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省黑牢中的酷刑

Print

【圓明網】人們常說“不要在我傷口上撒鹽”,這通常只是一種形容,不要再雪上加霜的意思。但在21世紀的今天,在中共強制“轉化”迫害法輪功學員的黑牢中,這卻是真實發生的酷刑——惡徒不僅把學員打傷後往傷口上搓鹽,而且第二天把結痂的傷口打爛、再搓鹽,第三天依舊,反復折磨,並用高壓電棍電擊傷口、電擊肛門……

吉林省公主嶺監獄︰多種酷刑折磨法輪功學員

吉林省公主嶺監獄九監區是專門關押迫害法輪功學員的監區。法輪功學員褚貴岩被非法關押在九監區一區隊(即新生隊),2020年正月12,被教導員沈旭東等綁在“死人床”上,連續迫害了6天。

酷刑演示︰死人床(呈“大”字型綁在抻床上)

四平市地礦局員工法輪功學員聶中坡,因堅持信仰,被公主嶺監獄教育科弄到八監隊的一個房間,不讓他睡覺,不讓他閉眼楮,連續折磨5天。期間,惡警沈旭東用辣椒水噴他的眼楮,逼迫他在“五書”上簽字。聶中坡被押到嚴管室關押三個月,被迫天天坐七、八公分寬的板條,他的屁股都坐壞了,只要他動,就被惡人打。“攻堅辦”主任王任堅找他談話,因為聶中坡不放棄修煉,說“法輪大法好”,又被王任堅送嚴管10多天。

公主嶺監獄設立了入監隊(嚴管隊),是專門用于迫害剛入監和那些堅定的法輪功學員的,每頓只有一點點玉米粥(也就一兩多)喝。平時監獄的米、面也都是變質的陳化糧。

入監隊有很多折磨法輪功學員的酷刑,如坐小板凳、電棍、捆綁、穿約束衣、死人床等,用慘無人道的綁繩、熬鷹,長時間的迫害堅定的法輪功學員,其中聶中坡、張金生被“熬鷹”迫害長達三個月,郭延祥、褚貴岩等多次被嚴管迫害。

獄警們害怕他們的惡行被曝光,每當外面來檢查時,就把堅定的法輪功學員都封閉起來,怕他們說出真相。學員給家屬打電話時,被迫違心的說這里很好,否則就會遭酷刑迫害。

法輪功學員于春波遭毒打、電擊、傷口搓鹽

在公主嶺監獄,法輪功學員于春波被殘忍折磨,被惡警用電棍電擊他的肛門,用鋼板尺打爛他的大腿、小腿、後背及臀部,再往傷口上搓鹽。于春波的弟弟于春海于2007年被中共迫害致死。

酷刑演示︰ 電棍電擊

于春波,原籍榆樹市,于1997年春,有幸開始修煉法輪大法,改掉了惡習和火暴脾氣,和妻子很少吵架了,家庭、鄰里和睦了。通過煉功,他的胃病、腎病、痔瘡等疾病都不治而愈。

他曾投資數萬元發展食用菌獲得大豐收,許多鄉親們都找他合作,一起種食用菌發家致富。卻因江澤民政治流氓集團的迫害政策,于春波多次遭綁架、關押、酷刑折磨,造成直接損失數萬元,以致經濟窘迫。後來,于春波與妻子在長春市租房居住,以賣早餐為生,供養女兒就讀高中。

2020年11月12日,于春波在家中遭綁架、抄家,被冤判3年半,非法關押在吉林省公主嶺監獄。于春波因不放棄信仰真善忍,拒簽寫放棄信仰的所謂“五書”,在公主嶺監獄,一連數天在獄警辦公室遭到慘不忍睹的折磨。

2022年2月24日,在公主嶺監獄出入監區三樓的獄警辦公室里,獄警沈旭東、趙旭及殺人犯馬濤、李健陽等人,瘋狂折磨于春波。惡徒們扇了于春波90個耳光,用電棍電擊他的肛門,用鋼板尺打爛他的大腿、小腿、後背及臀部,再往傷口上搓鹽,然後再打、再搓鹽,一直折磨2個多小時。

第二天,惡徒們又把于春波弄到辦公室繼續折磨,用鋼板尺把昨天結痂的傷口打開、再搓鹽,並用電棍電,又折磨2個多小時。

第三天,于春波又被弄到辦公室,惡徒們再把他的傷口打爛,再搓鹽,再用電棍電了2個多小時。

第五天,于春波被電棍電得出現心髒病的癥狀,惡徒們就將早已準備好的救心丸塞入他的口中……

之後,于春波每天被罰站15、6個小時,每頓飯只給一點兒,造成他嚴重營養不良、胃穿孔,被送醫住院,27天後有所好轉。

4月18日上午,于春波被送到公主嶺醫院搶救。家屬心急如焚,獄警卻不讓會見于春波,只能電話與公主嶺監獄溝通,家屬要求“保外就醫”,未果。于春波現被非法關押在二區隊,猶大劉達鵬每天對他進行洗腦迫害。

