濟南許文龍被監視居住 五十多天杳無音訊

Print

【圓明網】濟南法輪功學員許文龍二零二二年十月四日被警察從家中綁架、非法提審,戴上背銬和腳鐐暴力采血(DNA),被濟南歷下區公安局下令關到了老司里街派出所“監視居住”半年,至今杳無音信已五十多天。

剛開始,他們說家人能見,後來又變卦了。相關人員以疫情為借口推諉,不讓家人探視,連律師也不讓見。家人不但沒能打听到目前許文龍被非法關押在哪,連眼鏡都沒能送進去。家人曾到位于棋盤街的原司里街派出所去打听消息,卻看到掛的是“千佛山派出所”的牌子,才听說兩個派出所已經合並了。目前濟南市再次以疫情為由大面積封控社區,居民不準隨便進出,使家人的營救難上加難。

許文龍,男,現年36歲,黑龍江省牡丹江穆稜市人,二零一零年七月畢業于北京中央美術學院建築學院。大學期間有幸了解法輪功真相,在真善忍佛法的感召下,不顧中共邪黨的威脅與迫害,毅然走上了返本歸真的大道。但人生的序幕剛剛拉開,這位善良聰穎的好青年正躊躇滿志發揮其聰明才智時,二零一一年六月,年僅二十五歲的他不幸遭北京警察綁架、構陷,被轉押到齊齊哈爾的泰來監獄,遭受了八年的非人折磨。

經歷了九死一生的許文龍從新獲得自由後,來到山東濟南投奔親屬。沒成想,二零二二年四月卻因為發放帶有翻牆軟件二維碼的卡片,再次遭綁架。

位于山東省監獄對面的胡同里的歷下區智遠派出所,近年來因為一意孤行迫害法輪功學員,而被海外正義媒體頻頻曝光。二零二二年四月六日,許文龍被智遠派出所綁架的當晚,雙手被上了背銬,用一根鐵鏈子反穿起來,直至次日下午。之後他被“取保候審”一年,監視居住半年。

過去的幾個月中,智遠派出所數次叫許文龍去提審、簽字,目的就是誘騙他承認非法指控,從而進一步構陷。許文龍去了就是耐心的講法輪功在中國是合法的真相,並勸他們要識別是非正邪,不要充當邪黨的迫害打手,也是為自己及家人的未來負責的道理。而如此一顆赤誠之心,苦心勸善,沒能喚起他們的理智和良知,卻遭到了進一步迫害。

十月四日,許文龍被監視居住六個月即將期滿,從家中被智遠派出所暴力綁架到派出所,被戴沉重的手銬腳鐐、數次提審、毆打、強制采血,惡警說“弄死你”。他還被弄到山東省千佛山醫院體檢。後來家人被告知,許文龍被非法關押在位于棋盤街的司里街派出所,據說是指定地點監視居住半年。具體請參考明慧文章《山東法輪功學員許文龍被綁架後遭暴力采血》。

據悉,智遠派出所看守他的警察在閑聊中談論的話題竟然是“了得嗎,一顆腎三四十萬”。盡管中共邪黨拼命掩蓋、抵賴,二十幾年來,中共將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作為“肉體上消滅”的魔鬼手段之一,犯下了人神共憤的累累罪行。

從法律角度講,法輪功學員不適用指定居所監視居住。“指定居所監視居住”,盡管堂而皇之的以法律面目面世,究其實質也是違背法律公平、公正、正義的精神的,是具有中共特色的特殊迫害手段。但中共迫害法輪功學員連它自己制定的法律也不遵守,使迫害更加隱蔽邪惡。

《刑事訴訟法》第七十五條規定了指定居所監視居住需要滿足如下條件︰(1)無固定住處的;(2)涉嫌危害國家安全犯罪、恐怖活動犯罪,在住處執行可能有礙偵查的。

許文龍在濟南有正式住所。在家中監視居住的半年里,他沒有違法言行,也沒有離家回避的打算,每次派出所傳喚都到場,去了就是講真相。他一介書生,根本與“危害國家安全”、“恐怖活動”沾不上邊。而且中共邪黨構陷法輪功學員所使用的《刑法》第三百條不屬于第二類情形,所以把許文龍從家中綁架到指定居所監視居住是違法的。

