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肅女子監獄迫害法輪功學員的罪惡

Print

【圓明網】甘肅省女子監獄到目前為止非法關押法輪功學員大約五百多人次,現有七個監區。七監區是專門非法關押迫害法輪功學員的監區,五監區是老殘監區,其它監區是生產監區。二零二零年以來,甘肅女子監獄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仍在繼續。

一、肉體迫害

1、罰蹲︰這是最常用的迫害方式。有的人身體胖一些,或身體不太好,即便蹲的姿勢不標準,堅持一天都困難。最後,連跪帶爬的頻繁變換姿勢,有的人持續蹲了幾個月。慶陽市法輪功學員強維秀被強制蹲了將近八個月;慶陽市法輪功學員焦麗麗被強制蹲了一年多。基本都是警察指令讓蹲的,也有包夾犯人讓蹲的。法輪功學員閆萍就是隊長強制讓蹲的,並指派了邪惡的常押犯沈艷芝專門看管。晚上收號室了,還讓閆萍在地上蹲著,持續了好些天。有心腸軟的犯人看不下去,讓她在地上坐了坐,隊長劉曉蘭就通過監控喊叫,訓斥包夾人不負責任。

2、不讓上廁所︰經常用的迫害方式。有的人憋不住,就尿褲子了。邪惡之徒就要讓你難受,讓你服軟。如果強行去廁所,就會被喊叫、辱罵、阻止。法輪功學員閆萍強行去了廁所,就被連喊帶罵。

3、株連︰常用的一種迫害方式。剛被劫持進七監區的法輪功學員,當天晚上就被逼迫讓寫所謂的“保證書”。如果不寫,就強迫所有人站在樓道兩側,直到寫了為止。如果某個法輪功學員的某些做法達不到隊長的要求,就強迫整個號室的人中午不能睡覺,全體站著。閆萍因一直不妥協,就讓號室人多次全體站著。

為了逼迫法輪功學員強維秀妥協,曾罰全號室人站著。有人身體不太好,還因此暈倒。還曾體罰全號室人蹲著,激起其她人的謾罵、威脅、不滿。常押犯沈艷芝曾惡毒的用手托著蹲在地上的強維秀,要求蹲好,同時用惡毒的言辭威脅。隊長也看到了沈艷芝的邪惡,後來就讓專門看管閆萍罰蹲。孫立偉曾揚言如果強維秀不妥協,全號室的人就不準拿尿桶。

法輪功學員走到哪,必須三人一組,一個人不準隨意走動,否則就按逃跑處理。就會被扣分,當月勞動報酬就會被扣除,不能購買食品,包夾人也會被株連,同樣拿不到當月勞動報酬(一百元左右),同樣不能購買食品。

4、強制超量吃飯︰打飯時,專門給某個法輪功學員多打飯,超出正常打飯量,比別人的都多,非得讓吃完。法輪功學員張雪蓮曾多次被超量打飯,強維秀也多次被超量打飯,必須吃完。段小燕曾被多次超量打飯,現在只要喝稀飯就吐。喝了,吃了吐都行,就是不讓倒飯,不讓剩飯。

5、罰站︰經常用的體罰方式。強維秀曾被迫連續站了好幾天,導致血壓升高(正趕上量血壓,體檢)。包夾犯李昊熙、蔡莉就不敢再讓那樣長時間站了。

6、不讓洗漱︰不讓洗臉、刷牙,不讓洗腳,不讓洗澡,不讓洗衣服。有的持續很長時間,身上很難聞。法輪功學員李毛娃曾很長時間不讓洗漱。這是對待不“轉化”或不願按照隊長指令做的法輪功學員常用的迫害方式。

7、不讓用衛生紙︰曾不讓李毛娃用衛生紙好長時間,最後找了些寫字用過的廢紙用。曾不讓法輪功學員強維秀用衛生紙,她只得用手接了沖廁所的下水洗。擤鼻涕時,只得用手捏鼻子,擤到廁所池子里,然後用水將手洗了。

