遭迫害二十多年家破人亡 李文娟老人離世

Print

【圓明網】上海市法輪功學員李文娟老人二十多年來經受了中共數不清的迫害,她曾多次被關洗腦班、被非法判刑、被迫害致殘,直至家破人亡。老人于二零二一年十二月十日在迫害中離世,時年七十一歲。

人生轉折 幸遇大法

李文娟曾是上海原儀表局所屬一零一廠的工會副主席。她年輕時就有嚴重的腰腿病、風濕病等,經常疼痛發作,一年足有半年臥床不起,年復一年。而且家里還有多病的丈夫和女兒,一家人苦不堪言。為解決病痛,她自學過西醫、中醫,也試著練過許多氣功,但都不見效果。

一九九七年四月的一天,李文娟偶然得到法輪大法的書籍。看完一遍,發現這就是她一直要找的。從此,她按《轉法輪》中所要求的真、善、忍做人處事,工作兢兢業業、認真負責;遇到別人發生困難,她都盡力相助。神奇的是,李文娟學煉法輪功之後,幾乎就在幾天之內百病全消。

一九九七年四月,女兒厲莉也和母親李文娟一起開始修煉法輪功。學法煉功後,困擾厲莉多年的各種疾病,如嚴重的腰腿病、神經衰弱等,幾乎就在幾天之內全消。在日常生活和為人處事中,厲莉按照真、善、忍標準嚴格要求自己,寬容,善待他人。

李文娟母女修煉後的神奇變化,也使李文娟的丈夫厲玉欽走入法輪功修煉。厲玉欽自幼體弱多病,曾被切除半邊的肺,肩不負重。退休前在廠里一直被照顧,工作是最輕的。

李文娟未來的女婿侯亞剛也是從一九九七年開始修煉法輪大法,他的身體明顯強健起來。更重要的是,他明白了做好人,做一個真正修煉人的道理,他按照真、善、忍標準嚴格要求自己,工作兢兢業業,遇到矛盾向內找,主動幫助他人。

一家人被綁架,李文娟遭誣判四年半

自中共一九九九年發動對法輪功的迫害運動後,李文娟因為堅持信仰,在二零零一年到二零零二年間被多次關進上海青浦洗腦班迫害。李文娟每次都善意、坦誠地向洗腦班人員說明法輪功的真實情況,最後都堂堂正正的回家。

二零零九年六月五日,李文娟去一位法輪功學員家拜訪,被守候在附近的上海市國安警察及“610”人員綁架到當地派出所。丈夫厲玉欽當晚去找李文娟,竟然也被非法抓捕。警察拿了李文娟家的鑰匙,非法開門闖入家中進行搶劫,搶走了打印機、MP3、手機、書籍、資料等大量私人物品。

第二天早晨,大約有十幾個警察便衣綁架了侯亞剛後,又闖到他家,強行撬開家門鎖,搶走電腦、手機、打印機、書籍等私人物品,還要綁架厲莉。當時因擔心母親導致流產的厲莉,剛經歷大出血,身體非常虛弱,正躺在床上。厲莉堅決抵制綁架,但警察不管,強行將她從床上拉起來。

厲玉欽第二天下午被放回,但受驚嚇胃出血;侯亞剛被劫持到上海普陀區看守所非法刑拘一個月;李文娟被綁架至上海閘北看守所;厲莉無力自理,又對母親、丈夫的安危擔憂,還不斷的遭“610”人員騷擾。

為抗議迫害,李文娟以年過六旬的瘦弱之軀絕食反迫害,一周後被送往上海市南匯監獄總院灌食。出院後,又被轉押至普陀區看守所。二零零九年十一月,李文娟被普陀區法院非法判刑四年六個月,于二零一零年被劫持到上海松江女子監獄迫害。

李文娟被松江女監迫害致殘

上海松江女監一監區為了轉化李文娟,對她進行殘酷的精神及肉體殘酷迫害。如強迫李文娟罰站並不許睡覺,第一次連續站立四天四夜;隔幾天再連續罰站六天六夜;第三次連續罰站八天八夜。站立的姿式是人臉要緊貼床上掛著的發臭髒布,雙腿筆直,如有彎曲,包夾犯就上前踢打。在寒冬,惡徒們剝下李文娟的棉衣、絨衣,並打開窗凍她。看到李文娟發困時,往頭上臉上不時的潑冷水和髒水。內衣還沒有焐干就又濕透。由于長時間不讓睡覺,李文娟的血壓明顯上升。獄警親自給李文娟強行灌藥,灌得李文娟滿地打滾。

李文娟還被從早到晚逼坐小板凳,臀部只能坐在小凳子面的前三分之一。每天坐和站立時間長達二十個小時,臀部都坐爛了,流膿血。犯人陳文還用竹尺狠打李文娟的手背,直打的紅腫出瘀血。睡覺時,犯人打手張文華經常把李文娟的被子拉下或拉到地下,並且還用力擰李文娟的身體致痛。

犯人半夜里還強逼李文娟去打掃廁所,借機進行毆打,如打耳光、踢腿,不讓休息和睡覺。更狠的是,獄警姚迪還指示犯人陳文,逼李文娟天天做高強度魔鬼訓練“跳高抬腿”,一直不停,跳慢或跳不高的話就被踢打。

一次在監區大會上,李文娟高呼︰“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迫害有罪!”獄警一擁而上,把她按在地上,拖出會場,將她銬在床頭鐵桿上,吊銬了三天三夜。

