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黃石法輪功學員近兩年遭迫害事實

Print

【圓明網】以下是湖北省黃石市法輪功學員在近兩年遭中共迫害的情況︰

法輪功學員駱文被綁架

駱文,男,出生于一九六八年,原黃石鐵路局職工,二零零八年被迫離家漂泊,二零一一年七月在深圳被警察綁架,後被黃石市西塞山區法院冤判七年。結束冤獄後,二零二二年十一月二十三日上午十一點半左右駱文在華新二村法輪功學員熊太婆家再次被綁架,被抄家,二人的手機被搶,電腦、大法書籍被搶走。目前尚不知是西塞山區公安分局牧羊湖派出所,還是黃石港區紅旗橋派出所警察干的。駱文目前被關押處不明。

法輪功學員侯菊銀的家人被逼迫簽字

侯菊銀,女,六十多歲,家住黃石市西塞山區黃思灣東屏巷,在二零二一年多次遭黃思灣派出所警察和東屏社區人員上門騷擾,逼簽不修煉的所謂“三書”,她都嚴詞拒絕。二零二二年八、九月份,在中共邪黨開二十大之前,這伙人又上門騷擾,逼她簽字放棄修煉法輪功,侯菊銀堅決不簽字,他們就給侯的丈夫和兒子施壓,後來侯的丈夫在巨大的壓力下被迫代簽字。

法輪功學員岑學棟遭超期關押,妻子被逼簽“三書”

岑學棟二零二一年八月二十日遭綁架,後被西塞山區法院非法判刑十五個月,應該在二零二二年十一月二十日結束冤獄。然而西塞山區政法委通知他兒子十一月二十八日去接父親。大約八月底九月初,西塞山區八泉街社區頻頻騷擾岑學棟的妻子陳愛芳,逼她簽放棄修煉法輪功的“三書”,無果後又變換花招,持續給其子打電話,逼他帶母親到社區。母子剛到八泉街社區,就被挾持到上窯八泉派出所。一張姓警察拿出幾張紙(可能就是所謂的三書)逼迫陳愛芳簽字按手印,不準她修煉法輪功,並要她等老伴岑學棟出獄後,要監管老伴、不準老伴外出。黃石市公安局二零二一年構陷岑學棟時,岑學棟一字沒簽,這伙警察就逼迫陳愛芳簽字,威脅陳愛芳如果不簽字就連她一起判刑,因顧慮孫子沒人帶,陳愛芳違心簽字,至今身心備受煎熬。

法輪功學員李文琪夫婦遭騷擾

李文琪,女,現年四十二歲,家住八卦嘴。二零二二年八月份一天,西塞山區公安分局牧羊湖派出所兩名女警和兩名花園路社區男性人員到李文琪家,當時她不在家,因李文琪母親臥病在床,家中雇有一名親戚照顧母親。警察盤問親戚李文琪現在在干什麼?親戚請他們進來看下︰“你看她母親已臥病在床一兩年了,她要照顧女兒、操持家務,還要上班掙錢糊口,照顧母親不過來還得請我幫忙,你說她還能做什麼?”四人听後自打圓場︰沒做什麼那就好。邊說邊離開。在此之前的七月,李文琪的丈夫回十堰時,在黃石北站被警察非法強制搜身、檢查行李、檢查手機。

二零二一年八月暑假期間,李文琪在網上購買了去武漢的車票。第二天早晨六點花園路社區女性人員就上門騷擾,問買票去武漢干什麼,後來得知是帶女兒去武漢玩時,那如臨大敵的表情才放松下來,不發一言的離開了。

李錚、吳春霞夫婦遭騷擾

法輪功學員李錚、吳春霞夫婦,家住黃石三中。二零二一年八月份,李錚從外回家時,被陳家灣派出所警察和社區工作人員一伙四人攔住,在狹小的門衛室遭盤問還煉不煉功等。李錚說當然要煉,並講述自己修煉法輪功祛病健身、提高思想境界等事實。同期,紅旗橋派出所警察打電話騷擾吳春霞,因吳春霞父母二人年邁身體欠佳,她暫住父母家照顧雙親。

因李錚不放棄修煉法輪功,西塞山區國保警察不斷地到李錚打工的單位騷擾,單位老板在高壓下不得不辭退李錚,他們已經害得李錚接連失去了兩份工作。因國保放話要抓李錚去洗腦班,日前李錚流離失所在外。

汪春紅遭警察騷擾

法輪功學員汪春紅,女,住址屬牧羊湖派出所轄區。九月上旬,牧羊湖派出所警察打電話騷擾汪春紅的丈夫,要求他讓妻子去面見警察,多年來因當局迫害法輪功,強迫修煉人放棄信仰,造成汪春紅的丈夫思想壓力很大。

