,周圍有隻果樹、植物、游樂場、蔬菜種植箱等。在這里我也可以光腳走在草坪上!我想,師父在整個過程中都在給我指導和幫助。

我感受到師父一直照看著我,過程中我也過了幾次關,現在我完成了舍棄的過程。我在公寓里幾乎只有我需要的東西,這讓我感覺很好!

參與大紀元項目

大紀元在挪威創刊。挪威法輪功學員不多。團隊中沒有多少人有時間參與這個項目,因為這需要參與的人負起責任。由于我一直負責歐洲圓明網,有一些經驗,我加入了這個項目。我的任務是校對所有文章。

我們都不是記者。我們感謝能夠翻譯來自美國和瑞典的文章。但這與做圓明網不同,這里的工作量大很多,要求也很高。我們翻譯的文章通常很長,美式英語的表達方式和復雜的句子也給翻譯帶來困難。瑞典語的翻譯也是一種考驗。盡管挪威人非常了解瑞典語,但也很容易產生誤解。有的詞匯寫起來相同但含義不同。一求速度就很容易出錯。

校對文章本來應該比較簡單,但因為我們都不是專業人士,所以開始的時候工作量很大。我的任務是保證語言的質量。翻譯的文章不能給讀者有瑞典挪威語或,英語-挪威語的感覺,也絕對不能是有許多錯誤的谷歌-挪威語。起初,我感到這項工作很耗時、無法應付,覺得太難了,沒法做。後來我想到了師父的話︰“在真正的劫難當中或過關當中,你試一試,難忍,你忍一忍;看著不行,說難行,那麼你就試一試看到底行不行。如果你真能做到的話,你發現真是柳暗花明又一村!”(《轉法輪》,第九講)

有幾次,由于譯文不夠準確,或存檔中的錯位我不得不將文章發退回給翻譯人員。這種時候我會感到胃不舒服,因為我不喜歡得罪人。我希望受人歡迎,不喜歡做出讓人不高興的事。但是從救人的角度講,雖然我們不是專業人士,但我們仍然必須盡最大努力做好工作。我必須以文章的閱讀效果為重,而不是考慮自己是否會得罪人。因為這些文章是要救人的!讀者會通過閱讀獲得對大紀元的信任和信心。

這時我記起來師父在2018年華盛頓DC的講法︰“就說你得做到這種成度啊。我們有的學員踫一下子就回來了,不行。沒有那個韌勁你怎麼能攻的下來呢?你在救人哪。我們得想盡辦法去救。這個社會上很多限制你得沖破它,在不違反法律的情況下,又得體的、很禮貌的,去把它攻下來。沒有難度,那啥叫救人哪?

“柳暗花明又一村!”

隨著不斷的練習,我們找到了翻譯和校對的章法。翻譯人員有了,我作為校對員也在文章中的正確用詞、表達和傳達信息方面也越來越熟練。我們還不能說我們達到了專業水平,但大家都在盡力做好。現在我們的文章更準確,語文更流暢了,幾乎看不到英語式挪威語或瑞典式挪威語的影子了,也沒有了谷歌翻譯的味道。

有時我坐在電腦前提不起校對文章精神。有一些讓我感興趣的事更吸引我的注意力,或者就是我的安逸心使我不想工作。

這時師父的話會出現在我的腦海︰“可是你是變的不好了掉到這一步上來的,所以你不會舒服的。”(《轉法輪》第二講)

此外,師父說︰“想干不想干,高興不高興,愛和恨,整個人類社會的一切,全是出自于這個情。這個情要是不斷,你就修煉不了。人要跳出這個情,誰也動不了你,”(《轉法輪》第四講)

每當我想到師父的這些法時我就對自己說︰“西瑟,快干活吧,這是你的責任!”我的內心也會發生變化。任務總能順利完成!我也養成了一些能讓我更快投入工作的好習慣。就是當我完成了一篇文章的校對時,我馬上找一篇新文章,校對四分之一頁或更少一些。當我下次再坐下工作的時候就想︰“我已經開始這篇文章的校對了,這樣工作起來順利多了!”

今年一月份我搬進公寓後,我的時間突然變得多了。現在我可以將更多的時間放在修煉和大紀元的工作上,這讓我感到欣慰。我非常感謝我能參與大紀元的項目,感謝我能有機會以這種方式助師救人,也感謝我在我這個年紀能夠有精力做這項工作。我很幸運在校對工作中對許多優秀文章能有更深的理解!

謝謝師父為我做的一切,謝謝師父的點悟,謝謝師父讓我成為您的弟子!如有不在法上的,請同修慈悲指正。

* * *

歡迎轉載,轉載請註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