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真話被枉判兩年 溫雨飛在獄中遭折磨

Print

【圓明網】齊齊哈爾市法輪功學員溫雨飛女士因說真話,控告當地國保警察對其酷刑致傷,被國保警察報復,遭枉判兩年。二零二一年八月十二日,她被劫入黑龍江女子監獄。溫雨飛在獄中被獄警指使的犯人暴力毆打、坐小凳等酷刑折磨。

溫雨飛今年四十九歲,一九九七年開始修煉法輪功。她按真、善、忍原則做好人。在單位,她連一張紙都不往家里拿,總是為單位節約每一筆開支,從不收受下屬和客戶的財物。

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邪黨開始瘋狂迫害法輪功,溫雨飛曾三次遭綁架、六次被非法抄家、被非法沒收財物不可計數、她出門遭警察搜查、盤問,到外地工作,又遭警察綁架、阻撓。

施酷刑致重傷 溫雨飛控告違法行為

溫雨飛因發真相資料,向民眾澄清法輪功遭誣陷的事實,被惡人舉報,二零二零年五月一日上午九點,被齊齊哈爾市昂昂溪區公安分局國保大隊大隊長錢偉帶人騙開門後,非法抄家、綁架。

在昂昂溪區公安分局刑警隊的審訊室里,溫雨飛被刑訊逼供,國保大隊大隊長錢偉穿著皮鞋踢、踹溫雨飛的頭部、臉部、眼楮、鼻子,並謾罵恐嚇。溫雨飛昏倒在地,錢偉見狀,又指使兩個警察將溫雨飛從地上拖拽到另一間審訊室的刑訊椅上,繼續威脅謾罵。然後,溫雨飛又被弄回最初的審訊室里,繼續被刑訊逼供。椅子“突然”倒了,溫雨飛重重地摔在地上,腰部嚴重損傷、劇痛,不能動彈。二零二零年五月二日晚,溫雨飛被“取保候審”獲釋。

中共酷刑示意圖︰鐵椅子

二零二零年六月二十九日,溫雨飛向齊齊哈爾市昂昂溪區檢察院遞交了一份對齊齊哈爾市昂昂溪區國保大隊違法行為的控告書。

溫雨飛說︰“昂昂溪國保大隊大隊長錢偉對我的綁架、惡意毆打與構陷,他的主觀想法是要打死我,否則,他不會每一腳都是那麼狠毒。我本人與他無冤無仇,跟他接觸的幾個小時,他對我的流氓謾罵、侮辱、恐嚇,以及對我父母及兒子威脅。作為一個國家公職人員的素質竟然如此低級下流,對于他惡劣的態度,我一直在默默承受,對于他能下死手毒打我,我感到愕然,對于他無視國家法律法規,毫無顧忌的犯罪行為,我更是震驚。”

“我一點都不恨錢偉及其他公檢法人員,相反我很同情他,一個人連做人的底線都喪失了,還不可悲嗎?我期待他的懺悔。我之所以要控告他,要控告執法人員的非法行為與決定,既是對普世公理與正義的捍衛,也是對一個被無辜非法傷害到公民權益的維護,更是在警醒他和執法人員不要再繼續違反國家法律,任意妄為,不要再不明真相地迫害我們這些法輪功修煉者,給自己的生命留一點余地。”

溫雨飛遭報復 被枉判兩年

溫雨飛向檢察院遞交控告書後,齊齊哈爾市昂昂溪區公安分局國保大隊實施報復。

二零二零年八月四日,派出所警察以讓溫雨飛去市檢察院說明情況為借口,把溫雨飛劫往齊齊哈爾市檢察院,又把她非法關押到齊齊哈爾市富裕縣看守所。

二零二零年十二月十一日,溫雨飛被齊齊哈爾市建華區法院非法庭審。二零二零年十二月末,溫雨飛被非法判刑兩年。溫雨飛上訴不果。

在黑龍江省女子監獄遭酷刑折磨

二零二一年八月十二日,溫雨飛被劫持黑龍江省女子監獄,隔離十五日後,分到集訓監區三組。

因溫雨飛堅守正信,不“轉化”,拒寫所謂“四書”,她天天遭到刑事犯李冰、王鳳春的毒打、謾罵、掐擰,逼她坐小凳(一種酷刑),致使她臀部磨破、潰爛,從早四點坐至晚十點,惡人並揚言這就是你自己選擇的。

一日早上,盜竊慣犯王鳳春趁洗漱時間,在監控死角,毆打溫雨飛。溫雨飛按響了連接指揮中心的警報器,立即被胥春、朱益民等人用大被蒙起來,使其憋悶近窒息,一句話也說不出來。之後,值班警察了解情況後,把犯人罵了。胥春回來,站在門口,就給溫雨飛十多個嘴巴子。中午又將溫雨飛整到牆角,廖旋、張方慧、胥春又對溫雨飛拳打腳踢,兩個法輪功學員勸阻她們也不听。