于春波的弟弟于春海,年僅32歲,就因為堅持修煉法輪大法真善忍,修心向善,遭到中共殘酷迫害,受盡折磨。2001年4月初,于春海被劫持到朝陽溝勞教所洗腦班,遭拳打腳踢、煙頭燒、24小時不讓睡覺,一次吸毒犯許輝用1米多長20公分寬的床板子猛砍于春海數10下,將于春海臀部砍的血肉模糊。打手們毫不避諱地講︰這是獄警讓干的,這是所長讓干的。

2001年5月,家屬“花錢”才把僅剩一口氣的于春海要回家,之後的3年來,花掉幾萬元為他治療傷病,都無濟于事,于春海于2007年正月21含冤離世,留下8歲及2歲的兩個年幼孩子。

朝陽溝勞教所︰毒打、雪天澆涼水、傷口撒鹽、電生殖器

往傷口撒鹽的罪惡並不只出現在吉林公主嶺監獄,早在2004年曝光的長春市朝陽溝勞教所的多種酷刑迫害中,也有此酷刑,其殘忍程度令人發指。

2000年至2002年4月初,中共惡黨在全國搞強制“轉化”迫害法輪功學員,朝陽溝勞教所要求“轉化率”達95%以上。為強迫法輪功學員寫“三書”(“轉化書”等),勞教所采取的迫害手段之殘酷,手法之下流,是善良人聞所未聞,甚至想都不敢想的。到食堂吃飯時,被非法關押在各隊的法輪功學員被打得什麼慘狀都有,鼻青臉腫的、眼球充血的、腦袋變形的,有背著的、架著的,各隊還有打壞不能下樓的,一大隊當時就有一個法輪功學員被打死了。

法輪功學員焦守桐因不寫“三書”,被六大隊一中隊的獄警王濤用電棍、警棍、竹批子、鐵絲等刑具毒打後,臉部腫大,呈紫黑色,變形,血跡斑斑,無法辨認。因為他不肯屈服,第二天,當傷口剛剛愈合,快要結痂時,又被拉出去毒打,把傷口全部打開,鮮血直流,他疼得死去活來……

馬勝波,在大雪紛飛的天氣里,被扒光衣服澆涼水(這種涼水平時洗手都感覺冰得骨頭疼),兩惡警又打開門窗,把馬勝波凍得全身發抖,漸漸抽筋、昏迷。惡警們狂叫著︰“寫不寫呀?寫——不——寫?”看沒有回音,就用竹劈子打,不是平打,而是立起來用竹劈子的稜角來砍,馬勝波光光的身上被砍出了一條條的大血口子,鮮血淋灕……惡警們還命令犯人們往他身上抹鹽面子,往嘴里灌辣椒水。馬勝波被打暈了,就再被弄醒,惡人還拽著他的兩條腿,大頭朝下,在地上來回拖……

陳明顯,是一位62歲的老校長,被非法關押在六大隊二中隊,被值班獄警王濤用三角帶打得遍體鱗傷,後背被打得起了一個大包。惡人用堅硬的塑料板凳打他的頭部,把小板凳都打碎了,陳明顯的腦袋破了好幾個大口子,鮮血直流,臉、嘴腫得看不出原來的模樣,連吃飯都非常困難。

在六大隊,被迫害致死的法輪功學員有鄭永平、張全福。王濤用開水澆張全福的雙手,當張全福不能下樓吃飯時,副隊長李忠波就叫兩個刑事犯來回拖他。後來實在不行了,他們才把張全福送往醫院,沒到醫院,張全福就死了。法輪功學員付德財被他們打得全身血肉模糊,竹劈子都打折兩根。

遼源法輪功學員胡士明,時年54歲,被獄警王濤打得渾身上下沒有好地方,還被扒光衣服後,被惡人澆完冷水澆熱水,他背部被燙得全是大水泡,惡警們還用3萬伏的電棍電他的生殖器,就連在場的犯人們事後都罵獄警沒有人性、不是人!

在這次迫害中,于春波被五個獄警用電棍、警棍輪番毒打一整天。他回來後,全身呈青紫色,不能活動。

所有堅定信仰的法輪功學員,被酷刑折磨,輕的皮開肉綻,重的致殘、致死。

結語

法輪功學員是身在凡塵、念在方外的修煉者,對任何人都沒有仇恨,只希望對方好。法輪功學員堅持信仰真、善、忍,不顧個人安危向人們講述真相,是堅持真理、大善大忍的高尚行為,理應受到表彰,中共惡黨卻利用惡警、壞人殘酷迫害這些修煉者,天理難容!

善惡有報是亙古不變的天理。殘忍折磨佛法修煉者的人,喪失了自己做人的根本,他們瘋狂折磨好人時,也許得到一點蠅頭小利,卻不知失掉的是自己和家人永遠的福份,做惡時,也許地獄的餓鬼也正獰笑的看著這些惡人在狂妄中入甕,因為他們將在永罪永刑的痛苦中無盡的償還,可怕,可悲,可憐!

奉勸參與迫害者趕快懸崖勒馬,抓緊為自己贖罪,才是正道。每個人的所作所為都是在奠定自己的未來,善待好人,就是善待自己和家人的未來。


—— 文章內容轉載自明慧網

* * *

歡迎轉載,轉載請註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