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旬老太太講真話做好人 哪來的犯罪?

Print

【圓明網】山東省東營市70歲老太太白興文講真話、做好人,2021年7月15日與女兒季英梅、季英萍被當地警察綁架、關押,後因控告警察違法行為,被警察誣告到檢察院、法院,2022年7月29日被東營區法院非法庭審。據悉東營區法院在11月8日判決,情況待查。

白興文的女兒季英梅2019年被查出宮頸癌晚期,萬分絕望中又重新修煉起法輪功,半年後身體完全恢復健康,自2021年7月15日被海濱分局警察綁架,經歷了身體上、經濟上和精神上的高壓迫害,于2022年10月9日含冤離世,年僅45歲。

白興文老太太,家住山東省東營市河口區孤島鎮協作二村,1995年煉法輪功不到半年,身上所有疾病不治而愈。二十多年來,白興文從沒生過病,沒住過院,也沒吃過一粒藥,給社會節省了醫藥費。白興文按真、善、忍的標準要求自己,與人為善、鄰里和睦,家中三個女兒、女婿也很孝順。人們平時見到白興文這個和善的老人,總是一張笑眯眯的臉。

警察非法入室抄家、綁架、構陷

2021年5月8日,孤島小鎮出現“慶祝5‧13世界法輪大法日”的橫幅,孤島海濱分局國保大隊警察7月15日非法抓捕了白興文與她兩個女兒在內的五名法輪功學員及家屬。當天早上七點多,孤島海濱分局國保大隊長任安遠,帶七、八個警察和社區人員,以誘騙、威脅、撬門等方式,強行進入白興文在東營市河口區孤島鎮的住處違法搜查、搶劫。

白興文與兩個女兒被綁架的當天,被帶到海濱分局辦案區,海濱分局警察對她們進行了信息采集非法審訊。非法審訊期間,在警察的疲勞審訊和誘騙之下,季英梅身體和精神狀況越來越差,高度緊張,精神恍惚,小腿開始浮腫,稀里糊涂地按著警察的意思完成了審訊。

2022年3月22日前後,家人接到東營區檢察院的電話,得知她母親白興文被構陷到了檢察院。季英梅和妹妹的詢問筆錄竟然作為指控她們母親的“證人證言”提交給了東營區檢察院。

為了還自己清白,10月19日,白興文母女依法向上級公安機關和檢察院各個法律部門提交了法律文書︰要求上級公安機關、檢察院依法監督撤銷她及母親的治安案件和刑事案件;依法控告參與此次事件的任安遠(國保大隊長)、殷軍(副大隊長)、劉錄英和朝陽派出所警察馬玉強(教導員)、宋銘軒等十多個警察濫用職權、徇私枉法。

控告發出後,2021年11月6日早上七點,朝陽派出所的警察馬玉強、劉仁達等三人和小隊隊長一起進到值班室。劉仁達亮了一下證件,拿出一張傳喚證說是因為季英梅違反了什麼治安條例某某條,對她進行傳喚。隨後他們把季英梅帶到了朝陽派出所,送到濱海公安局拘留所非法拘留了10天。

白興文也突然被海濱分局警察做出行政拘留13天的處罰決定。2022年1月17日,白興文向東營市東營區法院依法提起行政訴訟,訴海濱分局行政處罰行為違法。2月24日,白興文收到東營區法院的多條短信通知,告知該行政訴訟已經成功立案,此案將于3月23日在東營區法院開庭。正當白興文和律師等待開庭時,3月14日,白興文又突然接到東營區法院立案庭的電話,立案庭的工作人員在電話中口頭通知行政訴訟被銷案了。

2022年3月22日前後,家人接到東營區檢察院的電話,得知白興文被海濱分局構陷到了檢察院。從辯護人處得知,季英梅和妹妹季英萍2021年7月15日的詢問筆錄竟然被濱海公安局海濱分局作為指控她們母親犯罪的證人證言證據提交給了東營區檢察院。

非法庭審前 法官妨礙辯護權

非法庭審前,白興文委托朋友和親屬做她的親友辯護人,被東營區法院法官紀鵬輝和書記員史媛媛百般阻撓和威脅恐嚇。

4月27日,白興文女兒給東營區法院的書記員史媛媛打電話交辯護人手續,史媛媛要求白興文的女兒帶白興文到法院做筆錄。

4月28日,白興文和女兒如約來到東營區法院第二審判庭見到紀鵬輝和書記員史媛媛,紀法官對母女倆一直態度非常蠻橫、阻撓白興文的親友做辯護人,還用很嚴厲的口氣訓斥白興文的女兒︰“你母親的認罪態度很不好,你還幫著她,你也是有單位的人,不考慮後果嗎?”並且警告她︰”今天問你的這些問題一律不得外傳!”

