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立壯醫生在黑龍江呼蘭監獄遭殘忍折磨

Print

【圓明網】哈爾濱法輪功學員李立壯二零二二年二至五月期間在黑龍江省呼蘭監獄集訓監區一分監區被多名警察及犯人辱罵、毆打、電棍電擊、噴辣椒水、針扎、二十四小時不讓睡覺等折磨迫害。同時被非法關押迫害的還有一名通河的法輪功學員李長柱。

監區長張建,教導員夏明,參與迫害法輪功學員的獄警有耿洪濤,呂雲磊,錢姓獄警,尹姓獄警。犯人有陳明飛、武建佳、羅彥君、宋飛、李萬龍、蘆寶祥、李國棟、王慶坤。

李立壯一九七三年出生,一九九五年大學畢業後,成為哈爾濱醫科大學附屬第一醫院骨外科醫生。同年七月學煉法輪功,從此身心發生巨大變化。幾種醫院診斷不出來和治不好的病都被治好了,從此道德升華,身體健康。在工作中處處按著“真善忍”的標準要求自己,勤勤懇懇,任勞任怨。作為一名醫生,他從來不收患者紅包,而且還熱心幫助患者。有一次一位農村患者沒錢配血做手術,他知道後,主動拿出自己的1400元錢為患者配血做手術。

就是這樣一位好醫生卻在二零零零年十二月,因為為法輪功說句公道話去北京上訪,被綁架關押,二零零一年五月被非法勞教二年。二零零二年七月在哈爾濱長林子勞教所勞教期間又被非法判刑四年。期間遭到各種酷刑折磨,迫害。

二零二零年四月,大慶市龍南分局在哈爾濱蹲坑,跟蹤,又綁架了李立壯,二零二一年末,大慶市讓胡路法院以李立壯電話簿中存有八萬多個電話號碼和有四名警察接听過真相電話為主要依據,荒唐地判了他十年八個月重刑。

二零二二年二月十七日,李立壯被大慶第一看守所送到黑龍江省呼蘭監獄集訓監區。剛到當天,犯人雜工武建佳點名叫李立壯,並開始辱罵,李立壯說你別罵人,武建佳就叫犯人把他拽出來,叫他蹲下,李立壯不蹲,他叫犯人把李立壯拉到警察辦公室對面沒有監控攝像頭的庫房,幾個犯人把他打倒,武拿出電棍電他,而且還對他噴辣椒水,當時他不知道是辣椒水,只覺得呼吸困難,嗆得夠嗆,臉,脖子,眼楮殺得很疼,嘩嘩地流淚,非常痛苦,他們折磨了李立壯一陣子。

酷刑演示︰ 電棍電擊

第二天當班獄警叫耿洪濤找李立壯,問能不能寫五書。李立壯說︰信仰自由,法輪功是正法,我沒罪,不寫。他說到這都得寫,李立壯說你強迫我寫是違反憲法的,踐踏人權。他拿出電棍電了李立壯一通,說他欠收拾。隨後兩天,武建佳開始折磨李立壯,電棍電擊,哪皮薄電哪,哪疼電哪,頭,脖子,胸腹部,手,膝蓋,裸部,拿辣椒水噴小便頭,大腿內側,臀部,肛門,臉、眼楮。(因多次噴辣椒水之後,李立壯脫了好幾次很厚的皮。)

第四天耿洪濤又找李立壯,叫犯人雜工宋飛,陳明飛總雜工(一米七二的個頭,四十多歲,是一號人物),武建佳(一米八幾,三十三歲,二號人物),羅彥君(一米七四,五十多歲,三號人物),這三人都是殺人進來的。宋飛是經濟犯,三十多歲,帶李立壯到辦公室門口,宋飛叫他喊報告,李立壯不喊,宋飛一腳踹在他肚子上,辦公室門當時開著,李立壯倒退了三、四步倒在辦公室地上。耿洪濤在辦公室坐著,他問李立壯能不能寫,李立壯還是那句話︰信仰無罪,法輪大法是正法,是我一生的追求,我不寫。他就拿出電棍又電了李立壯一通。