劉華松被電話騷擾

法輪功學員劉華松,男,原電廠職工。劉華松這兩年遭黃石港區沈家營覆盆山社區主任葉軍華兩次電話騷擾,逼迫見面簽不修煉的“三書”。

陳松奎、蔡桂香夫婦先後被綁架到洗腦班

法輪功學員陳松奎、蔡桂香夫婦分別于去年和今年被綁架到洗腦班迫害。二零二一年十二月十四日上午九點左右,沈家營派出所警察陳勇打電話,叫他們去覆盆山社區去所謂的談話。蔡桂香有所警覺沒有去。陳松奎去了社區後,就被黃石市政法委的人員強行帶走,關進了洗腦班,大約快一個月時被逼簽了三書後回家。

蔡桂香約于二零二二年七月被綁架到老下陸東鋼洗腦班,遭強制洗腦二十多天,逼簽了“三書”後才于八月上旬得以回家。

柯散星被非法囚禁洗腦班遭強制洗腦

法輪功學員柯散星,二零二一年被劫持到洗腦班,遭強制洗腦多天,逼簽了“三書”後才得以回家。

李起被誘騙回黃石關押在看守所

法輪功學員李起,女,家住黃石港區新街口,二零二一年八月二十日被綁架,非法關押在黃石看守所。同年十二月二十五日出看守所時,被迫害得不到一百斤。大約在二零二二年十月左右,黃石港區公安分局警察給在江甦上班的李起的兒子打電話,要求他將母親送回黃石,說這回不讓她坐牢,只原地監視居住。其子信以為真,將母親送回新街口的家中。據知情人透露,李起只在家住了幾天,就被綁架到了下陸峰烈山看守所。

殷女士遭騷擾

法輪功學員殷女士,年約七旬,家住黃石市老下陸老鸛廟社區,大約二零二二年九月底十月初遭老下陸派出所警察騷擾。

桂鳳香遭騷擾

法輪功學員桂鳳香,女,家住下陸區。二零二二年八月三十日,廣州路社區網格員紀婷婷打電話給桂鳳香要求其去社區談話。九月二日下午五點多,團城山街道辦事處袁主任(男)和紀婷婷到桂鳳香家,尾隨一起的還有五名身份不明的黑衣男子,沒進屋在門外徘徊。九月十六日晚上六點,團城山街道辦事處袁主任(男)和紀婷婷又到桂鳳香家,要求其簽不煉功的“三書”。桂鳳香向他們講述法輪功真相,後來二人離去。

黃桂蓮被非法抄家

法輪功學員黃桂蓮,女,家住下陸區。二零二二年九月十六日上午八點左右,詹愛宇社區人員和不明身份的共十來個人闖入黃桂蓮家非法抄家,抄走了大法師父法像、所有的大法經書、寫字板、電腦等,當時惡徒還想綁架黃桂蓮,被黃桂蓮的兒媳強行制止。

程良高遭取保候審,目前下落不明

法輪功學員程良高,男,七十多歲,家住下陸區。二零二一年八月二十日,程良高被綁架在下陸肖鋪附近的賓館遭洗腦迫害,被非法拘禁長達三十天,九月十八日逼簽了“三書”才得以回家。二零二二年七月左右,黃石下陸區公安分局警察找到在重慶兒子家中的程良高,將他帶回黃石,同時宣布對程良高禁足,不許隨意外出。八月二十日逼迫程良高在取保候審書上簽字。程良高日前不知所蹤。

方天星被綁架一年多,現下落不明

法輪功學員方天星,女,原黃石市下陸區政府退休人員。二零二一年因實名給黃石市委領導寫真相信被綁架,被非法關押在下陸峰烈山看守所長達一年多。八月中旬得知,方天星已不在看守所,到底是回家了還是遭秘密判刑不得而知。

熊小林被逼簽字

法輪功學員熊小林,男,家住下陸區。二零二二年七月下旬,下陸區團城山派出所警察王陸一、廣州路社區網格員紀婷婷及兩名中年男子上門騷擾熊小林,要求他去社區談話,並想挾持他去下陸區政法委,遭熊小林拒絕。後來他們又找來熊小林住外地的舅舅給他施壓,逼迫他在不修煉法輪功的名單上簽字,並威脅說,如果不簽,就讓熊小林在雲南省農業廳上班的小妹的政審不通過,讓她下崗失業遣送回湖北黃石。


—— 文章內容轉載自明慧網

* * *

歡迎轉載,轉載請註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