法律規定“不得在羈押場所、專門的辦案場所或者辦公場所執行監視居住”,就是從文字上避免把“指定居所監視居住”演變為變相羈押之嫌。司里街派出所是不是“專門的辦案場所、辦公場所”?是不是比其他地方更具有保密性?如果說,派出所警察當著家人的面都能把許文龍打得衣服從肩膀到手腕全被撕破了,整個胳膊露在外面,耳朵被打聾,慘叫聲不斷,在背地里什麼事干不出來呢?

指定居所的監視居住是一個無法無天的暗箱操作,因為其包含三個特點︰關在一個家屬不知道的地方、單獨關押、不能見律師。以前,中共邪黨的公安機關慣用的迫害手法,除了辦“取保候審”暫時放學員回家,還有把學員非法關押到看守所或者拘留所。但因為看守所或者拘留所都屬于羈押場所,如果出了意外要承擔責任的;而且如果學員被毆打或者遭虐待,會被其他工作人員和羈押人得知。還有更重要的一點,看守所允許家屬委托律師去會見,被迫害的學員人身安全還有一定的保障。但一旦學員被指定關到一個家屬無法探望、律師不準會見的地點並長期非法關押,就等于將黑監獄——洗腦班合法化,什麼無法無天的迫害都可能發生。

據悉,在智遠派出所,辦案警察某某民等人強行把戴著手銬腳鐐的許文龍弄到一間屋子里采血,許文龍抵制,就又遭到他們的毒打。盡管他們不是醫務人員,可是好似已經很熟練這套操作了,不知曾給多少法輪功學員實施過。而且面對學員的質問,他們都面無表情,麻木不仁。比強制抽血更令人生疑的,是把許文龍送到山東省千佛山醫院去體檢。

千佛山醫院並不是公安系統的定點查體醫院,之前也沒有其他法輪功學員被送到這里去查體。按照常規,體檢的項目不過就是查一下血常規、血壓、心律、體重、胸腹、皮膚等等,會做一下胸透或者大小便檢查等等常規項目,連一個區級的防疫站都能做,棋盤街附近省級、市級、區級的醫院好幾個,為何舍近求遠、避簡就繁的跑到人滿為患的千佛山醫院去查體?千佛山醫院以器官移植“著稱”。2006年4月14日,一位在濟南醫療系統工作長達20多年,因對罪惡保持沉默而良心備受煎熬的知情人投書海外媒體,披露了其所知道的事實︰千佛山醫院、山東省警察總醫院、山東省監獄、山東省女子監獄及更多的監獄、勞教所共同勾結,形成了從被非法關押的法輪功學員活體器官庫的建立及維持、器官移植市場及中介,到活體器官摘除、移植、實驗及利益分贓等環節的完整的“一條龍殺人產業”。

從目前已有的迫害案例看許文龍的境遇不容樂觀。中共邪黨對法輪功學員不講法律、濫用法律到了肆無忌憚的程度,隨便制定一個什麼“指定地點監視居住”的惡法就能畫地為牢,黑監獄、洗腦班死灰復燃。不屈服、不放棄修煉的法輪功學員身心被摧殘,毆打、暴力洗腦、野蠻灌食、逼迫服用或注射不明藥物。如果不幸被選中作為活摘器官的供體,還會被有目的的施以酷刑,直至奄奄一息;如果學員絕食,還會被灌食破壞中樞神經的藥物,再以搶救的名義送到醫院去實施活摘。

目前許文龍的處境我們不得而知,但我們不能漠視中共邪黨人員對他進一步迫害的企圖。懇請國內外正義善良人士關注。

智遠派出所所長︰欒震
智遠派出所毆打、強制采血的警察︰某某民(三十多歲,長的胖高)
司里街派出所所長︰孫連友
歷下區公安國保大隊二中隊長︰崔越(迫害法輪功的頭目)


—— 文章內容轉載自明慧網

* * *

歡迎轉載,轉載請註明出處。