8、不“轉化”就不讓購買食品,不讓與家人打電話。

9、不管“轉化”沒“轉化”,法輪功學員晚上睡覺要求側睡。如果床是靠牆的,臉必須向外,不能面朝牆,不能平躺著睡覺。

打罵、體罰是常有的事。長時間罰蹲,不讓上廁所,是最邪惡、最常用的迫害手段。體罰是身體上的難受,更邪惡的是對人精神的迫害、思想的迫害、信仰的迫害,更讓人生不如死。

二、精神迫害

1、被迫承認自己是“罪犯”︰隊長找談話,要讓蹲著打報告詞。監區長楊麗上班,要求中途上廁所也得蹲著打報告詞。報告詞中一定有︰“罪犯某某某”,不打報告詞就別想上廁所。其他隊長也逐漸模仿楊麗的做法。所有讓寫的東西,最後落款都是“罪犯某某某”。

2、詆毀自己的恩師與神聖信仰︰七監區每天上午播放洗腦的光盤(星期一至星期六,三個月循環播放一遍),然後根據觀看情況寫所謂的“思想匯報”。“思想匯報”必須合乎監區隊長們的要求,達不到標準,就一遍一遍的寫,幾乎天天寫。包夾犯每篇都看,幾乎都修改,然後從新抄寫。最後主管隊長看,隊長修改。

如果寫的與她們要求的出入太大,都是大事,會被認為思想不穩定。隊長會提很多問題,讓書面回答。法輪功學員會遭受辱罵,甚至體罰。如果誰要反悔,就更難。從隊長到包夾犯會想盡一切辦法阻止,體罰的辦法就會根據情況隨意去用。段小燕因為說了法輪功不是某教,就被罰蹲,被撤銷減刑資格。所有“轉化”的基本都要公開讀“揭批書,決裂書,悔過書,現身說法”之類,公開詆毀自己的恩師與神聖信仰。

一天天、一年年,頭腦中被灌輸那些造假的宣傳,寫那些違心地所謂“思想匯報”,每天疲于應付那些沒完沒了的看呀,寫呀,從早到晚的事情,沒有自己思考的機會,痛苦、無奈、陷于麻木。

剛被綁架到監獄的法輪功學員,有的給隊長講真相,適當的讓講,過些天可就不是想說啥就說啥了;有的最初寫“思想匯報”,寫真相方面的,讓寫,可過些天就不是想寫啥就寫啥了;不知不覺就進了他們的圈套,沒完沒了的寫,惡性循環,難以自拔。

所謂“轉化”了的要經過三次驗收。主管迫害法輪功的副監獄長朱鴻的驗收,甘肅省政法委的驗收,出獄前甘肅省監獄管理局的驗收。驗收時必須正面回答三個問題︰法輪功是不是某教;法輪功師父是人還是神;再煉不煉法輪功。

3、一旦被逼迫“轉化”,就讓給自己家人打電話,象給家人報喜一樣說自己“轉化”了。

4、唱紅歌,為邪黨歌功頌德。

5、每月月初,星期一早晨在操場血旗下舉手宣誓,要說“認罪伏法”之類的話,不舉手宣誓回去就是麻煩。

6、做操鍛練身體。個別時候有某個隊長讓學練某種氣功動作。如果身體出現不適,就強迫去醫務所就診,大夫開的藥必須得吃。迫使體檢時血壓高的、心髒有問題的人長期服藥。寫“思想匯報”時,還要寫上因為自己堅持做操,吃藥才有了好的身體。

7、與包夾犯之間實際就是管制與被管制的關系。法輪功學員不能互相說話,不能和其她人隨便說話。干什麼事情都要給包夾犯打招呼,每天二十四小時,基本都在包夾犯的監視下度過。為了達到“轉化”的目的,包夾犯可以利用各種體罰的辦法。說是互相平等,都是騙人的謊話。