當天晚上,溫雨飛又被惡人王鳳春打嘴巴子,用拳頭打前胸,不許躲,折磨半宿。期間,值班警察從監控中看見,只是簡單問一下︰就寢了,誰還在那坐著。包夾說是法輪功,警察就假裝沒看見。

王鳳春每天晚上都強迫法輪功學員溫雨飛坐在她床旁邊的地上,然後用手不斷地掐她、打她及各種各樣的折磨,還不讓她出聲。刑事犯李冰、胥君、張雲慧經常在大家出去洗碗、上廁所時,毆打溫雨飛,把她打得躺在地上,還要對其謾罵、侮辱等各種折磨。

酷刑演示︰逼坐小凳

一天早上,溫雨飛跑到監欄門喊,要見警察,被幾個包夾迅速拖進屋里,連踢帶打,並叫囂︰警察是你見的?警察只管犯人,你不認罪,沒人管你,想見警察你得認罪,寫“四書”。

八監區監區長孫麗維有一次進監舍,看見溫雨飛被碼在小凳上受酷刑,她視而不見。過後,惡人王鳳春說︰看見了吧,你在這坐著,警察理你了嗎?我們也不想這麼干,我們就是這個勞役,沒招啊!不是我們在迫害你,是監獄讓的。

守正信 做好人 絕處逢生

早年,溫雨飛被聘請到一家全國著名的民營企業公司任高級經理,薪資待遇十分優厚,就在她把家安頓好、孩子也在當地上學了、工作也漸漸走入正軌之時,當地的公安部門竟凍結了這家企業公司的銀行賬戶,迫使公司解聘她。公司總裁十分清楚溫雨飛的為人和工作能力,力保讓她繼續工作。為了不讓老板為難,溫雨飛主動辭職,並離開了那座城市。

二零一二年,溫雨飛從齊齊哈爾市富拉爾基區來到小時生活的姥姥家——昂昂溪區,開辦補習班謀生,收取最低的學費,經常給學生無償補課,得到家長的認可和好評,他們都紛紛為她介紹學生。

二零一五年,面對眾多壓力,溫雨飛沒能堅持修煉。二零一六年末,溫雨飛身體明顯消瘦,頭發大量脫落,下腹、腰、腿發生持續性疼痛,診斷為“子宮癌晚期”。她想自己連積蓄都沒有,要去治病,也得負債累累,或許還得死。

溫雨飛決定重新開始修煉法輪功,隨著不斷的修煉,二零一九年末,溫雨飛身體完全恢復了健康,沒花一分錢。是法輪大法教誨她做好人,使她絕處逢生。


責任單位與個人︰

齊齊哈爾市昂昂溪區公安分局國保大隊大隊長︰錢偉
齊齊哈爾市昂昂溪區國保大隊
齊齊哈爾市昂昂溪區檢察院
齊哈爾市建華區法院
黑龍江女子監獄八監區集訓監區大隊長︰陶淑萍
八監區集訓監區隊長︰裴桐
八監區集訓監區隊長︰李營
八監區集訓監區教導員︰肖暢
八監區監區長︰孫麗維、王博、王鑫、于敏、宋學明
獄警︰王亞楠、穆子南、何琳琳
包組警察︰王都芬
一分監區監區長︰肖淑芬

被監獄指使參與迫害的刑事犯人︰
齊齊哈爾王鳳春︰52歲,盜竊罪、詐騙罪,總共在監獄服刑23年,破壞監管秩序罪。此惡人使勁惡毒招數,教唆,指使包夾瘋狂迫害法輪功學員。1999年邪惡剛開始迫害法輪功,監獄里第一批被迫害的法輪功學員,當時王鳳春就在監獄里服刑,那時所采用的手段除了打罵之外,還將法輪功學員趕到樓下空地,每天逼著她們跑步,一直跑,從早上跑到晚上,跑不動也得跑,否則就打罵,有的同修實在累的不行,堅持不住就寫了四書,這是王鳳春自己親口講的,因為她當時是直接參與者。她還在監獄伙同獄警敲詐勒索犯人錢財,包括在營養餐和超市貨上,翻倍掙錢,以至于第二次入獄刑滿釋放時,再一次送進看守所,以破壞監管秩序罪,獲罪三年六個月。此惡人陰險毒辣,在迫害法輪功學員劉麗杰、井玉華、溫雨飛時,邪招用盡,罪大惡極,人性全無。
齊齊哈爾楊絮︰販毒販
哈市胥春︰44歲,非法吸收公眾存款罪,刑期7年。
哈市李冰︰40歲,詐騙罪,刑期14年。
哈市張雲慧︰44歲,合同詐騙罪,刑期13年。
哈市朱益民︰63歲,挪用工程款、詐騙罪,刑期12年。
賓縣趙玉波︰45-46歲,詐騙罪,刑期14年(曾被動參與迫害法輪功學員井玉華往井玉華後背寫污蔑師父,污蔑大法的話)。
重慶廖旋︰30歲左右,販毒吸毒,刑期15年。


—— 文章內容轉載自明慧網

* * *

歡迎轉載,轉載請註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