酷刑演示︰吊銬

李文娟的體重從一百二十多斤減到七十多斤,同監室的犯人並沒有停止對她的迫害。期間,李文娟被黑監獄嚴管六個月,不給放風、不給正常喝水(甚至是自來水也不給飲用)、不給家屬接見等等。六個月才允許洗澡,由于生活物品、拖鞋被扔掉,李文娟只能一走一滑的進浴室,滑倒過多次。

後來在一次洗澡中,李文娟滑倒,造成股骨頸頭粉碎性骨折。送到上海南匯監獄醫院後,上海瑞金醫院等大醫院的骨科專家會診都斷言︰股骨頸頭粉碎性骨折且移位,有壞死可能,又是六十多歲的老人,痊愈不可能,後半輩子可能癱瘓,要坐輪椅了。

二零一一年六月十七日,家人在上海南匯監獄醫院終于見到了李文娟。她癱在病榻上,不能移動,整個人已經骨瘦如柴,頭發枯白,身體非常虛弱。自從老伴蒙冤入獄,厲玉欽老先生時常抑郁落淚,徹夜難眠。如今看到妻子衰弱的癱在床上,更是心如刀絞。原來幸福、健康的家庭卻慘遭中共如此迫害。

李文娟堅信大法,始終以平和的心態對監獄的各個部門、各級獄警講述法輪大法的美好。周圍的人們都說︰你說法輪大法好,現在骨科專家說你後半輩子要癱瘓……而你師父真的讓你站起來了,你能走給我們看,我們就相信!

二零一一年六月十六日,李文娟骨折後,天天躺病床上,沒接受任何治療處理;到八月八日晚上,骨折部位突然發熱發燙,非常舒服的感覺充滿全身。第二天清早,李文娟自然坐起,神奇般地下床了,在病房里慢慢走動起來。身邊的病人、護工和醫生等驚訝不已!主治醫生拿著骨折前後兩張片子對照,驚奇地說︰“(骨折部位)接的連縫也沒有了!”

醫生醫囑她要馬上進行康復訓練。監獄醫院院長卻下令不讓李文娟下床,要護工看守。由于長期不讓下床,致使她肌肉萎縮,導致她雙膝蓋彎曲,不能伸直,腰也不能伸直,行走困難,嚴重地影響到李文娟的日常生活。

厲玉欽在迫害中離世

二零一五年六月二十九日,李文娟、女兒厲莉和女婿侯亞剛以自己被迫害的事實,向最高檢察院、最高法院投遞《刑事控告狀》,起訴迫害法輪功的惡首江澤民。

二零一六年一月十九日早上十點多,上海市嘉定區國保警察闖到李文娟家,聲稱要傳喚她的女兒、女婿。厲玉欽、李文娟夫婦沒有配合警察的要求,拒絕開門。警察和帶來的協警在撬門不行的情況下,采取了斷水、斷電的不法勾當,安排聯防隊的人一直在門外看守著。

厲玉欽之前就摔了一跤,身體虛弱,當天被驚嚇後,下午又出現昏倒癥狀。家人幾次告訴門外警察厲玉欽的身體情況,要求恢復供水供電,卻被拒絕。甚至當120救護中心來搶救厲玉欽時,救護醫生實施搶救,急需照明和急救設備的用電,要求立即恢復供電,都遭嘉定區國保警察殘忍拒絕。二零一六年一月二十號凌晨,厲玉欽不幸含冤離世,終年六十八歲。蹲坑的聯防隊直到一月二十日上午才離開李文娟家。

為了討回公道,厲玉欽的家人向上海市嘉定區檢察院遞交控告信,要求︰一、追究嘉定區公安分局和辦案人員故意殺人的刑事責任;企圖非法侵入他人住宅的刑事責任;濫用職權的刑事責任;迫害公民宗教信仰自由的刑事責任。二、要求被控告人承擔受害人及家屬相關的精神、物質損害和經濟賠償責任。但嘉定區檢察院申訴科的人員聲稱有關部門認為法輪功學員不算公民,不能享有公民的權益。他還對厲玉欽的家人說︰你們听答復的權利也沒有。

女婿離奇死亡 李文娟老人在迫害中離世

李文娟的女兒厲莉、女婿也因為堅持真善忍信仰,多次遭中共人員各種迫害︰非法抄家、綁架、關押。

女兒厲莉在工作中多次被剝奪晉升機會、出國機會;她的女兒不被允許就近上公辦幼兒園,理由僅僅是因為小孩的父母是法輪功學員。

女婿侯亞剛二零零二年二月因不放棄信仰被非法勞教兩年。在上海第三勞教所,獄警虐待、酷刑折磨法輪功學員,暴力強迫“轉化”,侯亞剛遭獄警數根電棍電擊,並被關禁閉。

酷刑演示︰ 電棍電擊

二零二零年過年前一天,侯亞剛駕車外出去同修家。結果當天厲莉突然接到警方打來的電話,稱侯亞剛駕車路上突發疾病,已送醫院搶救。可是等家人到醫院,侯亞剛已經離世。這才分別幾個小時,一個鮮活的人就永遠的離開了親人。當時到底發生了什麼,至今是個謎。

僅五十歲的侯亞剛離奇死亡,讓家人悲痛難當。李文娟老人也于二零二一年十二月十日在迫害中離世。


—— 文章內容轉載自明慧網

* * *

歡迎轉載,轉載請註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