三、專門關押迫害法輪功學員的七監區警察(共九人)

甘肅女子監獄專門關押迫害法輪功學員的是七監區,女警共九人︰

1、監區長楊麗,楊麗以前是五監區(老殘、精神病)教導員。二零二一年下半年調到七監區,接替了孫立偉的監區長職位。她以前對法輪功基本一無所知,到七監區後才開始接觸。由于中共病毒(武漢肺炎)疫情原因,監獄警察輪換值班,楊麗對“轉化”不太懂,就和女警察劉曉蘭(在七監參與迫害法輪功好些年,屬于監獄邪惡骨干)安排在一個班,配合起來參與迫害。

楊麗盲目地執行中共邪黨命令,強勢迫害法輪功學員。法輪功學員李秀蘭(無精神病)因不想繼續服用精神病藥,楊麗就讓李秀蘭蹲在面前,訓斥一番,讓必須繼續服藥,同時圍上去好些包夾犯,顯的氣勢很凶。

法輪功學員閆萍,被認為思想不穩定。在二零二二年上半年,楊麗、劉曉蘭配合起來整治閆萍,罰她一直蹲著,白天就蹲在大廳隊長前面,標準姿勢好長時間不讓動;中午、晚上進了號室繼續蹲,專門配了邪惡的常押犯沈艷芝看管。有一天晚上十一點左右,听到劉曉蘭通過監控氣恨的訓斥(劉曉蘭等通過監控大屏幕時時盯著閆萍看她蹲沒蹲好)。原來有人看到閆萍幾天幾夜蹲著不忍心,讓她坐在了地上。

楊麗感到“人性化”不太容易“轉化”,曾對包夾犯說就用以前的辦法(暴力方式)。分發食品時(過年的糖、花生、平時發的雞蛋等),多余的都會分發給包夾犯,也曾說過包夾犯就是管“邪教犯人的”。

在楊麗當監區長的幾個月之內,八十五歲的法輪功學員于淑鳳被包夾犯焦麗娟打過,于淑鳳身上有傷痕;包夾犯蔡莉打了她管的齊某;強維秀被包夾犯牛愛玲打了,都沒見處理。有一段時間,基本每周周五晚上,隊長都和包夾犯象開座談會一樣,坐在大廳討論關于“轉化”的事,說對強維秀就是欠缺用過激的方式對待。

2、教導員侯志紅,二零二零年九月,侯志紅調到七監區當教導員,處理過一些打罵虐待事件,想辦法改善弱勢群體(有信仰的人)的不公正的境遇。同時,對其她隊長的行為起監督作用。在對待信仰問題上,還是被中共謊言蒙蔽很深。同樣在努力鑽研謊言宣傳的資料,想辦法“轉化”有信仰的人。七監區以前叫反邪科,科長一手遮天,是沒有教導員的。

3、副教導員肖艷,三十幾歲,老家在白銀市景泰縣。在七監區迫害法輪功學員好多年,表現積極,是七監區迫害法輪功學員的骨干。堅持信仰的法輪功學員都會分配給她。法輪功學員于淑鳳、王惠都是被她主管的。七監區的人都不喜歡接近她。

4、劉曉蘭,以前是“反邪科”副科長,做“轉化”多年,是七監區迫害法輪功學員的骨干,盲目執行中共邪黨的命令。曾與楊麗配合,強迫法輪功學員閆萍長時間蹲著,專門安排了邪惡的常押犯沈艷芝看管。劉曉蘭通過監控大屏幕看到閆萍沒蹲好,就通過監控氣恨的大聲訓斥要求蹲好。劉曉蘭的父親在白銀監獄工作,丈夫是蘭化的領導。