回到監舍又多了四個包夾,兩人一組,犯人李萬龍、蘆寶祥、李國棟、王慶坤,二十四小時看著李立壯不讓睡覺,他眼楮一閉上,他們就把他搖醒,說話,說是找他談心。李立壯就給他們講天安門自焚是假的,王進東是退伍軍人,不是法輪功學員,他身上涂了防火涂料,衣服著了人沒事;傅怡彬殺人案,傅也不是法輪功學員,他在京城是精神病,是瘋子,很多北京人都知道。又講了法輪大法弘傳世界,受到各國人民歡迎和喜愛等。實在太困,李立壯閉上眼楮,他們就把他叫醒,還打他。犯人李萬龍、蘆寶祥、李國棟下手非常狠,其中李萬龍下手最狠,他這是第六次被抓,他自己說的在勞教所其間,迫害過多名法輪功學員,已經上了明慧網的惡人榜了。李萬龍和蘆寶祥一組,經常研究怎麼折磨李立壯,先用手試彈自己,怎麼疼怎麼彈,然後使勁彈李立壯的手指,腳趾,那時李立壯迷迷糊糊地只知道疼了,第二天早上看到自己手指,腳趾身上多處青一塊,紫一塊,黑一塊的。

從耿洪濤找李立壯談話後,犯人武建佳每天折磨他,一、二次,每次小時改為二、三次,每次兩個小時;電棍擊,噴辣椒水。犯人陳明飛總雜工,見武建佳不能使李立壯屈服,就親自動手折磨李立壯。他準備了三根電棍,充滿了電,每天集訓人員到電教室學習;他就叫包夾把李立壯帶到庫房折磨,電擊,噴辣椒水。有一次他問李立壯會不會跳廣場舞,李立壯說不會,他就說我教你,他叫人往地上澆水,叫李立壯站在水里,開始拿電棍電,李立壯被電得一蹦一蹦的,陳明飛就在旁邊哈哈大笑。犯人武建佳也常過來幫忙,等電棍快沒電了,集訓人員也學習完了。等到下午再來兩個小時,晚上六、七點多再來一個多小時,就是這樣晚上依然不讓李立壯睡覺,而且還不讓他吃飽飯,一兩半的饅頭早晚各一個,中午一個半,包夾犯人和殺人犯能多得半個或一個饅頭,很多集訓人員都吃不飽。有時饅頭剩了也不給他們吃,李立壯跟武建佳說吃不飽,他就開始罵他,故意少打給他菜,他為了整李立壯,有時一頓給李立壯三、四個饅頭,叫包夾看著李立壯全吃了,不許剩,幾頓或一天後突然又不給了,武建佳說,我給你定的套餐怎麼樣呀。

在集訓期間,黑龍江省出現疫情,警察七天換一次崗。第七天那天是星期三,耿洪濤又把李立壯叫到辦公室,問寫不寫五書,李立壯還是那番說法不能寫。這次他語氣緩下來了,沒有拿電棍電李立壯,說這都是上面要求的,是他的工作,他得照辦。李立壯說江氏已經下台了,你不要成為背負江氏迫害好人的罪人,背上踐踏信仰自由的血債。最後他說我預言你下周會轉化。回到監舍,武建佳和其他犯人說,下一個班是監區長張建,(音)此人主抓改造,對犯人下手怎麼狠等。武還說你還是寫了吧,我來監區這麼久了。武建佳是二零二一年過年前後來集訓隊的,遇到多名法 輪功學員沒有不寫的。一時間恐怖氣氛籠罩監舍。集訓一分監區還有一名通河法輪功學員,叫李長柱,也被他們折磨迫害過,導致李長柱大小便失禁。

第八天是星期四,李立壯被叫到警察辦公室,里面是一位戴著圓眼鏡,看上去挺斯文,三十歲左右的年輕警察姓錢。他問李立壯年齡,在哪工作,李立壯說五十歲,原醫大醫生。他拿了一根四十厘米長的電棍電了李立壯幾下,然後拿著電棍指著李立壯的鼻子,電棍在李立壯眼前啪啪地響︰你趕快寫了吧,免得皮肉受苦,我們有的是辦法,不寫下隊都下不去,什麼時候寫了,什麼時候下。

之後把李立壯帶到庫房,和陳明飛,武建佳一起折磨李立壯。電擊,辣椒水,折磨李立壯半個小時左右,又來了一名警察,五十多歲左右,後來知道是這的教導員,叫夏明。他進來後,錢姓警察和幾個犯人就出去了,夏明坐下後,把李立壯寫給耿洪濤的《法輪功學員的心聲》的文章放在桌子上。文章大概寫了李立壯學煉法輪功後,身體的變化,道德的升華,在工作中如何做好等。夏明說,你的文章我看了,信佛教不是一樣可以做好人嗎?李立壯說現在的佛教會長都是共產黨員,佛教已經被赤化了,不是電視上也報導了嗎?寺院的和尚也貪污腐敗,包養女人,白天穿僧服,晚上干壞事嗎?而在法輪大法學員中這種事情沒有,法輪功學員都在做好人,好人好事層出不窮,二十七年的實踐和經歷告訴我,法輪大法是正法。夏明見轉化不了就走了。