開庭前,2022年7月20日,東營區法院的史媛媛打電話給白興文女兒要求帶白興文到法院。

2022年7月21日,白興文母女在東營區法院第二審判庭再次見到書記員史媛媛,史媛媛再次說經研究決定她的親友辯護人不符合條件,當白興文為此拒絕在筆錄上簽字時,書記員將紀鵬輝法官電話叫來,紀法官很生氣,大喊大叫,對白興文 威脅說︰“你現在還是取保狀態,隨時可以變更強制措施把你關起來!”“本來不是很嚴重的事,但是你們一直在我制造麻煩。”白興文女兒不解地問︰“怎麼是給你制造麻煩呢?我們維護自己母親的合法權益,合情合理,你也有母親,這不是人之常情嗎?”

根據《刑事訴訟法》第三十三條規定,親友辯護人和白興文是朋友關系,雙方相互認可和信任即可,做親友辯護人符合法律規定,其他人無權也無法認定,紀鵬輝法官和書記員史媛媛所謂研究決定她的親友辯護人不能擔任辯護人沒有法律依據。

紀鵬輝法官等人的違法行為,已經嚴重損害了司法公正。7月24日,白興文和她的兩位辯護人要求東營區法院追究紀鵬輝等人剝奪親友辯護權的違法犯罪行為,依法保障辯護權;申請法官紀鵬輝等合議庭成員、書記員史媛媛回避白興文案審理。

非法庭審過程中 公訴人和法官沆瀣一氣

2022年7月29日上午8時50分左右,白興文的親人進入審判法庭第二審判庭參加旁听。本來審判庭內只有一男一女兩名法警,旁听席上的所有人剛落座,又進來三名男法警。這時書記員史媛媛喊著白興文兩個女兒的名字,厲聲詢問在場的人誰是、並以證人不能旁听為由命法警把兩人強行趕了出去,其態度非常惡劣,並且沒有告知其法律依據。之後三名法警離開,史媛媛緊接著讓白興文站到被告席上並威脅說︰“不要以為你年紀大了就不能把你如何如何。”等等。

九點,法官紀鵬輝、兩名陪審員、公訴人趙鵬來到了法庭。法官宣布開庭,向白興文宣讀了權利,問白興文是否申請回避。白興文以信仰沖突,自己是修佛修道的有神論者,而對方是無神論者,申請所有中共人員回避。法官再次詢問是否要求所有人回避並得到肯定的答復後,宣布休庭,然後與兩名陪審員及公訴人從小門離開。過了約三分鐘四人回來,宣稱經合議庭合議,以不符合《刑事訴訟法》為由駁回了白興文的回避申請,繼續開庭。

法官紀鵬輝當庭哈欠連連,一會兒發呆一會兒又到處亂看,全無法官的威嚴;公訴人全程讀稿,語速飛快且聲音很小,故意不讓人听清楚,不給予思考的時間,導致法官問話時,白興文都不知道公訴人說了啥。

公訴人以白興文在此之前受過治安處罰為理由,妄圖強行套用從重處理法規。顛倒邏輯,無視事實。

公訴人為把真相幣的持有者定為白興文,竟用其女在公安做的筆錄為證據。而在開庭之前,其女已經向東營區檢察院遞交了非法證據排除,並且檢察院已簽收,非法證據排除應作為新證據予以考慮,公訴人無視證人的申辯及相關的法律法規,當什麼都沒發生一樣,肆意妄為,定要加重白興文的罪名,其行為就是在故意制造冤假錯案。

庭審期間,公訴人以《刑法》三百條為罪名誣告白興文,律師從構成此罪的兩個要素,邪教及破壞法律實施入手,進行了有力的駁斥,力證白興文無罪。當白興文質問法官及公訴人,自己犯了什麼法,哪一條有明確的規定。公訴人竟以政客編造的1400例假案及“眾所周知”的說詞來污蔑法輪大法是×教。

當白興文陳述自我辯護意見時,白興文剛剛說了一句話,法官就以不能宣傳法輪功為由強行打斷,宣布庭審結束,野蠻剝奪了白興文作最後陳述的權利。

當公訴人發表意見時,書記員全程記錄,但是白興文及其律師的辯護之言,書記員卻選擇性的記錄,有好幾次律師辯護時,書記員並沒有打字動作。庭審結束後也沒有給白興文確認庭審筆錄的內容是否屬實,法庭筆錄也沒有給白興文閱讀或者向他宣讀、簽名。

法庭審判,當以法律為基準。縱觀此次庭審,公訴人和法官沆瀣一氣,用正常的庭審程序來程序來完成走過場式的非法審判。公訴人用政客言論隨便扣帽子,法官卻視而不見,不但把莊重的庭審視為兒戲,更是嚴重的瀆職行為。