5、馬紅梅,少數民族,在七監區做迫害法輪功學員的“轉化”工具多年,受中共謊言毒害很深。分配讓她“轉化”的人,如果未及時“轉化”,未達到標準,就讓在晚上收了號室、別人都上床休息了,不讓關燈,讓繼續在地上“學習”到十一、二點,會持續好幾個月,直到合乎要求為止。法輪功學員閆萍、張雪蓮都是被她主管的,都曾在晚上讓“學習”到深夜。

6、張梅,三十多歲,老家在武威市,在七監區參與“轉化”十幾年,受中共謊言毒害很深。法輪功學員焦麗麗、劉菀秋、強維秀都是被她主管的。

7、陳曉彤,三十幾歲,受中共謊言毒害很深,曾與孫立偉配合圖謀“轉化”強維秀。

8、陳佳,與丈夫都喜好音樂,會某種樂器,結婚多年沒有孩子。

9、王雲,二十幾歲,二零二二年初到七監區。因法輪功學員秦石秀(六十多歲)的所謂“思想匯報”寫的不夠標準,體罰秦石秀,讓她蹲著。

七監區每個隊長都被分配了幾個“所謂”的邪教罪犯(法輪功、全能神、蒙頭會等),作為“轉化”任務。楊麗、侯志紅、王雲調到七監區之前都是脾氣耐心比較好的。到了七監區,開始大量接觸、鑽研中共邪惡的謊言宣傳,受邪惡謊言的支配,想盡辦法“轉化”有信仰的人,已成為迫害善良人的幫凶。

甘肅監獄管理局指令監獄長張震、副監獄長朱鴻必須“轉化”強維秀,政法委安排借調去的孫立偉到七監區專門負責“轉化”強維秀。由此可以看出,監獄對法輪功學員的“轉化”迫害,上有監獄管理局、政法委,到監獄的監獄長與主管迫害法輪功的副監獄長朱鴻,及七監區所有隊長及其所利用的包夾犯。

孫立偉在監獄連續待了三十五天,就為“轉化”強維秀,直到把強維秀送出監獄(他們領導說了強維秀什麼時候“轉化”,什麼時候回家。不“轉化”,就把強維秀送出監獄再回家)。

包夾犯在“轉化”法輪功學員中起著最直接、最邪惡的作用,如果沒有那一幫為監獄賣命的包夾犯,“轉化”不會那麼容易。有隊長曾說,在包夾犯中找不出一個好人(大都是詐騙犯,尤其那些老包夾犯)。包夾犯與法輪功學員二十四小時在一起,軟硬兼施,恐嚇威脅,使用多年來積累的邪惡“轉化”經驗,用盡各種辦法對待法輪功學員。

隊長看不上這些包夾犯,又離不開這些人,因為要利用包夾犯幫她們完成“轉化”任務。對于難“轉化”的法輪功學員,就分配給肖艷、劉曉蘭等,或者分配給別的隊長。即便隊長對法輪功不太懂,如果將分配給她的法輪功學員讓卻央卓瑪、焦麗娟之類的包夾犯帶上,不用費多大勁,同樣能完成她們邪惡的“轉化”任務。

如果哪個犯人有什麼事,主管隊長起主要作用,監區長起重要作用。二零二一年下半年,常押犯朱妍因為什麼事偷喝了好象潔廁劑之類的東西,在醫務所洗了幾天腸胃。剛回到監區,又偷食了金屬卡之類的。

張梅是朱妍的主管隊長,因此受到處分;孫立偉是監區長,又是在她值班期間出的事故,因此被撤銷了監區長職務,安排到監獄教育科(一落千丈,其在七監區做了十幾年邪惡的“轉化”工作,屬迫害骨干,雙學位),被蘭州政法委借調(專門“轉化”法輪功學員)。此事件也是給所有隊長一個警示,關押人員要出了什麼事,也會處理他們。

