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漢十幾名法輪功學員在九個洗腦班被迫害

Print

【圓明網】據明慧網報道統計,二零二二年七至十一月份獲悉,武漢市至少有15名法輪功學員遭中共警察綁架,被分別非法關押在武漢市口區額頭灣洗腦班、武昌區洗腦班、新洲區劉集洗腦班、黃陂區洗腦班、江岸區石橋洗腦班、江漢區玉筍山洗腦班、漢陽區洗腦班、洪山區洗腦班、東西湖區洗腦班等九個洗腦班,遭強制洗腦迫害。目前,還有多名法輪功學員仍被非法關押在洗腦班。

◎武漢市口工商局公務員、法輪功學員周愛琳,女,今年54歲。二零二一年九月二十九日被非法拘留期滿時,再次遭國保警察綁架,被劫持在武漢市口區額頭灣洗腦班迫害。至今仍被非法關押在洗腦班,已一年零一個月余。

◎二零二二年九月一日上午,武漢法輪功學員陳國華和江淑珍在告訴百姓法輪大法好時,被武漢市武昌區中華路派出所警察綁架。日前證實,陳國華仍被非法關押到武昌區洗腦班,至今已兩個多月。目前,仍被非法關押在武昌區洗腦班的,可能還有同日被綁架的江淑珍和九月十日晚上遭綁架、後轉到武昌區洗腦班的江岸區法輪功學員馮曉燕。

◎二零二二年十月十六日下午,武漢市東西湖區法輪功學員張國珍,在東西湖一小區發真相資料時,被不明真相的世人惡意舉報後,被綁架。警察為了構陷張國珍,還到張國珍家里非法抄家。據悉,張國珍現被綁架到洗腦班迫害。

◎武漢市法輪功學員付勝強,黃陂人,二零二二年八月下旬外出洽談裝修業務,被相關部門人員告之感染新冠肺炎,並將其隔離21天。隔離期滿,工作人員假借送付勝強回家之名,將其劫往洗腦班(具體位置不清楚),至今快三個月,還下落不明。

◎武漢市江岸區法輪功學員杜紅,女,50多歲,二零二二年九月九日早晨,在家中被江岸區勞動街派出所七、八個人綁架,抄走大法相關物品,後被轉到洗腦班,社區讓家屬送衣服,但不告知轉送地點,估計是被轉到江岸區石橋洗腦班。

◎雷艷霞,女,70歲,一個人居住在古田街城市廣場三期,一個月前失聯,外地的兒子聯系到了媽媽,說是不久會回家。雷艷霞可能被非法關押在口區額頭灣洗腦班。

◎武漢市江岸區法輪功學員陳文娟被冤判一年零兩個月,于二零二二年七月十九日到期,家人去接她回家時,被有關人員告知江岸區政法委不同意她回家,被“610”劫持到洗腦班。

◎武漢市法輪功學員陳漢珍于二零二二年七月二十日上午,被常青派出所的便衣人員六~七人私闖民宅,從家里強行綁架,送至江岸洗腦班,並不允許家人見面。

◎二零二二年七月十日上午,武漢市新洲區邾城街法輪功學員王平英,被邾城街派出所幾個警察上門綁架到新洲區劉集洗腦班。

◎武漢市法輪功學員楊望梅,女,60歲,二零二二年七月二十八日上午被綁架,家人到居委會去找,被告知在古田洗腦班。

◎二零二二年五月七日被綁架到武漢玉筍山洗腦班的法輪功學員齊芳雲,七月三十一日,被家人去要回,已到家中。

◎二零二二年七月十三日,武漢法輪功學員郭瑞紅在漢陽軍工廠家里被綁架。同一天,她的丈夫小毛在武漢市口區古田路上班的地方被七個警察綁架到漢陽區洗腦班,因嚴重病業被洗腦班人員送到醫院,醫生說︰這人有生命危險。小毛的哥哥將他接回家中。現在小毛處在被非法監控中。郭瑞紅現仍被非法關押在武漢市第一看守所(東西湖二支溝)。

◎二零二二年七月八日明慧網報道︰武漢市洪山區法輪功學員周奕君二零二二年二月十六日,被綁架至洪山區洗腦班,回家後,人身自由仍然受限制,同時家人(常人)受到騷擾。

◎武漢市江岸區法輪功學員胡阿姨、畢婆婆等五人于二零二二年七月二十八日上午被綁架,被非法關押。九十多歲的畢婆婆當天回到家中,其余四人情況不詳,惡人揚言要辦洗腦班。

人在做,天在看,迫害法輪功學員,罪大惡極,必將遭到清算和天譴!善惡必報是天理。迫害法輪功的急先鋒,如薄熙來、周永康、甦榮、徐才厚(未審先死)、“610”頭子李東生、王立軍等中共高官鋃鐺入獄,早就預告了參與迫害法輪功人員的可恥下場。“不是不報,時候未到”。之所以“不報”,除了“時候未到”,更是上天在給當事人與旁觀者回頭的機會。

在此奉勸武漢市所有還在參與迫害法輪功的人員,立即懸崖勒馬,停止迫害法輪功,釋放被非法關押的法輪功學員,為自己的生命負責,為自己的親人負責。


—— 文章內容轉載自明慧網

* * *

歡迎轉載,轉載請註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