非法庭審後 公訴機關繼續羅織材料構陷白興文

2022年8月下旬,白興文接到法院電話,書記員史媛媛告訴說有個新證據需要白興文到東營區法院質證。白興文來到法院後,書記員說在休庭期間法院收到公訴機關提交的一份新的證據,給白興文讀了證據的內容,標題是《認定意見》,內容是公安機關搜查的物品“……多少本,…。……張,……多少冊,……多少頁”,“這些東西經認定是法輪功×教宣傳品。”

書記員問白興文對這個證據有什麼意見嗎?白興文回答︰“警察抄家的時候沒有讓我看物品清單,沒有當面清點,也沒讓我簽字,沒給我一份扣押物品清單,無法證明東西是我的。”“我的東西都是合法的,不是×教宣傳品。”白興文問紀鵬輝法官︰“既然有新證據是不是重新開庭?”紀法官回答說︰需不需要開庭再說,其它由法院內部決定。

根據《刑事訴訟法》第五十六條規定,收集物證、書證不符合法定程序,可能嚴重影響司法公正的,應當予以補正或者作出合理解釋;不能補正或者作出合理解釋的,對該證據應當予以排除。

公安機關是偵查機關,既負責抓人,又收集各種形式的真相資料作為“證據”,同時又最終負責“認定”其所收集的真相資料是否為所謂“×教宣傳品”。這意味著公安機關擁有完整的權力對自己抓捕的人進行定罪判刑。如此,置檢察機關和法院何種位置?設置公訴程序何為?要公訴人何用?法院、法官豈不都成了事實上的傀儡?審判程序豈非形同虛設?這不僅是浪費國家司法資源,羞辱公訴人員和審判人員的職業尊嚴,剝奪司法人員獨立辦案權,更是侮辱司法人員個體作為法律人的人格。

由此,公訴機關將公安機關出具的《認定意見》作為構陷白興文的材料提交給法院,屬非法、無效證據,不能作為判案的依據,應該作為非法證據排除使用,其產生是對中國《憲法》、《立法法》、《刑事訴訟法》等實體和程序法的恣意踐踏。

2022年8月31日,白興文向東營區法院再次遞交了《排除非法證據申請書》。

2022年9月20日,白興文在家中被朝陽派出所警察帶走,劉錄英打電話通知她的女兒到朝陽派出所在逮捕通知書上簽字。後得知,白興文查體的時候血壓170多,警察為了把她送進看守所,對看守所謊稱是140,此後白興文一直被非法關押在河口看守所,一個月後又被轉到濱海看守所。

七十歲的老人講真話做好人,哪來的犯罪?

白興文被非法關押前,她的大女兒已身染重疾,生活不能自理,正在醫院接受治療,照顧其女的責任就落到了這個七旬老人身上。除了每天照顧外孫的飲食起居之外,就是擔心女兒的病情。由于疫情原因醫院限制人員陪護,老人只好每天視頻見面,聊以慰藉。

2022年9月19日晚,醫院傳來消息,女兒必須馬上進行手術,但是手術風險極大,有可能下不來手術台,因此征求家屬的意見,第二日早上8點之前給醫院一個回復。白興文帶著對女兒病情的擔憂,擔驚受怕的度過了一整夜。好不容易挨到天亮,沒想到卻被公安人員強行帶走,非法羈押在看守所中。想到遭遇巨大磨難的女兒,想到無人照料的外孫,此時高牆之內的老人家,不僅身體上承受著被非法剝奪人身自由的痛苦,心理上更經受著巨大的折磨與悲傷。

在得知白興文女兒病危後,為了能讓她們母女見上最後一面,2022年9月27日,白興文的親人向東營市檢察院、東營區法院遞交《羈押必要性審查申請書》,但是沒有任何回應。無奈之下,白興文的親人決定求助于紀鵬輝法官,當親人嘗試與之溝通、希冀能換取他的同情心,迎來的卻是紀法官蠻橫的一通咆哮。

白興文修煉法輪功之前身患多種頑疾,感覺活著非常痛苦。修煉法輪功後她逐漸得到了身心健康,從此對人生燃起了希望,內心對法輪功師父無限感恩。自從1999年首惡江澤民發動迫害法輪功運動後,她和所有的法輪功學員一樣,出自于良知善念、以自己的親身經歷向周圍的人講述真實的法輪功,目的也只是讓別人跟著受益,不貪圖絲毫名利,對社會沒有任何危害,哪來的犯罪!?

作為法官,法輪功學員到底是一群什麼樣的人,你們是最清楚的。今天你們對修煉真善忍的法輪功學員宣判,就是對你們自己的宣判。中共邪黨發動的這場迫害人神共憤,逃脫不了注定覆滅的結局。當這一天很快地到來,所有參與迫害的公檢法人員,你們的未來去向哪里?這是善良的法輪功學員最為你們擔心的。


—— 文章內容轉載自明慧網

* * *

歡迎轉載,轉載請註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