曾經在甘肅女子勞教所參與迫害法輪功的大隊長戴文清,曾負責女子監獄工程建築,因工程質量問題,被貶到某派出所任職。

四、被非法關押的法輪功學員

截至二零二二年七月,被非法關押在甘肅女子監獄的法輪功學員有近三十人︰

1、王惠,白銀市法輪功學員,六十歲。被非法判三年,到監獄不到一年時間。不能走路,一直蹲著借用小板凳移動,一直沒有“轉化”,一切不配合。入獄第一天,警察讓她寫保證,她堅決不寫。警察指使包夾犯壓住她簽了名,她大聲說︰“我不承認這一切!”這是王惠被第二次非法判刑、被非法關押到甘肅女子監獄。

2、李秀蘭,慶陽鎮法輪功學員,七十多歲。被非法判三年,二零二三年元月即將出獄。每天強迫給吃精神病藥。

3、李明義,天水市法輪功學員,甘谷縣大象山鎮白雲村教師。被非法判刑五年,今年十月左右出獄。說她是抑郁癥,一直給她吃精神病藥。

4、劉菀秋,蘭州市法輪功學員,六十六歲。今年十二月即將出獄。受迫害嚴重,右手在陝西監獄被迫害殘廢了,被吊起來迫害。女子監獄強迫干活,讓用左手寫思想匯報。

5、劉榮,瓜州教師,七十一歲。被瓜州法院非法判刑五年,被迫害的雙目失明,胯骨摔壞。犯人們竊竊私語,說劉榮在廁所里摔倒了。過了幾天,犯人們又說劉榮腿摔的有問題,去醫務所檢查去了,再後來就去了康泰醫院。

劉榮雙目失明,沒人扶著走,自己輕易不會私自挪動腳步,是被誰推倒的?還是什麼原因?劉榮胯骨摔壞,手術後,身體恢復的很好。一次在廁所,看到劉榮被誰猛推了一把,腳不由自主的向前挪動了幾下,腳緊貼在廁所坑台的下方(廁所坑比地面高出三四寸),如果腳步挪動大一些,又會被廁所坑踫倒,讓人心驚。

劉榮剛被綁架到監獄的時候,眼楮是好的,被孫立偉指使包夾張小軒等人殘酷折磨,不讓休息,每天晚上罰站,在號室里看不見的地方踢踏,打劉榮的頭,把劉榮整瞎。據說在醫院做過手術,沒任何起色。劉榮生活不能自理,為了盡可能少上廁所(不想麻煩別人),每天喝很少的水。

6、閆萍,嘉峪關市法輪功學員。被非法判刑四年,是第二次被非法關押,將在二零二三年四月出獄。劉曉蘭、楊麗嫌她不听話,體罰讓她一直蹲著,兩個星期左右,標準蹲,晚上到十一點。包夾犯都看不過去,讓她休息一下,被警察在監控看到,喊著罵包夾犯人,犯人們都听到了。後來被迫妥協,作為懲罰又被罰蹲。

7、劉麗霞,嘉峪市關法輪功學員,被非法判刑七年。最早被包夾犯人卻央卓瑪管,惡警汪燕(後調到一監區)指使卻央卓瑪不但不讓劉麗霞吃飯,還每天強迫她罰站到十二點。劉麗霞被折磨的皮包骨,住在了甘肅康泰醫院。卻央卓瑪強迫她把衣服脫掉,對著鏡子照。