之後的日子里還是陳明飛領著包夾武建佳折磨李立壯,一天過堂三遍。陳明飛後來又想出一招,拿針扎,開使用給犯人測血壓的細針扎,後來改用縫紉機針扎,渾身扎。他還辱罵李立壯,惡毒地罵大法師父,謗師謗法,不僅自己罵,還領著包夾叫全集訓隊人員一起罵。有一天他往地上澆水,電了李立壯一通後,又往李立壯棉褲上澆涼水,整的襪子都濕了。東北二月份的天還挺冷呢,他不讓李立壯拿回監舍,害得他沒有襪子穿,光腳坐在鋪板上。

集訓犯人除了吃飯,上廁所,睡覺外,就在木板上碼坐,一天十幾個小時,早上四點半到晚上九點半。陳明飛、武建佳折磨李立壯的時候,有一回二分監區的雜工來找陳、武聊天,看見李立壯這樣就說,他要是在我們監區早轉化了,你們知道我怎麼辦嗎,我用一根四十厘米長的三~四公分厚的尼龍管抽他們,使勁往他們身上抽,抽出印了等快要好了過幾天再抽,過幾天結疤了,再抽一遍,沒有不服的。後來武建佳就拿了一根管子,在李立壯臀部抽了幾下,他說這個不好用,他還是喜歡拿電棍電。

不讓李立壯睡覺的第七天還是第八天,晚上六、七點鐘,犯人陳明飛、武建佳正在折磨李立壯,來了兩名警察,一個叫呂雲磊,長得挺結實,一米七幾,另一個姓尹的,又高又瘦,一米八幾的個,進來後就一陣拳打腳踢。呂雲磊下手特別狠,穿著軍工鞋踢在李立壯身上很疼,他用拳頭、手掌抽打李立壯的頭,兩側,兩腮,邊打邊喊,共產黨給你們吃,給你們穿,你們還反對共產黨。李立壯說是老百姓納稅人的錢養活了共產黨。共產黨搞假惡斗那一套是真正的邪教。呂雲磊听後打的更凶了,邊打邊喊,我就是共產黨,你說共產黨是邪教。在一旁的武建佳為了表現自己,拿電棍使勁電李立壯頭,脖子,手,裸部,腳,哪皮薄電哪,留下來的電痕過了十個月還可以看見。他們從晚上七點左右一直折磨李立壯到九點多鐘,兩個多小時。李立壯是被犯人抬回監舍的,後來知道那天晚上李立壯臉腫得象熊貓,左耳腫得有二厘米厚,胸腹部,脖子,頭,都腫起來了,回到監舍後,武建佳叫犯人給李立壯測血壓,血壓是60/100,他們怕出問題,晚上開始讓李立壯睡覺了,陳明飛也不找李立壯過堂了,武建佳說你贏了。但是犯人武建佳在值班還是經常罵李立壯,羞辱他,還往他臉上吐痰,有時故意把嚼碎的花生或瓜子吐在李立壯頭上,說是喂他。

大約又過十多天,一天早上李立壯在鋪上坐著,犯人雜工羅彥君非說他在鋪上煉功,就叫犯人把李立壯拽到地上,一陣暴打,用鞋底抽打他的頭部,當時李立壯的左眼楮被他打得視物模糊了十幾天才慢慢恢復。他還用穿過的襪子往李立壯嘴里塞,李立壯不張嘴,他就用手使勁掐李立壯的兩腮,往里塞,李立壯差點背過氣去。之後又叫包夾用被把李立壯裹起來,說是要把他捆上。羅彥君說,他用這個方法折磨過其他犯人,沒有不服的。李立壯大聲呼喊,驚動了警察,他才停止。

在後來,包夾李萬龍大便天天便血,身體很虛弱了,包夾李國棟得了急性闌尾炎,到醫院做了手術,又隔離了三個星期。就剩蘆寶祥和王慶坤兩個人了,迫害也不象以前那麼嚴重了。武建佳在集訓其間,把集訓人員打了,被關禁閉七天,也離開了集訓隊。


—— 文章內容轉載自明慧網

* * *

歡迎轉載,轉載請註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