8、苗翠花,景泰法輪功學員,七十多歲,被非法判五年,還有一年多出獄。

9、何妞隊,酒泉市法輪功學員,七十歲。二零一九年十一月一日被酒泉市法院非法判刑五年,是第三次被非法關押。

10、張雪蓮,酒泉市瓜州縣法輪功學員。此前,張雪蓮曾被吉林省長春黑嘴子勞教所非法勞教一年。被無理剝奪工作,並被非法判刑七年,在甘肅女子監獄遭受迫害。

二零二零年十二月二十八日,在沒有通知家人的情況下,敦煌法院對張雪蓮非法判刑三年六個月。她是第二次被非法關押,還有一年多時間出獄。

11、呂桂琴,敦煌市法輪功學員,六十三歲。二零二一年一月二十一日,被敦煌市法院非法判刑三年。心髒動過大手術,不是第一次被非法判刑。

12、賈淑娟,白銀市會寧縣法輪功學員。二零一九年被非法判刑三年。

13、段小燕,慶陽市法輪功學員,五十二歲。二零一五年七月,被慶陽市慶城區法院非法判刑十年。她身體虛弱,走路時間長就得坐下休息。曾經給減刑,後來又說“反水”,不給減了。以前主管隊長是袁紅偉,袁紅偉調走後,段小燕的主管隊長就成了劉曉蘭,劉曉蘭曾給段小燕提了好些問題讓回答。

段小燕曾在青海監獄被多根電警棍同時電擊多次,導致下身癱瘓。如今依然不能正常行走,上、下樓得扶著樓梯;在室外活動時,走不多遠就得坐下休息一陣;腿腳經常麻木,兩大腳趾疼痛,不敢觸踫,常年穿著棉鞋。一個手指見水就裂口子,疼痛,自己洗衣服,擰衣服都困難,還要參加生產(疊元寶,喪葬用的,說是出口東南亞)。

門牙被打掉、腰被打壞。也不讓補牙,吃飯都困難。菜太硬時,就拿勺子將菜搗碎些吃,很多時候沒有時間,只能硬往肚子里咽。黃瓜、西紅柿之類的都無法吃,就找個東西切小了吃,喝不成稀飯,喝了就吐。

14、李毛娃,七十一歲,平涼市涇川縣法輪功學員。被非法判刑三年六個月,才到女監一年多時間。剛被綁架到監獄時,因不“轉化”被罰蹲好長時間,不讓洗漱,不讓用衛生紙。包夾犯是杜建林。

15、楊眉,慶陽市華池縣法輪功學員,五十六歲,被非法判刑七年。被迫害致大骨節病,生活不能自理,不能單獨行走,不能洗衣服,身體不能直立,不能彎腰,不能下蹲。據說是她手機上有短信,中共邪黨人員就說她發短信,因此被非法判刑。看守所一天都沒關押,被從家中直接騙到監獄,說是辦個什麼手續就回家。

16、樊愛玲,慶城縣法輪功學員,五十八歲。二零二一年元月,被慶城縣法院非法判刑三年。包夾犯是杜建林。

17、白香蘭,被非法判刑四年。到監獄時是七十八歲,現在八十歲。進監獄給警察講真相。有嚴重哮喘,一感冒就呼吸困難,經常被帶去醫務所。

18、秦石秀,酒泉市肅州區人,六十多歲,還剩不到一年出獄。剛開始念頭很正,後來被迫害的神智不清,自己在大廳積極表現,公開發表很邪惡的言論,包夾犯听著鼓掌,結果照樣被訓罵。

19、郭蓮清,白銀市平川區法輪功學員,七十九歲。二零二一年九月六日,再次遭平川國保、白銀區法院綁架,被非法判三年半;因不簽“四書”,又加刑半年,共四年。二零一四年,曾被非法判刑四年半。

20、于淑鳳,嘉峪關市法輪功學員,八十五歲。二零二零年被非法判刑四年,剛進監獄由卻央卓瑪包夾。多次出現腿軟的無力,多次被送往康泰醫院。于淑鳳子宮完全脫垂在體外,沒有助推車就無法行動。被卻央卓瑪包夾時,不能及時上廁所就尿褲子。卻央卓瑪曾在于淑鳳推著助推車上廁所途中,抓起于淑鳳的後領,象拎小雞一樣往起揪。于淑鳳在大廳喊 “法輪大法好!”包夾犯就用抹布將于淑鳳的嘴堵住。

21、譚秀花,平涼市涇川縣法輪功學員,六十二歲。二零二零年十月,被涇川縣法院非法判刑六年六個月。

22、李德香,金昌市法輪功學員,一九六一年出生。在中共對法輪功持續迫害的二十三年中,累計被非法監禁十三年之久。二零二一年四月,再次被綁架,這是李德香第三次被非法判刑,被枉判三年。

23、呂鳳梅,五十多歲。抵制“轉化”,被多次罰蹲。

五、包夾犯

1、卻央卓瑪,參與迫害最積極、最邪惡,喜歡在隊長面前表現。幾次犯心髒病,她自己說心律只有四十幾。有些包夾犯動不動就對她包夾的人說,不听話就讓卻央卓瑪帶去。提起卻央卓瑪很多人都發怵。包夾法輪功學員李得香、王瑞林(二零二二年七月二十八日出獄)。

2、焦麗娟,參與迫害很積極,也很邪惡,與卻央卓瑪關系很好。包夾法輪功學員賈淑娟、于淑鳳。

3、王蕾,據說是蘭大研究生,以前參與迫害法輪功學員很積極、很邪惡,近幾年有所改變。包夾法輪功學員張雪蓮、王惠。

4、牛愛玲,以前參與迫害法輪功學員很積極、很邪惡,近幾年有所轉變,二零二三年十一月出監。包夾法輪功學員焦麗麗、段小燕。

5、蔡莉,七監區的文藝節目都是她排練,二零二三年出監。包夾法輪功學員楊眉。

6、胥維,衛生員,得了糖尿病,參與迫害法輪功很邪惡。包夾秦石秀,很會刁難人。

7、郭志瓊,思想受中共謊言毒害很深,包夾法輪功學員李秀蘭(服用精神病藥)、呂桂琴(心髒做過大手術)。

8、陳偉,新包夾犯,三十歲,剩余刑期不到兩年,思想中毒很深,很會刁難人,和胥維(衛生員很忙)一起包夾秦石秀。

9、王園園,新包夾犯,三十幾歲,刑期比較長。

10、趙娟娟,剩余刑期不到三年,包夾法輪功學員白香蘭、李毛娃。

11、張靜,涉毒,長刑期,現在包夾法輪功學員閆萍。

12、楊麗萍,長刑期,包夾法輪功學員苗翠花。

13、趙瑞秀,老包夾犯,剩余刑期不到兩年,包夾法輪功學員劉勇。

14、杜建林,剩余刑期兩年左右,包夾法輪功學員樊愛玲。

15、張瑜,老包夾犯,剩余刑期三年左右,包夾法輪功學員呂鳳梅,曾經包夾王玉霞。

16、姚曉紅,長刑期犯人。

17、林如,新包夾犯。

18、仲平,長刑期,經常護理病犯。


包夾犯中最邪惡的有︰卻央卓瑪、焦麗娟、胥維;其次有牛愛玲、王蕾等。

甘肅女子監獄相關信息
地址︰甘肅省蘭州市城關區九州大道416號,郵編︰730046
電話︰0931-8333610
甘肅省蘭州市九州開發區68號信箱

女子監獄監獄長張震
女子監獄副監獄長朱鴻(1967年4月16日出生)︰13919121959
女子監獄副監獄長念學峰(1968年10月23日出生)︰13609350303
女子監獄七監區副監區長張梅(1983年9月20日出生)︰13893127520
女子監獄獄警孫立偉(1976年5月24日出生)︰13919121962
肖艷(1984年5月20日出生)︰18293108281
陳曉彤(1978年9月12日出生)︰13919121510
王雲(1984年10月26日出生)︰13893217598
侯志紅(1976年12月7日出生)︰13919121623
劉曉蘭(1980年5月9日出生)︰13919121520
馬紅梅(1967年10月31日出生)︰13919121598
陳佳(1984年3月13日出生)︰13893149685


—— 文章內容轉載自明慧網

* * *

歡迎轉載,轉載請註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